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九二六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

飞天 第九二六章 识时务者为俊杰

    很快,各路殿主似乎也发现了杨庆对这赐婚不太高兴,众人悄悄使个眼色散去,仅剩了几个人站那。

    阎修、杨召青看看傻站在那的苗毅,两人不知该说什么好,因为不清楚情况,感觉这事有点蹊跷。

    缓缓睁开双眼的杨庆依然紧握双拳,目光从苗毅身上落在了低头站那一动不动的秦薇薇身上,一句话没说,扭头转身独自走出了大殿,步履依然沉稳。

    不一会儿云知秋进了大殿,瞅瞅苗毅,走到秦薇薇边上拉了她的手,“妹子,走!”

    “站住!”苗毅陡然出声,一个闪身拦在了她面前,面露狰狞道:“云知秋,这是不是你搞的鬼?”

    云知秋反问:“我能搞什么鬼?”

    苗毅怒声道:“欧阳嫏和欧阳嬛是怎么回事?我愿意娶秦薇薇,可没说要娶她们两个!”

    云知秋淡然道:“你自己搞出的事,你还问我怎么回事?”

    苗毅怒容满面:“你敢说这事和你无关?云知秋,我告诉你,我的忍让也是有限的,这种事情你事前是不是应该跟我说一声,你把我当什么了?”

    云知秋冷笑道:“你还委屈了?委屈的是秦薇薇,最委屈的人是我!你自己惹出这破事扯不干净还怪我?你知不知道穆凡君逼到我头上的时候我是什么感觉?这事你可以不同意,你完全可以抗旨,若不是因为你家老三捏在人家手上。我何必受这委屈,直接走人就行了。牛二,朝自己老婆大吼小叫算什么本事。你有本事直接抗旨好了,只要你能不顾老三的死活,我也没话说,立马跟你走人,我也没必要自己打掉牙往肚子里咽还落个埋怨!薇薇,我们走!”说罢直接拖了秦薇薇离开。

    苗毅闷在原地,神情有些扭曲。他不是不喜欢女人,也不会嫌女人多,可受不了这样被人逼迫。有人逼迫他就想反抗,然而老三成了他的软肋,抗旨?目前绝对是不明智的!

    阎修、杨召青不明情况,不便靠近。也不便说什么。远远陪着……

    颓废!回到大总管府的杨庆只能用颓废来形容,颓然瘫坐在了椅子上,两眼无神,无力!

    青梅、青菊从未见过他这个样子,遇到任何挫折都能精神抖擞应对的大人如今仿佛彻底被打败了一般,二人大惊,不知何时能让他如此挫败,青梅急问道:“大人。出什么事了?”

    两人连连催问了好一阵,杨庆方有气无力道:“拦不住了。仙圣赐婚……”

    他乱绵绵的语气将事情经过一讲,青梅、青菊亦相视无语,也震惊了,也明白了他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两人都知道这个女儿是他的软肋。

    又听杨庆絮絮叨叨自言自语一般,“穆凡君一向与云傲天不合,如今穆凡君重用云知秋,此中必有蹊跷,将来还不知道穆凡君要利用苗毅夫妇干什么,两人前途不明,怕是祸事不远,涉及如此高层面的事情压根不是我能抵挡的,一旦卷入恐落得个粉身碎骨,我岂能舍身附与,我暗中正另谋出路,不想随其陪葬,准备一有变故也好有退路,谁想突然冒出这一出,完了!那傻孩子,傻呀!她嫁给苗毅,我就绑死在了苗毅的战车上,要陪他们赴汤蹈火了!”

    青梅叹道:“大人早先为何不对小姐讲明白?”

    杨庆黯然道:“知女莫若父,那孩子平常看着不声不响,实则骨子里拧的很,一根筋呐,你们又不是看不出,她对苗毅一直是藕断丝连,她若是知道我暗中另有谋划要背叛苗毅,怕是会泄密,苗毅绝非心慈手软之辈,一直防着我,大家不过是互相利用,彼此都心知肚明的事情,一旦走漏消息必向我下毒手,如此大事我岂能不慎重,又岂能告诉那傻丫头!”

    二女亦轻轻叹了声,如今的苗毅虽然看似不稳,但已经势大,与辰路各派颇有交情,光星宿海四方宿主的关系也摆在那,娶了云知秋后顺理成章有了大魔天的关系,听说和佛国的七戒大师关系也不错,如今又要娶天外天二爷的一对女儿,凭杨庆的实力根本无法跟苗毅一较高下。

    总之在仙国是无法跟苗毅斗的,何况抗旨的后果天外天那关就过不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带着秦薇薇逃离仙国。然则说逃容易,能不能逃掉还是个问题,就算能逃出去,也不是谁都能像苗毅那样星宿海、流云沙海、魔国、无量国之类的到处去混的,许多事情想想容易说着也容易,那都是别人的事,设身处地去经历却没那么简单,你有几条命去赌?拖家带口的更是赌不起,不是什么人都能玩的转的,何况外界谁知道你杨庆是谁啊,顶多知道你是苗毅的手下。

    看到杨庆这个样子,二女知道他已经没了退路,只能是就犯,否则不会如此无力颓废。

    一坐二站,三人默然许久,杨庆突然站了起来。

    二女有些诧异,发现只不过一瞬间杨庆似乎又恢复了精神抖擞的模样,似乎一下就从难以承受的打击中恢复了过来,大步向门外走去。

    “大人,你去哪?”二女追问一声。

    杨庆沉声道:“去见宫主!”

    “大人,三思啊!”二女慌忙闪去拦住他,生怕他跑去宫主那边拼命,那边紫莲高手一堆,而且大多是宫主的亲信,随便一个都能灭了他,硬来无异于以卵击石。

    杨庆一看二女的样子,就知道误会了,苦笑道:“我是去向宫主服软的。”

    “……”二女瞠目结舌,怀疑自己听错了。

    杨庆却是缓缓看向外面,徐徐道:“事已至此,对着来于事无补,只会更糟,当向宫主表明效忠之心!我必须保住自己大总管的位置,宫主马上要晋升君使,若能升任辰路大总管…只有我掌握着实权,让上面必须倚重我,才是薇薇最大的倚仗,才不会让薇薇受委屈,否则薇薇有什么资格和二爷的女儿平起平坐!那傻丫头既然决定要走这条路,我这做父亲的没别的本事,也只能是尽力辅助她!”说罢从二人中间穿过,大步离去。

    看着离去的身影,青菊叹道:“可怜天下父母心,一辈子的儿女债!从有了小姐后,大人就再也不敢轻易冒险了!”

    青梅亦叹道:“当年一场露水姻缘,也不知那位夫人究竟是什么人,若是知道自己女儿要嫁人了,不知会作何感想!”

    苗毅一个人躲在修炼的静室内,没有修炼,独自躺在榻上,双手枕头,翘了只吊儿郎当腿,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屋顶,脸上看不到喜怒哀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正厅会客的云知秋却是笑吟吟,杨庆已经当面表明了心迹,这么快就有了表态,果然是识相,只能用‘识时务者为俊杰’来形容。

    听完杨庆的表态后,云知秋笑道:“杨总管不必多礼,从此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本宫改日坐镇玉都峰后,尚需多多倚仗,辰路大总管的位置非杨庆你莫属。”

    “谢君使垂青!”杨庆恭敬行礼。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既然杨总管已经想通了,不妨去开导开导薇薇妹子,她嫁人不能得到你的祝福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开心,她现在人在后花园,心情很是低落,这不是喜事临门该有的情况!”

    “是!”杨庆应了声。

    云知秋看向一旁,“雪儿,领大总管去见薇薇妹子。”

    杨庆告退,雪儿奉命领路,毕竟这后宫多女眷,不是外面男人能随便闯的地方。

    而云知秋则收了笑脸幽幽叹息一声,起身找苗毅去了,来到修炼静室推开门,径直走到了石榻旁缓缓坐下,看着无动于衷的苗毅,伸手抚摸着他的面庞,柔声道:“还在生我的气?”

    苗毅道:“没有!你说的对,其实最委屈的人是你,是我没用,否则你也不用受这委屈。”

    云知秋叹道:“牛二,只要你不负我,妾身愿意为你受任何委屈,你真的不会怨恨我吗?”

    苗毅目光从屋顶挪到她脸上,淡淡笑道:“有什么好怨恨的,我应该求之不得才对,一下又多了三个女人,别的男人怕是羡慕都来不及,我想我做梦都应该偷着乐吧。”

    云知秋身子慢慢倾倒,压在了他的身上,叹道:“我知道你其实是不开心的,你说你喜欢女人多我相信,我从我云家的那帮男人身上就能看到,哪个男人不喜欢自己身边美女如云,可你是受不得逼迫的性子,强加给你的,你肯定不喜欢!你可以换个角度去想想,我这夫人都不介意,你就权当是享艳福了,左拥右抱多美,不要去想那些受逼迫的憋屈事,男人成大事岂能连点委屈都受不了,当你站在最巅峰的时候,你会发现这些委屈都不算什么。”

    苗毅空了只手抚摸着她的后背,“扎的慌,以后头上戴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时不要往我身上趴。”

    后花园的亭中,父女见面后,秦薇薇可谓是喜极而泣,能得到杨庆的同意和祝福,秦薇薇真的是太高兴了。

    却不知杨庆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最后是这么个结果,当年他就该同意,女儿也不用沦落到做妾的地步,真正是被他这个父亲给害了,内心的愧疚难以言表。(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