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三二八章 大家都是自己人

飞天 第三二八章 大家都是自己人

    都说最毒妇人心啊!今天算是领教了。

    被喊来的两人顿时一阵恶寒,不过也只能是感叹一声,这女人果然是不好惹,竟然连龙驹也惩罚。

    不过也觉得还好了,动力舱一次性只能上十只龙驹,那些受惩罚的有二十多人,其坐骑可以轮流换着来,对龙驹来说也不是太大的问题。

    三人走进马厩,三大派的房门号都在苗毅的脑子里,房门号和马厩的号是对应的,苏敬公等人的龙驹先被赶了十只出来,顺着通道直接被赶进了动力舱。

    动力舱内,有十只龙驹套着链子各自绕着一只转盘跑,就像驴拉磨一样,各自的主人盘膝打坐在一旁轮流掌舵。

    船上两百号赴会的修士,为了公平起见,每十只龙驹在这里拉上一天,轮流换着来,每人坐骑估计进来拉上个三回就差不多到了星宿海。

    见到苗毅等人赶着龙驹进来了,盘膝打坐在动力舱内的十人睁眼站起,换班的时间还没到,怎么就来了?自然要问怎么回事。

    被喊来的两人把苏敬公等人得罪邬梦兰的事情讲了遍,舱内十人唏嘘不已,不过也没什么意见,以后不用自己的坐骑再来做苦力了,大家何乐而不为。

    为了避免船忽然停下,十人逐一将自己的坐骑给换下,将苏敬公等人坐骑给换上了。

    苗毅自然要将事情详细交代,让这一班的人对下一班交接,继续换三大派的坐骑上。

    临走前,苗毅再次提醒道:“我和三大派的人是同僚,都是好友,喂食的事情你们就不用操心了,我会亲自来打理,你们交班的时候把话传下去。”

    能给自己省事,大家自无不可,同时也觉得苗毅这人挺仗义。也有人认为苗毅这是在拍三大派的马屁,这样做自然是为了在星宿海能有所依仗。

    苗毅才不管他们怎么想。

    回到自己房间时,外面苍茫大海上已经是狂风暴雨并举,又从寒玉箱子里拿了点冰镇的水果出来品尝,边吃边走到窗前,外面狂风暴雨阳台上的门是不方便开了,只能把窗户拉开了一条缝隙,风雨立刻飘摇灌入。

    苗毅从窗户缝隙里看去,只见苏敬公等二十多人正硬邦邦干挺在船头,接受着狂风暴雨的洗礼。都是青莲修士。能将一般人刮跑的狂风暴雨他们还是能扛得住的。从他们站在船头纹丝不动就能看出。

    只是如此恶劣环境下看着有点惨不忍睹,尤其是动不动一个巨浪迎着船头扑头盖脸打来时,更显苏敬公等人的坚挺。

    吃着东西观看的苗毅不禁啧啧有声,可惜狂风暴雨不能刮上三个月不停。否则也能让这些家伙吃上一壶。

    他之所以把这些人从天台上整到船头去罚站,也是怕邬梦兰看了会奇怪,这一奇怪肯定就会忍不住上前去问一下为什么,这一问为什么肯定就要露馅,还是让邬梦兰眼不见心为净的好。

    窗户一关,苗毅盘膝坐在了榻上,一颗愿力珠扔进了嘴里打坐修炼。

    海上的狂风暴雨来得快,去的也快,不到小半天。外面已经是雨消云散,露出纯净浩瀚的满天繁星,已经是深夜,外面从狂暴中静阑下来的浪花声动听,已经躲进了屋内的黑炭甩着蛇尾巴悠闲打盹。

    苗毅收功下了床。开门走上阳台,抬头看看夜空的朗朗繁星,那不见明月的海天分外怡人,看看船头,那二十来人依旧坚挺在那。

    苗毅飞身而下落在了甲板上,走了过去。船头闭眼修炼中的二十多人闻声睁眼,扭头看来。

    “诸位幸苦了。”苗毅拱了拱手。

    “苗管事,我等正有事找你。”完颜花出声道。

    苗毅在她们几个女人身上扫了一眼,修士就是这点不好,如此大的狂风暴雨也没能把她们给整成落汤鸡,不然能看看这些玉女的身段到底与普通女人有何不同。

    “何事?”苗毅问道。

    李耀奇叹道:“苗管事,我们一直站这里倒是没关系,只是轮到我们龙驹当值的时候不能上场慢了船速怕是又要惹得邬殿主生气,苗管事可否代为安排一下。”

    苗毅呵呵笑道:“不用担心,我已经把动力舱当值的秩序给重新调整了,诸位的龙驹就不用上场了,在马厩休息便可。诸位正接受惩罚中,其他人也能理解。”

    彼此之间不愧是你死我活,他说这话还真是一点都不脸红,人家的坐骑正在奔波劳累个不停,他居然说在休息。

    “多谢苗管事。”偏偏众人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还都拱手谢过。

    完颜花又说道:“苗管事,还有一事,我们在这里受罚,我们坐骑的进食怕是会有些麻烦,想请苗管事一起代劳。”

    “这个呀!”苗毅趁机提条件道:“诸位也知道在下势单力薄,不知到了星宿海后,三大派能不能照看一二?”

    此话一出,众人心中原本还有点担心他趁机做手脚,现在却是放下心来,显然对方还是想巴结三大派保命,并不敢得罪他们太狠,面子显然没有小命重要。

    众人心中冷笑,表面上还是客气点头道:“这是自然。”

    苏敬公更是保证道:“到了星宿海,你想跟着我们三大派任何一家都可以。”

    “是的。”李耀奇和完颜花也满口保证下来,先把苗毅稳住再说。

    苗毅当即笑着拱手道:“诸位放心,诸位坐骑的事情包在苗某身上,只要诸位安好,到了星宿海亦是苗某一大助力。”

    双方完成交易后,苗毅告辞离去。

    等他一走,背对的苏敬公等人交换个眼色,一个个眼露厉色冷笑不已,还想我们到了星宿海帮你?到时候看你怎么死!若不是你苗毅干的好事,把事情给捅到邬梦兰那里去,我们焉能吃刚才那顿狂风暴雨的苦头?

    刚才的狂风暴雨彻底把众人之前对苗毅帮忙的那点感激之情给冲刷的一干二净,顶着狂风暴雨时,心中那叫一个狠呐!奈何那厮和邬梦兰攀上了关系,只要还在这条船上就惹不起,只能暂时忍耐,等到了星宿海再找那厮算账。

    背身而去的苗毅嘴角也同样露出冷笑,他过来求他们做交易也是为了他们能安心,他才不指望到了星宿海三大派能保护自己,自己的小命只能是靠自己,寄托在别人身上,尤其是交由仇人做主可不安全。

    还想老子给你们的坐骑喂食?回头看你们到了星宿海骑着一群软脚虾拿什么跟老子嚣张!

    当然,喂食的事情他还是会做的,不过会掌握分寸,逐渐将那些龙驹的身体给掏空。

    虽然有些残忍,可这也是没办法,你现在无论是把对方人给弄死了,还是把对方龙驹给弄死了,下船之前捅到邬梦兰那里自己干的好事都会露馅,把人家邬梦兰当傻子耍,邬梦兰能放过你才怪。

    趁机直接爽快报仇固然是好,可也没必要把自己给搭进去,不急,主动权已经掌握在了自己手上,慢慢来就是。

    回了屋里门一关,继续修炼。

    次日清晨,一轮金灿灿朝阳跳出碧波万里的海平面,苗毅收功走出了阳台跳了下去,走到船头对苏敬公等人说道:“邬殿主让我每日一报船上的情况,我现在去正好帮你们求求情,看邬殿主能不能高抬贵手放过你们。”

    “有劳了。”众人立刻拱手谢过,实际上是站的越久越恨某人。

    “不谢,大家都是自己人,到了星宿海还要相互倚仗。”苗毅客气一声离去。

    自己人?谁跟你自己人?这话又是让众人一阵冷笑。

    飞身上了天台的苗毅抬头看看万里无云的天空,再看看金灿灿的朝阳,嘴角露出一抹诡笑,估计今天的太阳有点大啊,昨晚水洗,今天暴晒,这帮家伙还真是有福气。

    咚咚咚!回头到了邬梦兰的门口,苗毅敲门后,恭敬道:“孟姐!”

    总之不管邬梦兰怎么不爽,他就是不尊人家为殿主,喊着“孟姐”不放,效果多少有一点,至少自己喊着“姐”说话时多少方便点。

    “进来!”邬梦兰的声音从屋里传出。

    苗毅施法拨开了门后的门栓,推门而入,走到邬梦兰房间门口,见邬梦兰依旧盘膝打坐在榻上修炼,拱了拱手道:“遵孟姐的吩咐,小弟前来每日一报。”

    邬梦兰连眼都懒得睁,淡然道:“说吧。”

    “船上一切正常,只是…”苗毅有些犹豫。

    邬梦兰霍然睁眼道:“只是什么?”她也不想船上有事,把人全部交送到星宿海去才算圆满,没有逼不得已的理由,她其实不会在船上乱开杀戒。

    苗毅笑道:“我们这条船上一切正常,其他船上就不知道了,要不我帮孟姐去打探打探?”

    邬梦兰明眸一闪,嘴角露出讥讽,“你有这么好心?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什么都瞒不过孟姐的眼睛。”苗毅干笑两声,苦着一张脸道:“不瞒孟姐,企图是有一点,只因小弟昨天把三大派给得罪了,所以想到其他船上看看能不能找到些在星宿海的助力。不过您放心,小弟一定帮孟姐把其他船上的状况给搞清楚…孟姐,小弟真心不容易,看在当初小弟在东来洞热情招待的份上,您就顺带着帮帮忙吧。”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