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九四一章 我恨你

飞天 第九四一章 我恨你

    也只是高兴了一会儿,便离开了房间,找到了玉虚真人,询问有关‘血魂’的事,实在是这毒太蹊跷了,他也担心还有什么后遗症,想弄清楚了。

    玉虚真人哪了解这个,同样连听都没听过,倒是听说血妖毁了法源依然能活得好好的感到很震惊,连天行宫折腾这么多年都未能把血妖给怎么样,正气门也帮不上苗毅什么。

    “居士最好尽量不要再乱跑了,实在要出去就雇点镖行的人护送。”玉虚真人善意提醒了一声。

    “总不能一辈子让镖行的人保护吧?”苗毅摇头笑了笑,万一要干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哪方便让外人看到,何况一直躲着也不是个办法,事情必须要有个了结,如果区区一个血妖就能挡他一辈子,那也不用混了。

    和玉虚真人磋商一番后,苗毅回到自己房间取出了星铃,联系上了钟离哙,告知了自己中毒的事,让钟离哙来了后易容前来,商量解决血妖的事。

    血妖法源毁了竟然还好好的,钟离哙亦是吃惊,表示会尽快赶到,有些事情隔空联系不太方便。

    而苗毅也不知道自己体内的毒化解干净了没有,唯有用时间来检验,毕竟血妖说过一天会发作三次,盘膝榻上掌握血丹修炼。

    一天之后,苗毅睁开了双眼,微微一笑,所谓的一天三次发作并未出现,看来这‘血魂’奇毒碰上自己的星火诀还是不堪一击,遂安下了心来继续修炼。

    群英会馆后院,一天过去了没有等来苗毅的屈服,徘徊在亭台楼阁间的皇甫君媃对坐在湖心亭中织布的血妖问道:“你确认你的毒对他真的有效。”

    “少东家放心,从未失手过,不过那小贼还算骨头硬。硬是抗了一天也不来求饶,我倒要看他能坚持多久。”专心织布的血妖笑了声,手头上未停。织造的红绸是她自己专用的。

    皇甫君媃转身倚坐朱栏,神情莫名远眺。周边荷叶碧摇,能在这寸土寸金的天街中享有一小块湖泊是件奢侈的事情。

    次日傍晚之际,等候在杂货铺院门旁的宝莲亲自迎了一个老头进来,不是别人,正是乔装后的钟离哙,直接带到了苗毅的房间。

    苗毅示意宝莲退下后拱手笑道:“大胡子,最近可好?”

    钟离哙懒得客套,直接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确认是血妖?”

    苗毅一怔。缓缓点头道:“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有些怀疑,因为我从血妖身上不曾闻到血煞气息,而且她修为也只有金莲七品…你等着,我去群英会馆打探一下。”

    钟离哙道:“小心点。”

    “这你放心,血妖还不至于敢在群英会馆对我动手。”苗毅不以为然一句,直接离开了。

    群英会馆那边,一得到苗毅来的通报,依旧在湖心亭织布的血妖掩嘴一笑,“少东家。怎么样?他终究是扛不住求饶来了。”

    皇甫君媃无惊无喜,对婢女点头道:“带他过来吧。”

    婢女离去,不一会儿领了苗毅前来。苗毅也还是头次来到这湖塘边的亭台楼阁,见到皇甫君媃的笑容深处多了几分冷意,皇甫君媃自然感受到了。

    而苗毅的目光已经落在了织布的血妖身上,背个手慢慢走近,“女人终究是女人,打打杀杀的事情不适合你,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织织布,干点相夫教子的事多好,何必一天到晚算计人。”

    话是对血妖说的。皇甫君媃却感觉到话里有所指,未必没有说给她听的意思。

    血妖头也不回。淡然道:“怎么?扛不住了,求饶来了?既是来求饶就别嘴硬!”

    “求饶?笑话!”苗毅不屑一声。走到对面手摸织出的红绸,调侃道:“我是来感谢你的,之前修为一直卡在紫莲九品无法突破,谁知中了你的毒后,竟然一举助我突破了,不来表示谢意实在是说不过去。”

    皇甫君媃愕然看来,血妖手上一僵,缓缓抬头看向苗毅。

    苗毅还挺配合,抬手在眉心施法一抹,抹去了灵隐泥,一朵金灿灿的一品金莲幻影浮现在灵台,真的假不了,拱了拱手,“多谢相助!”

    血妖神情抽搐,这个倒是不需太大的怀疑,大境界突破本就需要机缘,血魂奇毒的煎熬下的确有这个可能,只是帮了仇人这么大的忙,换了谁都有点难以接受。

    “既然帮了你这么大的忙,我的东西是不是该还给我了?”血妖冷笑道。

    苗毅摇头道:“血妖法源毁了,何况我从你身上也感受不到血煞之气,我凭什么相信你就是血妖?你如果不是血妖,我又凭什么把东西交给你!”

    这里话落,血妖身形一闪,在亭中飘忽转圈,突然有道道红纱飘出,笼罩住了血妖,转眼恢复了血妖的本来法相,浓郁血煞之气亦袅袅浮现,一对鸳鸯血刀亦射出绕苗毅急转几圈才骤然收回。

    血妖身形再转,道道红纱收缩不见,又恢复了刚才常人女子的妆容,手一伸,“现在该信了吧!东西还我!”

    苗毅哼哼一乐,果断道:“不给!耍你玩的看不出来吗?”

    “你…”血妖暴怒,袖子里嗖嗖射出红绸就要动手。

    “血妖!”皇甫君媃喝斥一声,这里可不是动手的地方。

    血妖强忍怒火,摆袖收手,在这里动手的后果她也的确承担不起,天街不会容她坏了天庭律法。

    苗毅不再理她,转身对皇甫君媃道:“皇甫掌柜,借一步说话。”

    皇甫君媃默了默,转身而去,苗毅回头朝满面怒容的血妖笑了笑,转而跟随皇甫走开。

    “有本事别来求我!”血妖厉声一喝。

    苗毅头也不回地笑道:“就你那点雕虫小技,也想拿来要挟我?不自量力!毒我早就解了,我犯得着求你吗?”

    他想看看血妖还有没有本事再向自己下毒,想仔细确认下自己究竟是怎么中毒的。

    “死鸭子嘴硬!”语带讥讽的血妖显然不信。

    苗毅也懒得跟她解释。

    到了陆上庭院,皇甫君媃转身问道:“什么事?”

    “里面谈!”苗毅直接朝她的阁楼闺房走去,皇甫君媃皱眉,不知他要说什么,还是跟了进去。

    上了阁楼后,她又问道:“什么事,说吧。”

    谁知苗毅一转身将她抱住,一口吻上了樱唇,不顾皇甫的呜呜挣扎。不过很快又被她搂住了,她亦激烈回应,两人激吻着一路衣衫纷飞,一路向榻边转去,最终双双倒下。

    修长柔美的四肢,饱满浑圆的胸,细细的腰肢,浑硕的雪臀,惊心动魄到诱人,却饱受折腾。今番苗毅下手很重,一点都不怜香惜玉,重重蹂躏,捏的皇甫很疼,玉峰上牙印指痕清晰可见,皇甫亦重重咬了他一口,直接咬出了血来。

    *之后,皇甫吮吸着他肩头的鲜血直接咽下,吸着他的血,却流出了眼泪。

    “果然是物以类聚,跟血妖呆久了,学会嗜血了!”一把将她推翻到一旁的苗毅显得有些冷漠,起身捡了衣服穿。

    皇甫君媃银牙咬着殷红带血的红唇,顺手抓了只枕头砸去,苗毅一把打了回去,回头警告道:“别把血妖招来了,让人看见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皇甫君媃抓了打回的枕头,跳下榻,光着身子抱着枕头对着苗毅一个劲地砸。

    苗毅返身抓住了她的胳膊,冷冷问道:“人家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就如此恨不得要杀我而后快?我说过那两成份子我可以无偿送给你,为何还勾结血妖害我?”

    皇甫君媃面带泪痕道:“我想要的东西我自己会去拿,用不着你给!”

    苗毅目光落在她饱满雪白的胸上,“那我们这种关系算什么?”

    “什么都不算!”皇甫君媃恨恨一声,施法推开了他,转身亦快速捡起自己的衣服穿。

    苗毅看着春光外泄的她,很是好笑道:“一边和我睡觉,一边却想杀我,你让我怎么办?你是不是想让我说从此恩怨两消?”

    半穿衣服的皇甫君媃突然又捡起地上的枕头,跑来又对着苗毅一阵乱砸,“又没让你负责,我又没让你负责!”

    啪!苗毅忍不住火,突然一巴掌甩了出去,打在她脸上,清脆响亮。

    皇甫君媃手上的枕头落地,捂着脸,神情复杂地看着他,咬牙道:“我恨你!”

    “好!如你所愿,那我们以后就不要再见面了,我明天就离开,再也不回来了!”苗毅扔下一句话,毅然转身离去……

    回到杂货铺自己的房间,见到钟离哙,苗毅告之,“的确是血妖。”

    钟离哙沉吟道:“如此说来,毁了法源并不能废了血妖的修为,只是让她损失了两级修为…不过也算是损失惨重了。”

    苗毅问道:“如今血妖的修为和你相仿,你能不能对付?”

    钟离哙道:“没了血葫芦相助,同等修为下,她不是我的对手。”

    苗毅颔首:“好!我已经说了明天要离开,再也不回来了,血妖定不会放任我消失找不到,肯定会来追杀我,届时看看能不能除掉她!”

    钟离哙摇头道:“没有绝对诛杀她的实力想除掉她不太可能,血魔*有其独到之处,当年诛杀彩莲境界的血魔,本派出动了法力无边境界的长老才除掉他。”(未完待续)r655

    ...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