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二七三章 借点愿力珠

飞天 第二七三章 借点愿力珠

    见他答应了,苗毅脸上终于有了笑容,也放开了言行,与二人相谈甚欢。

    主动敬红棉酒时,苗毅问道:“大姑姑,明日一起到四周去转转?”

    “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红棉摇了摇头。

    她是来给两人做调解的,不是来游山玩水的,如今助二人冰释前嫌,也算是完成了任务,何况长青洞她也不是第一次来,早就到处看过了,没兴趣再跑一趟。

    苗毅“哦”了声,脸上的笑容更欢,不断主动和两人干杯。

    三人一直喝到天色很晚才散场,公孙羽又亲自将两人送到了后山待客的宅院方告辞。

    一进宅院,苗毅挥手屏退了前来伺候的侍女,回头示意跟在身后的元芳和罗双飞把四周查看一下。

    罗双飞蔫蔫低个头在那,压根没看到他的示意,只有元芳迅速查看去了。

    苗毅看着无精打采的罗双飞有点无语,那次用强把这家伙搞成这样后,这家伙老是霜打的茄子一样,脸上再也看不到了那种狡黠的笑容,整天可怜兮兮的样子,搞得他都有点内疚了。

    伸手拍在了罗双飞削瘦的肩头,罗双飞身子下意识一颤,扭了扭肩头甩开了他的手。

    手掌悬在空中的苗毅一愣,问道:“在生我气?”

    罗双飞摇头道:“不敢。”

    赔礼道歉苗毅是不会做的,他不认为自己当时做错了什么。身为自己的手下干出那种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看自己洗澡没问题,关键是浴池里还有两个差不多脱光了的女人,没哪个男人希望自己女人脱光了的时候被别的男人看到。

    不过可以谈一谈,沉吟着说道:“罗双飞,你上次做的事情太过分了。”

    罗双飞抬头看来,咬了咬唇问道:“我打扰了你和你的贴身侍女做那事,你是不是很恨我?我当时如果不搬出去。你是不是要杀我?”最后两个字说的很重。

    月光下,眼眶有点泛红,似乎受了很大的委屈。

    苗毅沉默一阵,没有回答,而是伸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又感受到他的身躯一颤,并且有下意识躲避的行为。

    苗毅直接勾住了他的脖子,没有让他躲开,和他勾肩搭背在一起。揽着他的肩膀向大厅走去,“我已经和山主讲好了,你的散修身份应该能很快解决掉。”

    言行举止中以另一种方式暗示着向罗双飞道歉了。罗双飞却不吭声。

    揽着他肩膀走上大厅台阶后。苗毅又补了句,“只要不在东来洞乱来,你以后可以去东来城的青楼寻欢。”

    “下流!”罗双飞突然啐了声,侧身拨开了他搭在自己肩头的胳膊,站在屋檐下扭头看向一旁。

    苗毅相当无语,你喜欢去青楼玩。怎么成了我下流?

    这时把周围检查了一遍的元芳回来了,对苗毅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问题,又问道:“大人,难道公孙羽没有赔礼道歉?”

    苗毅冷笑道:“上面有秦薇薇再三交代。我本来也不方便把事情闹太大,他如果当众赔礼道歉这事也就过去了。可这家伙撇开外人,只在私底下道了个歉,是个一点面子都不愿损的人,这种人看似能屈能伸,实际上心胸狭隘…你高抬贵手他也不会记你的好,左右是把仇结下了,也没什么好客气的……”

    次日上午,公孙羽在两位侍女的陪同下请了苗毅一起去游山玩水,同样又请了一次红棉,红棉依旧婉拒了,不过也没有就此离开。

    苗毅不正正常常离开长青洞,红棉还是不放心他,怕自己一走,这家伙又闹事,还是决定等他一起离开。

    公孙羽和苗毅还没走出府邸,元芳和罗双飞便尾随了过来,故意把公孙羽的两位侍女给挤到了最后面,公孙羽回头看了眼,心里咯噔一下,隐隐感到不妙。

    再回头看看笑眯眯的苗毅,心弦一紧,这家伙不会是想趁机对自己下手吧?

    别人也许不至于,但是这家伙连山主熊啸都敢下毒手,自己这个洞主只怕更不在话下,他公孙羽自然要做以防万一的准备,若无其事地回头对自己侍女说道:“游山玩水怎么能没有酒水,去准备一点来。”

    同时暗中传音,让侍女调洞中人马前来防备。

    本还想让侍女把红棉也给请来,可是红棉已经说了不来,若是把担心告知红棉,万一没什么事,肯定要被红棉看轻,胆小怕事的名声怕是要很快传到秦薇薇耳朵里,所以忍住了没说。

    一名侍女应声迅速离去。

    几人沿着苍翠山路走了没多远,那名侍女回来了,身后跟了八人一起前来。

    苗毅只是回头看了眼,继续和公孙羽一路有说有笑。

    穿行在奇峰秀景的山林苍翠之间,苗毅本想走远一点,可公孙羽不想走远,尤其是见苗毅想走远一点,他就更不想离东来洞太远,只说远处没什么风景好看,就带着苗毅在长青洞周围绕。

    两人的意图都和红棉有关,一个是不想让红棉听到动静出来坏事,一个是怕太远了红棉听不到。

    苗毅一路不时夸赞周围景色不错,日悬当空之际,众人在一棵盘根老树的林荫下坐了下来,树下原有简易的石桌。

    两位侍女迅速布置上小菜和酒水,苗毅和公孙羽面对面坐了下来,举杯笑谈,身后各站自己人。

    胡扯了一阵后,苗毅的话题到了正题上,“公孙洞主,苗某有个不情之请,想找你借点东西。”

    公孙羽戒备着问道:“不知苗兄弟想借什么?”

    苗毅叹了口气,“哎!我东来洞的情况你也知道,养的人马太多,每年的消耗实在太大,今年有点入不敷出,所以想找公孙洞主借点愿力珠。”

    公孙羽差点喷他一脸,你养不起还养这么多人马?找我借愿力珠养你的人马,亏你说的出口!

    不过他也不是傻子,算是看出来了,这厮对昨天的赔礼道歉并不满意,说借是假,想勒索点补偿是真,避开红棉提这个要求,看来今天自己不出点血这厮是不会罢休了。

    何况苗毅说的是‘借’,至少表面上还是留了台阶给他下,至于以后还不还肯定是个问题。

    罢了!就当是花钱消灾!公孙羽深吸一口气,再次退让一步,挤出笑容道:“不知苗兄弟想借多少,我自己手头上也紧张,多了可没有。”

    苗毅笑道:“不多,借我两百颗下品愿力珠便足够了。”

    此话一出,元芳憋笑,罗双飞倒是没太大反应,他似乎不太清楚两百颗下品愿力珠对一个洞府来说意味着什么。

    而公孙羽身后的诸人却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公孙羽亦是目瞪口呆,他已经提前堵了苗毅的口,说自己手头上紧张,多了没有,没想到这家伙照样狮子大开口。

    公孙羽强颜欢笑道:“苗兄弟在开玩笑吧?长青城一年也不过上缴一百来颗下品愿力珠,除了岁缴,长青洞一年留下的两成也不过二十来颗,我到哪弄两百颗借给你?”

    苗毅摆手道:“公孙洞主误会了在下的意思,并非要你一次性借给我,每年给我二十颗,借我十年就行了。”

    话说到这个地步了,罗双飞也明白了过来,绷着嘴皮子,一双浓眉颤动,脸上终于有了笑意,憋着的笑意。

    公孙羽神情抽搐,你都借走了,我这里怎么办?

    事关东来洞所有人的利益,他身后有人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苗马丞,你是不是在做梦,长青洞每年也不过二十来颗的收成,你这样借上十年,我等岂非十年都没了收入。”

    说话的人名叫陶汝平,正是上次在镇海山出言威胁元芳的那个老头。

    他上次敢不把阎修放在眼里,这次又直接称呼苗毅为马丞,自然是有所依仗,依仗的正是他白莲九品的修为,还有剑离宫的背景,凭他的修为是在僧多肉少的情况下没办法才委屈在了区区洞府效命,还真不会把苗毅这种放在眼里。

    杨庆招收三大门派弟子的时候,三大派的弟子都想要这个机会,内部竞争时自然是有实力的弟子胜出,大家也不在乎起步低,都相信凭自己的修为迟早会出头,如此一来倒是闹得杨庆麾下的实力猛增。

    从玉女宗和驭兽门在长青洞也各有一名白莲七品的弟子存在便可见一斑。

    元芳也立刻在暗中传音告诉苗毅,说这老头就是上次在镇海山出言不逊的人。

    殊不知苗毅岂能不知道长青洞拿不出这么多愿力珠,就是想故意激怒对方,如果对方不上钩,他还有更难听的话等着,谁想立刻就有人送了上来,倒是省事了,立刻斜眼看去,问道:“你哪个门派的?”

    这是明知故问,从对方的服饰及背后倒插的四支剑上就能看出来。

    陶汝平傲然道:“剑离宫!”

    “剑离宫算个屁!”苗毅出言不逊,直接鄙视道:“可敢动本马丞一根汗毛?”

    此话一出,三名剑离宫弟子一起上前一步,一个个怒容满面,对方竟敢出言侮辱自己师门,陶汝平直指苗毅,怒声道:“小小马丞竟敢口出狂言,若不赔礼道歉,洞主给你面子,我们可不会怕你!”

    剑离宫的确是不敢明目张胆动苗毅,但是他们三个已经是规则内的一员,何况苗毅的身份是马丞,并非上官,的确没什么好怕的。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