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二三四章 面子问题

飞天 第二三四章 面子问题

    这里话刚落,邬梦兰的话便跑偏了,斜眼盯着他一脸讥讽道:“看来某些人对那攀龙附凤的事情还是很感兴趣啊,有些人呐,哼哼,就是贱!”

    霍凌霄凝噎无语,嘴角狠狠抽了一下,眼睑一垂,“说玲珑宗的事情,你也能扯到我头上来,我劝你别没事找事。”

    “我有指名道姓说你吗?莫非是做贼心虚对号入座?”邬梦兰讥笑一声。

    这两人莫非是死对头?怎么又来了,想吵架打架闹事之类的也别跑我这里来啊!

    苗毅牙疼,赶紧出声打岔,把话题拉回来,“不知最后是哪位玲珑宗才俊娶了掌门的女儿?”

    霍凌霄闭嘴了,免得找不自在,当着外人的面,忍了!

    邬梦兰瞥了他一眼,占了便宜,黛眉微扬得意,继续说道:“那次炼宝大赛,玲珑宗门下弟子自然是各显本事,可最终还是掌门的两个亲传弟子得到大家的公认,技压同门,师兄弟二人脱颖而出最终对决,那位子阳先生便是二人中的师弟。不过这师兄弟二人一个长得玉树临风,一个则长得不敢恭维,子阳先生正是后者。”

    苗毅神情抽搐了一下,都不用琢磨,妖若仙的确长得不敢恭维,还真是一点都没说错,难道两人真的是同一个人?

    千儿和雪儿不禁偷偷相视一眼,估计心中想法和苗毅差不多。

    “难道子阳先生最后败给了他的师兄?”苗毅忍不住追问,如果妖若仙真是那个子阳先生,他琢磨应该是这样,否则也不会流落到自己身边藏在东来洞。

    邬梦兰颔首道:“正是如此!最后对决,师兄弟都拿出了穷尽所能炼制出的法宝,请门中师长评鉴,最后掌门当众宣布那位玉树临风的师兄获胜。同时宣布将女儿下嫁与他,更是当场确认为了玲珑宗的候任掌门!然而就在这时,却突然生出了意外。哎…”她一副惋惜摇头的样子。

    这个时候叹什么气,这不吊人胃口嘛。苗毅急问,“什么意外?”

    “据传对决的师兄弟两人都喜欢掌门千金,子阳先生焉能看着心爱的女人嫁于他人,可谓是不甘失败,竟然当众冲了出来,指责掌门与诸老评判不公,子阳先生大喊不服!跑到祖师爷塑像前大喊公道何在!”

    苗毅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那么大一个门派冲撞掌门的后果可想而知,立问:“当众冲撞掌门岂不是要倒霉?”

    邬梦兰叹道:“可惜了一个痴情种子!谁说不是呢,掌门震怒,问其不公在何处?子阳先生顶撞。说并非是因为他炼制的宝物不如师兄,而是因为他长得不如师兄才落败。他又跑去直接拽了掌门千金,要带她远走高飞,离开这不公不义之处!”

    苗毅惊问,“掌门千金跟他走了吗?”

    邬梦兰摇头道:“掌门千金拒绝了。而且还当着众人的面对子阳先生说道,师兄,是你输了!子阳先生当时的感受可想而知,没能抱得美人归不说,还因为鲁莽。当场被打成重伤,差点丢了命,幸亏和他竞技的那位师兄大人不记小人过,出来力保,才捡了一条命回来。不过却被掌门当众宣布为逆徒,即刻逐出玲珑宗!子阳先生被人拖出玲珑宗时,不服大喊,说有朝一日他定炼制出绝世法宝力压玲珑宗,一雪今日之耻!”

    苗毅唏嘘一声,回头看了眼同样心有戚戚焉的千儿和雪儿,回头再问,“那子阳先生后来可有一雪前耻?”

    “谈何容易,玲珑宗背靠无量天,没了玲珑宗的修行资源支撑,沦落为一名散修后,想获得炼宝材料都困难,又怎么可能有机会雪耻。”

    “那他现在在哪?”

    “这就不得而知了,像他那种非名在外的人,还怕不丢人吗?自然是尽量低调。听说有人看到他经常在流云沙海出没,好像混得并不如意,是真是假具体在哪我可说不准。”

    苗毅默默点头,如此说来,藏在东来洞的妖若仙十有八九就是那个子阳先生了,怪不得乱编个‘妖若仙’的名字出来,死活都不肯泄露真名,还不愿多和外人照面,原来是怕丢脸。

    “兄长和孟姐姐见过子阳先生吗?”苗毅试问一句。

    也只是一问,他还不至于拉两人去验证妖若仙的身份,真要惹得妖若仙恼羞成怒,怕是不被其一锏砸死也要够呛。

    两人皆摇了摇头,表示没见过,霍凌霄补了一句,“只怕他被逐出玲珑宗后,见过他的人不多。”

    苗毅点点头,没有再多问了,举杯道:“敬兄长和孟姐姐。”

    两人随意。

    就在这时,阎修又进来了,走入亭子在苗毅耳边低声说道:“镇海山来人了。”

    “来就来了,关我一马丞什么事,有你洞主去应付就是了。”苗毅懒得出去敷衍。

    这话令霍凌霄和邬梦兰听了好笑,这东来洞的尊卑算是彻底乱了套。

    阎修饱含深意地补充说明道:“又是来巡视的。”

    苗毅明白了,又是来打秋风混好处的,眉头一挑,“来了几个人,可有镇海山那边的文书?”

    “来了两个,只证明了身份,说是奉了口谕来的。”

    “那就是没有啰?”苗毅冷笑道:“上面来的我们也不好得罪,爱巡视就领他们去巡视好了,若是开口要好处…立刻给我抓过来,我亲自给他们!王八蛋,还真当我东来洞是青楼妓院了,长了鸟的都想来逛一逛!”

    这比喻让两位殿主憋笑,感觉比喻得很形象。

    两人也大概猜到了是怎么回事,实际上两人也经常遇见这种事情,只不过什么镇海山和南宣府之流肯定是不敢去找他们要好处的,来的都是上面月行宫和辰路君使麾下的牛鬼蛇神。

    阎修领命而去,有了苗毅的话垫底,他就有把握处理了,否则他没那底气招惹镇海山那边。

    两位殿主相视一眼,凭他们过来人的经验,知道那种无赖怕是没那么好打发,倒要看看苗毅怎么处理。

    两人其实和苗毅没太多共同语言,已经想告辞了,不过现在倒是不急于走了,想看看热闹。

    举杯吃喝之际,邬梦兰突然出声道:“苗兄弟,我游历到对面万兴府的时候,偶然听到那边的修士在说一件事情,说你每年都会向那边的归义山送上一份索赔清单,有没有这回事?”

    霍凌霄斜眼看来,也想听苗毅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

    苗毅一怔,变脸惊讶道:“还有这样的事,我怎么没听说?如果真有这事,那也应该是我们洞主操办的,我一马丞只管放好自己的马,从不操心那么多。”

    他直接推到了阎修的身上,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邬梦兰笑眯眯道:“苗兄弟,你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啊,你们洞主大人摆明了对你惟命是从,没有你的点头,他敢干这种涉及两殿的事情?”

    “咳咳!”苗毅干咳两声,已经这么明显了,的确瞒不过去,干笑道:“两位是不知道,十几年前,归义山夜袭我东来洞,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抢我东来洞的东西,又杀我东来洞的人,还砸了我洞府,我提交索赔清单给他们不算过分吧?”

    霍凌霄淡淡接话道:“可我听说当时殿主已经到镇丙殿那边索要了赔偿,你又要赔偿,似乎不太合适吧?”

    苗毅再次惊讶道:“有这事吗?殿主已经索要了赔偿?那为何没有告知我东来洞?兄长,殿主岂是那种不体恤手下的人,若是索要到了赔偿,定会给我东来洞补偿。所以,以后这种听说的话切不可当真,否则容易玷污殿主清誉,你说是不是?”

    霍凌霄被这话给堵得无语,心想我堂堂殿主做的什么决定还需要向你小小东来洞特意告知一声?不过下面死了人,赔偿的东西却全部归了他也是事实…

    见他被一小小马丞憋得无话可说,邬梦兰快意笑道:“苗兄弟说的对,霍凌霄本来就不是个好东西。不过苗兄弟,你这样搞就不怕镇丙殿那边状告到镇乙殿去?”

    苗毅诧异道:“告我什么?我东来洞既不吵,也不闹,就是每年客客气气送一份索赔清单去,他们不赔,我们连句不好听的话都没有,东来洞何罪之有?”

    这也正是邬梦兰纠结的地方,不由皱眉道:“苗兄弟,既然无法索赔,为何还年年送,你这样做究竟意欲何为?”

    开什么玩笑,我们很熟吗?什么话都能跟你说?苗毅腹诽一句,突然低声道:“其实也没什么,面子问题而已,就是面子上下不来,试问我这里损失惨重,我又不敢找那边报仇,让当时身为洞主的我情何以堪?所以表面上还是得做点样子给手下看的。”

    “是吗?”邬梦兰有所怀疑。

    “孟姐姐,你一散修关心这个干什么?莫非想加入我东来洞?”苗毅戏谑道。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龙驹隆隆驰骋的声音,很快传来咣咣厮杀的动静,几人扭头看向发出动静的方位,侧耳倾听。

    没一会儿,动静便消失了,龙驹驰骋的声音迅速向这边接近。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