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二四五章 罗双飞

飞天 第二四五章 罗双飞

    一打交道印证了苗毅的猜测,对方正是镇守本地的洞府人马,洞主姓赵。

    两人级别相当,都是洞主,无上下尊卑,双方倒是客气笑谈了几句。

    “赵兄带着麾下人马将欲何往?”

    “不去哪里,在领地巡查。”

    “赵洞主如此恪尽职守,倒是令某汗颜。”

    “你当我想啊!”赵洞主摇摇头,将前因后果大致说了下。

    之所以亲自带队出来巡查,是因为近期这一带出现了一股流窜的匪修,专门打劫来往修士,上个月竟然把本殿境内的某府主的夫人给劫了,抢了东西不说,还杀了夫人和其随从。

    府主震怒,全府上下可谓倾巢而出扫荡。这边一搜查,人家立马跑到另外地方作案去了,东干一票,西干一票,令人防不胜防,最后甚至惊动了殿主那边,十府联动,大批人马正在到处盘查搜索。

    苗毅一听,倒是举得稀奇,“竟然还有这么胆大的人,敢和官方作对,那股匪修是什么来路?”

    赵洞主两手一摊,“知道什么来路就好办了,就是不知道什么来路才到处瞎找。不说这事了,最近被折腾的无法安心修炼,烦得很,敢问苗洞主这是要去哪里?”

    “过境贵地,前往子路办差。”

    “哟那可还有不少路呢,苗兄既然大老远来到了我地盘上,不妨去我洞府暂歇,让赵某以尽地主之谊。”

    “赵兄好意心领了,我事从急,欲赶路,也不便打扰赵兄差事,这就告辞。他日赵兄有空不妨来我东来洞,苗某定当热情招待。”

    “呵呵!好说。不怕苗洞主笑话,兄弟身处内地,还没见过海是什么样的,前两天兄弟的侍女还在问大海是什么样的。兄弟我一阵胡吹海吹,没想到今天就遇见了镇守海边的苗兄,改天一定去东来洞以观沧海风情。”

    “一言为定!苗某建有航海楼船,可乘风破浪远航,赵兄到时候尽管带侍女前来,必不让赵兄失望。”

    赵洞主欣喜,翻手取了块玉牒,写下了一些东西,交给苗毅道:“苗兄来得不是时候,后面不免还会遇见盘查。我这里开出路引一份。说不定能用得上。也许能给苗兄减少点麻烦。”

    玉牒接到手中看过的苗毅拱手谢过,双方约定再见后,苗毅这边统统跳下龙驹,放了龙驹哗啦啦冲进水里。往河的对岸泅渡而去。

    再次转身和赵洞主拱手告辞后,苗毅率人飞身而起,施法凌波飞渡辽阔河面,直奔对岸。

    落身在对岸,等到龙驹上岸抖出一身的水珠,众人再次翻身上马,继续疾驰。

    诚如赵洞主所说,后面路上又遇见了几波盘查,苗毅亮了身份大多没事。

    见他是远道而来的同僚。多有愿结交外地朋友的,所以不乏热情邀请要尽地主之谊的,苗毅婉拒。

    此非常时期,又有两位帮忙开出了担保的路引。

    当然,也有比较刁难人的。不把你一外地洞主给放在眼里,不过苗毅亮出几份担保路引后,倒也没有为难。

    一路随行的蓝玉门弟子见了不免唏嘘感慨。

    换了是他们遇上这种搜查的情况,不说被刁难,肯定要把你搜查个‘仔仔细细’,顺带取走你一些东西,你还敢怒不敢言,这有官方的身份就是好啊。

    风在耳边,两旁景致飞快后退,穿过荒原,大山在前。

    二十一骑隆隆冲进山间官路上不久,一侧郁郁葱葱的山林小路上突然跑出一人骑龙驹伴行在一旁。

    苗毅等人偏头看去,只见是一皮肤白皙的汉子。

    身材偏瘦,浓眉大眼,两条浓浓斜飞的飞眉下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看着白皙娇嫩的脸颊上却长了颗大黑痣,痣上还长两根毛,这已经是可惜了一脸的好皮肤,偏偏还长了一脸的络腮胡须,给人怪怪的感觉。

    偏偏对方还不知道自己长得怪,见这边人盯着他打量,立刻咧出一口整齐贝齿嘿嘿一笑,可惜却是一口貌似烟熏的大黄牙。

    他一笑,那一双大眼睛立刻笑得如一抹弯月般动人。

    明明那双眼睛笑起来很漂亮,可是苗毅等人却是一阵恶寒,实在是这人的长相好坏全部凑在了一起,笑起来太‘动人’了,实在是不敢恭维。

    没人理他,只有田青峰一偏头,几名蓝玉门弟子立刻随时对那人保持着警惕,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你也不好赶人家走。

    不过一路倒也相安无事,只是这人一路随行,这边放缓速度,他也放缓速度,这边加快速度,他也咬着不放。

    这就让人不得不怀疑他的企图了,驰行中的田青峰立刻靠近了说话,“这位朋友,为何跟着我们?”

    那人立刻笑弯了眼睛,嘿嘿赔礼道歉,拱手发出洪亮嗓音道:“朋友勿怪,在下也是不得以而为之。在下听闻这一带最近有一股匪修作乱,一个人独行怕不安全,所以搭个伴,万一有事也好有个照应,绝无恶意,还请见谅行个方便!”

    为了表明没有恶意,眉心主动亮出了一道花开九瓣的白色莲花光影,让这边心里有数。

    见此,这边倒也稍微放心不少,这边有四名青莲级别的修士,还有这么多人,不怕他一个人能闹出什么事来,也就没有再搭理他。

    可是这边一开口,这位‘黑痣’兄却是嘴巴停不下来了,不断主动和这边搭讪,“朋友,你们这是从哪来去哪啊?”

    奈何这边没人理他,他却不甘寂寞,目光盯着被众人护卫着的苗毅身上,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两圈,问道:“这位朋友,你是他们的头吧?”

    苗毅回头看了他一眼,没理。

    “啧啧,朋友相貌堂堂,气度不凡,英武伟岸,玉树临风,一看就不是一般人,这龙驹真好看,果真是神骏非凡呐。”

    苗毅无语,这究竟是在夸我呢,还是在夸我的坐骑,有这么放在一起混搭着夸的吗?

    “兄弟罗双飞,不知朋友尊姓大名?”

    还是没人理他,可他那张嘴巴却是一路唧唧歪歪个不停,没人跟他说话,他也能对着苗毅独自说个不停,也不嫌累。

    一连跑了两天后,众人再次寻了溪流山谷休整。

    龙驹进食,溪边饮水,众人亦是掬水洗用,只有黑炭沿着溪流踏踏跑了,又自己抓新鲜鱼虾吃去了。

    那个叫罗双飞的怪人被大家排斥在了一旁,只好独自坐在了溪流的上游,不时从地上捡起一块鹅卵石挥臂远远扔进水里,貌似挺无聊。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凡是经过他手的石头,一扔进水里,立刻在溪水中晕染出黑色,很快便被溪流冲淡。

    蓝玉门弟子有人警惕着他,视角原因,也没发现什么端倪。

    大家洗漱取水煮食之类的照旧,吃吃喝喝之后,轮流警戒,轮流盘膝打坐。

    那个罗双飞则依旧是在不远处一人,孤零零盘膝坐在那,只是闭着的眼睛不时睁开一条缝隙偷瞄这边,眼缝中闪过狡黠。

    入夜后,几堆熊熊篝火燃起,人分几批围坐。

    满天繁星,夜深阑静之际,不远处的那个罗双飞手上取了一串铃铛出来,提在手中,手指拨弄着叮呤当啷把玩,清脆动听的铃铛声隐隐回荡山谷之间,给这月夜下的静谧山谷增添了几分心旷神怡。

    众人陆续睁眼回头看了看他,不过知道这厮是话痨,一搭理上准保来个没完没了,身在异地,也搞不清对方的底细,还是不惹事的好。

    众人不加理会,继续打坐在那,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却总觉得心烦意乱,难以静下心来,似乎随着那铃声的响动,貌似有若有若无的阵阵眩晕感袭来。

    就在这时,远方山林之中,隐隐传来龙驹隆隆逼近的动静。

    众人一惊,迅速站了起来,那个罗双飞也站了起来,却是手抚额头,哎哟一声道:“头晕,头好晕,不行了,不行了,我站不住了…”

    说着竟然斜斜倒在了地上。

    他手上的铃铛一停止响动,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苗毅等人亦是突然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眩晕感袭来,一个个身形摇晃。

    强行施法抵御的田青峰沉声一喝,“不好!我们中毒了!”

    等到反应过来已经晚了,他是众人当中修为最高的也没用。

    施法抵御的苗毅等人接连倒下,田青峰最终也带着一脸悲愤和无奈咣当倒地。

    就连那些龙驹也陆续摇摆着一只只砰砰倒地,只有趴地上打盹的黑炭睁开了眼睛站立起来,摇头摆尾地看着四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走到苗毅身边,用嘴碰碰,不时“突噜噜”响嚏一声。

    倒在地上的苗毅双眼欲睁难睁,以最后的意念抵御那无尽的昏沉睡意,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倒在这里。

    他体内的法源却突然闪烁一点星光,瞬间犹如星火燎原般扩张,刹那间点亮了整团法源,法源快速旋转,如风卷残云般迅速席卷四肢百骸,将其体内的莫名物质快速烧成了虚无。

    随着那隐入体内的莫名物质渐渐被焚烧干净,苗毅头脑中的那股眩晕感渐渐消失,眼神也渐渐恢复清明,不过却看到不远处那位先倒在地上的罗双飞伸了个懒腰,竟然又爬了起来。

    苗毅眉头微微一挑,眼中闪过厉色,两眼渐渐闭上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