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三二三章 左右是死

飞天 第三二三章 左右是死

    (说好了月票每满五十就加更一章的,50票加更送上)

    苗毅相当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原因无他,这两个飞天而来的人他都认识,一个是曾经到他东来洞拜访过的孟兰孟姐姐,另一个则是当初杀了熊啸逃窜时在界河施法袭击了他的红莲高手。

    这两人怎么会在一起?孟兰也是红莲修士?苗毅脑袋有点转不过来了,偏头眨了眨眼睛,再回头看来,继续傻眼。

    他当然没看错,来者正是镇丙殿殿主邬梦兰,和其手下行走庞让。

    明眸环顾四周的邬梦兰目光一顿,在苗毅脸上怔了怔,见到苗毅吃惊的傻样,柔美嘴角勾起一抹戏谑莞尔,暂没理会,继续听着冯之焕等人的汇报。

    听完汇报,邬梦兰点了点头道:“早做交接早出发吧。”

    “是!”冯之焕回头道:“杨庆,把名单给邬殿主。”

    杨庆上前,将这边核实无误的名单呈交了上来。邬梦兰接了名单到手,上下扫了眼杨庆,淡淡问道:“你就是杨庆?”

    “正是卑职!”杨庆抱拳回道,他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关注自己,但是各为其主他也不怕邬梦兰能把自己给怎么样。

    然后没有然后,邬梦兰没有再问他什么,而是偏头看向了一脸若有所思的苗毅,淡淡喊道:“苗毅,见到本座为何不拜见?”

    她的身份已经在这边的称呼下完完全全暴露了。

    孟兰?镇丙殿殿主邬梦兰?原来是她!恍然大悟正责怪自己愚蠢的苗毅陡然听到招呼,有点心惊肉跳,正好对上邬梦兰的明眸,赶紧跳下坐骑,上前行礼道:“卑职拜见邬殿主。”

    这一下,一大堆人的目光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冯之焕、何云野、韩六平甚至都没见过苗毅,三人不知道堂堂镇丙殿殿主怎么会认识苗毅。

    杨庆、秦薇薇、公孙羽等一大帮人则是惊疑苗毅怎么会认识镇丙殿殿主邬梦兰,看两人的样子,似乎早就认识。

    “苗毅。我们可是好久不见了。”邬梦兰冷笑道:“听说你上次很嚣张,跑到我镇丙殿境内打杀劫掠,连我万兴府的府主都死在了你的手上,可有其事?”

    庞让亦目露精光冷冷盯着苗毅,他有点想不通当时那些人中了他的‘鬼雨’怎么会没事,害得事后消息传来自己被邬梦兰给狠狠训斥了一顿。

    “卑职不敢嚣张,实在是万兴府府主欺人太甚,卑职委曲求全忍让,他却非要打杀,卑职纯属自卫!”苗毅不卑不亢道。他不信邬梦兰敢在这里把自己给怎么样。所以冷静的很。

    “好个纯属自卫。暂且由你说去,具体怎么回事你应该心知肚明,我也不与你费这口舌。”邬梦兰哼了声,问道:“听说你也要去参加这次的戡乱会?”

    “正是。”苗毅规规矩矩回道。

    邬梦兰黛眉微扬。“你知不知道我为何会在这里?”

    苗毅恭恭敬敬道:“卑职也正疑惑。”

    邬梦兰淡然道:“你给我听好了,这次负责压船前往星宿海的人,正是本座!”

    因为这次辰路人马是在月行宫的地盘上集结出发,所以辰路君使很自然地让月行宫打理此事,而月行宫宫主又因为人马是在镇乙殿的地盘上集结,又把事情指定到了镇乙殿头上,只是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月行宫宫主又指了邬梦兰来负责,于是就出现了这一幕。

    “啊…什么?”苗毅失声抬头。这下彻底冷静不下来了。

    小人物总是如此后知后觉,直到事情捅穿了才知道真相,其实就连杨庆看到邬梦兰出现也大概猜到了是怎么回事。

    “怎么?你有意见?”邬梦兰一脸的似笑非笑,斜眼瞅着苗毅,貌似在说。你不是冷静的很吗?你不是不卑不亢吗?现在知道怕了?

    “卑职…没有意见!”苗毅一脸苦涩,真可谓是吐字艰难,心想自己怎么这么命苦,别还没到星宿海就被人给在途中弄死了。

    他偏头看向杨庆,反正都这样了,那是赤裸裸地对杨庆一脸埋怨,熊啸我帮你干掉了,你爽了,我却被你坑死了。

    你看我干什么?杨庆有点无语,心想能全怪我?你小子敢说我不授意你能放过熊啸?

    当然,杨庆心中多少还是有点愧疚。

    “没意见就好,当然,你有意见也没用。”邬梦兰话锋一转,“月行宫的船是哪艘?”

    “那只!”苗毅老老实实回手指了一艘。

    “也好,本座就搭那艘船吧。”邬梦兰目光一转,盯着苗毅问道:“即将出发,你不登船站在这里干什么,莫非想让本座请你上船?”

    “不敢,卑职这就上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苗毅赶紧返身爬回了坐骑上,骑着黑炭环顾四周一眼。

    周围尽是怜悯的眼神看着他,就像看一个死人一样。

    秦薇薇银牙咬唇,满眼复杂,想话别都没机会,几个红莲高手在场,轮不到她出来说话。

    公孙羽脸上则挂着笑容,想到苗毅当初对自己的羞辱,再看到苗毅现在的倒霉样,如此剧烈的反差,差点没让他笑出声来,心中直呼报应!

    镇海山人马则是有人欢喜有人忧,欢喜的自然是三大派的人,忧的则是蓝玉门弟子,看来山主大人是没办法活着回来了,实在是山主大人把镇丙殿那边给得罪狠了,这次落在了镇丙殿殿主的手中,别说活着回来,只怕是连活着到星宿海都没了希望。

    为什么这些人都用怜悯的眼神看着我?苗毅心中悲凉,突然挺直腰板,一扫脸上的颓色,老子就算是死,也要死得像个人样!

    于是他像个将军一样,胯下坐骑载着他威风凛凛狂奔而出,直接冲上高高搭起的跳板,落在了大船甲板上,奔跑在甲板上的黑炭纵身而起,落在了大船最高处的天台上。

    拨转坐骑。转过身的苗毅冷冷俯视码头上的人群,与上千道投来的目光对视在一起,背景是碧海蓝天,显得有些孤寂。

    邬梦兰扭头,目光从苗毅身上收了回来,一声令下:“启程吧!”

    话毕,闪身凌空飞渡,也落在了月行宫的那条船上,落在了大船的桅杆上,飘飘欲仙。比苗毅所站的位置还高。

    庞让。飞身到了最尾部的那条船。

    很快。搭建在码头上的十座高台跳板被直接摧毁,十艘大船起锚,每艘船第一波安排进了动力舱的十只龙驹充当了动力,船尾开始暗流涌动。

    邬梦兰所在的船只成为了首舰。第一个出港,其余船只陆续跟在后面,渐行渐远。

    待到所有船只消失在了海面上,何云野等人亦飞天而去复命。

    杨庆算是松了口气,船一出港,两府的任务算是完成了,旋即下令麾下各回各地。

    骑着龙驹的秦薇薇在码头上伫立良久,看着海面迟迟不愿离去,一脸的怅然若失。

    公孙羽嘴唇紧绷。今番他终于确认了,秦薇薇果然是钟情苗毅的……

    天高海阔,站在桅杆上的一袭紫裙在风中飘舞,眼前蔚蓝一片,邬梦兰心情舒畅。看了眼下面天台上坐在坐骑上默然不语的苗毅,飘然落下。

    “你的坐骑为何不关进马厩?”邬梦兰问道。

    苗毅跳下坐骑,拍了拍黑炭的屁股,黑炭屁颠颠到了一旁一躺,甩着小尾巴吹着海风,舒坦打盹。

    邬梦兰愕然,这龙驹竟然能躺着睡觉?

    而苗毅把手一背,“在这艘船抵达星宿海之前,我是这条船上的管事,这点小权利还是有的。”

    竟敢在自己面前背个手如此态度说话,邬梦兰扬眉冷笑道:“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敢用这种态度跟本座说话?”

    苗毅无所谓道,“反正你左右都不会放过我,既然左右是死,我何必死那么委屈。”

    邬梦兰淡然道:“现在知道怕了?”

    “已经怕过头了,现在反而想开了。”苗毅两手一摊,突然苦笑道:“孟姐,你可是骗得我好苦啊!看在小弟曾热情招待的份上,孟姐能不能让小弟死个明白?肖乙主到底是什么人?”

    邬梦兰斜眼道:“你好像也不是那么蠢的人,我都露面了,你还猜不出他是谁?”

    “肖乙主,霍凌霄,肖乙主,镇乙殿之主是不是这样?”

    “你说呢?”邬梦兰反问。

    苗毅顿时一脸苦涩,不需要再多问了,摇头道:“我是有够蠢的,应该早就猜出才对,原来我那结拜大哥竟然是镇乙殿殿主,没想到便宜没占着,反倒惹了一身骚。”

    邬梦兰上下审视他一眼,颇感奇怪道:“说到这事我倒是要问问你,我看到镇乙殿那边的名单时感到很诧异,你和霍凌霄结拜虽然是有名无实,可凭你们两个的关系,霍凌霄多少会给予照顾才对,怎么你的名字还会出现在戡乱会的名单上?”

    苗毅闻言哈哈大笑,笑容中藏着悲愤,“正是我那结拜大哥钦点我来的!”

    邬梦兰一愣,“是霍凌霄点名让你来的?”

    苗毅诧异,“孟姐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他还正想问问原因。

    邬梦兰鄙夷道:“你当你是谁,本座有必要事无巨细关注你吗?”

    也是,苗毅苦笑。

    不过邬梦兰话锋一转,沉吟道:“霍凌霄那人虽然不怎么样,可也是要点面子的人,还不至于因为你逼着他和你结拜而故意整你,何况他本就是一时玩性在逗你玩,没道理这样做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