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九二四章 快刀斩乱麻

飞天 第九二四章 快刀斩乱麻

    不消多说,一局下来,苗大官人以惨败收场,愣怔在那,傻傻看着狼狈不堪的棋局,眼神茫然,不知在想些什么。

    云知秋端着杯茶慢慢在那悠闲品着,偶尔瞥上眼同样盯着棋盘走神的秦薇薇。

    千儿、雪儿偷偷相视一眼,知道大人输的太惨了,怕是一时间难以接受这种现实。

    良久之后,云知秋手上的宝剑伸了出来,在棋盘上拨了拨,咚咚敲了敲,打破了宁静,问:“牛二,还下不下?说了让你二十子,你还不信,你若不服气,这次我让你二十子先,咱们再来一把?”

    苗毅回过神来,抬头看向对面,喉结艰难耸动了一下,还下什么下,完全是被人家给碾压,打的毫无招架之力,再下也改变不了什么。挤出一丝极为难看的笑容,“夫人,你什么时候学会的?”

    这个问题也同样是秦薇薇关心的,有些提心吊胆地跟着看来。

    云知秋鄙夷道:“我三岁就趴在棋盘上睡着过,你说我什么时候学会的?”

    秦薇薇瞬间银牙咬唇。苗毅则是瞪大了眼睛,腾一下站起,质问道:“你不是说你不会下吗?”

    云知秋嗤声道:“就你那臭棋篓子,你身边随便挑一个出来都能赢你,我看大家都让着你,不想扫你大男人颜面,才故意装作不会下,你还当真了!”

    这话说的太打脸了,苗毅神情抽搐。“你赢就赢了,我认输,我承认你棋艺高超。也没想到你棋艺这么高,倒是我小瞧了你,你若是说我身边随便挑个人都能赢我,那也未免太小瞧我了,你若不信…”

    砰!云知秋陡然拍案而起,震的茶杯和满盘棋子跳动,勃然大怒道:“牛二。你还要自大到什么时候?”

    咣!转身一脚踢飞了身后的椅子,唰!剑指千儿、雪儿,“你们两个!明明知道大人是个臭棋篓子。明明知道大人棋臭的不行,却一味顺着惯着,身为大人身边的贴身侍女,身为大人的枕边人。却连句真话都不敢对大人讲。你们以为这样就是对大人忠心?你们看看他现在被你们惯成了什么样子,稍微一点逆心的话都听不下去,连下个棋都不知道天高地厚,再这样下去,时间久了,若他身边都是你们这样的人,连句真话都听不到,他迟早要被你们给害死。你们…其心可诛!”

    这话真是诛心,话说的太重了。千儿、雪儿瞬间脸色煞白,噗通双双跪下了,低个头不敢抬起。

    坐一旁的秦薇薇也站了起来,脸色很难看,也低个头不敢说话。

    苗毅的脸色亦糟糕的不行,喝道:“千儿、雪儿,你们老实说,你们跟我下棋有没有让我?”

    被云知秋捅破了窗户纸,他一时间有点难以接受这个现实,一直以来都认为自己棋艺高超,鲜有败绩。

    二女脑袋低的更厉害了,不敢吭声,苗毅也不是傻子,二女不说话就是一种态度。

    苗毅又霍然回头看向秦薇薇,沉声道:“薇薇,你说句老实话,不用怕夫人,你下棋有没有让我?”

    秦薇薇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作答。

    云知秋走到秦薇薇身后,一只手放在了秦薇薇的肩头,明显感觉秦薇薇娇躯颤抖了一下,冷笑一声道:“我这妹子可就不是让你那么简单了,夫君呐,人家不但要想办法让你赢,还要费尽心思想尽办法让你赢的高兴。”

    此话一出,秦薇薇顿时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调头就想走,却被云知秋施法给摁住了,不能动弹,两人的修为相差太大了。

    看秦薇薇那反应,苗毅呲了呲牙,一字一句道:“为什么?”

    “为什么?”云知秋呵呵好笑两声,“牛二,你那情商还真是低到了弱智的地步,一点都不懂女人家的心思,你说为什么?让你赢的高兴,让你开心了,你以后下棋的时候才会惦记着找她,你是她的上司,你不找她,她如何能接近你?没理由连进宫都困难!人家早就一片芳心暗许,一直喜欢着你,只是你像个白痴一样不解风情,她一个女人家又不好意思开口,于是一个落花有意,一个流水无情,就这样干耗了这么多年。”

    回头又问秦薇薇,“妹子,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跪在地上的千儿、雪儿悄悄相视一眼,其实两人也早有所察觉,女人看女人总是比较懂女人的心思。

    内心正抓狂中的苗毅一听这话彻底愣住,一下就冷静了,满脸惊愕地看着秦薇薇。

    被扯开了遮羞布,让人知道了自己一直惦记着人家的男人,让一个未经人事的女人情何以堪,秦薇薇脸色简直是娇羞欲滴,身形晃了下想逃,却被云知秋给摁死在了原地。云知秋乐呵呵道:“妹子,这呆子不解风情,话既然已经挑明了,今天就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该怎么办彻底做个了断,也省得总是让自己痛苦煎熬,女人家耗不起的。”

    秦薇薇哆嗦道:“我知错了,以后不会了!”

    “错什么错?”云知秋稀奇一声,可乐道:“喜欢就是喜欢,我今天也不妨把话说开了,我早就看出你喜欢这呆子,你当我为什么认你做妹妹,你当我为什么给你修行功法,你当我为什么一直对你说要帮这呆子纳妾,姐姐我就是说给你听的。话说到这个地步,你还不明白姐姐的心意吗?姐姐早就接受你了,一直以来就是在等你点头,只要你吭个声,点个头,这事我就帮你做主了,可你这性格实在有够内向的,就是一直不开口,你不急我都帮你急了,今天谁都别遮遮掩掩了,你就给姐姐一个准话,你到底愿不愿意嫁这呆子吧?愿意我就立马帮你操办,你什么都不需要担心,只需等着嫁进门就行了!”

    羞!除了羞还是羞!秦薇薇面红心狂跳,银牙紧咬嘴唇,愿不愿意的话让她如何说的出口?

    苗毅微张个嘴巴,傻傻站那。

    云知秋不断催秦薇薇表态,秦薇薇始终难以开口,最后云知秋果断道:“妹子,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逃又不能逃,躲又不能躲的秦薇薇简直快崩溃了,瞥了眼胸前满是血窟窿傻傻站那的苗毅,最终声若蚊蝇低低一声,“大人怕是看不上我…”

    得了!这算是答应了!云知秋立刻看向苗毅,“牛二,这么一个活生生的美人站你面前,你倒是点个头啊!”

    “啊…这个…”苗毅也被闹了个手忙脚乱,那叫一个点头也不是,不点头也不是。

    云知秋顿时怒了,“人家一个女人都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是不是男人?”

    苗毅突然有种快被人给逼哭了的感觉,让他直接答应下来,他也说不出口,现在还有点懵,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只能愁眉苦脸道:“这事就算我同意,杨庆也不会答应啊!”

    “妹子!他这话的意思也就是答应了!”云知秋直接将事情给定性了,那叫一个快刀斩乱麻。

    然后拖了秦薇薇的胳膊就走,往里屋去了,经过苗毅身边时突然一提裙子,狠狠朝苗毅小腿上来了脚,真没留情,她心里也恨着,没哪个女人愿干这种事,不找这男人出气找谁出气?

    “啊…”苗毅一声惨叫,抱着脚跳。

    千儿、雪儿随后心惊肉跳地爬了起来,赶紧扶了苗毅到一旁坐,苗毅左右伸手,抓住二女一人一只胳膊,“你们老实告诉我,不许骗我,我下棋真的很臭吗?”

    千儿、雪儿很为难,相视一眼后,最终一起默默点了点头。

    苗毅哑口无言……

    也不知两个女人去屋里说了什么悄悄话,总之出来时云知秋一脸乐呵呵,秦薇薇脸蛋像红透的苹果,低头压根不敢去看苗毅。

    苗毅欲言又止,两个女人压根没理他,一起离开了,一起出宫了,苗毅追到外面跑到观景台上看去,只见两人一起去了大总管府,长叹一声,“这女人疯了,回头杨庆非跟我拼老命不可!”

    情况明摆着的,秦薇薇要长相有长相,要地位有地位,这个年纪就能做到一殿之主的位置上,压根就不愁嫁,就算是义女,杨庆也不可能会让秦薇薇做人家的小妾,门都没有。

    他也不管了,没脸去插手这事,反正这事肯定成不了,让云知秋自己碰钉子去,只是回头再见到杨庆大家得多尴尬,这不是逼杨庆离心离德嘛,也不知这疯女人是怎么想的,居然为自己男人张罗小妾,真是奇葩!

    总管府内,杨大总管见到宫主亲临,自是恭敬行礼,不过也发现了女儿状况不对。

    秦薇薇哪好意思在场,直接告退了,躲回了自己屋内。

    正厅,云知秋把来意一挑明后,杨庆一张脸就绿了,一旁奉茶的青梅、青菊亦是眉头皱起。

    绷着嘴唇,耐着性子把话听完后,端端正正坐那的杨庆尽量让自己平静,面无表情道:“宫主!杨某无能,却也不能让自己女儿去做人家小妾,就算杀了杨某,杨庆也断然不会答应!”

    云知秋笑道:“杨总管,秦殿主也不是小孩,是不是先问问她的意见?”

    “她一未经人事的女人,极易受男女之情诱惑,做不到理智看事情,我这做父亲的若是放之、任之,那就是对她不负责任!”杨庆拱手道:“宫主!还望顾及杨庆颜面,不要再提此事!”(未完待续……)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