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九一五章 有点懵

飞天 第九一五章 有点懵

    “有劳三爷!”苗毅拱了拱手,转身之际依然当做没看见安如玉,见大家都围上来称呼另一人为大爷,估摸着此人便是呼延太保,他也上前拱手拜见,“苗毅拜见大爷!”

    其实安如玉和呼延太保一同出来后就站在一起,对安如玉的视而不见很是让安如玉闹心,现在对苗毅是既气不起来,也恨不起来,骂又不是,打又不是,想放低身段亲近…这不久前还设下陷阱想弄死人家,一颗心简直纠结的不行。

    呼延太保上下看他一眼,“你就是苗毅?”

    “是!”苗毅恭敬有加,心里也不是滋味,跟这位大爷也有恩怨,不过想到人家要面壁思过一万年,也就混个表面上过的去,一万年后还不知道谁怕谁。

    他现在哪晓得呼延太保已经重新出山,否则不知会作何感想。

    呼延太保微微颔首,“别让圣尊久等,快去吧!”

    “是!”苗毅又应了声赶紧离去。

    一入九天宫内,见到宝座上的穆凡君,苗毅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发现这面无表情女扮男装的女人看自己的眼神似乎有些古怪,说不清是个怎么古怪法,总之就是觉得怪怪的。

    “卑职拜见圣尊!”苗毅恭恭敬敬拱手。

    穆凡君嗯了声,继续以古怪眼神打量了他一阵,冷冷道:“苗毅,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拿仙国君使的性命去做交易!”

    苗毅霍然抬头,恭敬的脸色转瞬已经变成了满是悲愤。“圣尊!卑职也是逼不得已,他们当中有人和妖国、无量国勾结在一起吃里扒外谋害卑职,卑职…”

    话没说完。穆凡君已经打断道:“你的意思是在为本尊清理门户?”

    “不敢!卑职只是不知道究竟谁要害我,所以…”

    话没说完,又被打断了,穆凡君:“你是真不知道谁要害你,还是假不知道谁要害你?”

    苗毅一口否认,“真不知道!”

    穆凡君:“不是为了好让自己脱身故意装糊涂?”

    苗毅后脊背一凉,感觉这女人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有点心虚,却仍打死不承认,慷慨激昂道:“卑职真不知道!”

    穆凡君静静看着他。看的苗毅心中渐生不安。

    有些事情穆凡君心中已经有数,也是真的佩服下站的家伙,竟然能在那种情况下从风北尘的手里脱身,怪不得能从星宿海戡乱会开始一路经历风波活到现在。若是安如玉有这份应变能力也不至于如此。

    不过她并没有戳穿苗毅。到了她这个地步,什么事情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心里清楚,若是什么事情都行雷霆手段,呼延太保也活不到现在,这次的安如玉也是小命休矣,人都杀光了就没人给她办事了,这么大的天下不是她修为高就能一人掌控的。

    她若是戳穿了苗毅,就必须要处理苗毅。否则没办法给其他人交代,淡淡问道:“谋害你的人与其他人无关。是安如玉做的,她已经承认了,你觉得本尊该如何处置她?”

    “是二爷?”苗毅一脸震惊,震惊之后拱手道:“卑职不敢做主,全凭圣裁!”

    “此事我自会处理!”穆凡君按下此事暂时不说了,改口问道:“本尊问你,你在玲珑宗遇袭的那晚,据说有个和尚救了你,是何人?”

    苗毅酝酿的说辞全被打乱了,没按他的节奏来,对方根本不给他往死里栽赃安如玉的机会就直接拍板了,其实他很想知道怎么处置安如玉,奈何多问也改变不了什么,也不是他一个小小宫主该问的。

    安如玉的事暂且不提,苗毅也早就知道穆凡君肯定要问和尚的事,回道:“是巫行者!”

    他也实在是没办法了,能过一关算一关,暂时只能是往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巫行者身上推了,反正那家伙鲜少有人能找到。

    “巫行者?”穆凡君一脸动容,站了起来,复问一声,“是巫行者救了你?他为何救你?”

    苗毅道:“因为卑职和巫行者是旧识,当年初次前往流云沙海执行任务的时候就见到过他,就是当时找到幽冥龙船的时候,后来卑职在流云沙海又碰到过他一次,于是便有了交情,这次在玲珑宗也是刚好撞上了,他也是风闻了斗宝的事想来看看热闹。”

    穆凡君惊疑不定道:“巫行者从不卷入任何是非,他为了救你杀了八位君使?”

    “其实人不是他杀的,是卑职趁他制住了几人时趁机下了杀手,人是卑职杀的…他们要杀我,我没道理放过他们,为此卑职还惹怒了巫行者,还和卑职断绝了交情!”苗毅一副老实交代的样子。

    “是这样…”穆凡君陷入了沉吟,不时瞥向苗毅的目光显得有些疑云重重,又问道:“你如今是何修为?”

    苗毅抬手一抹眉心,亮出了九品紫莲,“紫莲九品!”

    穆凡君再次一惊,一双丹凤眼骤然眯起,闪过厉色,语气阴森森道:“好快的修行进度,看来你和那燕北虹果然是关系匪浅!”

    苗毅感受到了她身上浮现出的杀意,赶紧回道:“回圣尊,卑职虽然和燕北虹是朋友,可燕北虹的修行进度为何如此之快,卑职也不知道。我和内人云知秋能有这么快的修行进度全拜巫行者所赐,若非他给了一批仙元丹,我们夫妇绝不可能有此修行进度。”

    “仙元丹?”穆凡君失声,接踵而来的惊奇之事令她有些莫名其妙,急问:“巫行者有仙元丹?”

    苗毅道:“圣尊有所不知,卑职第一次去流云沙海遇见巫行者的同时也遇见了幽冥龙船,就是圣尊法驾亲临的那次。卑职在流云沙海再次见到巫行者,又遇见了他在追逐幽冥龙船,与之交谈才知道他一直在追寻幽冥龙船,也就是那次,卑职亲眼目睹了巫行者和幽冥龙船发生冲突,他从那些僵尸身上打落了一些东西,其中就有大量的仙元丹,他对此似乎没什么兴趣,好像只对幽冥龙船有兴趣,仙元丹全部给了卑职,卑职升任日行宫宫主后闭关数百年正是为了利用这些仙元丹提升修为,内人云知秋也是靠这些仙元丹将修为提升到了金莲境界,而卑职因为之前修为太低,仙元丹耗尽了也仅止步在紫莲九品,无法突破到金莲境界。”

    如今事情闹这么大,搞不准后面会发生什么事,他知道俩夫妻的修为没办法一直瞒下去,所以趁这机会争取一次性给解决了,免得留下什么后患。

    穆凡君却是目光急闪,思索着他的话,有一点她能确认,苗毅第一次找到幽冥龙船的时候,她的确也看到了巫行者,原来巫行者一直在追寻幽冥龙船。

    至于苗毅后面说的,她不能确认的事情压根就不会轻信。

    回过神来后,沉声喝道:“此事为何不早报?”

    苗毅低声道:“当时情况比较复杂,仙元丹也的确是好东西,卑职夫妇也想尽快提高修为,所以…”多话也不用说了。

    穆凡君有点牙痒痒,不过也能理解,换了谁得到了一笔仙元丹怕是都不会泄露,缓缓咽下这口气,问道:“你刚才说云知秋的修为突破到了金莲境界?”

    云知秋也是一直小心瞒着自己的修为不敢暴露。

    苗毅点了点头,“是!”

    听了这话,至少有一点能确定,那笔仙元丹苗毅并未独吞,也并未亏待自己的老婆,愿意让自己老婆修为高过自己的男人可见是个疼老婆的人,念及此,穆凡君的气似乎消了不少,低低念叨了一声,“已经突破到了金莲境界…”

    她说这话时,目中甚至闪过一丝惊喜。

    偷窥一眼的苗毅捕捉到了她眼中一闪而逝的惊喜,心中顿时嘀咕起来,老子是不是看错了?

    穆凡君冷哼一声,又缓缓坐了下来,撇过了这事不提,冷着一张脸道:“区区一个宫主,竟敢拿君使的性命做交易,本是死罪!念在事出有因,看在你妹妹的面子上,本尊给你一个恕罪的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

    苗毅心中顿时七上八下,还揪住不放?你不想利用星宿海四方宿主了?

    正是因为自己能拉住星宿海四方宿主,他才笃定这次的事情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现在不知这女人又要搞出什么幺蛾子,试着说道:“卑职洗耳恭听!”

    穆凡君淡淡说道:“本尊和魔国有些恩怨,想必你也听说了,如果你能劝你夫人公开声明,愿意主动加入仙籍,也算是帮本尊出了口气,本尊可以考虑对你从轻处罚!”

    就这事?苗毅重重松口气,还当是多大的事,你打大魔天的脸关我屁事,当即满口保证道:“卑职一定劝内人答应!”

    “别答应的太早了!”穆凡君冷哼道:“你觉得你惹出这事,宫主的位置还能坐的下去吗?”

    “……”苗毅一怔,转念一想,咱只求平安,做不做这宫主还真不在乎,贬回去做东来洞洞主也没关系,立刻拱手道:“卑职愿接受圣尊惩处!”

    穆凡君顺口道:“惹出这么大的事,小惩大诫免不了,看在你妹妹的面子上,本尊也不为难你,宫主的位置就让给你夫人去做吧,你降为她手下的行走好了,该有的好处还是你们夫妻的,谁做宫主谁做手下又有什么关系?”

    “什么?”苗毅失声,有点懵。

    “怎么?你不愿意?”穆凡君脸色一沉。(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