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二六九章 越描越黑

飞天 第二六九章 越描越黑

    天雨、流星相视一眼,眼中透着疑惑,据她们所知,苗毅似乎并不知道什么,好像并未知晓结拜大哥就是殿主,也从未麻烦过殿主,何至于要让苗毅去星宿海送死。

    霍凌霄知道两人在想什么,然而有些事情就算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也不会告知,极度隐私的事情事关清誉。

    他之前也没想过要如何针对苗毅,说白了就是苗毅和他的差距太远,压根对他形成不了任何威胁,不值得放在心上,否则苗毅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还是刚才看到杨庆报上来的名单,因为熊啸的名字联想到了苗毅,进而想到了在都城的那天晚上,虽然不认为苗毅能有机会再见到笑笑,知晓笑笑的真实身份,不过想到以防万一,那就顺手抹掉这个隐患。

    对于大人物来说,区区一个小人物的生死只不过是在一念之间的事情,不值得大惊小怪,这次不过是稍带顺手而已……

    镇海山,苗毅在元芳和罗双飞的陪同下,一路疾驰赶到。

    罗双飞依旧是无精打采的样子,一路上都没主动吭声过,只有苗毅问到什么,才主动回应上一句,回复也不会超过两个字,这样的罗双飞让苗毅很不习惯。

    正是因为如此,准备带元芳和赖雨涵陪同前来的苗毅临时换上了罗双飞,本以为喜欢热闹的罗双飞听到出去走走能高兴,谁想还是这样,就像蔫掉的喇叭花。

    总不至于要我把你请回我的府邸住你才能活过来吧?走上台阶的苗毅回头看了眼,再回头见到门口笑吟吟上下打量的红棉,拱手道:“见过大姑姑。”

    红棉转身领了他进去。很亲近地问道:“路上没什么事吧?”

    “劳大姑姑挂念,一切正常。”

    “别怪我没提醒你,山主很生气……”

    两人进了庭院登上阁楼,见到了依旧一袭白裙如雪婷婷的秦薇薇,后者站在窗前看着外面,背对着红棉、绿柳说道:“你们先退下。”

    苗毅左右回头看了眼嘴角含笑离去的二女,目光又落在了秦薇薇的婀娜背影上,阁楼内就剩下了一男一女。楼内徘徊着一股女人的体香味。

    之前有了红棉的提醒,苗毅以为秦薇薇会因为公孙羽的事情大发雷霆,谁知秦薇薇转身看来,那一向不苟言笑的美丽脸蛋上竟然露出一丝罕见的嫣然笑意,问道:“是不是我不下法旨,你就不会来见我?”

    “呃……”苗毅一愣。这板脸美人在对我笑?搞不懂什么意思,我都动到你情人头上去了,你还笑得出来?

    他对秦薇薇一向保持着警惕。心里嘀咕,表面上客客气气道:“属下拜见山主。”

    “你这样是不把我当朋友啊,说了私下的时候叫我名字。”秦薇薇走到了他面前说道。

    两人就隔着一步之遥,正面对着,苗毅一抬头,两人眼神对在了一起,突然都呆了呆,似乎才发现双方的距离有些过近。

    苗毅很清晰地闻到了秦薇薇身上的体香味,甚至隐隐能感受到秦薇薇的体温,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叫秦薇薇的名字。他是随意叫不出口的,太别扭。虽然还记得上次击掌做朋友的事,不过心里在嘀咕,上下级关系怎么可能做朋友。

    突然发现双方距离太近的秦薇薇本有些紧张,不过见他主动退了一步,似乎有些怕自己,心态上占了上风。反而越发自如了一些,伸手道:“坐吧!”

    苗毅领命坐下,谁知秦薇薇主动倒了一杯茶,推到他面前,“请用。”

    “……”苗毅有些受宠若惊,甚至可以说是惶恐,越发对这女人的手段感到深不可测起来,赶紧起身谢过。

    秦薇薇坐下,和他隔着一张茶几坐在了一起,暗暗咬了咬牙,努力给出放心的笑容,“苗毅,我希望我们成为知无不言的好朋友,可我看你似乎一直对我有意见。”

    “不敢。”苗毅干笑,心中却是一凛,知无不言?莫不是想套我话?

    “‘不敢’这两个字就说明你没有把我当朋友。”心态上占据上风的秦薇薇越发挥洒自如。

    “没有,能和山主做朋友是我的荣幸。”

    “又叫我山主?”秦薇薇佯装不快道。

    被她明眸佯带怒意地一瞪,干笑一声,嘴里硬是挤出:“秦…薇薇。”

    这名字一叫出口,秦薇薇脸上闪过异样神采,伸手请用茶。

    苗毅心里开始骂开了,妈的,老子一堂堂大男人,还怕她一个女人不成,什么时候怕过她,这里就两人,动起手来单挑也不怕她,紧张成这样干什么?

    立刻放松了自己,准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假装轻松地靠在了椅子上,端起茶杯喝了口,翘起二郎腿问道:“秦薇薇,找我来什么事啊?”

    秦薇薇一愣,对方突然这样,她也有点不适应,“我们是不是朋友?”

    苗毅心想这事的主动权完全在你手里,谁叫你官大一级压死人,你说是就是,你说不是就不是。

    他回头笑道:“我们上次可是击掌约定了做朋友的,你不会想反悔吧。”

    秦薇薇反问道:“既然是朋友,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这女人太虚伪了,明明是为了公孙羽的事情把我叫来,还说没事!苗毅腹诽一句,表面上乐呵呵道:“既然是朋友,有事找我也不用老是用山主的身份下法旨逼我来吧,为什么老是我跑腿来这,你就不能主动到我那去啊?”

    秦薇薇倒是很认真地沉吟着检讨了一下,发现对方说的没错,自己的姿态似乎摆得太高了点,做朋友不带这样的,自己摆出的姿态哪有一点做朋友的样子,分明还是仗着上级的身份以势压人,于是很认真地点头道:“好,你的话我记下了,以后我主动去找你。”

    “呃……”苗毅心中一惊,暗道糟糕,这女人如今变得好厉害,千防万防,还是一不小心就落入了她的圈套,这不是主动请人家到东来洞去找麻烦吗?

    苗毅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没见过这么傻的人。

    转移话题,试着问道:“山…秦薇薇,找我真的没其他事?”

    本不想让其他事情这么快掺和进来,不过既然他问到了,秦薇薇略皱眉头道:“你怎么和公孙羽对上了?”

    就知道你还是为了公孙羽,装什么蒜…苗毅笑道:“那小白脸忒不是东西…”

    话一出口才想到公孙羽和秦薇薇关系,小白脸不就是勾搭女人的代名词,当秦薇薇的面喊公孙羽小白脸岂不是在骂她,赶紧解释道:“山主,我没别的意思,我是看公孙羽长的挺白的,长的挺不错的。”

    不需要解释,秦薇薇岂能不知道他在指什么,不由银牙暗咬,两府之间关于她和公孙羽的关系她岂能不知道,连杨庆都问到了她头上,只是她不会去为了这种事情去辩解什么而已,因为她认为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没必要,可是偏偏公孙羽那边有意含糊,对这种言论貌似默认,搞得两人好像真有什么事一样。

    今天,她觉得非常有必要把这件事情给解释清楚,解释得明明白白。

    一身白衣的饱满胸脯起伏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苗毅,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和公孙羽之间没有任何别人说的那种关系,那都是外面的谣传。”

    “是是是,肯定是谣传。”苗毅立刻点头帮忙肯定。

    都不带考虑的,这也太明显了,秦薇薇又不是傻子,岂能看不出在奉承自己,牙痒痒道:“我和公孙羽绝对没有任何男女之情,我和他之间是清白的。”

    苗毅又是不带考虑的,连连点头道:“是是是,山主不是那种人,那都是外面的谣传,我从来都不信这种鬼话,我经常为山主驳斥这种言论。”

    他那完全顺着她话来不带考虑的态度,差点气得秦薇薇拍桌而起,饱满胸脯急剧起伏两下,咬牙道:“你要怎么样才相信我和他是清白的?”

    有必要向我解释吗?苗毅诧异道:“我相信啊。”

    “你……”秦薇薇陡然指着他鼻子,咬牙切齿道:“你压根就不信。”

    你知道还问?苗毅一脸严肃道:“我真的相信。”

    他觉得也没必要围绕这个话题扯下去,今天是来办事的,不是来吵架的,再说下去看这女人恼羞成怒的样子搞不好要发飙,别坏了自己的事,迅速换了笑脸,岔开话题,“山主,我不是对公孙羽有意见,而是他实在欺人太甚。”

    从开始称呼山主,变成称呼秦薇薇,现在又自然而然地变成了称呼山主,可见这厮对秦薇薇的成见有多深。

    秦薇薇压根不想换话题,她就是觉得今天非得把这事情说清楚不可,脸若寒霜道:“你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和他是清白的?”

    这女人还来劲了,还没完没了,这可是你逼我的!苗毅咳嗽一声,一本正经道:“想堵住悠悠众口不难,属下愿意为山主效力,反正公孙羽那家伙也不是个好东西,回头我就帮您把他给宰了,这事就一了百了了,属下保证做得干净利落。”

    “……”秦薇薇愣住,很快摆手道:“不行,不能这样做。”

    一试便知,这么迫不及待地护着他,还说你们之间没关系?苗毅颇带玩味地“哦”了声,剩下的就是‘你明白’的意思,便不吭声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