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二九八章 有能者居之

飞天 第二九八章 有能者居之

    排除苗毅之前已经对蓝玉门许诺的原因。

    在阎修眼里,苗毅解决问题的方式一般就是先把事给挑起来,一旦把事情给挑拨起来了,苗毅的事马上就要来了,譬如当初初到东来洞上任时,苗洞主第一件事情就是先把山门给偷偷砸了,然后才栽赃陷害下毒手。

    眼前的情形,阎修怎么看都是苗毅在故意挑事,否则凭苗毅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脾气,哪是有耐心看下面慢慢吵架的人。

    他也不愧跟了苗毅这么多年,苗毅自认没杨庆那种什么时候都能波澜不惊利用权谋手段去解决事情的本事,他苗毅更习惯把事情闹出来后,再找到破绽,然后激烈下手,痛快解决!

    杨庆解决问题的方式有些阴柔,苗毅解决问题的方式则比较激烈。

    “都别吵了。”苗毅茶杯交到雪儿手中,让她再去泡一杯,回头一拍扶手,又把争吵给压制了下来,摇头道:“既然洞主的任用暂时无法定下,那就先摆到一边,还有一位行走和三位执事的空缺,你们看看谁能胜任?”

    这问题和前面一个问题压根就没什么区别,情况可想而知,此话一出,下面又吵了起来,继续吵得不可开交。

    剑离宫的人自然想推剑离宫的人上来;玉女宗的不遑多让;御兽门的执事也想升任行走,自己不好推自己,却暗中让御兽门的人鼓噪,而他自己则拼命为同门争取三位执事的空缺。

    吵!继续吵!苗毅接了雪儿端来的茶杯,慢慢喝着。听着,让大家继续吵。

    镇海山议事大殿估计有史以来出现如此吵闹的情况,事关自身利益,没谁愿意退步。差点吵得掀翻了屋顶。

    争吵都是好的,剑离宫、玉女宗、御兽门的弟子已经指手画脚到了一块,面对面唾沫横飞,吵得脸红脖子粗,最后几乎到了互相辱骂的状况,我骂你无能。这个骂那个废物,骂到已经出现了肢体接触,就差动手了。

    蓝玉门的人没有参与,不时看看高坐在上的苗毅。

    千儿和雪儿也是不时看苗毅一眼,二女也看出来了,三大门派的人敢肆无忌惮吵成这样,显然是不太把苗毅给放在眼里,二女不免有些忧虑。

    这个道理阎修也知道,换了杨庆在这里,哪怕换成是秦薇薇在这里。估计也没人敢如此咆哮,但是其中不乏苗毅故意示弱纵容。

    一杯茶喝完的苗毅,看了看见底的茶杯被,突然投掷出手。

    啪啦!茶杯砸碎在了高台下,苗毅冷着一张脸霍然站起,冷目扫过众人。说变脸就变脸了。

    一声脆响惊心,议事大殿内瞬间安静,所有目光集中了过来,吵得面红耳赤的众人一愣,似乎也意识到有些过分了。

    可是没办法,山主明显在征求大家的意见做决定,这个时候不争取难道要眼看着被别的门派把利益给拿走不成?

    周寰和柳倩等人都暗暗向同门弟子挥了挥手,示意站回原位,乱糟糟的大殿内很快又恢复了整齐,只有高台下的茶杯砸碎得触目惊心。

    “吵吵也就行了。竟然还想在议事大殿动手,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山主?”苗毅冷冷问道:“是在给我下马威吗?”

    目前任命权还在苗毅手上,大家也不好做得过分,谢罪道:“山主息怒。”

    苗毅沉声道:“前些时间我有事不在,镇海山的事物已经拖了一段时间。东来洞和长青洞形同虚设,不能再拖下去了。”

    下面有人心中嘀咕,东来洞形同虚设还不是你和熊啸之间的恩怨惹得熊啸发兵血洗,让你跑了算你命大,长青洞更是你干的好事,差点把人都给杀光了,现在还有脸在这里说?若不是府主垂青,你凭什么坐上镇海山山主的位置!

    “我想在场诸位肯定有不少在心中质疑我凭什么坐上这个位置,不服我的人肯定不少。”苗毅冷笑两声,面无表情道:“事情过去这么多天,想必已经有不少人收到了风声,熊啸已经叛逃到了对面的万兴府当上了府主。这些天苗某不才,亲自去了趟万兴府,已经亲手取了熊啸叛贼的狗命,将其头颅摘回呈与了府主,这个山主的位置是我拿命换来的。有功则赏,府主亲授,你们不服气也没用!”

    此话一出,众人震惊,熊啸已经死了?

    大家相当怀疑苗毅所说的真实性,到镇丙殿境内的万兴府杀了熊啸?

    可是大家也知道,这种事情如果是当着大家的面说谎,以后下不了台的是苗毅自己。

    阎修也惊住了,原来山主这些天不在是去了万兴府杀熊啸!

    苗毅只是炫耀一下,没必要多瞎扯,说多了也不能散发出王八之气震服众人,对这些人还是得来点实在的,冷目扫过,沉声道:“今天行走、执事和洞主的空缺必须有个结果,周寰!”

    剑离宫在镇海山地位最高的弟子,青莲一品修为的周寰站了出来,拱手道:“在!”

    “你刚才举荐的那些人都是剑离宫弟子吧?”苗毅问道。

    周寰毫不避讳道:“是剑离宫弟子不错,不过周寰认为,举贤不避亲,有能者居之。”

    苗毅点头道:“有能者居之,说的好,这话我赞同。”目光落在柳倩身上,“柳倩,你举荐的都是玉女宗弟子吧?”

    同为玉女宗在镇海山代表的柳倩也有着青莲一品的修为,闻言抱拳道:“属下举荐的同门亦个个出众,同样是举贤不避亲。”

    苗毅看向御兽门这边,“茅一凡,你举荐同门又是何居心?”

    这个茅一凡比较倒霉,身为御兽门在镇海山的首席,也同样是青莲一品的修为。按道理也能胜任行走一职,奈何当时的秦薇薇要安排一个自己的亲信,只剩下了两个行走的空缺给三个人分。

    秦薇薇有杨庆做靠山,不需要顾及那么多。为了表示公平,竟然让三人来了个抓阄,抓阄的结果自然是茅一凡有苦难言,否则他也不会成为执事。

    茅一凡抱拳道:“自然也是有能者居之,属下并无私心!”

    “好个并无私心!”苗毅冷笑连连道:“好一个有能者居之,也罢。我就听你们的,来个有能者居之,从即刻起,有职在身的行走、执事以及洞主全部免掉,给我把职位全部空出来!”

    众人大惊,周寰愣了愣后,愤怒道:“为什么!”

    柳倩亦上前一步道:“敢问山主,为何无缘无故免掉我们?”

    茅一凡自然也不会保持沉默,“我们并未做错什么,莫非就因为我们刚才争吵了几句。就要免掉我们?山主这样做何以服众,我等不服!”

    他一起哄,御兽门的弟子跟着喊道:“我等不服!”

    周寰和柳倩各自回头,身后同门弟子立刻一起喊道:“我等不服!”

    “我等不服!”

    大殿内貌似群情激奋,共同反对山主。

    千儿和雪儿可谓是满脸忧虑,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

    苗毅好整以暇地看了会儿。突然怒喝道:“够了!”

    声震大殿,殿内瞬间安静了一下,周寰上前一步道:“我等为镇海山效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可山主却无缘无故免掉我们,若是不给个满意的解释,我等将一起去南宣府向府主请个公道回来!”

    “解释?”苗毅冷眼斜来,“你们自己刚才不是已经解释了吗?不是你们吵个没玩没了甚至还想在议事大殿动手,说要有能者居之吗?”

    柳倩抱拳道:“难道山主认为我们没有能力担任此职?”

    “有没有能力不是你们自己说的算。拿出实力来证明!”苗毅喝斥一声,面向众人沉声道:“从现在起,一碗水端平,但凡有人认为自己有能力担任行走、执事和洞主一职的都可以报名,报名之后斗法比试。胜出者立刻走马上任,败者别说什么自己有能力,给老子一边呆着去!”

    “……”周寰等人顿时无语,才发现闹了半天把自己给坑了。

    可道理已经讲的很清楚了,有能者居之也是他们喊出来的,这事就算闹到府主那里去,倒霉的也是他们自己。

    可谁能想到这个有能者居之把他们也算在了里面,他们本是为同门争取的,现在总不好说自己例外可以不用有能者居之吧?这下算是掉到特大号坑里面去了。

    顿时一个个哑口无言。

    不少人面面相觑,也可以说是蠢蠢欲动,这下大家都有机会啊!

    现场顿时没人再吵了。

    “阎修,千儿、雪儿!”苗毅左右一偏头,“去把他们的任命玉牒和储物戒收上来。”

    “是!”三人领命。

    千儿、雪儿拾阶而下,跟在阎修后面走去。

    阎修对执行苗毅的命令已经习惯了,第一个走到周寰面前,不卑不亢地拱手道:“周行走,麻烦你把任命玉牒和下发的储物戒交出来。”

    谁叫某人属于站在最前排的那种。

    周寰神情抽搐,可惜说出的话吞不回去,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在众目睽睽之下倒腾干净了储物戒里的东西,把储物戒和任命玉牒给交了出来。

    阎修检查无误后,分别交给了千儿和雪儿,又走到柳倩面前拱手。

    多话也不用说了,自己用话堵了自己的嘴,柳倩也只能老老实实地交出东西。

    下一个自然就是茅一凡。

    三人还算好的,因为三人算一算,貌似镇海山就他们三个青莲一品的修士,回头比试一番,属于自己的东西自然就拿回来了,而且还更名正言顺,所以三人也还算配合。

    真正在心里埋怨三人的还是那几位在职的洞主,他们坐拥其位,可没说要搞什么有能者居之,当初一来到镇海山便能坐上洞主的位置大多是因为背景的原因直接任命的。

    几位洞主随便瞄瞄周围火热的眼神就知道,比他们修为高的不少,想坐这位置的人太多了,交出去后鬼知道还能不能抢得回来,被那三个孙子坑死了!

    这些洞主可谓是把周寰三人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上了,同门又怎么样?心里照骂不误!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