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三五八章 人不负我,我不负人

飞天 第三五八章 人不负我,我不负人

    说罢取出杯盏,就要开坛斟酒。

    苗毅伸手阻止道:“既是好酒,焉能你我独享,为何不等赵非和司空回来了一起品尝?”

    “他们才刚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我且先喝着,不用担心他们喝不着,我这里备有留给他们的。”王越天已经开了封泥,端起酒坛斟出清冽芬芳于两只玉碗之内。

    苗毅目光微凝,盯着倒入碗中的清液不语。

    放下酒坛的王越天伸手相请道:“尝尝味道如何。”说完自己先端起一碗,脑袋一仰,先干了一碗,抬袖擦了把嘴巴,放下碗见苗毅还未动,不由诧异道:“苗兄莫非嫌我酒不好?”

    “还没喝怎知好不好?”苗毅笑着端起碗来,放到嘴边时稍微顿了顿,最终还是一口喝了下去,放下酒碗砸吧砸吧嘴,点头赞道:“果然是好酒!”

    这话说的有点虚伪,这酒虽然不错,但是和他卖给仙国商会的那批琼浆玉液比起来,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那就多喝点!我们边喝边等他们两个回来。”王越天笑容满面,这次没有再倒酒,而是施法令酒坛中飞出两条晶莹剔透的酒蛇,飞到玉碗中化作两碗美酒。

    他自己端起酒杯又是一口喝下。

    苗毅倒不急着再喝,而是笑问道:“王兄,不会请我喝酒这么简单吧,是不是有什么话说?”

    “哎!”王越天摇头苦笑道:“不过是借酒消愁罢了,也不知道我们几个能不能活着离开星宿海。”

    酒再给自己满上,对苗毅举杯道:“今朝有酒今朝醉,不说那些没用的,干一碗!”

    苗毅举杯和他碰了下同饮,放下玉碗道:“王兄也不用太悲观,如今我们有三件顶级二品法宝在手,未必就不能活着离开星宿海。”

    “其实我们心里都知道,希望太渺茫了。十八万修士只能有一百个活着离去!我们能有那么幸运?”

    “只要我们几个团结一心,还是有可能的。”

    “但愿如此,不说了,喝酒!”王越天一脸悲观的神色。再次给两只玉碗中斟满。

    端起玉碗的苗毅正要和他再次碰杯,手却突然一抖,用力摇了摇头,瞪大了眼睛看着手中已经晃出了酒水的玉碗。

    王越天惊讶道:“苗兄,你怎么了?”

    啪!苗毅手中的玉碗连带酒水打在桌上,使劲在那摇头,只感觉腹中犹如千刀万剐,疼得不行,疼得额头上直接冒出了黄豆般大的汗珠,脑袋眩晕得不行。

    “这酒……”苗毅双手撑着石桌。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气喘如牛,瞪着眼睛死死盯着王越天,有气无力道:“你下了毒!”

    王越天怔怔看着他,见确实符合某种症状后。脸上的惊讶之情方缓缓收敛,吁出一口气来,手中酒碗放在了桌上,指着苗毅说道:“倒!”

    果然!双手撑在桌面的苗毅身子一软,翻身倒地,身躯抽搐,盯着缓缓站起的王越天痛苦道:“为什么…这样做?”

    王越天面露狰狞道:“不这样做不行。你的实力太强悍了,杀同级的修士如砍瓜切菜般简单,我自认不是你的对手,何况你又手握三件顶级二品法宝,想对付你只能采取一些非常手段。来星宿海前,别人都在准备各种法宝。我顺便准备了一些无色无味的‘神仙倒’,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苗毅断断续续道:“你、赵非、司空无畏,是一伙的?”

    “我为什么要和他们一伙?三件顶级二品法宝一个人独吞不好吗?团结一心就能活着离开星宿海?糊弄小孩还差不多,手里握着三件顶级二品法宝才最有可能活着离开星宿海!才最有可能成为那最后一百人中的一员,否则凭什么进入前百?你当我为什么脱群跟你一起走?只有跟在你身边取得你的信任才有机会下手!说来也注定这三件宝物是我的。当初本来只想得到那件玄阴镜,谁想你竟然能斩杀赵灵图连镇山锤和灵幻尺也夺来,可见此乃天意,连老天都在帮我!”

    王越天原形毕露地挥了挥双拳,步步逼近,“苗毅,这个地方弱肉强食,你也怪不得我,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太年轻没有经验容易相信人!”

    苗毅拼命翻过身来,往前爬,似乎想要逃离,然而这种逃离速度似乎太慢了点。

    走到跟前的王越天一脚踩在了他的背上,不需要费什么力气,轻而易举地将他踩得不能动弹。

    抬脚一勾,苗毅便翻了过来,正要俯身摘下苗毅手上的储物镯和储物戒,谁知身后传来一阵破风声,王越天霍然回头看去,只见一群螃蟹般大小的古怪螳螂从身后迅速扑来。

    王越天一惊,不知哪冒出的这东西,正要挥袖打开,谁知刚被他一脚踢得翻转过来的苗毅,趁着翻转的瞬间,顺手从储物镯中抽出一把宝剑,顺势一剑划出一道冷芒。

    噗!鲜血飞飚,拦腰斩断的王越天上半身飞了出去,砸落在地上,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看着自己的下半身倒下,又看着苗毅硬邦邦如同僵尸般直接站了起来,双手压着剑柄在腹部,拄剑在地,冷冷看着自己。

    一群螃蟹般大小的螳螂陆续落在了苗毅的肩头,竟然顺着苗毅的双臂爬进了苗毅手指上的储物戒里,此时此刻看着有些诡异。

    双臂撑起自己残躯的王越天亲眼看着自己下面肚破肠流,血淋淋一地,脸色白得像纸一样,再抬头看看苗毅脸上清晰可见的汗珠,颤音道:“你没中毒!”

    “中了!中了‘神仙倒’的滋味很痛苦,没中怎能瞒过你的眼睛,至少我不知道中了‘神仙倒’后是个什么样子,以后就有经验了,不用吃这苦头也能装得很像。”

    王越天气短道:“你早知道我的酒里有毒?”

    “不能确认,怎奈身处险境,怎能不多几分小心,只是觉得有些蹊跷,但是区区毒酒又岂能奈何与我,若真如此,我也活不到今天!”

    “知道有蹊跷你还喝?”

    苗毅面无表情道:“因为我想知道另外两个是不是和你一伙的,所以才喝下了你的毒酒。当然,我也希望是自己想多了,可事实证明你的确要杀我,想必我反手杀你,你也不会有不满。”

    “不满?”王越天惨白的脸上露出惨笑,“我想知道,如果我不对你动手,你能保证星宿海戡乱会到了最后你不会动我们?”

    苗毅反问:“难道一百个名额还容不下我们五个人?”

    这话听在王越天的耳朵里异常刺耳,尖叫道:“你说谎,你说谎!”

    脸色渐渐恢复中的苗毅,神情寡淡,一动不动道:“是是非非之下又有几人能成为问心无愧的正人君子,我苗毅不问是非,也不惧因果,但为人却有一条底线,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人不负我,我不负人!”

    “我不信,我不信。”王越天疼得神情直抽搐,歇斯底里道:“我不要听你口是心非,给我一个痛快,给我一个痛快!”

    苗毅淡然道:“人不负我,我不负人,我刚才承受的痛苦,自然要回报给你,苗某做不到以德报怨,也做不到大慈大悲,要看着你慢慢死!”

    王越天没让苗毅的企图得逞,散了护住心脉的最后一道法力,残躯顿时血崩,渐渐咽了气。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脚步声,戚秀红的声音在洞外响起,“菜准备好了。”

    “进来!”苗毅淡淡回了声。

    端了一托盘美味佳肴的戚秀红一走入洞内便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待到看清宝剑带血一身灰扑扑拄剑而立的苗毅,再看到惨死在血泊中的王越天,整个人瞬间惊呆了。

    啪啦!托盘落地,美味佳肴洒了一地,戚秀红能感觉到苗毅身上还未散去的杀气,略带颤音道:“怎么了?”

    苗毅神情冷淡道:“你去看看赵非和司空无畏还在不在山间清潭里洗澡,如果在就喊他们两个回来。”

    让自己去看两个男人洗澡?戚秀红神情一僵,可看看眼前的情形,还是咬着嘴唇走了,她怀疑苗毅是不是还要杀赵非和司空无畏,最后是不是连她戚秀红也要杀?

    神情恍惚地走到山寨外面后,看到山间清潭里两个脱得半裸的男人,戚秀红赶紧背过身去,偏头喊道:“赵大哥,司空大哥,请回!”

    打完招呼,戚秀红又战战兢兢地回到了那充满血腥的屋内,回复了一声。

    苗毅无动于衷地等着,没多久,赵非和司空无畏联袂而来。

    “里面怎会有血腥味?”司空无畏奇怪一声。

    待到看清洞窟内的情形后,两人大吃一惊,怔怔看着惨死在血泊中的王越天,再看看拄着血剑的苗毅,是谁杀了王越天一目了然。

    两人顿时毛骨悚然,苗毅能杀王越天,也就有可能会杀他们两个,可谓心生警惕。

    “为什么杀他?”赵非皱眉问道。

    苗毅挥剑指向石桌上的酒,“他刚才拿了坛酒来请我喝,味道不错,你们两个若是有兴趣,不妨尝尝滋味,自然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他!”

    “这……”两人惊疑不定地相视一眼,司空无畏试着问道:“难道酒里加了东西?”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