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二一四章 索赔清单

飞天 第二一四章 索赔清单

    奈何有些话不方便当着众人的面明说,阎修只能拉住了苗毅的胳膊,暗中传音告知。

    “洞主,我这洞主只是表面上的摆设,刚才山主已经提醒我了,让我多听听你的意见。”

    闻听,苗毅收了嘻哈起哄的笑脸,回头瞥了他一眼。

    他之所以起哄就是想试试阎修识不识趣,利欲熏心忘了情分的人不是没有。

    如果阎修真是这种人,得了他诸多好处还能自以为是,那就别怪他苗毅不念旧情,到时候虽然不敢明着怎么样你这个山主册封的洞主,暗中下黑手的机会多的是,也不看看东来洞控制在谁的手上,你一孤家寡人也敢跟我斗?

    见阎修什么都明白,苗毅也不让他难堪了,朝众人一挥手,“议事!”

    在东来洞马丞的带领下,众人回到了窝棚内。

    站在洞主宝座旁,苗毅并没有急着坐上去,而是回头问道:“洞主,我是站着说,还是坐着说?”

    阎修苦笑道:“您请坐,这本来就是您的位置。”

    苗毅也不客气,在众人的注视下坐了上去,看到门外探头探脑的千儿和雪儿,出声道:“两个丫头进来吧。”

    千儿和雪儿知道有资格进议事厅的侍女只有东来洞的大姑姑和小姑姑,如今主人被免掉了洞主的位置,两人不敢进去了。

    不过听到主人开口了,两丫头有点小兴奋地又走了进来,再次站在了苗毅的左右,与有荣焉。

    以阎修为首,众人再次拱手道:“参见洞主!”

    一伙人无法无天,简直是无视杨庆的法旨,自封洞主啊!

    若是让杨庆知道了,估计要震怒,这简直是在挑战府主的权威!

    苗毅也不是傻子,摆了摆手。指向阎修道:“不要乱叫,阎修才是山主册封的洞主,以后称呼我马丞好了,喊我为洞主,名不正言不顺,传到上面的耳朵里,我要吃不了兜着走。我之所以坐在这里,是因为阎洞主经验不足,命我代为效劳。洞主有令,本马丞焉敢不从!待阎洞主熟悉情况后。还是要按规矩行事的。”

    这话说的体面。众人呵呵一笑。心想你这样代理下去,阎洞主怕是永远没机会熟悉情况。

    不过东来洞的人心倒是迅速稳定了下来。

    阎修则是一脸苦笑,心想这是做了婊子还立牌坊吗?

    “既然是洞主另给我安排了差遣,本马丞也无法分身两用。我大道理不懂。但多少还是懂点小道理的,也知道本马丞的事小,洞主的事大,我也不能因私废公,所以给诸位放马的事,只怕要暂时耽搁一下,不如暂时一切从前可好?”苗毅询问道。

    谁还能真让苗前洞主去放马,众人自然是拱手道:“遵命!”

    “府主威慑之下,熊啸固然势大。暂时也不敢再对东来洞动手,所以东来洞重建的事情要加快速度。”苗毅看向阎修,“阎…洞主,这事你继续负责抓紧。”

    “是!”阎修拱手。

    “熊啸固然不敢乱来,可是小人不得不妨。我们东来洞相较与其他洞府,人手还是充足的,防御上的事情照旧,不得懈怠,否则就是拿大家的小命开玩笑。外敌虎视眈眈,诸君务必同心啊!”

    “是!”众人再次拱手听命。

    “洞主!”

    “在!”

    东来洞的职位尊卑之分已经彻底乱了套,堂堂洞主竟然在听一马丞的调遣。

    不过大家也不以为意,都觉得这样才是对的,否则东来洞可能真的要乱套了,大家都没办法安心修炼。

    “你以洞主的名义发一份索赔玉牒给对面的归义山,他们偷袭我东来洞,给我东来洞造成的损失要让他们进行赔偿。大家受伤、战死,以及这东来洞重建的费用都要算到他们头上去,回头就派人给他们送过去。”

    “啊!这……”阎修凌乱了,心想不是吧,我挂个洞主的虚名也是因为拒绝不了,可实权已经还给你了,你还要打着我的名号去惹事啊,这不是坑我吗?

    众人亦用怜悯的眼神看向阎修,看来前洞主对这事还是耿耿于怀啊!

    “你想哪去了。”马丞苗毅从洞主的宝座上站了起来,背手皱眉道:“我东来洞两次遭遇劫难,皆因东来洞所处地理位置不妙,大家有事都拿我东来洞先开刀,是可忍孰不可忍。敢问诸位,以后再被人稀里糊涂打到头上来,我们该怎么办?我们冤不冤?得让外人知道我东来洞不好惹,才能避祸,常平府那边已经归于府主治下,不好找那边算账,也只好找归义山那边算账了。”

    他一直想打造一个安全的地盘,没有安全的地盘,在这弱肉强食的修行界,他压根不敢去找老二和老三,找到了也不敢把他们接过来。

    为了有一天能尽到兄长的责任,他一直在努力,为此不惜心狠手辣。

    他也想平平安安或者安安稳稳,没人喜欢提着脑袋干冒险的事情。

    也没人懂他独自一人默默仰望星空时的惆怅是为了什么。

    “不知洞…”拱手抱拳的元芳觉得有点拗口,改了口问道:“不知马丞准备如何做?”

    “刚才已经说了,让他们赔偿。”

    “他们不赔怎么办?难道我们真的要动手?挑起两殿之争的后果,不是我们能承担的。”

    “就没指望他们会赔偿,现在动手也不合适,只是想找个借口,一旦有了合适的机会,咱们就顺着这个借口动手。如果能以此激怒他们惹得他们先动手就更好,到时候我们也不用担心会承担什么责任。”苗毅冷笑两声,挥手指向阎修,“就照我说的办,赔偿清单给他们送过去,他们如果不理会,咱们就每年送一次,不能让这事淡忘了,一直送到我们有机会报这仇为止,到时候连借口都不用找!”

    阎修多少有点忧虑道:“殿主才刚下令此事就此揭过,我们这样搞会不会不合适?”

    苗毅摊手道:“殿主高高在上,哪知我们下面人的辛苦,我东来洞战死三人,也没见殿主有何抚恤。再说了,我们又不惹事,只是客客气气地把赔偿清单送上,他们不赔偿,我们也不着急乱来。当然,如果对方觉得不爽,连赔偿清单都看不顺眼,主动找事,那也怪不得我们。”

    见他心里有数,阎修心中也稍微放心了,拱手领命。

    接下来大家讨论究竟要让归义山那边赔多少好。

    最终又是马丞苗毅拍板,东来洞三个战死的人,索赔三百,加上东来洞其他人员的损伤,总共索赔四百颗下品愿力珠,东来洞的损毁也算到了归义山头上,索赔三十万金晶。

    索赔清单是赖雨涵带了一名白莲五品的修士亲自送过去的,之所以让赖雨涵亲自出马,是怕归义山那边震怒把信使给宰了,凭赖雨涵的修为多少有点保障。

    归义山的人马还未补充齐全,新任山主名叫温启山。

    属下通报东来洞有人来见时,温启山还有点奇怪,待看到赖雨涵送来的东西后,一张脸沉了下来。

    还索赔?两殿殿主已经谈妥的事情,索赔什么?你一区区洞府有什么资格索赔?

    如果不是东来洞名声赫赫,双方级别不对等,他连来人都懒得见。

    不过温启山也没动怒,因为有点搞不懂东来洞究竟要搞什么鬼。

    他也知道刘景天已经惹怒了殿主,府主的位置怕是朝不保夕,现在的时机温启山也不想惹什么麻烦,决定这蹊跷的事情还是扔给始作俑者刘景天去处理好了,自己不沾麻烦。

    赖雨涵被请回,没得到任何答复。

    索赔清单很快送到了刘景天手上。

    最近一直在嘘长叹短的刘景天看到清单后可谓是暴怒,谁都敢欺到自己头上,还真当自己是泥捏的…

    不过自己的处境自己知道,东来洞虽小,可是事关两殿,他刘景天已经不敢在两殿之间的事上再干什么。

    最终咽下这口气,索赔清单又亲自送到了镇丙殿殿主邬梦兰的手上,小心请示上意。

    “又是这个东来洞,唔…洞主阎修?洞主不是苗毅吗?这阎修是什么人?竟如此大胆!”

    看过玉牒后的邬梦兰愕然,小小洞主她哪会放在心上,她只记得一个苗毅,如今连阎修也跟着入了邬殿主的法眼。

    “据探,苗毅谎报情资,惹怒了杨庆,已经被杨庆免掉了洞主之职,贬为了马丞。阎修之前是苗毅的手下,估计也压不住苗毅,东来洞很有可能还是苗毅做主。”刘景天在旁小心说道。

    他以前可不会把一个小小东来洞放在眼里,也正因此才吃了亏,才多加关注上了,能让一个府主关注一个洞主也不容易。

    “贬为马丞?呵呵,倒是有点可惜了,我就奇怪了,怎么是个人都能这么大胆,原来还是那小子作祟。索赔四百颗下品愿力珠,三十万金晶,他还真敢开口!”邬梦兰一阵冷笑不止,啪!玉牒直接捏爆在手上,“别理他,我倒要看看小小的东来洞敢怎么样,我正巴不得那边有个胆大的闹事,不闹事我怎么找霍凌霄讨回便宜,给我盯着点!”

    “是是是!”刘景天连连点头。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