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二零二章 一口咬定

飞天 第二零二章 一口咬定

    苗毅拿着归义山山主苏彪的储物戒一查看,嘴角立刻忍不住勾起一抹弧线,他养眼前这些人马,不久前才支出了十五万两千枚金晶和下品愿力珠一百三十颗。

    结果苏彪储物戒里的下品愿力珠就有一百五十六颗,晶币兑换成金晶也有差不多四十万枚,竟然还有二颗一品妖丹和几枚不入品的妖丹,不知道是不是准备炼制法宝用的,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暂时也没空清点。

    总之这样算算,得了苏彪的东西等于把之前的损失都弥补回来了不说,还赚了一笔。

    苗毅琢磨着,看来兵强马壮并不只是消耗,只要经常干仗,保持多打胜仗,貌似是个发财的路子,比起去星宿海冒险似乎要安全不少啊!

    没得说,苏彪的储物戒被苗毅顺手收了起来。

    剩下的东西他虽然也心动,可是也知道不能光让马儿跑又不喂草,该赏的还是要赏。

    自己这个修为低下的洞主带领一帮高手不容易啊,人心很重要,赏赐还是重点吧,何况接下来还要大家卖命。

    遂将剩下的东西全部论功行赏。

    元芳和赖雨涵斩杀归义山山主苏彪自然是头功,对方此行五位被斩杀洞主的愿力珠全部分给了这两人,其他人阶梯分配了剩下的,剩下的六枚储物戒亦分给了修为靠前六人。

    一时间个个都发了笔横财,一场仗远高于每年下发的待遇,除了见识过‘世面’身价不菲的东来洞主外,一个个都显得有些亢奋,不少人甚至暗暗期待着能多来几批送上门的就好了。

    不过大家也知道,这是人家不明东来洞的底细撞上来了,不可能总有这么好的机会,真要等到人家摸清了底细有备而来,恐怕就是大家倒霉的时候,目前东来洞的人马相对于各府的势力来说。还是弱了点。

    实际上如果归义山山主苏彪准备充分的话,这一战的结果可能还是个未知数。

    苗毅召了受伤人员,摘了片星华仙草的叶子出来,吹出缕缕星华,给予治疗后,再次布置人手。

    阎修带千儿、雪儿去了海边船坞暂避,剩下的二十人死了三个,派了两个人去打探敌情,留下一人押了受伤的降卒往深山里躲藏,目前还有十四个可用人手。

    其他人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特意派个人把刚才那降卒押到深山里藏起来。赖雨涵看了眼提了降卒遁往山中的同门。不由问道:“洞主。这是何意?”

    谁知苗毅却答非所问地冷哼一声,“熊啸狗贼欺人太甚,蒙面偷袭,这是在报长丰洞之仇!”

    众人愕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都哪跟哪啊,胡说八道什么?

    赖雨涵试着提醒道:“难道洞主认为是熊啸和归义山的人勾结在了一起偷袭我们?”

    “不!是熊啸偷袭了我们!”苗毅一口咬定,回头问道:“元芳,你怎么看?”

    “……”元芳无语,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回道:“洞主,此地暂时怕是不能久留。对方不知道还有没有后续动作,如果再有备而来,我们怕是无法抵挡,当暂避锋芒,等府主那边来了援兵再做打算!”

    苗毅颔首道:“不错!左右听令。此地不可久留,随我直插少太山,找熊啸狗贼报仇!”

    众人再次无语,归义山那边偷袭我们,找熊啸报什么仇?

    不过见洞主已经是大手一挥,率先驾龙驹奔腾而去,众人只好快速跟上。

    附近山峦之上的洞口,妖若仙盯着离去的人马摇了摇头,“一个小小东来洞也如此不得安宁……”

    十五骑在微亮的天色下快速驰骋,飞蹄溅雪,蹄声隆隆,为首的苗毅已经收了人马的战甲,轻装而行。

    快速追在苗大洞主身后左右的元芳和赖雨涵最终还是憋不住了,前者不得不明确提醒,“洞主,那位降卒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是归义山的人在袭击我们,并非熊啸。”

    苗毅在一路急速飞驰的黑炭身上随着奔跑微微晃动着身形,面无表情地回道:“我和归义山无冤无仇,没道理无缘无故偷袭我,这定是熊啸狗贼的奸计。”

    赖雨涵有点受不了他,苦口婆心地劝道:“洞主,我想并非如此,他们是冲秦山主来的,对方想找府主报仇,和熊啸应该没有关系。”

    大家显然不是傻子,嘴上虽然没说出来,但是都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见这帮家伙把话给挑明了,苗毅反问道:“你的意思是让我率领区区一个东来洞的人马杀到归义山那边去?万一万兴府府主刘景天早有安排,就凭我们这些人闯过去岂不是送死?”

    话题直接指向了刘景天,左右相随的元芳和赖雨涵面面相觑,感情洞主心里什么都清楚,是在故意装糊涂啊!

    又听苗毅说道:“凭我们这些人搞不赢万兴府,还是留待府主召集人马还击好了,涉及到两殿之事,我们也没那么大的脑袋去顶雷,还是先看看情况再说…”

    话锋一转,狠狠呸了声,“妈?的,熊啸的胆子是越来越小了,明知是我袭击了长丰洞,竟然能憋下那口气不找我算账,这种能屈能伸的人太可怕,他在两府的地位远高过我,不趁机搞掉他,迟早是个隐患。他不来找我,我就趁这机会去找他,先把他给做了再说。至于归义山那边…王八蛋,常平府动手也先拿我东来洞开刀,万兴府动手还是先拿我东来洞开刀,都把我东来洞当什么了?当我好欺负把我当软柿子捏吗?都给我等着,今天这笔账,我迟早要找万兴府那边算,不让大家知道我东来洞扎手,以后还没完没了了,老子的东来洞没道理天天遭人惦记,天天提心吊胆的日子没办法过!”

    对此,元芳和赖雨涵倒是深以为然,也感觉这东来洞太倒霉了,常平府和万兴府那么大势力每每整起来都把东来洞当杂草先踩上一脚,换了谁都难受,换了谁当东来洞的洞主都提心吊胆。

    不过两人认为,此事固然和秦薇薇有关,不过估计和东来洞的地理位置也脱不了关系,刚好被两府夹在中间,是最适合先点火的地方。

    谁说不是呢,苗大洞主以前是受眼界所限不知道,现在经历了几场事后,也渐渐明白了过来,肠子都悔青了,好好的浮光洞洞主不做,主动要求跑东来洞来干什么?搞得连安心修炼的时间都没有,一有风吹草动,就首当其冲被虐一顿,这日子没办法过,让他有点抓狂。

    可这南宣府又不是他家的,由不得他想往哪调就往哪调,你乐意别人也不乐意啊,总不成嫌东来洞太危险,要求杨庆再给自己换换,让别人过来顶雷?自己还想再进一步做山主的,也不好让人看轻了不是。

    嘀嘀咕咕朝手下发了一顿牢骚后,苗毅摸出了一块玉牒,骑行中施法写了份奏报。

    内容直指熊啸,说熊啸派出大批人马蒙面袭击了东来洞,请求上面做主,还他公道。

    写完后,手握玉牒回头道:“灵鹫!”

    元芳回头招手,一背着鹰笼的修士加快速度上前,从鹰笼里取了灵鹫出来,将苗毅递来的玉牒塞入灵鹫的脚筒里后,迅速将其放飞。

    众人抬头看去,夜空中传来灵鹫的“咕噜噜”声,目送灵鹫迅速掠空远去。

    元芳收回目光问道:“洞主,如果杀了熊啸,怕是府主那边无法交差啊!您以一洞主的身份擅自发兵斩杀一山主,于情于理都是件麻烦事。”

    苗毅冷哼道:“咱们继续蒙面好了。”

    赖雨涵皱眉道:“就算蒙了面,只怕府主那边也能判断出是我们干的。”

    “我们这次可是帮府主的义女挡了一劫,还大获全胜,我们不求府主赏赐,难道还能轻易处罚功臣不成?人心何在!当然,我们表面上的道理也要讲的过去,到时候就说我们是中了归义山的计谋,那名降卒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苗大洞主似乎已经渐渐领略了一点游戏规则的使用方法,渐渐开始上手了……

    镇海山,秦薇薇回到镇海山沐浴后歇下也没多久,接到东来洞的传讯,可谓是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昨晚离开东来洞后,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徘徊在香榻旁黛眉深皱。

    她倒没有怀疑东来洞的传讯有什么蹊跷,发生如此大战是瞒不过去的。

    一旁的红棉脸含怒容道:“熊啸未免也太放肆了!竟然敢发兵攻打镇海山的地盘,难道他不知道这是山主您的领地吗?幸好山主昨晚及时归来,否则若是有个什么闪失,我看他熊啸怎么和府主交差!”

    绿柳也愤怒道:“很显然,熊啸是因为长丰洞的事情找苗毅报仇,可他熊啸也不看看东来洞是谁的辖地,熊啸太目中无人了!”

    秦薇薇俏脸冷若冰霜,同样认为熊啸太不给她面子了,竟敢杀到她的地盘来,这不是不把她放在眼里,而是不把府主杨庆放在眼里。

    徘徊的脚步一停,熊啸是府主杨庆的心腹,和她同属山主,她也无权处置,当即写下一份奏表,交由绿柳发往常平府,这事最终还是要由杨庆来决断!

    谁想这里刚把信送走没多久,常平府的传讯灵鹫就到了,携带来的玉牒看过后,秦薇薇再次大吃一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