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二四三章 不解风情

飞天 第二四三章 不解风情

    “熟人嘛…”洪长海沉吟中徐徐摇头道:“早年倒是和一名云华宗弟子打过交道,熟人算不上,仇人倒差不多,我差点命丧与他手中。”

    苗毅无语,还不如不说,说了等于没说,不由起身,双手剪于背后,来回走动着嘀咕。

    “大人,你想去云华宗?”洪长海试着问道。

    苗毅不知有没有没听进去,不过脚步一停,眼睛微亮,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那人怕是十有八九就在云华宗。

    轻轻击掌下定了决心,霍然转身,“洪长老,某正欲去云华宗一趟,蓝玉门可有人手派出随我同行?”

    一个人去怕是不行,前途遥远,最好能找些人保护。

    老二现在不知道究竟被什么人给拐走了,已是揪心,只有老三行踪比较确切,事情闹到如此一般,他现在急于走一趟,去都城的事情要放一放,不能丢了老二又丢掉老三。

    至于老二,先找到老三再说,来日奋发图强,势必发动天下人为自己寻找,此志不改!

    “啊!”洪长海无语站起,让蓝玉门派人随同去那么远的地方…不由苦笑道:“大人,辰路到子路,相隔万水千山,途中多有不测,蓝玉门怕是…不知大人要找的人究竟是大人什么人?”

    一般事情还好,关键他现在已经没有了调用蓝玉门人手的权利,在门内尚可,毕竟手下还有本脉弟子听用,离开蓝玉门办事就要经过同意。

    我有必要告诉你我要找什么人吗?苗毅听出了他的为难,微微一笑,“今日之事,洪长老是否能代为守口如瓶?”

    洪长海回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谁知苗毅呵呵道:“接连奔波,苗某有点倦了。”

    洪长海傻眼,这就直接送客了?

    对方干脆得让他无所适从,简直是一言不合就送客,连个解释都不听,未免也太反复无常…当即上前拱手道:“大人暂且休息。我这就去给大人想办法,不管成与不成,明天日落之前一定给大人答复!”

    “请!”苗毅点了点头,没有为难,伸手相请,将其请出了门外,并亲自将其送出了大门。

    待洪长海远去,站在大门台阶上的苗毅迎着月色神情淡淡,左右回头道:“元芳,雨涵。你二人连夜速回东来洞。”

    负责守卫的两人相视一眼。抱拳应了声是。又问:“大人不回去吗?”

    “我另有他事,你们无需操心,回去后小心看护洞府!”苗毅挥了挥手,“即刻启程吧!”

    “是!”两人应下。元芳又问,“那大人这里?”

    “不会有事,如果在蓝玉门内部有什么意外,你们两个也保护不了我,去吧!”

    “是!”两人立刻转身而去,没一会儿便听到静谧月色下隐隐传来龙驹飞奔而去的蹄声。

    负手站在门口冷月下的苗毅听了动静方转身回了里面,站在庭院中出声道:“来人!”

    结果没有任何人回应,又再次出声连喊几次,方听到寝室那边传来两名女弟子唯唯若若的声音。“大人!”

    搞什么鬼?苗毅眉头一皱,这很不正常,逆鳞枪瞬间握在了手中,闪身逼近了卧房,抬脚“砰”直接踹开了房门。

    屋内烛光摇影。家具陈设件件入目,门外苗毅斜枪在手,逆鳞枪在月色下熠熠生辉,映衬着苗毅一脸的肃杀。

    冷目扫过屋内,缓缓提枪步入,随时准备着应付不测。

    提枪站于屋内,苗毅迅速环顾四周一眼,目光落在了床榻上,见隆起的被子下面有什么蠕动,明显藏了什么人。

    “出来!”苗毅一声冷喝。

    被子下面顿时一阵哆嗦,可是却没听他的话出来。

    苗毅徐徐逼近,锋利枪头缓缓伸了出去,突然刺中棉被,扬手一挑,被子飞走。

    被子下面的人一走光,“啊!”顿时发出两声惊呼。

    眼前的情形可谓令苗毅目瞪口呆,一脸的肃杀为之凝滞。

    只见两具妙龄女子的雪白曼妙胴体瞬间蜷缩,双臂抱胸,在那哆嗦着。

    烛光下可真是春光无限,两位女子的丰腴之地,还有那私密之处,皆是若隐若现,尤其是那小兔子受惊的模样,真是让人血脉喷张。

    苗毅彻底无语了,千儿雪儿虽然经常伺候他沐浴,可多少还穿着亵衣,这辈子还是头次见女人脱光成这样。

    出于本能,下意识喉结耸动了一下,不过又很快冷静了下来,两个蓝玉门女弟子脱光了睡他床榻之上,未免也太不正常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苗毅冷冷问道。

    两位女弟子羞于见人,背对着语带颤音道:“前来伺候大人。”

    “伺候我?”苗毅一愣,隐约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人都脱光了,还能怎么伺候自己?

    “大人若是不弃,今宵望大人可怜!”

    说话声音已经抖得不成样了,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为了前程还真是豁出去了。

    苗毅冷笑道:“真没想到,堂堂蓝玉门竟然还搞这把戏,今天算是见识了,都给我起来速速穿好衣服!”

    蜷缩在床榻上的二女终于睁开了羞闭的双眼,银牙咬唇,其中一人硬着头皮说道:“大人为何如此无情?”

    “无情?好个贱人,竟然调戏到我的头上,真是不知死活!”苗毅手中枪一挥,嘤嘤龙吟声带着法力的波动回荡,“莫非嫌我枪不够利?若再不起来,休怪我让尔等血溅床头!”

    威吓之下,二女吓了一跳,羞愤难耐中手捂饱满胸口赶紧爬起,那叫一个春光外泄,赤脚下榻,迅速捡了衣服背对着苗毅快速穿起。

    稍稍整理完毕后,再面对苗毅,可谓羞得一脸通红,紧咬嘴唇,不敢抬头。

    两人碰上这么个不解风情的家伙,感觉八辈子的脸都在今天丢尽了,好恨那唐长老让自己来干这不要脸的事。

    苗毅一声喝,“去!立刻请童人美童长老来见我!”

    思绪凌乱的二女为之一震,霍然抬头,听到要召坐堂长老来,两人顿时慌了,还以为客人要和坐堂长老说道这事,当即吓得双双跪下,惊慌失措道:“大人饶命,小女子知错了,大人饶命啊!”

    两人哪知道她们来到这里本来就是童长老的意思,只道一旦给童长老知道了,做出这种事情,给蓝玉门丢尽了脸面,童长老岂会放过她们!只怕到时候唐长老也不会承认,估计也不会有人为了她们两个和唐长老计较。

    “想多了,和你们无关,你们还不值得我大动干戈,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也没发生过。速去请童长老,就说我找他有要事相商。”

    二女惊魂不定地离去,仍心怀忐忑,区区一句话难以安抚二人。

    苗毅收了手中枪,步出房间,负手站在了庭院月色下等候,四周冷幽幽,老树摇影。

    没等太久,脸色紧张的二女又陪在童人美身后回来了。

    两人拱手打了个招呼,苗毅伸手请他正厅说话。

    进入正厅坐下,二女奉茶的手仍在哆嗦。

    “这里没你们什么事,退下!”苗毅屏退二人,方对面带微笑的童人美说道:“洪长老刚才来过了。”

    “哦!是吗?”童人美一脸惊讶,实际上刚才早已从二女口中得知,二女派来除了其他用途,本来就是做探子,何况他也派了人看着这边。“看来洪长老和大人还真是关系匪浅,不忘连夜探望大人!”

    “关系匪浅谈不上。”苗毅端茶遥敬,嘬了口,放下茶杯笑道:“至少刚才有点小事找洪长老帮忙,洪长老都没能当场答应下来。”

    童人美顿时来了兴趣,“不知何事让洪长老如此为难?”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苗某欲远行一趟,想找洪长老要些人护送一下,可洪长老不太爽快,要明天日落前才能给我答复,而且事情还不一定。”苗毅貌似略带失望地摇了摇头。

    一听这话,童人美便暗自好笑,如今自己才是坐堂长老,不经自己同意,洪长海没有权利调人外出办事,除非能请得掌门同意。

    他能理解洪长海的难处,也大概猜到了苗毅找自己的意思,略微端起了架子,身子稍微后倾,微笑道:“洪长老谨慎是对的。”

    端起茶杯,拨着碗盖,轻轻吹着茶汤上漂浮的叶子,漫不经心,不继续接话。

    这是等着苗毅和他谈条件了。

    苗毅眉头微挑,哦了声道:“如此说来,我还是等洪长老的答复好了,他说去找贵派太上长老,我本认为些许小事不用劳动太上长老,才请了童长老,如今看来倒是我鲁莽了。”拱了拱手,“为一点小事打扰童长老跑这一趟,苗某于心不安,不敢再多扰。”

    不答应立马送客,他才懒得惯毛病。

    他能有今天也不是吃素的,自己的优势在哪不会不知道。

    没按照套路来,童人美一怔,你请我来不是求我吗?谈都没谈,就不谈了?

    童人美起身,貌似也没有多留的意思,不过却提醒道:“大人可能有所不知,太上长老云游访友去了,短期内怕是难回来。”

    苗毅的确不知道太上长老不在,不过事是死的,办事的人是活的,岂能被拿捏住,点头道:“无妨,我已经令元芳和雨涵连夜赶回东来洞调集人手,如果明天等不到洪长老的答复,我手下人马自会赶来护送!”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