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九五章 复命

飞天 第一九五章 复命

    如此暧昧的话题,别说两个丫头,就连红棉自己也臊得慌。

    可是没办法,这次除了要完成山主交代的任务,还夹带了点私人任务来,因为不希望看到山主跳进火坑里。

    来之前,绿柳偷偷拉住了她说,山主不会真的对苗洞主有那意思吧?

    红棉说,有又能怎么样?

    绿柳说,我们和他见面的次数也不多,万一苗洞主那人有问题…姐姐,如果山主真的和他…我们以后可是要伺候他的,你也不想恶心自己吧?姐姐,你就多上点心吧!

    经提醒,红棉深以为然,修行界那种事情很普遍,一些男人找了双?修?伴侣后,往往会把配偶身边的侍女也给收房,有的是明目张胆的,有的是悄悄的。

    秦薇薇的为人两人太了解了,她一向反感男人在那方面乱来,真要最后出现了绿柳说的事情,秦薇薇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到时候主仆之间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

    于是就有了这一幕,红棉想从各方面了解一下苗大洞主,有关暖床问题只是其一。

    千儿和雪儿又不是小孩子,自然明白红棉暧昧的话题是指什么,把两人羞得不行。

    见两人扭扭捏捏,红棉又故技重施,在那贬低、谩骂苗毅,采取激将法。

    最后就连千儿也忍不住辩解道:“大姑姑,洞主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他从未对我们干过那种事,连碰都没碰过,哪有您说的那么不堪?”

    红棉也没指望苗毅是什么正人君子,修行界主人睡侍女的事情很正常,只是想探寻苗毅的为人如何,何况如果山主真有那意思的话,那么显然山主在这方面也动摇了,她又有什么好说的,谁知得到一个这样的答案。

    好生愣了半晌的红棉愕然道:“你们在一起这么久了。苗洞主在那方面从来没碰过你们?”

    哪个少女不怀春,每次帮洞主沐浴的时候,千儿和雪儿也是心如撞鹿,甚至是期待洞主会对她们做点什么,因为早在她们被送来东来洞之前,就有‘妈妈’对她们在那方面做了调教,以便取悦仙人。

    所以两人也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知道自己迟早是洞主的陪房,谁想空练了一身本事,压根没找到伺候主人的机会。

    千儿和雪儿神情间带着羞涩。陆续摇了摇头。表示真的没碰她们。

    “真的假的?”红棉再次逼问。

    雪儿低头低声道:“洞主不是那种人。”

    “你们现在还是处子?”异常惊讶的红棉忍耐不住穷究到底。虽然她本人也还是处子。

    两丫头自然承认,可红棉仍难以相信,这世上还有不偷腥的猫?

    为此,红棉不惜以大姑姑的身份把两人给拽进了屋里。把门一关,强行给两人做检查……

    最后的结果是,两丫头红着脸整顿裙裳,红棉却在那盯着两人满眼的不可思议。

    事实胜过千言万语,苗大洞主竟然真的没有碰过自己的侍女……

    盘桓小半天的红棉完成任务后,压根没有再留下来的兴趣,笑嘻嘻和苗毅告辞了。

    苗毅亲自将其送到倒塌的山门外后,摸着下巴看着远山脚下消失的人影,琢磨红棉刚才看自己的眼神为什么那么古怪。自己又不是怪物,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摇了摇头,也不怕她,正要走回,便见千儿和雪儿急冲冲跑了过来。“洞主,洞主,我们知道仇人在哪了……”

    “什么情况?”苗毅让两人别急,捋顺了舌头再说,问明了情况后,两眼一瞪,“他?妈的,我看你们往哪跑!来人,所有人马集合!”

    可谓是一声怒吼,憋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发泄口!

    很快,元芳和赖雨涵率领人手快速赶到。

    雪儿和千儿静悄悄站在苗毅身后左右,最喜欢看洞主发号司令威风凛凛召集人马的样子。

    身为东来洞大管家的阎修亦站在苗大洞主身后的雪儿身旁。

    看到人员到齐,苗毅反而冷静了下来。

    若是带着这么多人去打杀,从人数上就很容易暴露,加上他和熊啸有仇,想不让人肯定是自己都难,这玩意可以让人怀疑但是不能让人肯定,这就是游戏规则。

    在规则内,就要遵守一定的规则,除非你有能力建立规则,否则还是老老实实地遵守的好,不然会被规则碾成齑粉。

    最终还是让元芳带着半洞人马退下,留下了赖雨涵等人。

    对赖雨涵一番交代后,苗毅摸出了十张脸谱面具,交到他的手上,再次提醒,“务必将那三人给活捉回来,老子要当着残梁上那十几具尸体的面活剥了他们,如果实在抓不住活的,也务必要将他们的脑袋带回来祭奠。”

    “是!”赖雨涵领命,回头将手上的十张面具下发了下去。

    这次苗毅让他领队率人去长丰洞动手,他对此没有任何推迟,师傅洪长海正巴不得苗毅与杨庆等人积怨越深,他们自然要践行。

    说到长丰洞,那是苗毅老家长丰城所在,苗毅本想亲自去长丰洞报仇,可是理想要屈服于现实。

    他的实力若不穿上一身的战甲,干这种事情有点不太方便,可如果穿上了,只怕是个傻子也能指定是他苗毅干的好事,只好把这事交给手下人去做。

    至于那十张面具,是当初在星宿海杀了五华夫人后的遗物,那女人储物戒里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倒省得他在准备了。

    不一会儿,赖雨涵便率众驾驭着十匹龙驹隆隆踏雪而去。

    那边的红棉刚透漏消息还没多久,这边报仇的人就出发了,苗大洞主可谓是一刻都等不及了。

    总共十人,一名青莲一品修士,一名白莲九品,八、七、六品也是各一名,白莲五品的足足有五名。

    如此阵容对付一个长风洞,站在山门前目送的苗大洞主信心十足,如果这都能失手,那蓝玉门还真是送了一帮废物来。下次扣他们的待遇谅他们也没脾气……

    是夜,雪花又零星飘零。

    红棉带着一名随从匆匆赶回了镇海山,圈了龙驹,快步而回。

    夜阑中听到动静的秦薇薇和绿柳已经猜到了是她回来了,否则巡夜人员定有响应。

    见到山主和妹妹在正厅门口站立等她,红棉快步上前行礼道:“山主,婢子幸不辱命,前来复命!”

    秦薇薇看看四周也没外人,抓了她的手,牵回屋内。边走边再次确认详细情况。

    绿柳亦蹦蹦跳跳尾随在后。竖起耳朵来听。没了什么规矩,就像三个姐妹。

    说到秦薇薇,这女人其实也挺可怜的,从小身边就没什么玩伴。凡人子弟多有童年玩伴的情况从来没在她身上出现过,年幼时就跟在杨庆身边由青梅和青菊带大。

    偏偏杨庆还没有向她透露过彼此之间的血缘关系。

    为此杨庆颇感内疚,总想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不单单是希望女儿有一天修为高深,还希望女儿能享受到普通人的幸福,其实挺操心女儿伴侣的事情。

    而红棉、绿柳两个侍女后来差不多成了秦薇薇的闺蜜,在人前恪守主仆关系,人后就如现在,看不到太多严苛的上下关系。

    拉着红棉一起坐在香榻上。听红棉讲到东来洞的情形后,秦薇薇也有些惊讶,“东来洞一直没重建,那十几具尸体一直挂在那?”

    红棉点头道:“我从苗洞主身边侍女的口中探知,苗洞主曾当着那十几具尸体的面发下誓言。一日不能为她们报仇让她们瞑目,就一日不重建东来洞,让她们日日夜夜看着他。”

    绿柳倒吸一口凉气,吃惊道:“这苗洞主还真是个性情中人!”

    秦薇薇目光闪了闪,银牙暗暗咬唇。

    她之前一直不知自己这样做是对是错,甚至觉得自己有些糊涂,如今听了东来洞的情形后,心中又莫名松了口气。

    “山主,还有件挺有意思的事,是有关苗洞主和他两名侍女的。”红棉突然笑嘻嘻一声。

    绿柳嘴巴一撇,那种关系,还能有什么事。

    秦薇薇也是眉头一皱,冷哼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山主,不是你想的那样哦!”红棉抿嘴笑道:“那两个丫头还是处子呢。”

    脸色渐渐泛冷的秦薇薇一怔,怔怔看着红棉,有些欲言又止,有些话想问又问不出口。

    这女人嘴也硬,也许是自尊心强。

    绿柳亦是一阵愕然,不过随后一脸好奇道:“真的?”

    “是真的,我开始也不信,于是把那两个丫头……”红棉窃笑着把自己给两丫头做检查的事情给说了遍,连自己都感觉那样做简直是太荒唐了。

    解开心中疑惑的秦薇薇一阵默然,目光中略微闪过一丝异样,心思无人知,也不会向外人吐露。

    两侍女的目光几乎在同一时刻集中在了她的脸上默默观察。

    看不出她有什么反应,绿柳试探着调侃道:“山主,真的出现了不乱来的男人,这可如何是好?”

    “什么如何是好?”秦薇薇下意识问了句,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顿时恼羞成怒,一把将绿柳摁翻在香榻上啪啪打屁股,“连本山主也敢调侃,简直是无法无天!”

    红棉也扑了上来帮忙打,折腾得绿柳连连求饶。

    打闹完毕,秦薇薇整了整衣服站起冷哼一声:“你们以为本山主什么男人都看得上吗?就凭他?就算他有一万个好,照样给我提鞋都不配!”

    说完甩袖出了门外,站在屋檐下仰望飘飘洒洒的雪花,一身白裙如雪,眼神有点迷茫,脑海中浮现的又是那危急万分之时,被人拽上龙驹的情形。

    “抱紧我……”那一声厉喝不时会浮响在耳边,令她时时出神。

    双臂环住那虎背熊腰紧紧贴在一起的情形更是刻骨铭心,难忘……

    慢慢走到门口的红棉、绿柳面面相觑,吐了吐舌头……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