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二九四章 花开两朵

飞天 第二九四章 花开两朵

    几只黑鹰就盘旋在上空,金环鹰眼犀利扫视下方,很快锁定了坐在石头上的人,似乎在做着什么辨认。

    沐浴在黄昏中的罗双飞回头看了眼坐落在青山绿水中的镇海山,扭头朝深山中飞快掠去。

    “叽啊!”一声嘹亮的鹰啼在高空响彻,数只大黑鹰张翅迎风,滑行方向一致,在高空慢慢跟着山林中的人。

    其中一只黑鹰背后站着一只雄健的黑豹,背长蓝汪汪豪刺,一双獠牙扣住下颚,夕阳下冷漠的目光,红嘟嘟的鼻子迎风嗅嗅。

    见黑鹰已经锁定目标,黑豹昂头“嗬”吼了声,并排滑行的黑鹰中立刻有一只调头而去,急速消失在远方。

    下方山林中,一个山洞中伸了个脑袋出来,看向天空,正是妖若仙。

    “魔枭?这里怎么会来这么多魔枭?”妖若仙啧啧吃惊,似乎怕惹祸,迅速把脑袋缩回了山洞中。

    远离了镇海山建筑群后,穿梭在山中的罗双飞停在了一个山崖边,抬头看天,那举动似乎是故意把空中的搜索给吸引过来。

    一排黑鹰低空俯冲过山崖,蓝背黑豹矫健身影唰地窜来,稳稳落在山崖边。

    散发着恐怖气息的身躯慢慢摆动四肢,在罗双飞身边绕了一圈,然后匍匐在了罗双飞的脚下,一同沐浴着黄昏那金黄的阳光。

    此情此景犹如一幅黄昏画景,充斥着野性唯美。

    不一会儿,之前远去的黑鹰又回。同时还带来了一个人。

    唰!一个身材修长的黑袍男子从空射落在罗双飞的身边,面白如玉,三缕长须摇摆在山间风中,背手而立。神情冷漠地上下打量罗双飞一阵后,突然一声苦笑道:“小师妹,你可真让我们好找啊!”

    罗双飞翻了个白眼,摆手道:“谁让你们找了,我一个人玩得正高兴,你们快回去。别打扰我。”

    说话的声音宛若清脆银铃般动听,是个爽朗的女子声音,如果苗毅在这里肯定会吓一跳,很难以相信这嗓音是出自罗双飞口中。

    “小师妹,别再任性了,你这样在外面很危险,回去吧,你若再不回去,我们这些找你的人全部要倒霉,圣尊已经动怒了。”黑袍男子朝一个方向遥遥拱手。以示尊敬。

    罗双飞脸一抬,“不走!”

    黑袍男子眼中闪过冷光,也不跟罗双飞争什么,瞥向趴在地上的蓝背黑豹,问道:“小黑,小公主在此何以藏身?”

    蓝背黑豹站了起来。前身立起,两条前腿一张,浑身闪过青光,瞬间变成了一个体态健硕的蓝发男子,抱拳道:“回左先生,附近有个山级府邸,紫儿的气味就是从那来的,应该就是小公主藏身的地方。”

    “竟敢私藏小公主!”黑袍男子冷哼一声,漠然道:“你去召集人手来,全部杀光。不许留一个活口!”

    “左南春,你敢!”罗双飞霍然转身,怒气冲冲。

    被称为左南春的黑袍男子冷冷道:“天大地大,圣尊最大,没什么敢不敢的。圣尊一怒,血流成河,他们是死是活,全看小师妹你的态度。”

    “左南春!你敢威胁我!”罗双飞咬牙切齿道:“你有本事杀杀看!”

    左南春盯向蓝发男子,淡然道:“你在等什么,还不快去?若留下一个活口,就拿你的脑袋来替!”

    “是!”蓝发男子抬头看天,就要召唤空中盘旋的黑鹰。

    罗双飞面露急色,知道这些心狠手辣的人不是开玩笑,说做就肯定能做到,之后肯定还要将自己给强行抓回去,当即紧急出口阻拦道:“站住!我…我回去!”

    蓝发男子回头看黑袍男子的意思,左南春向后摆了摆手,示意他到后面去,对罗双飞点头道:“小师妹心地善良,救了他们一命。”

    罗双飞恨恨道:“你是在讽刺我差点害了他们吗?”

    “不敢。”左南春冷漠漠的脸上竟然微微含着笑意,显然是对他的话表示赞同。

    罗双飞气得跺脚,却又拿对方无可奈何,咬牙道:“要我回去也行,帮我一个忙。”

    左南春点头道:“小师妹说便是。”

    “我前番遇到危险,有人救了我一命,我不能不告而别……”罗双飞嘀嘀咕咕解释了一阵。

    要对方帮的忙也很简单,就是陪他回去打个招呼再告辞。

    不是什么大事,已经找到人了,也不怕罗双飞玩出什么花样来,左南春点头答应了,随后陪同罗双飞一起飘然返回镇海山。

    由罗双飞领回来的人,巡山的人看到后也没有阻拦,放了两人通行。

    院子里田青峰等人还在左右廊檐下盘膝打坐恢复元气,随同罗双飞步入的左南春左右打量这里的环境。

    此时的苗毅召集镇海山本部人马互相熟悉了一下人员后,正在秦薇薇曾经处理公务的阁楼内听阎修禀报最近在镇海山整理出的情况。

    听到雪儿通报说罗双飞带了他的师兄来,苗毅一愣,说来还真的来了,这么快?不会是罗双飞那家伙故意从哪找来糊弄人的吧?

    让阎修暂停了汇报。

    没一会儿,雪儿领了罗双飞和左南春上来。

    双方一见面,左南春在观察苗毅,后者也在观察前者。

    左南春负手而立,神情冷冷漠漠,没有丝毫拜见的意思。

    “大人,我是来向你正式告辞的,我师兄来接我了。”罗双飞拱手道:“罗双飞在此谢过大人这些时日的关照,就此拜别,大人多多保重。”

    走?阎修,还有千儿和雪儿愕然。

    坐在长案后面的苗毅听得心中火起,还真是说走就走了。当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给予你这么多优待也留不住你么?

    苗毅瞅向左南春,问道:“不知这位贵姓?”

    左南春淡然道:“左!”

    “原来是左先生。”苗毅冷冷道:“令师弟如今已经有了仙籍,想必左先生也知道。有仙籍在身,可由不得说走就走。”

    左南春目光一冷,若不是听说这位山主救过小师妹的命,他立马能发作。

    “天外天我也去过,区区仙籍还吓不到我,我师妹来向你告辞是给你面子。让你给他取消仙籍是不想给你惹麻烦,你莫非还想阻拦?”左南春冷哼一声,眉心突然亮出一朵九品红莲,“人我现在就要带走,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

    苗毅、阎修、千儿、雪儿瞬间惊悚,红莲九品修士?即将跨入紫莲境界的红莲九品修士?

    苗毅目瞪口呆,这罗双飞究竟是什么来历,一个师兄竟然有红莲九品的修为?那他师傅修为几何?

    他之前还以为罗双飞是从哪随便搞了个人来糊弄自己,可这红莲九品的修士连妖若仙见了也要避开走,哪是能随便找来的?对方说他连天外天都去过?

    罗双飞眼中闪过内疚。是他故意把左南春叫来吓唬苗毅的,目的是让苗毅给他解除仙籍,他其实不在乎有没有仙籍,只是不想日后给苗毅这个引荐人惹麻烦。

    “他若不怕惹麻烦就由他去,师妹,我们走吧。”左南春回头说道。

    “大人保重!”罗双飞两眼扫过千儿和雪儿。目光黯淡,再次向苗毅拱了拱手,随即朝左南春点了点头。

    左南春大袖一挥,阁楼内一阵强风涌动,已经裹挟了罗双飞穿窗而去,瞬间消失远去……

    阁楼内安静一片,阎修等人怔怔看着苗毅。

    脸色一阵晦明晦暗的苗毅突然苦笑,自己第一次招揽的人,想不到却招了个令自己无可奈何的人,也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眼光。人家说走就走了,还走的自己没脾气。

    他倒是能利用官方背景发动对罗双飞的缉拿,可那也要符合自己的利益,否则岂不是成了自己坑自己?叹了口气,摆手道:“阎修。你继续说吧。”

    “是!”阎修稳了稳情绪,继续汇报情况……

    罗双飞走了也有走了的好处,至少苗毅心里放下了一块疙瘩,放下了总是怕人偷窥的疙瘩,上次的确是被罗双飞给闹出了心理阴影,害得想办那事总担心外面有人偷窥或偷听,毕竟修士的听力不一般。

    夜幕降临,连续数日奔波的苗毅在千儿、雪儿的伺候下沐浴。

    碧波清池,二女被苗毅蠢蠢欲动的目光看得羞涩不已,而苗毅则是第一次伸手扯下了两人的抹胸。

    酥胸高挺,玉团般,怒顶两点红樱,二女娇颜鲜红欲滴,玉臂掩胸。

    哗啦出水,苗毅左右双臂各扛一具娇嫩躯体,出了静室,扔于床榻之上。

    看到眼前两具羞涩不堪遮遮掩掩的玉体,苗毅再也忍不住了,如狼似虎般扑了上去,初习就在二女身上。

    这一夜的风光自是旖旎,二女没有抗拒,欲拒还迎,如玉般的曼妙曲线遭受肆意抚摸,雪股丰臀饱受侵犯,玉臂无处着力,白肉生波,秀发如瀑摇晃,喘息娇吟不断,芳草泥泞之地不堪蹂躏,宛若醉生梦死般赤条条纠缠在一起,或温柔,或激烈。

    一夜点点落红,花开两朵,初者兴致正浓,不知收敛,遂梅开几度。(扫黄打非,此处省略一万字。)

    饱受摧残的二女方知当初谣言是假,痛楚中欢愉。

    而那制造谣言者,却在漫天星光下,站在黑鹰的背部,凌空飞渡,满眼的落寞似乎已经预料到了自己走后会发生什么,想象的画面已经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与现实同步,却无法阻止……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