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一九八章 查案

飞天 第一九八章 查案

    长丰洞主无语,心想,你既然知道没有证据,就算报到府主那去又有什么用?难道府主还能帮你强行栽赃不成?

    他哪里知道熊啸如今另有忌惮,忌惮的人正是如今身兼两府、大权在握的杨庆。

    身为杨庆身边的老人,熊啸不会不知道杨庆这人有多厉害,从一小卒到洞主再到如今身兼两府的府主,杨庆的手段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熊啸如今有点怕了,他不会不知道杨庆上次割走了他一座山头是什么意思,那是在敲打他,在警告他,你别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和殿主之间是什么意思。

    杨庆摆明了在警告他,我能给你的就能拿回来,你最好给我老实点,现在还轮不到你来跳,否则后果自负!

    熊啸心里很清楚,虽然殿主话里是那么个意思,可他熊啸如今还不成气候,没有执掌一府的资格,如果真有什么事,他熊啸和杨庆之间殿主该偏袒谁一目了然,肯定不会是他熊啸,会被直接当做弃子处理。

    就如同当初他熊啸和苗毅之间起了争执,杨庆在偏袒他一样。

    刚被敲打过,如果就敢嚣张出手,熊啸怕杨庆又会对他有什么想法。

    一旦惹得杨庆对他动了心思的话,说老实话他还是很害怕的,自知到时候只怕怎么被杨庆玩死的都不知道,章德成就是前车之鉴。

    为了三个降卒搞得自己提心吊胆没必要。

    挥手把长丰洞主赶回去后,熊啸默然一阵,渐渐深吸了一口气,取出一块玉牒将事情写成了奏报,交予了冬雪,“灵鹫传讯,发往常平府!”

    冬雪应声接了东西快步离去。

    而熊啸则坐回了椅子上,偏头看了眼脑袋微垂的春雪,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春雪会意,乖乖走来坐在了他的腿上。

    搂着她的柔腰。感受着手上的温香软玉,熊啸叹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何尝又不希望弄死那小贼,可如今形势有些微妙,暂且忍耐,只要找到合适的机会,我定将那小贼抽筋扒骨以泄心头之恨!”

    “一切全凭山主做主!”春雪乖乖一声,依偎在了他的怀中,慢慢献上自己的温柔……

    常平府,湖光山色的湖心亭中。两府府主杨庆正在亲自宴客。

    在坐的有‘剑离宗’长老胡寸心。‘玉女宗’长老吕玉华。‘御兽门’长老程胜堂。

    这三个门派是辰路境内最大的三个门派,一个个实力非凡,而眼前三位长老的修为皆达到了红莲境界,其中以‘剑离宗’的实力最为强悍。光门下弟子就有上万人。

    三位贵客都是杨庆发函邀请来的,目的无他,只因杨庆手下尚有八百人员的缺额,需要在这三家头上补充。

    其实杨庆早期还在做少太山山主的时候,就联系过这三家,奈何人家树大招风,不敢参与这种事情,怕惹得天外天的目光盯上,不得不小心从事。杨庆无奈之下才与蓝玉门签了城下之盟,被逼受制于人。

    如今不一样了,杨庆身兼两府,大权在握,直接补充麾下人马。谁都说不得什么,这是游戏规则允许的。

    三家为门下弟子着想,自然是欣然答应,个个都派出了红莲级别的长老来赴宴。

    其实没谁愿意把门下弟子送到别人手下驾驭,可是没办法,天下的香火愿力都被六圣给把持着,不进入六圣设定的游戏规则之内,你就没办法分一杯羹。

    各门派其实对六圣的这套把戏心知肚明,无非是以此不断消耗各门各派的实力而已,得到人员补充的各路人马又为了利益不断厮杀抢夺地盘,人员消耗完了又找各派补充,如此周而复始地消耗天下修士,无非是不想有人挑战到六圣的地位,继续让这个游戏规则玩下去,而最终真正的利益获得者却是六圣。

    可是真的没办法,没有愿力就无法快速提高修为,门下那么多弟子都想出人头地,靠师门上层的人去压是压不住的,没了出头机会的弟子谁还听你的?各门各派只能帮忙寻找出路。

    当然,这样做对各门派的上层来说也不是没有好处,门派辛辛苦苦培养了你,你们也得有所回报,譬如将每年分得的愿力珠上缴一些给师门。

    这样门下弟子也乐意,门内高层也满意。

    门下弟子如果出头了,对师门也是一种庇护,譬如剑离宫就有弟子当上了某殿的殿主,玉女宗和御兽门也有弟子当上了府主。

    可杨庆有了蓝玉门的前车之鉴,不会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所以同时邀请了三个门派的人来。

    八百个人让三家来分,三位长老肚子里有些不快,都想独吞,可也不敢把杨庆给怎么样,人家背后的大靠山是六圣,三人空有红莲境界的修为却还得坐在杨庆的左右下位,耐着性子和杨庆谈,不说陪以笑脸,也不敢给脸色,这就是地位。

    杨庆身后的青梅和青菊不断给三人斟酒。

    最终几方敲定,剑离宫出三百人,玉女宗和御兽门各出二百五十人。

    三大门派和杨庆互签了如律令,保证向杨庆提供的人没什么问题,如果有问题就要追究三大门派的责任。

    宾主尽兴后,杨庆亲自将三位长老送出湖心亭,与浮桥上拱手告辞,目送三位长老御空急速飞行而去。

    这里刚送走三大门派的长老,空中又有一只灵鹫掠来,落在了一旁的湖边栏杆上‘咕噜噜’鸣叫一声。

    青菊上前取了脚筒里的玉牒看过后,神情有点古怪地把玉牒转交给了杨庆,“是熊山主的奏报。”

    “熊啸?”杨庆目光顿了顿,接了玉牒查看后,还以为是什么事,感情那两个家伙又闹了起来,冷哼一声,“只怕熊啸的控诉没错,十有八九就是那小子干的好事。还真是个不肯吃亏的主,熊啸派手下蒙面搞他一次,他现在也派人蒙面回报一次。”

    说着顺手把玉牒给了青梅看。有些事情必须要让两个侍女知晓,遇上自己不在的时候,两人也能做到心中有数方便应对一些事情。

    所以说,这种贴身侍女可不是好看打杂的花瓶,而是心腹中的心腹。

    看过后的青梅摇头道:“熊啸也只有一面之词,并无任何证据证明是苗毅干的,如此该怎么处置?”

    “还能怎么处置?这小子摆明了是在故意恶心熊啸,当初熊啸能死不承认,他这次也照样能死不承认,熊啸自己岂能不知道。苗毅那小子。一个洞主就折腾个没完。让他做了山主还得了。我怎么就收了个这么不省心的家伙,现在也学会借着游戏规则来耍流氓了。”杨庆好笑一声,抬了抬手道:“做个样子给熊啸一个交代吧,传讯给薇薇。让她去查。”

    很快,一只灵鹫掠空而去,急速飞往镇海山……

    接到传讯的秦薇薇有点无语,消息就是她这边透露的,怎么回事心知肚明,只是没想到苗大洞主动手的速度这么快,才隔天的功夫,就连府主那边也知道了。

    绿柳惊讶道:“苗洞主干这种事情的速度真快啊!难道都不用准备的吗?”

    连红棉也略带怀疑道:“会不会是别人干的故意栽赃到苗洞主的身上?”

    她哪里知道她前脚透漏消息刚走,苗毅后脚就派了人去办事。一点时间都没耽误。

    “我去看看。”秦薇薇做了决定。

    “不需要您亲自去吧?”绿柳劝了句,“我和姐姐随便去一个就行了。”

    “府主让我们查,总得做个样子吧。”秦薇薇拒绝了建议。

    没一会儿,秦薇薇带着红棉亲率五骑出了镇海山,急速赶往东来洞……

    到了东来洞后。基本上不用查,秦薇薇和红棉就已经心中有数了,因为东来洞正在大兴土木重建。

    从东来城征调的三千民夫已经先来了五百,忙得热火朝天。

    苗大洞主有钱,一万个民夫给双倍工钱也请得起。

    残垣断壁的废墟正在清除,挂在残梁上的十几具女尸也不见了,东来洞复兴在即。

    发誓不报仇就不重建东来洞的苗大洞主得知山主法驾亲临后,已经率领手下快步赶来迎接山主的到来。

    虽然他与山主不合,但是表面上的规矩还是要做的,他又不是三岁小孩连这点道理都不懂,还不至于那么过分。

    看到走到跟前行礼拜见的苗毅,秦薇薇目光闪了闪,白裙一翻,跳下了龙驹,向大殿方向走去,边走边问道:“这是在重建东来洞吗?”

    落后一步陪在她身边的苗毅笑道:“山主英明!是的,大家一直住窝棚也不是个办法。”

    跟在秦薇薇另一边的红棉忍不住抿嘴笑道:“苗洞主,你上次不是说天寒地冻不便施工吗?怎么这么快就改变了主意?”

    “我有说吗?哦!想起来了!”苗毅面不改色心不跳,朝她笑道:“正是得了大姑姑一番话的启发,才改了主意。”

    红棉愕然道:“我的启发?我好像没说什么吧?”

    苗毅拱了拱手,“大姑姑提到了,我就认真思考了一下,结果发现天寒地冻虽然不方便施工,但是提前清理一下还是可以的,只要一开春就立马正式全面开工!”

    秦薇薇和红棉下意识一起回头看向他,一个个目光中饱含深意,发现这厮说谎简直是连草稿都不打。

    红棉心中突然有些忧虑,这种谎话随口就来的男人,山主如果真的喜欢上了,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怎么感觉让人不踏实。

    苗毅被两人突然而来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咳嗽一声,岔开话题问道:“不知山主驾临有何示下?”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