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三八五章 强援

飞天 第三八五章 强援

    两滴滴落的泪珠很快被妖煞之气给侵蚀,销化为虚无。

    “秀红!”苗毅语带颤音喊了声。

    可是没了反应。

    赵非、司空无畏迅速施法隔空查探戚秀红无力悬在上方的身躯。

    没一会儿,两人又默然收回了法力,司空无畏深深叹息一声,“老弟,节哀吧!”

    一句安抚劝慰之言宣布了戚秀红的结局。

    栓住苗毅的铁链子急骤哗啦几声,十指紧握又张开,苗毅那双瞬间血丝充斥的双眼盯着上方,全身都在那用力挣扎,可是却无力摆脱束缚。

    他想救她,他知道自己修炼的功法既然能化解妖煞之气,就能如同化解阴煞之气一般帮戚秀红化解。

    他知道这个时候还有最后一线希望,如果能及时化解戚秀红体内的阴煞之气,再施法辅以星华仙草相救,完全还有可能救得回来,毕竟才刚断气。

    可是他没办法靠近,连一根手指头都无法触碰到上面的戚秀红,双方近在咫尺,却宛若天涯之隔。

    眼睁睁看着戚秀红在自己面前,在自己面前如此近的距离下慢慢死去,自己却没有一点办法,那种无力感令他浑身发麻,难以呼吸,连灵魂都要窒息。

    他瞪大了眼睛死死看着上方戚秀红发青的面颊,他眼中浮现的血丝越来越多。

    他从未像今天这样,如此急切并渴望提高自己的实力,呼吸急促,气喘如牛。

    整个人一直在心有不甘地折腾,和束缚自己的铁链抗争。

    他恨自己,恨自己最后一刻为什么在那发呆!修行多年杀了不知道多少人,平生说过那么多言不由衷的谎话,为什么不能说一声真心喜欢她,非要让她流着泪带着无奈和悲伤离去?

    那两滴眼泪逐一打在他脸上那一瞬间的感觉,那感触是如此清晰。永远忘不了,瞬间刻骨铭心,他无法想象戚秀红那一刻有多么悲哀,都是他给她的。

    瞬间清晰记起了在船上敲开那一扇门的瞬间。一个素黄长裙的貌美女子在门后小心警惕地看着他,记起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情形。

    他不知情爱为何物,从未品尝和体验过,懵懂不知,但是这一刻他明白了,可是明白的代价是如此悲痛,疼彻心扉!

    “嗬啊……”

    最终挫败的苗毅低头发出歇斯底里地低沉嘶吼,无力摇头,那种发自灵魂的呐喊,宛若来自地狱深渊。仿佛一头永镇地狱的恶魔想要突破封禁,冲出地狱,砸破这葫芦,冲出去毁天灭地!

    苗毅脖子下面的珠子闪过暗光,老白那风华绝代披着素青披风的身影陡然现身。宛若一朵泛青雪梨花,飘然踩落在一条铁链上。

    素白长衫和素青披风,还有那两鬓垂下的白发,在这妖气纵横之地无风自动。

    目光下落,斜睨那发出恐怖呐喊的苗毅,微微闭眼叹息道:“如果你真有能力走到那一步,希望到那一天你不会恨我!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途中的喜怒哀乐和痛苦必须要你自己承担,漫漫修行路,谁也无法成全你一辈子!”

    飘飘然的身影留下一声复杂而幽长的叹息,悄然消失不见。

    那恐怖低沉的呐喊声在持续,令人听了毛骨悚然,头皮发麻。赵非和司空无畏面面相觑。还是第一次听到人能发出如此可怕的声音。

    赵非和司空无畏不禁担忧,担忧苗毅会走火入魔,然而他们多虑了!

    啪啦!苗毅双手突然握拳,骨节爆响。

    随着紧握的双拳慢慢松开,十指松懈。他脸上的神情也渐渐恢复了平静,异常的平静,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目光淡然,一脸漠然。

    默默观察了一会儿的司空无畏忍不住出声试探道:“苗老弟,你没事吧?修行中人生生死死再寻常不过,老弟,你要节哀啊!大不了我们出去后再给戚秀红报仇就是了。”

    “我没事!”苗毅非常平静道:“走上了这一条路,人杀我,我杀人,这事怪不了任何人,要怪只能怪我苗毅无能,连自己女人也保护不了!”

    “……”赵非和司空无畏相视无语。

    两人还担心他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以至于也不能坚持到破开宝葫芦脱身,现在看来还真是多虑了,只是这情绪未免恢复得也太快了点,刚才有多变态两人可是亲眼所见,真的没事?

    海面,几道人影从前方飞速逼近,为首之人骑着一只雪白似麒麟又似狮子的坐骑,飞速驰骋在碧海之上。

    被追着逃窜的古三正等人大吃一惊,后有追兵,前面又来强敌,这该如何是好。

    “是天外天圈养的玉麟狮!”谭烙疾声道:“应该是天外天的人来了,一般参会之人配不上此等灵兽,我们不妨搬出万妖天来求救试试看看,他们几家一向不和,这也许是摆脱追杀的机会。”

    古三正当即施法朗声道:“前面来者可是天外天高人?仙国辰路膜拜仙圣之修士遭受万妖天追杀,恳请高人施以援手相助!”

    前面当即传来朗朗清脆之音,“是谁放肆,竟敢追杀我仙国修士?”

    此话一出,古三正三人大喜,知道蒙对了,三人回头看去,只见后面的追兵已经放缓了速度,显然也有些忌惮来人。

    骑乘玉麟狮之人已经加速脱离队伍,提前赶到,玉麟狮扬蹄停在了海面,四足顿在碧波之上,一片碧波立刻凝结成厚厚寒冰,供玉麟狮踏足。

    古三正三人迅速停下,见到来人皆是不由一愣,实在是那骑在玉麟狮身上的男子太漂亮了,让人忍不住凝望。

    来者自然不是别人,正是月瑶。

    她一身男装骗骗普通人还行,在修士纤尘毕现的目光中,一眼就能看出她是女扮男装。

    就连叶心也不禁看呆了,那女扮男装的另一番风华简直是更撩人心弦,看得人心旷神怡。

    随后赶到月瑶左右的五人当中,月瑶的侍女见三人这样明目张胆地观望,当即喝斥道:“放肆!见到六爷还不行礼?”

    三人赶紧回过神来,齐齐躬身拱手行礼道:“仙国辰路剑离宫弟子古三正、玉女宗弟子叶心、御兽门弟子谭烙,参见天外天六爷法驾!”

    虽然不知道这个女扮男装的人为什么是‘六爷’,不过人家既然这样说了,那就跟着叫吧。

    从对方的姿色判断,三人隐隐怀疑这人就是传说中的‘天外双仙’之一的月瑶仙子,貌似月瑶仙子就是仙圣穆凡君的六弟子,这‘六爷’不会是这样来的吧?

    “古三正?”月瑶听到三人自报家门,目光迅速落在了古三正的身上,发出男人的声音,问道:“你就是古三正?”

    古三正一愣,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叶心和谭烙也有些奇怪地看了古三正一眼。

    “回六爷,正是!”古三正恭敬回道。

    月瑶再问:“你就是那个‘牛有德’?”

    怎么又听到这个名字?古三正再次拱手道:“回六爷,不是牛有德,是古三正。”

    “六爷!”一旁的侍女朝慢慢逼近的白子良等人努了努嘴,提醒了一声。

    月瑶恍然大悟,古三正这个时候肯定不会承认自己就是牛有德,也就不问了,挥挥手让三人到了后面,目光看向了对面之人。

    白子良已经重新放出了翻云覆雨兽骑上走来,停在不远处,拱手笑道:“月瑶,好久不见!”

    一看到月瑶,蓝素素瞥了眼笑容满面的白子良,抿了抿嘴唇,再看向月瑶的眼神似乎抱有敌意。

    很显然,月瑶和白子良不是第一次见面。

    听称呼,古三正三人交换一个眼色,果然是那位月瑶仙子,怪不得有如此倾国倾城天仙般的容貌。

    “我当是谁这么嚣张,白子良,为何追杀我仙国修士?”月瑶毫不客气地喝斥道。

    白子良似乎有些哭笑不得道:“那你还想我怎么样?这里是星宿海戡乱会。”抬手一指古三正,“这人便是当年星宿海铜锣寨血案的罪魁祸首牛有德,我不追杀他追杀谁?”

    月瑶淡然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是那个牛有德?”

    白子良笑道:“这个简单,将他拿到西宿星宫交由伏青大人自然会水落石出。”

    古三正眉头皱起,这话自己怎么越听越不对劲,什么叫‘当年星宿海铜锣寨血案’,不是不久前的事情吗?怎么还牵扯到了西宿星宫?

    “少拿伏青吓唬我,没证据想带走我仙国的人不可能,你们请便吧!否则别怪我翻脸!”月瑶冷哼道。

    蓝素素突然出声道:“黑郎君,他是不是牛有德?”

    黑郎君立刻从后面站了出来,指着古三正说道:“属下能作证,他亲口对我承认的,当时听到的不止我一人!”

    原来这位就是那个放出消息的黑郎君!月瑶冷眼看来,淡淡招呼一声,“兰若!”

    侍女兰若立刻指着黑郎君道:“婢子可以作证,这个黑郎君才是那个牛有德。”

    月瑶接话道:“白子良,我侍女的证词应该比这无名小卒的证词可靠吧?”

    “少主!”黑郎君顿时急了,看向白子良求救。

    白子良还来不及说话,月瑶弹指间就是一道黑玉流光,“啊”直接将黑郎君杀出一声惨叫,当场将黑郎君斩杀成了两截。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