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二五九章 又惹事了

飞天 第二五九章 又惹事了

    看她动不动就脸红尴尬,也不像是脸皮厚到非要弄到讨儿女嫌弃的散修,听她这样一讲,方明白,怪不得过得如此艰难也不去流云沙海,原来在那边有仇人,如此一般修为去了便是死路一条。

    苗毅问:“你带着逃命的孩子就是楼下的那个?”

    林萍萍点头道:“是的,逃到这里便安定了下来,奈何孩子没有修行资质,只能当普通孩子一点点带大。看着孩子长大嫁人,心中也算欣慰,只是我这做母亲的对不住她,没能给她准备什么嫁妆不说,还要连累他们,实在是对不住他们。”

    田青峰迟疑道:“我观你容貌,年轻时姿色定也不差,想必找个好点的靠山不难。”

    林萍萍明白他的意思,一脸苦涩道:“诚如先生所说,不是小妇人自夸,年轻时的确也有几分姿色,正因为如此,当时在都城找事做并不难,养活女儿还算轻松,小妇人也是大门户出身,还不至于厚颜无耻到卖身靠他人的地步。只是等到年华老去,处境艰难到为了生活不得不放下尊严,逼得不得不搔首弄姿时,也没人看得上小妇人了。”

    想到之前故意拉开胸口衣服露出饱满胸脯拦住这些人时,林萍萍又是一脸羞红,赶紧补充了一句:“小妇人也只是搔首弄姿想讨点生活,并未干过那卖身苟且之事。”

    有没有卖过身对众人来说不重要,众人只是闻言暗自唏嘘,能想象到从一显赫人家女儿沦落到今天到处拉客讨生活的辛酸。

    罗双飞瞥了眼林萍萍,眼神颇有些不自然,他对人家干过什么好事,他自己心里清楚,干咳一声道:“你辛辛苦苦把这女儿养大,她却不知孝敬,反而要赶你走,要这女儿作甚。”

    林萍萍怕这家伙又要砸店。连忙维护道:“其实开始还好,只是时间久了,难免会有点意见,他们对我还算好。”

    其实这就和久病床前无孝子差不多道理,修士本就活得比凡人久,除了罗双飞一个人在那冷哼,其他人都能理解。

    而这边俩夫妇也陆续将丰盛酒菜端了上来,店里连个伙计都没有。

    众人把酒菜浅尝,说句不恭维的话,味道的确不怎么样。怪不得生意不好。看林萍萍的面子。大家也没说什么。

    只有罗双飞偏头当俩夫妇的面把嘴里嚼了嚼的东西给直接“呸”到了地上。

    这家伙的动作有点夸张,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也不至于难吃得吐出来,只是不够味美而已。闹得俩夫妇一脸尴尬。

    这脸打的有点厉害,但也算是让俩夫妇彻底明白了生意不好的原因。

    几桌酒菜,大家也就随便意思着尝了尝。

    的确不合胃口,大家也不会在这事上为了给林萍萍面子而为难自己的舌头,硬着头皮吃下去没必要,自当离去。

    下楼结账时,砰!罗双飞拍着柜台恐吓老板,“多少钱!”

    老板看看颇显尴尬的林萍萍,挤出笑容道:“零头就算了。三千白晶!”

    “难吃得要死,还敢这么贵,若不是看你丈母娘的面子,大爷今天把你这破店给砸了。”罗双飞冷哼一声,正要掏钱。苗毅已经顺手扔了块金晶到柜台上。

    “不用找了。”扔下一句话的苗毅示意罗双飞不要多事,领了众人离去。

    一块金晶抵一万白晶,多给了七千,显然是给了林萍萍的面子。

    “贵客慢走。”小小惊喜一把的俩夫妇赶紧送客送到门外。

    林萍萍亦快步追在苗毅身边,一个劲地赔礼道歉,说要带苗毅等人另换地方吃。

    苗毅摆了摆手,大家隔上十天半个月不吃东西也没事,现在也没了胃口,岔开话题问道:“都城什么地方最有特色?”

    林萍萍回道:“说到最有特色,大人如果能多住上几天,数日后便是各路宫主率人到都城面见君使岁缴的日子,当天‘玉湖’之上的年庆之夜,各大青楼的花魁竞技行首,可谓是热闹无比。”

    “好!那就多住几日…”一旁的罗双飞立刻鼓掌叫好,他最是喜欢热闹,不过很快神情一僵,发现自己又帮苗毅做主了,弱弱回头,看向苗毅,改成了问:“…好不好?”

    看来之前苗毅一怒之下赶他走的事情对他多少还是有点影响,懂得委屈自己了。

    苗毅正要来都城见识一番,听到辰路各大宫主也会来,颇为心动。

    他见过地位最高的人也就是杨庆,也想看看能不能有机会看到各路宫主长什么样,按理说宫主麾下的殿主也有可能同行护送岁缴,说不定还能见到镇乙殿殿主长什么样,遂点了点头。

    罗双飞立刻手舞足蹈欢呼。

    来到都城有一个地方不能不去,就是划给城中修士聚会的‘方寸岛’,顾名思义,是河中的一座岛。

    几人租了条船,欣赏着河上的船来船往,逐渐靠岸,登岛游走。

    岛上修士或三五成群走动,或席地而坐,聊的都是修行中话题,听到讨论最多的便是几年后的‘星宿海戡乱会’,三百年举行一次,会期已经不远了,几年时间对修士来说不过弹指一挥间,届时六国都会派出大量人马参与,那将是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血腥厮杀。

    “不知南宣府这边到时候会派哪些人去。”苗毅听到讨论,不禁一问,摇了摇头,估计谁都不想去,因为一去不知道要死多少。

    田青峰宽慰道:“府主对大人一向青眼有加,应该不会点到大人头上。”

    苗毅呵呵一笑,他对此倒是一点都不担心,虽然说是红莲修为以下的精英修士参加,但是殿主霍凌霄对杨庆如此赏识,许其身兼两府,肯定不会让杨庆去。

    而南宣府的名额又是由杨庆报上去,杨庆对自己不错,虽然把自己降为了马丞,可实际上还是让自己把持着东来洞,何况自己还救过秦薇薇的命。应该不会让自己跑到星宿海去送死。

    就在这时,又有散修凑了过来,一直警惕着四周的林萍萍迅速挺身而出,伸手挡住来人道:“是我的客人。”

    给人一种坚决捍卫自己利益的感觉。

    没办法,一般能来这岛上的都是修士,而苗毅这种身后跟着一大堆人的很明显,稍微有眼色点的就能看出是从外地来的有身份的人。

    这岛上不乏像林萍萍这样想找事干的散修,而苗毅等人是林萍萍好不容易拉到的客人,自然不想被别人抢走,已经拦了几波想抢生意的散修。

    那被拦住的散修有点不死心。然而苗毅等人算是比较配合林萍萍。压根就没理他。继续向前走,让对方死了心。

    没走多久,有三名挂着‘督’字腰牌的修士大摇大摆走来,林萍萍似乎很怕他们。悄悄将身形藏在了苗毅等人的身后。

    为首那名老头却眼尖的很,已经瞅到了她,脚步一停,喊道:“林萍萍。”

    苗毅等人一怔,林萍萍从他们身后弱弱站出,行礼道:“见过邢爷。”

    老头摸着山羊胡子笑道:“这个月交钱的日子就快到了,月钱准备好了没有?到时候交不出可别怪我依律将你给赶出城去。”

    “是!”林萍萍唯唯诺诺点头。

    老头突然笑眯眯道:“实在交不出也没关系,还是那句话,伺候我一晚。把我侍候舒服了,我就帮你交了。”

    林萍萍顿时咬唇不语,脸涨得通红,却不敢反驳。

    调戏了一番的老头哈哈大笑,见到有其他人在也不好过分。挥手招了两名手下继续前行,其中一名手下问道:“邢爷,都这把年纪的你还有兴趣?”

    “有兴趣个屁,爷只对年轻漂亮的感兴趣。你们不知道,这女人年轻的时候装清高,爷想和她双修,她还不乐意,不玩她一次对不住自己,迟早让她像条剥光了的母狗主动凑上来,那才叫出气,哎哟……”

    这边突然激射出一块石头飞去,老头想躲都来不及,刚好打中后背,被打得一个踉跄,眉心亮出一朵四品白莲,扭头喝道:“谁!”

    除了罗双飞还能有谁,走了出来,指了指自己,“你爷爷我!”

    林萍萍顿时慌了,赶紧低声劝他,“他们是都督府的人,我们惹不起。”

    罗双飞扭头看了眼苗毅,似乎也有点怕苗毅会责怪。

    谁知苗毅迅速看了四周一眼,见四周暂时无人,对田青峰等人低声道:“你们到四周去,把这里围起来,不要让人靠近。”

    “这……”田青峰等人相当犹豫,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不会是想在都城对都督府的人动手吧?

    苗毅冷目一扫,田青峰等人只好迅速散向四周。

    眼见老头怒气冲冲而来,苗毅对罗双飞低声道:“既然做了,动手就利索点,不要留活口!”

    不要留活口?林萍萍目瞪口呆。

    罗双飞也震惊了,他还以为苗毅不想惹事,担心自己一时冲动又惹苗毅不高兴了,结果发现苗毅比自己狠多了,自己只是想教训一下人家,苗毅却是直接杀人灭口啊!

    不过太合他胃口了,顿时精神一振,一把拨开林萍萍,“大人都点头了,都督府算个屁,天外天大爷也敢放把火。”

    殊不知苗毅也是没办法,人总要有能屈能伸的时候,不能一味逞强,他也不想在都城惹事,区区一个洞主在都城算个屁啊,可既然已经把事惹上了,惹上这种人凭自己的背景是没办法善了的,既然如此,还不如果断点,他该下手时从不犹豫!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