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二六三章 不问是非

飞天 第二六三章 不问是非

    霍凌霄的掌声比较收敛。

    闻声回头的笑笑目光扫过三人,云淡风轻一笑,极具韵味。

    “赏!”苗毅几大把金晶稀里哗啦抛在桌子上。

    可就在这时,外面突然有人喊道:“停船,停下!”

    几人偏头看去,苗毅他们原来租的那条船正追在大船边上伴行,船上的田青峰等人也可谓是跟着饱了眼福和耳福。

    谁知一条打着‘督’字灯笼的快船迎面而来,几名腰上同样挂着‘督’字的修士站在船头,边上一名战战兢兢没有挂腰牌的修士却是突然指向了田青峰等人中的林萍萍,“就是她,就是他们。”

    船头都督府的修士立刻命田青峰那边停船。

    田青峰等人见到都督府的人,可谓是做贼心虚大吃一惊,若是没记错的话,都督府人身边的那位战战兢兢修士正是那日在‘方寸岛’上被林萍萍挡过的一名散修。

    把双双伴行的大船和小船喝停后,五名都督府的修士携那名散修飞落在了田青峰这边的船头,为首一名汉子,扫了众人一眼,问身边散修,“确认是他们吗?”

    那散修点了点头,目光瞅到一旁大船上的苗毅和罗双飞,立刻伸手指去,“还有他们两个。”

    当天在方寸岛上,苗毅是打头在前的,而罗双飞则长得比较古怪,相对来说容易让人印象深刻,一下就认出来了。

    为首汉子一挥手,“连人带船,全部带走!”

    身后立刻有两人亮出武器,跳到了大船上,就要押船走人。

    船内的笑笑扭身,貌似大袖随意一挥,拖着长裙向香榻走去。没人感觉到任何的法力波动,可登上船舷刚要挥手拨开垂荡白纱的两人,“啊!”却是双双发出一声惨叫。

    两道柔弱白纱瞬间如流云。如钢板般狠狠抽在两人身上,两人连反应都来不及。直接将两人抽飞到几十米外。

    砰砰!两人当空炸成两团血雨,化成了渣,噼里啪啦落在湖面。

    正感到这次麻烦了的苗毅一愣,看着那两条随风轻轻柔摆的垂纱呆住了!

    这一幕顿时震撼了两条船上的所有人,这修为太强悍了,直接将两名修士给打成了渣!

    众人环顾四周,却愣是没发现是什么人出的手。唯独霍凌霄悄悄瞥了眼缓缓抖开长裙侧躺在了香榻上的笑笑。

    剩下的几名都督府的人可谓是心惊肉跳,知道遇上了高高手,没有得到允许,没人敢再登上那条大船。

    “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在都城擅自杀害都督府的人,可知后果!”为首之人喝道。

    霍凌霄迈步走了过去,随手拨开白纱,吓得都督府几人齐齐后退一步,还以为刚才是他出的手。

    霍凌霄皱眉问道:“为何无故拦我们的船?”

    为首之人指了指苗毅等人。“几天前,都督府有三人被杀于方寸岛,这些人是嫌犯,要带去审讯!”

    杀了都督府的人?霍凌霄回头看了眼苗毅,心想这小子不至于那么大胆吧?回头再问。“可有证据?”

    为首之人沉声道:“当日岛上出现过的人,都是可疑之人。当日在岛上出现过的人,几乎已经全部带回都督府,有目击证人证明他们当天也在岛上出现过,所以你们必须跟我们走,这是都督府的法旨,莫非你们想和都督府对抗不成,还不束手就擒!”

    他是没胆子出手了,只能搬出都督府来压人。

    正奇怪当天杀人并无外人看到的苗毅突然目光一闪,知道问题出在哪了,应该是当时地上的几滩血迹没有清理的原因,否则就不会出现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将只要在岛上出现过的人全部给抓回去审讯,如果有证据就是直接针对他们动手了!

    苗毅不由心惊都督府对都城的掌控能力,大家不过在岛上露了下面又和其他人不认识这也能被找上?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都督府每天的巡视区域和路线都是划定的,突然少了三个人未归,自然要寻找,结果刚好在邢爷三人巡视的路线上发现了三滩有人倒地躺过的血迹,而消失未归的三人又刚好是这三人,都督府立刻意识到三人可能出事了。

    敢在都城对都督府的人动手,那还得了?这简直是在挑战都督府的执法权威,此事甚至直接惊动了都督府的府主兰侯,兰侯就是一句话,“查!彻查!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管理着千万人口的都城,在这么大的地盘上,能吓得那些散修不敢在任何犄角旮旯轻举妄为,由此可见都督府对都城的管控能力。

    兰侯一开口,都督府立刻在全城展开了悄无声息的排查,丝毫没有影响到普通百姓过年,而在岛上出现过的人,立刻逐一落网,好几个已经离城的修士也在半途上被抓了回来,落网者又互相举报自己在岛上看到过的人。

    霍凌霄还不至于傻到当众问苗毅有没有杀都督府的人,苗毅如果迫于压力当众承认了,那让他这个镇乙殿殿主情何以堪,自己手下跑到都城来杀都督府的人,自己还在场…其他的不说,是放任都督府的人在自己面前把自己的手下带走,还是和都督府掰下手腕子?他霍凌霄也惹不起都督府。

    扭头看向了笑笑。

    娇躯侧躺在香榻上的笑笑出声了,单肘握拳支撑着脑袋,闭着个眼睛,温柔道:“没有证据就想带我们走?趁我心情还没有彻底变糟糕之前,立刻滚,晚了再想走就迟了。”

    语气温柔,但是却充斥着不容置疑。

    此话一出,苗毅等人大吃一惊,霍然回头看向这个女人,一个个惊疑不定。

    那都督府为首之人神情抽搐,人家这是压根不把都督府放在眼里啊,知道碰上了硬茬,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不敢再多话,挥手道:“走!”

    几人连快船都没要,踏波急速离去。

    “大哥,她是?”苗毅惊疑不定地看着侧躺假寐的女人问道。

    能在此时此地说出这种话的女人,如果还能当成是普通的青楼艺妓,是傻子还差不多。

    霍凌霄根本不回答这个问题,反而沉声问道:“苗毅,你真的在都城杀了都督府的人?”

    “没有!”苗毅矢口否认。

    这个打死他也不会承认,何况他自认也没有说谎,杀人的不是他,是罗双飞,他不过是下令而已。

    “这里没有外人,实话实说,真的不是你干的?”霍凌霄再次逼问。

    他想起苗毅在镇乙殿都敢威胁要杀他,而且在南宣府那边屡屡有出轨之举,这种人还真有可能干出什么胆大包天的事情。

    “好了。”侧躺在香榻上假寐的笑笑出声打断,“杀了就杀了,他们又没有证据,没证据就是没杀,苗毅毕竟是你的结拜兄弟,何必如此不近人情为难他。”

    她一开口,霍凌霄立刻默然闭嘴了,知道就算有事也有人出来扛了。

    一旁的罗双飞正在将桌上打赏出去的金晶捡了回来,知道自己被人耍了,刚才的打赏是个笑话,自然要捡回来。

    他倒是看不出有任何害怕的样子,简直是奇葩。

    香榻上玉体横陈的女人虽然闭着眼睛,但是船亭内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在她的掌控中,闭眼问道:“你不是已经打赏给了我吗?为何又捡回去。”

    “你哪能看上这点小钱,赏你是侮辱你,我可不敢,当然要捡回来。”收回了赏钱的罗双飞慢慢凑近到香榻前,喂了一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笑笑微微一笑,伸手拍了拍香榻,示意他坐下。

    罗双飞还真的屁股一挨坐在了一旁,笑笑将脑袋枕在了他的大腿上,假寐中回道:“我是谁重要吗?你不是已经把我当成了青楼女子吗?如此良辰美景,莫辜负了,今晚只谈风月,不问是非。”

    “这可是你说的。”罗双飞试问了一句。

    笑笑闭眼点头。

    于是令人发指并且吓苗毅一跳的情形出现了,罗双飞像只受惊的小兔子,迅速出手在笑笑雪白半露的胸脯上摸了一把,见闭眼中的笑笑没反应,反而嘴角勾着笑意,遂壮着胆子把手放在了笑笑的胸脯上,朝苗毅挤眉弄眼,一副要不要一起来的样子。

    苗毅巨汗,发现罗双飞那家伙简直是色胆包天,胆大到了没谱的地步,偷偷看霍凌霄一眼,只见霍凌霄绷着个脸扭头一旁。

    两边观望的苗毅开始猜测这女人到底是谁,肖乙主一个镇乙殿的马丞怎么会和如此人物卷在一起在这夜晚游玉湖?

    他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是肖乙主和孟兰来自己东来洞的情形,记得当时说到玲珑宗掌门嫁女的时候,肖乙主一番谁娶了玲珑宗掌门女儿就前途无量的话,惹来了孟兰的讥讽。

    孟兰说,看来某些人对那攀龙附凤的事情还是很感兴趣啊,有些人就是贱之类的。

    孟兰的话明显是在讥讽肖乙主…想到这里,苗毅若有所悟,难道孟兰指的就是肖乙主攀附这女人?

    就在他想东想西之际,霍凌霄脸色微变,扭头看向了玉都峰方向。

    玉都峰上,两道红光划破夜空,直射玉湖。

    “扰人清梦!”娇躯横卧的笑笑一声冷哼,就枕在罗双飞的大腿上,大袖随意一甩,船亭垂纱激荡外飘,玉湖碧波陡然动荡。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