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九一九章 挑拨不成

飞天 第九一九章 挑拨不成

    风北尘怒极反笑,一时口误,一点油嘴滑舌的小孩子把戏竟然把自己给绕了进去,可气又可笑。

    他虽然忌惮云傲天,可这事必须把自己摘清楚,“我之前是偷袭过他不错,可却是在他遇袭之前,什么劫走子阳先生,简直是无稽之谈,我若出手还需蒙面?我若出手他还有命在?”

    云傲天不屑一声:“你堂堂牛鼻子对上这么个小人物竟然还用偷袭这手,丢不丢人?”

    “小人物?小人物值得你云傲天帮他说话?”风北尘反唇相讥。

    藏雷突然出声道:“风北尘,你的确有可疑之处,我先到一步,结果却在天外天外遇见了你,与之结伴同来,这说明你一直躲在天外天附近,的确有偷袭下手的可能。”

    风北尘回头,“大和尚,我再说一遍,我若要抢子阳,早已将小贼杀人灭口,还会留他来指证我?”

    云傲天:“你当然想将他杀人灭口,只是没想到他身上有自保的宝物,意外失手怕被发现,不得不赶紧脱身逃离。”

    风北尘喝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云傲天偏头看向苗毅,“苗毅,听说你手上有杆宝刀,关键时刻救了你一命,何不拿出来给大家一观?”

    苗毅无语,回头看了眼穆凡君。

    穆凡君大袖一挥,一杆紫色长刀在手,不做任何掩饰,单臂擒刀前指,一道青色光华吞吐而出。

    “幽冥龙船!”风北尘等人面色凝重一声,唯独云傲天坐那无动于衷地瞅瞅苗毅,很显然的,苗毅这宝刀已经被穆凡君给弄走了。

    穆凡君瞥了云傲天一眼,略显倨傲地看向风北尘。“风北尘,此刀能否让你偷袭时忌惮三分?”

    “笑话!”风北尘好笑一声,“凭这个就想吓唬住我?不就是多了些七情六欲。咱们也不是第一次见识这东西,在座的当年谁没挨过?”

    穆凡君道:“这也算理由?当年那是有七戒大师出手化解。你现在要不要再尝尝滋味?”

    旁听的苗毅心中一动,老二的师傅七戒大师能化解七情六欲?

    “哈哈…”风北尘仰天大笑三声,挥手指来,“穆凡君,你还真是好算计,事情发生在你天外天,那个子阳究竟有没有被人劫走,外人谁也没看见。你倒是往我身上栽起了赃,你还是先把你自己给摘清了再说。”

    一阵阴森森的声音从鬼神司徒笑的面具下飘出,“你们两个既然扯不清,那就都有嫌疑,你们几个怎么看?”面具后面的目光扫向其他诸人。

    姬欢、藏雷、云傲天皆点了点头,都把穆凡君和风北尘列为了怀疑对象,就是没人怀疑苗毅,毕竟这不是苗毅能做主的地方。

    尤其是云傲天,更是冷哼一声:“照我看,这两人都留不得。我们四人不防联手除之!”

    此话一出,风北尘和穆凡君又惊又怒,风北尘是立马观察其他几人的反应。而穆凡君则是霍然站起,横刀指来,怒声道:“云傲天,想杀我,先问问我的宝刀答不答应!”

    长刀所向,一道青华冲射而出,直逼在座的云傲天,却见云傲天屈指一点,凭空泛起涟漪。黑色涟漪,从云傲天指尖迅速扩散。滚滚魔气瞬间如一块黑幕,如卷在一团的黑布猛然张开。浓密的很,挡住了青色光华的穿透。

    一般的法罡之所以无法挡住青色光华,是因为其带有光的性质,而这魔气却能挡住青光的渗透。

    点出一团魔气的云傲天不屑道:“臭娘们,别以为得了一杆破刀就能怎样,这玩意对付风北尘和藏雷还行,对我和姬欢、司徒笑都没什么用,我劝你最好不要自取其辱。”

    见的确拿他无可奈何,穆凡君心下吃惊,同时瞥了眼好整以暇的姬欢和司徒笑,倒是得了云傲天的提醒,避免了以后鲁莽之下对上二人吃亏。

    而旁观的苗毅也是恍然间有了几分明悟,多了份见识。

    穆凡君一声冷哼,可谓是恨恨收刀,看向其他人,“几位可别上了这魔头的当!”

    云傲天手一招,魔气收入袖内,直言不讳道:“杀了他们两个,他们的地盘我们四家平分!”

    姬欢、司徒笑和藏雷互相打量一眼,六圣之间修为差不多,谁想杀谁都难,六人的功法各有玄妙之处,就算打不赢,也能拖上一拖等人来救援。六人当中最强的当然数云傲天,单对单没人是云傲天的对手,云傲天对上两个也能不落下风,对上三个云傲天就只能勉强支撑,四个以上云傲天必败无疑,可是大魔无双诀遁逃的本事厉害,五人想联手杀掉他也难,反而会惹来这魔头的反扑。

    也正因为如此,这些年来六圣之间才一直保持着一个微妙平衡。真要听了云傲天的话,一下干掉两个,那剩下的三人就危险了,别说干掉两个,就算干掉一个,都不是什么好事,只能便宜云傲天,多一个人关键时刻能多一个人来及时赶到驰援,上次风北尘遇险,穆凡君和藏雷就曾紧急赶来相救,道理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所以说,别说四家平分两家的地盘,就算云傲天什么都不要,另三位也要掂量一下。

    “阿弥陀佛!”藏雷立掌胸前,呵呵笑道:“大家在修行界共立这么多年,似敌似友,何必非要打打杀杀,有什么事都能坐下来好好谈。”

    云傲天斜眼道:“大和尚,少搬弄你那慈悲为怀的一套,你手上杀的人还少了?”

    藏雷笑笑不语。姬欢也出声道:“有话好说!”司徒笑亦阴森森点头赞同。

    风北尘松了口气,穆凡君亦点头道:“总有人居心叵测想居中挑拨!”

    一看这些人的态度,苗毅有点失望,看来想打破六圣之间的平衡有点难,大的趋势上另五位明显还是在联手对抗云傲天,想让他们之间自相残杀有点困难,想弄死风北尘的难度有点高!

    云傲天站了起来,“既然你们三个都不在乎,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什么玲珑宝塔我才不放在眼里,你们慢慢有话好说去吧!我就不奉陪了!”说罢朝苗毅招了招手,“你来一下!”转身领着云豹大步离去。

    苗毅很为难,这里是天外天可不是大魔天,不由看向穆凡君,谁知颇为奇怪的是,穆凡君居然也挥了挥手示意他去。

    苗毅带着疑惑走出了九天宫,见到不远处负手而立的云傲天赶紧上前正式见礼,“爷爷!”

    云傲天淡淡问道:“心里是不是奇怪穆凡君那老娘们为什么会让你出来见我?”

    苗毅干笑道:“的确有此疑惑。”

    云傲天道:“原因很简单,他们现在要密谋害我,你毕竟是我孙女婿,不想让你听到而已。”

    苗毅愣了愣有些想不通,疑惑道:“密谋害你?子阳先生落在了他们的手上,应该是他们彼此担心才对,为什么要密谋害你?”

    云傲天面带嘲讽,“风北尘和穆凡君都不承认人在自己手上,弄死两人其他人又担心我,他们最后商量出的结果肯定是不管人在谁的手上,只要炼制出了玲珑宝塔,首先用来对付我。说服的理由是,若是先弄死了其他人,一旦弄不死我,就会便宜了我,几个家伙要在那统一厉害关系。殊不知我若一死,便是天下大乱的时候,届时他们五个没了掣肘,估计想不分出个你死我活都难。”

    苗毅恍然大悟,回头看了眼九天宫,不过又有些奇怪:“爷爷,你既然心里明白,难道就不怕他们用玲珑宝塔对付您?”

    云傲天哼哼道:“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么?燕北虹的刀在我手上,敢和我硬碰硬的话,玲珑宝塔就是个笑话,没把我收进去前,我就能一刀废了它。可惜我不能发挥宝刀的威力,否则懒得跟他们啰嗦,这事你要保密,我想秋姐儿也不想看她爷爷被人害死吧?”

    苗毅小汗一把,怎么忘了这遭,看来这位是想看人家耗费大量财力后再搞破坏,搞不好谁弄出了宝塔得意忘形之下五人会出现内斗,真要弄死一两个,眼前这位可就占大便宜了。

    云傲天又道:“叫你出来是想问一下,那个炼宝的什么子阳先生真的被风北尘给抢走了?”

    “不能确定,只知道来人修为比我高,而且使用的的确是无量*!”苗毅还是没说实话。

    云傲天:“你那刀是哪来的?”

    “巫行者那弄来的……”苗毅又把对穆凡君的话复述给了他听。

    一旁的云豹听完之后大为惊讶。

    云傲天默然半晌,嘀咕道:“秋姐儿修为已经突破到了金莲境界,这丫头还真会瞒…”目光又上下审视苗毅一眼,微微颔首,“能不在乎她的修为高过你,看的出,你跟秋姐儿是真有感情的。那丫头我看着长大的,虽然也有缺点,却是个至情至性之人,你能得到她的心是你的福气,好好待她,她这辈子就是你的人了,不会负你的。”

    “记下了!”苗毅恭敬一声。

    “你杀了姬欢的女儿,又害死风北尘的徒弟,他们两个是不会放过你的,趁他们在这里密谋,你尽早离开这里,否则保不准就要在途中暗里对你下手。回到了自己的地盘,他们就不敢明目张胆坏彼此间的规矩,否则彼此来往报复,谁都别想安生。”云傲天善意提醒了一声。(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