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九二一章 闹腾

飞天 第九二一章 闹腾

    没有什么情况报上就直接说没有好了,何必怪里怪气。

    上站的千儿、雪儿暗暗抿嘴,两人也是头次看到苗毅站她们下面的情况。

    就连云知秋本人心里也是忍不住“扑哧”一笑,不过表面上并未露出任何端倪,依然是那副高高在上母仪天下的气势,斜了苗毅一眼,声音清脆有力道:“那就多了解情况,下次不许敷衍了事。”

    “是!”苗毅拖着长长的音拱手一声。

    他自己也突然发现自己有点自找,来议事殿之前,云知秋曾劝他不要来算了,可他非要显示自己无所谓,结果来了后云知秋在众人面前自然要公事公办。然而被大家都看着,受这世道男尊女卑观念的影响,他才发现自己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忍不住有点阴阳怪气想向众人宣示,咱并不怕老婆!

    说实话,也许是秉性使然,敢夺老子的权,他一瞬间甚至有联合下面推翻这个宫主的念头,不过转念一想,这是自己老婆…突然间自己都觉得自己有毛病,这是跟人斗上瘾了!

    看他那如此明显阴阳怪气的样子,云知秋顿时脸色一沉,喝斥道:“你莫非对本宫出任宫主有意见?”

    苗毅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当着众人的面毁宫主的威信有点过了,当即正色拱手道:“不敢!”

    云知秋目光在他脸上定格了会儿,见他确实摆出了诚意,想想还是按捺下了拿苗毅立威的念头。朝后一位颔首。

    下一个遂继续上禀情况,大多也是说些恭维的话,表明自己拥护的决心。

    耗到结束了。众人交上奏表后就散了,云知秋先领着千儿、雪儿去了后殿。

    苗毅下意识习惯了,也跟往后殿走去,可是想想不对,又调头,同一伙人一起走出了议事大殿。

    走到后殿的云知秋回头看了眼,稍等也不见苗毅出现。千儿会意迅速回去在墙边伸了个脑袋偷看了眼,回来禀报:“大人走大门出去了,要不要请大人过来?”

    云知秋抿嘴一笑。“你们别看他平时不爱抓权,实际上他从东来洞开始就一直拐着弯将权利牢牢抓在手里,以前给杨总管的权利虽大,可你们信不信。杨总管若是敢有不轨企图。大人肯定要下杀手,让我代他掌权那是知道我夺不了他的权。这权利突然被人给强行剥夺了,换了别人他肯定要搞事,偏偏是我占了他的位置,往殿上一站发现掌控了这么多年的权利突然没了,而且还发现这权利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习惯了权利的人突然失去了权利再豁达的人,心里都会有点不平衡。都会有点失落,倒不是说他多看重这权利。而是还不习惯,让他自己慢慢适应下。”说罢领了二女离去。

    相互间互相说笑的诸位殿主刚走出议事大殿,一见苗毅出现立刻冷场了,称呼他‘宫主’显然是不合适了,称呼他‘行走’又怕他不高兴,一时间颇显尴尬。

    倒是苗毅自己率先朝杨庆拱手道:“卑职拜见总管大人!”

    没办法,这是他自己立的规矩,这里总管比行走大。

    杨庆很无语,心想你少惹点事不就没今天这事,握拳干咳一声道:“大人如此真是折杀卑职了,当外人面装一下就行了,这里没外人,在大家眼里您和宫主的地位还是一样的。”

    这话苗毅一听就有点腻味,什么叫我和宫主的地位还是一样的,原来我是主她是次好不好,不过当外人面这也没什么好争的。

    “是是是!”偏偏一帮人立刻跟着点头。

    唯独一旁的秦薇薇默然,有点为苗毅觉得不值得。

    苗毅“呵呵”两声,双手往袖子里一拢,颇为洒脱,慢慢走下了台阶,独自朝广场上走去。

    杨庆赶紧悄悄朝众人摆手示意了一下,一群人迅速飞往了总管府。

    “大人!”

    广场上,见到苗毅走来,扫地的镜璎和镜珞赶紧停下行礼。

    苗毅笑着宣布道:“我已经被上面贬成了行走,宫主的位置由夫人正式接手了,以后不要叫我大人了。”

    镜璎微笑道:“行走大人不也还是大人么。”

    苗毅一怔,是啊,对两人来说,自己还是大人,好好的要跟她们两个强调解释什么?

    他发现自己心态有问题,不由哂笑,又晃荡着离开了。

    游荡在这奢华阔大的宫殿,苗毅多少有些感慨,从浮光洞开始,为了做个洞主而拼命,一直到今天,突然发现有种空落落的感觉,被贬成东来洞洞主时都没这感觉……

    不知道晃了多久,雪儿找到了他,“大人,夫人有请。”

    两人回到后宫时,见到守门的儒生笑嘻嘻明显在嬉笑他,苗毅不由翻了个白眼。

    雪儿直接领着他去了宫主日常处理公务的偏殿,云知秋正坐在长案后面亲自整理誊写各殿奏报的情况,新宫主上任后要上报这些,证明自己已经掌握这里的情况,这是一个例行过程。

    他一进来,云知秋暂时放下手里的玉碟,立刻笑眯眯起身走来,抱了他的胳膊,“让你别去议事大殿,你非要去,这下心里不舒服了吧?”

    “你笑话我?”苗毅斜她一眼,胳膊从她怀里抽了出来,拱手道:“没行走住在宫里的道理,请宫主大人宫外分座院子给卑职落脚。”

    “哟!这是想和我分居啊!这我可不干,别闹得你在外面偷人了我都不知道。”云知秋提袖掩嘴一笑,转身推了他到长案后面,摁了他坐在宫主的位置上,好笑道:“好夫君,你什么时候在乎这个虚名了,平常这些事你还不是一样扔给我帮你干,我职位再高还不是那个老老实实伺候你这大老爷的夫人。”

    苗毅嘿嘿一声,“没看出来,在大殿上当众喝斥我就忘了?”

    云知秋笑得前俯后仰道:“那不是当着大家伙的面嘛,我若是没了威信,以后帮你做事也不利索不是。没了外人,你看现在我还不是老老实实听你的话。”

    苗毅哦了声,仿佛是为了检验下,靠在了椅子上吩咐道:“上茶!”

    云知秋立刻朝同样憋笑的二女招手,千儿很快将一杯茶端上,云知秋亲自接了,恭恭敬敬奉到他面前。

    苗毅喝了口,放下茶杯扭了扭肩膀,貌似自言自语道:“肩膀好像有点不舒服。”

    云知秋笑着摇了摇头,不过还是老实到了他后面,给他捏起了肩膀。

    这里刚忙活一下,苗毅又伸出一条腿,“腿有点酸!”

    云知秋翻了个妩媚白眼,不过还是推掌阻止了欲要上前帮忙的千儿、雪儿,半跪在了苗毅的脚下,握着双拳力道适中地给他敲起了腿,叹道:“他这是在故意闹腾我来获得心里平衡感。”

    苗毅朝千儿、雪儿笑道:“被宫主伺候的滋味还是挺不错的嘛,还有没有别的花样?”

    二女抿嘴笑着。

    给他敲着腿的云知秋抬头道:“牛二,别过分了,我的忍耐是有限的。”

    苗毅却伸手勾起了她粉嫩的下巴,那头戴凤冠端庄模样却在伺候人的样子有点勾人,不禁拍了拍大腿示意。

    云知秋瞪了他一眼,起身坐在了他的大腿上,谁知苗毅却直接伸手攀上了她饱满的胸脯。

    啪!云知秋刚打开他的手,苗毅却直接将她掀翻摁趴在了长案上,开始掀她的裙子。

    “你疯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回寝宫再说。”云知秋挣扎反抗。

    “老子就是心里不爽了,还没尝过宫主的滋味,就在这里了。”

    此话一出,云知秋顿时哭笑不得,放弃了反抗,趴长案上顺了他的意,同时凤冠抬头瞪了二女一眼,二女立刻脸红离去,去外面守了门口。

    裙边半掩的浑硕雪白无瑕一团暴露,很快惹来前宫主一声亢奋,凤冠金钗摇荡……(扫黄打非,省略一万字)

    不管还是不是宫主,苗毅每天例行的练字不能免,云宫主仍亲自下厨伺候,尔后又督促苗毅去修炼。

    妖若仙那边,苗毅暂时未去,准备隔段时间再说,怕被人盯上。

    转眼到了岁缴时,云知秋例行前往玉都峰岁缴,几百年来这次是头回名正言顺以宫主的身份去,不过这次没带秦薇薇走,留了秦薇薇陪苗毅下棋。

    转玉都峰后,云知秋等宫主又随护宗镇前往天外天。

    抵达天外天后,令云知秋感到奇怪的是,以前没什么好脸色给自己看的二爷安如玉这次竟然罕见地主动与她搭讪,言词间颇为温和,多有亲近之意。云知秋只当是大爷呼延太保复出,安如玉失权后被打掉了高高在上的心态。

    不过子路君使欧阳光也罕见地主动与她打招呼后,云知秋心中立刻满是疑云。

    其他倒是和往年没什么区别,又照常受到了穆凡君的召见。

    仍是在穆凡君的寝宫内,下人屏退时,云知秋轻轻步入,见到了长发垂肩静静端坐在梳妆台前的那个绝色女人。仙圣穆凡君的真容真可谓令天下绝大多数的女人自惭形秽,至少云知秋自叹不如,从某个方面来说她挺佩服自己爷爷当年的眼光,只是如此绝色平常却被男妆有意掩饰掉,未免让人感到可惜。(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