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三一七章 摊牌

飞天 第三一七章 摊牌

    镇海山待客宅院内,沈风华老神在在地坐在正厅主位上等着。

    不过很快发现了不太对劲,进门歇下脚后,就一开始看到了热情,后面就上了一杯茶,接下来不但连个奉承说话的都没有,外面连点声音都没有。

    正琢磨怎么回事,其带来的两名手下之一张步平从外面走了进来,在沈风华耳边说道:“执事,不知道怎么回事,宅院里伺候的人都撤走了。”

    “撤走了?”沈风华一愣,随即露出一丝明悟,看来那个苗毅是不想送东西的时候有太多人看到,想必马上就该来了,遂摆手笑道:“无妨,客随主便。”

    他都这样说了,左右手下还能有什么意见。

    奈何等了小半天,连个上门的人影子都没有看到,既没人斟茶倒水,甚至连个送点吃食的都没有,平常下来巡视走到哪不都是好酒好菜招待着,今天见鬼了。

    磨蹭到天都快黑了,沈风华坐不住了,这点时间对修士来说虽然不算什么,打坐修炼不过一眨眼过去的事情,可是坐着干耗也挺难熬的,沉着一张脸道:“张步平,去看看怎么回事。”

    “是!”张步平领命迅速而去。

    约莫半个时辰后,张步平急冲冲回来了,“执事,苗毅等人都在杨庆那边,正在大摆筵席招待杨庆一行。”

    沈风华隐约有种被耍了的感觉,可想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区区一个山主哪敢这样做,起身道:“带路,去看看。”

    孤零零三人出了门,外面月色倒是不错,张步平领路在前。一路带到另一座山腰的别院,一走到别院门口便能闻到酒肉飘香,笑谈之声从里面传来。

    这边热闹。自己身为上面下来的使者却是连个招呼的人都没有,沈风华直接挥袖拨开门口的守卫。强行闯了进去,直闯宴会大厅。

    大厅内杨庆坐在居中的首位,苗毅等人在左右成两排,一伙人酒兴正浓,互相举杯,不速之客的到来令厅内一静,齐齐看向站在门口环顾厅内的沈风华。

    杨庆眉头微皱。这厮就这样强闯进来,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

    尽管如此,杨庆还是站了起来笑道:“沈执事来了,看座!”

    沈风华目光投向苗毅。结果发现苗毅一脸戏谑怪笑,当即明白自己是真的被耍了,还没见过一山主敢耍镇乙殿来的执事,此事定有人在背后作祟,目光直盯杨庆。桀桀怪笑道:“杨府主这里好热闹啊,不愧是身兼两府的府主,我那边却是连个斟茶倒水的都没有,这待遇还真是没法比啊!”

    这夹枪带棒的话令杨庆两眼微眯,竟敢当着自己一干手下的面讥讽自己。一个没有实权的执事还管不到自己这个府主头上来!

    他其实也有点不爽沈风华,收了自己东西,却连个态都不表,所以来了镇海山后,他也就懒得过去招呼了,也没想到沈风华那边是个什么状况。

    闻听此言,杨庆回头看向苗毅,“苗毅,可有怠慢客人?”

    苗毅起身回道:“回府主,不是怠慢,而是镇海山拿不出沈执事想要的东西,只好缩衣节食省一省,多省上个两天,说不定就省出来了。”

    在座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厮感情还真怠慢了人家啊!

    杨庆有点无语。

    怒火中烧的沈风华挥手指向苗毅,怒声道:“好大的狗胆!来人!给我拿下!”

    他身后的两名手下也是气得不行,闻言立刻上前,就要对苗毅动手。

    谁想苗毅脸色一沉,“砰”一脚踢翻横在面前摆满酒菜的长案,酒水菜汤横飞,外面的田青峰等人瞬间涌入,一个个手拿家伙将沈风华三人给围了起来。

    后面还有骑着龙驹的修士轰隆隆闯入院子里。

    在座众人一惊,也都站了起来,感觉这情形看起来怎么有点像是兵变?苗毅这疯子想干什么?

    青菊目瞪口呆地看着苗毅,终于有点明白杨庆为什么不肯把秦薇薇嫁给这家伙了。

    杨庆则是冷眼瞅着苗毅。

    沈风华倒是不怕这里人多,环顾围住自己的人马,被气笑了,指着苗毅喝斥道:“小贼,你想造反不成?”

    苗毅五指一张,喝道:“你若是能拿出殿主的法旨来,苗某立刻束手就擒,若是拿不出来,我镇海山也不是随便来条狗就能放肆的地方!”

    沈风华哪来的法旨,回头看向冷眼旁观的杨庆,厉声道:“杨庆!你想造反?”

    砰!杨庆面前的长案同样被杨庆给一脚踢飞,冷眼盯着苗毅问道:“苗毅,你想干什么?”

    开什么玩笑,自己来到自己手下的地盘上,手下正给自己大摆筵席间,突然冲入兵马,这如果有什么不轨企图,自己岂不是危险。

    苗毅抱拳回道:“回府主,这姓沈的老贼十分可恶,竟敢以造船的事威胁手下,说如果不送他一百颗愿力珠,回了镇乙殿就要说咱们造的船有问题。镇海山穷山恶水,属下又养了这么多人马,哪来的一百颗愿力珠送他,既然左右是死,他沈风华若是来硬的,属下如果逼不得已,也只好先将这狗贼给拿下,再去镇乙殿请罪!”

    杨庆明白了,怪不得姓沈的有点古古怪怪,收了自己礼一直不肯表态,还要到镇海山来逛逛,感情是索贿来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苗毅又不是拿不出一百颗下品愿力珠,这么大的事又不是总能碰上,人家好不容易碰上捞一次的机会,你就给了他又怎样?何必惹这麻烦。

    转瞬又从苗毅“左右是死”的话里恍然大悟,是啊!这厮要去星宿海了,还想一个将死之人掏腰包买死?

    扫了眼厅内的镇海山人马,杨庆也担心苗毅这疯子破罐子破摔,不敢将苗毅给逼急了。

    再说了,沈风华跑到自己这一方诸侯的地盘上来拿自己的手下算这么回事?若是这样让他把人给拿走了,自己这个府主威信何在?

    沈风华自然不会承认自己索贿的事情,怒声道:“小贼,休要血口喷人!”

    “沈风华!”杨庆出声打断,“有话可以好好说,拿我的人…你凭什么?如果有殿主法旨不妨拿出来!”

    “……”沈风华咬牙,他哪来的殿主法旨,恶狠狠点头道:“杨庆,我就知道是你在背后搞鬼,山不转水转,这笔账我们回头再算!”

    杨庆无语,看来这黑锅自己是背定了,估计怎么解释沈风华都不会相信区区一个山主敢这样干。

    “走!”沈风华领了两名手下甩袖而去,谁想几杆长枪却顶在他面前,拦住了他们。

    苗毅可没说要放他们走,田青峰等人自然不会轻易让开。

    沈风华霍然回头看向杨庆,“杨庆,你莫非还想对我动手不成?”

    “放他们走!”杨庆冷冷一声。

    苗毅立刻挥了挥手,拦住的人马当即让开一条路。

    一脸阴霾的沈风华憋着一口恶气离去。

    看着离去的背影,说实话苗毅是真不想放他走,想拿沈风华的脑袋祭自己的全套二品法宝,奈何也知道,真要扣留和斩杀了镇乙殿的使者,那就是打殿主的脸了,怕是还没去星宿海之前自己就要在劫难逃。

    田青峰等人也在苗毅的眼色下迅速退下,搞出这样的事,他们也是心惊肉跳不已,奈何没办法,今天他们不这样搞,明天苗毅就要搞他们。

    厅内杨庆的人马微微松了口气,还以为要动手打起来,幸好没事。

    谁知杨庆亦挥手道:“苗毅留一下,你们都退下!”

    好好一场宴席搞成这样,散场的诸人一个个暗暗摇头,离去之际看向苗毅的眼神都有些古怪,这疯子还真敢搞,连镇乙殿的执事都敢得罪,就不怕人家回头给你穿小鞋?以后还是少惹这疯子为妙。

    离去的人中不乏一些当初苗毅在南宣府送过礼的三大门派的人,苗毅能送礼给他们,为什么反而不肯给那位执事,这事肯定是杨庆在背后指使。

    人皆散去后,厅内就剩下了杨庆、青菊和苗毅。

    “竟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苗毅你好大的胆子!”杨庆突然一喝。

    “属下知罪,可我现在实在拿不出那一百颗愿力珠,只好出此下策!”苗毅一脸苦笑道。

    这话可是软中带硬!两府当中的山主属你最阔气,真是拿不出那一百颗下品愿力珠吗?

    杨庆骤然眯眼,此时此刻他方意识到,苗毅已经变了,再也不是当年的那个苗毅了,竟敢把主意打到他的头上让他背黑锅了!

    “是因为要去星宿海,还是因为我拒绝了你的求亲?”杨庆突然来了个一语双关。

    苗毅脸上的神情渐渐变得淡然,抬头挺胸,不卑不亢地站在那,没了上下之分地微笑道:“和这些都无关,府主当年的知遇之恩,苗毅一直铭记在胸,也曾数次舍命相报,也曾想过永远追随府主,可我从熊啸身上看到了,我能这样想,时候到了府主却未必能容得下我。就算有那一天,我也不会怨府主,因为游戏规则就是这样的,一直在取而代之的不断循环之中,换了我也会和府主一样做。”

    此话一出,青菊似乎不认识了苗毅,渐渐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