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二三五章 什么都没看到

飞天 第二三五章 什么都没看到

    “看来是和镇海山前来巡视的人打完了。”霍凌霄笑笑。

    这不算难猜,一听动静大概就猜到了,看向苗毅问道:“你不出去看看?不担心你这边的人吃亏?”

    苗毅心中冷笑,如果打不赢的话,阎修这边就不会动手了,就阎修那小心谨慎有余的性格肯定要请示。

    这话自然不会当着外人面说出来,顺势起身拱手道:“兄长,孟姐姐请稍候,我出去看看。”

    回头领了千儿和雪儿穿到侧院,从侧门而出。

    一走出侧门,便见元芳等十几骑押了两个人在台阶下,收缴了兵器,绑跪在地上,嘴上勒着铁链子,在那呜呜叫唤,身上有血淋淋的口子。

    阎修迎了过来,对带着两名侍女走下来的苗毅说道:“就是这两人。”

    苗毅点了点头,走到怒眼瞪着自己呜呜的两人中间,左右看了看,朝一旁看押的人微微颔首,看押人员立刻将两人嘴上勒着的铁链给松开了。

    “东来洞想造反不成,竟敢对镇海山巡视人员动手?”

    “立刻放开我们,否则后果自负。”

    见两人咆哮个不停,苗毅偏头一旁道:“再啰嗦,给我把他们的舌头割掉!”

    一旁的赖雨涵立刻从储物戒里召了把小刀出来,捏住一人的嘴巴,就要用刀锋撬开牙关。

    东来洞人早就恨透了这帮人,奈何阎修那人一直小心谨慎,闹得大家憋一肚子火,这次苗毅回来了亲自出面,果然立刻感到痛快。

    绑跪着的两人吓了一跳,立刻紧闭嘴巴摇头呜呜求饶。

    苗毅一抬手,赖雨涵便收刀站在了一旁。

    现场安静了。苗毅垂视两人,淡淡问道:“知不知道我是谁?”

    “不知!”两人摇头,可谓一脸惊恐。也想知道这人是谁。

    “本人东来洞马丞苗毅!”苗毅不疼不痒道:“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也敢跑到我东来洞闹事。胆子不小。”

    两人明白了,原来这位就是传说中被府主贬为马丞的东来洞前洞主。

    两人久闻大名,在镇海山风闻过苗前洞主的往事,但是不知厉害,方敢前来打秋风。

    今日一见,方知不是个善茬,可是为何前面来打秋风的人都没事。偏偏他们两个倒霉,两人想不通,难道看我们好欺负?

    他们哪知道以前是苗毅缩着不管事,算前面来过的那些人运气好。如今他从海岛正式回归,还有人敢接二连三地找上门来,就苗前洞主的性格,后果可想而知。

    苗毅目光从两人身上挪开,回头问阎修。“他们要多少?”

    阎修上前回道:“一千金晶,四颗下品愿力珠。”

    苗毅眉头一挑,斜眼看着阎修再问:“我东来洞一年的收成多少?”

    阎修有点尴尬道:“二十四颗愿力珠,两千金晶。”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数字。愿力珠也许没有多,但是整个东来城想巴结仙人的富豪权贵多的是,每年孝敬的金晶也不少。

    “胃口不小!三天两头有人来要东西,照此下去,我东来洞要去喝西北风了。”苗毅盯向下跪两人,“什么修为?”

    两人可谓恨得牙痒痒,但是落在了人家的手上碰到了狠角色,只能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脱身后再找东来洞算账,老老实实回道:“白莲三品!”

    苗毅一听就乐了,也不看看东来洞是什么实力,随便拉出一个来也将你们瞬间斩杀,还真有不怕死的,白莲三品也敢往这里撞?

    又问,“可有镇海山派遣的巡视文书?”

    两人脑袋慢慢低下,“没有。”

    苗毅眉头一挑,“那就是招摇撞骗了?”

    两人连忙辩解,“我们真的是镇海山的人,阎洞主可以证明。”

    “谁作证都没用,山主来给你们作证也没用,我说你们是黑,你们就是黑,我说你们是白,你们就黑不了。”苗毅目光扫过众人,毫不客气地当众宣布,“给我听着,东来洞本马丞说的算!”

    这话看似是说给两个下跪之人听的,可貌似也有提醒其他人的意思。

    此话一出,后面的千儿、雪儿的腰杆都不由直了起来。

    如今东来洞多了不少侍女,两人不再是名正言顺的大姑姑小姑姑,多少没了从前对其他侍女使唤的底气,如今主人一露面开口,底气瞬间回来了。

    元芳和赖雨涵相视一笑,其他蓝玉门弟子亦是嘴角勾出笑意,前洞主出面就是不一样,说出的话就是霸气,听着都解气,也不知道前洞主之前缩哪去了,早就该回来了,否则焉能受这么多鸟气。

    身为两府蓝玉门弟子相互之间多少有些联系,都知道在其他洞府的蓝玉门弟子被三大门派的人欺负得够呛,想当初蓝玉门弟子搞得南宣府敢怒不敢言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幸好这里还有人能扛事。

    阎修苦笑,这位连山主都不放在眼里,自己就别多想了。

    下跪两人愕然,久闻这位马丞的大名,今日方知果然嚣张,东来洞洞主就在边上,也敢这样说话,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见没人有反对的意思,苗毅淡然道:“千儿、雪儿。”

    二女立刻从他后面走上前,面对行礼道:“婢子在。”

    苗毅朝下跪两人颔首道:“一人一个,你们去把他们两个的脑袋砍下来。”

    光练了一手好枪法没用,俩丫头连鸡都没杀过,他认为开始有必须要沾点血腥了,否则在这弱肉强食的修行界为自己办事如何拿得出手,自己不会弄两个花瓶在身边。

    二女脸色瞬间一白,互相对视,紧张的不行,一时间竟然不敢应下,连鸡都没杀过,哪敢杀人。

    下跪两人却是慌了,没想到这位连自己名字都没问就要杀自己,当即挣扎咆哮道:“苗毅你敢!我们是镇海山的人,我们是剑离宗弟子,焉敢害我!”

    苗毅一个眼色,两人的嘴巴立刻再次被铁链给勒住了,在那被人死死摁住直呜呜,两眼怒睁充血

    反倒是阎修上前抱拳道:“马丞,他们毕竟是镇海山的人,这样做似乎不妥!”

    “我可没看到什么镇海山的人,只看到两个招摇撞骗的骗子。”苗毅看向其他人,问道:“你们看到了镇海山的人吗?”

    元芳等人相视一眼,一起回道:“没有!”

    这镇海山究竟是谁说的算,一下就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了,这就叫威信!

    阎修顿时无语。

    被摁住的两人彻底慌了,又惊又怒,使劲挣扎呜呜。

    苗毅再次看向千儿、雪儿,“看来我的话对你们两个不管用了。”

    二女惶恐,赶紧行礼道:“婢子领命!”

    二人从储物戒里召出了逆鳞枪在手,紧拽在手里转过了身面对下跪两人。

    在两名剑离宗弟子死命挣扎的呜呜声中,二女硬着头皮接连出枪,寒光闪过,噗噗两声,两颗大好头颅飞起落地,鲜血从两处断颈口爆喷。

    二女不敢多看,迅速回头拱手复命,双手哆嗦得厉害,语带颤音。

    阎修看了看两具倒下仍在抽搐的尸体,摇头苦笑,再次上前抱拳道:“如何处置?”

    “往山里面一扔就行了,山里面的野兽自会处置,你操什么闲心?敢来东来洞招摇撞骗,难道还要厚葬不成?”

    “不是,属下是问如何向镇海山交差?毕竟杀了那边两个人!”

    “向镇海山交差?为什么要向镇海山交差?阎修,你身为东来洞洞主,为什么老是做给东来洞找麻烦的事情,镇海山没有派人来东来洞巡视,我们需要交什么差?”苗毅看向众人问道:“我们有杀过镇海山的人吗?”

    众人一愣之后,立刻笑着回道:“没有!”

    苗毅又问,“我是没看到镇海山的人来过这里,你们有看到吗?”

    众人心服口服地齐齐拱手道:“回马丞,没有看到,什么都没看到。”

    “看到了吧?”苗毅回头对阎修说道:“其实有些事情解决起来很简单,是你自己想多了而已,没必要想那么麻烦瞻前顾后让自己受委屈,就看你敢不敢做,你不敢做麻烦就找你,你敢解决麻烦,麻烦自然就少了。”

    转而面向众人正式宣布,“从今天开始,再有此等来我东来洞招摇撞骗的人,就照此处置,来多少杀多少,管杀不管埋,为府主消灭一些害群之马乃是我等做手下的义务!当然,处理干净一点,别留下什么把柄,你们也曾是随我出生入死的人,别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众人再次抱拳回道:“是!”

    “对了,以后行刑的事就交给千儿和雪儿去做。”苗毅扔下一句话转身走了,里面还有客人招待,不好让人久等。

    一听这话,刚杀过人还没缓过劲来的千儿、雪儿可谓是浑身一颤,还要我们…

    阎修看着苗毅离去的背影无语,自己这个洞主做得太累,看看人家做得多轻松,这就是差距啊!

    他阎修虽然和以前不一样了,但是和怕不怕死没关系,有些骨子里的东西是难以改变的,毕竟一辈子小心谨慎惯了。

    阎修再回头,发现身后的蓝玉门弟子已经将尸体给拖走了,有人在快速清理地上的血迹……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