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三九二章 假慈悲

飞天 第三九二章 假慈悲

    众人一惊,古三正问道:“你想干什么?”

    “试过便知!”苗毅扔下一句话,拨转龙驹迅速偏左跑去,独自一骑急速驰骋。

    众人又看向古三正,古三正稍作犹豫,在谭烙和叶心略显担忧的目光下也迅速拨转坐骑,驾驭碧甲追风兽紧急向右驰骋而去。

    “想分开脱身?”紧追在后的白子良冷笑一声,回头喝道:“我去追那小贼,你们去追古三正,中间那伙人暂时不管!”

    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苗毅叫什么名字,这也是亏吃得窝囊的地方。

    就怕对方不分开,一旦分开,单对单白子良可不怕苗毅,他相信其他人联手对付一个古三正也不在话下。

    翻云覆雨兽迅速偏离方向,白子良向左急追苗毅,后面人马与之分道扬镳急追古三正。

    “什么情况?”后面追来的八戒等人有点傻眼,怎么分开跑了?

    空智问道:“是追白子良,还是去追人多的那边?”

    “追上白子良,你方便下手吗?”八戒挥手一指人多的方向,“去追那位女施主。”

    这自然是指蓝素素那边,只是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让人有点怪怪的感觉,众僧神情抽搐,一帮和尚去追女施主…

    紧急驰骋的苗毅不断回头,见到白子良单骑向自己追来,脸上浮现一丝苦涩,他之前还不知道他和古三正那位‘牛有德’究竟谁对白子良更重要,现在看来,白子良是宁愿放过‘牛有德’也不愿放过他苗毅啊!

    不就毁了你一件宝物,犯得着如此不依不饶,在这禁忌之地穷追不舍?

    还以为禁忌之地能让白子良有所忌惮,如今看来是别想了。

    恨只恨小螳螂破开宝葫芦的时候被白子良提前发现了端倪,查探到了葫芦里的动静,差点施法让葫芦里的铁链把他们给勒死,否则白子良未必能知道毁了宝葫芦的人是他。毕竟困在葫芦里的人不止他一个。

    苗毅迅速拨转龙驹,回归赵非大队人马方向,同时手中亮出了一只小螳螂。

    然而一向不凡的小螳螂似乎相当惧怕这恐怖的高温,苗毅感受到了小螳螂的恐惧情绪。顿时让他不惜牺牲小螳螂偷袭白子良等人的计划破灭,又迅速将小螳螂收回了储物戒。

    按照原计划,苗毅和古三正先后归队,古三正颇有些诧异地看向苗毅,现在任谁都看出了白子良最不会放过的人是苗毅,古三正也明白了苗毅刚才之举是在试探。

    刚刚分开追击才一会儿的白子良等人不得不再次合拢在了一起,有点搞不懂苗毅等人在搞什么鬼。

    “这帮家伙在干什么?在耍我们玩吗?”跟着回归的八戒一脸被耍了的感觉。

    前方坚硬焦黑的荒原上,耸峙的嶙峋山石越来越多,众人犹如跑进了乱石树林中,速度受到不小的影响。而且地势在渐渐抬高,远处一座隆起的高山浮现在地平线上。

    越接近那座山,温度也越高,龙驹飞蹄在地面砸出的石屑都变成了飞扬的火星,火星在一路飞驰的前前后后大队龙驹蹄下显得异常壮观。

    苗毅绷着一张脸。很是犹豫不决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真的支持不住了!”皮君子再次出声,犹如哀嚎。

    陶永春亦面露惶恐,他也感到有点吃不消了。

    因为这一声,苗毅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回头问道:“古三正,他们同时兼顾龙驹吃不消。你们三个的碧甲追风兽搭上他们四个!”

    古三正点了点头,朝谭烙和叶心一挥手,三人立刻驾驭碧甲追风兽和赵非等人并骑。

    赵非和司空无畏立刻飞身跳到了古三正的身后,皮君子和陶永春跳到了谭烙的身后,不用再施法兼顾龙驹,两人好受多了。

    “唏律律……”几人回头看去。只见四只失去了法力庇护的龙驹发出悲惨嘶鸣,瞬间烈火上身,裹在火球中挣扎倒地,看得人触目惊心。

    “盟主,我们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盟主。不能再往前走了!”

    此举也把后面追赶的大批人马吓了一跳,不少妖修纷纷在向庞多这位盟主哀求。

    庞多立刻对白子良喊道:“少主,修为低弱之人真的无法再承受了!”

    刚才那一幕也令白子良暗暗心惊,终于松口道:“修为较差的人不用再追了!”

    此话一出,大部分人马立刻停了下来,受够了这鬼地方,开始往回跑,只剩下了包括庞多在内的三名青莲九品修士继续追随白子良六人,总共九骑继续追赶。

    叶心霍然回头看向苗毅,她身后还空着,正和苗毅并骑在一起,现在顾不上男女共乘一骑授受不亲之类的,等着苗毅上来,却见苗毅一张脸紧绷着,迟迟不见动静。

    叶心还以为他担心男女有别之类的,出声喝道:“你还在等什么?快上来!”

    苗毅却扭头看向了古三正,问道:“碧甲追风兽的速度能不能比的过白子良的坐骑?”

    谭烙接话道:“他的坐骑名叫‘翻云覆雨兽’,成年后能腾云驾雾,尽管还是只幼兽,可其脚力也不是我们的碧甲追风兽能比的。”

    苗毅又问,“在海上的时候,我见那灵兽能踏浪而行,你们之前是怎么避开它在海上追赶的?难道一开始你们就碰上了月瑶仙子?”

    他觉得不太可能,如果是一开始就遇见了月瑶仙子,他们在葫芦里困了那么久,不可能一出来还能看到他们对峙。

    古三正目光一闪,立刻出声道:“谭烙,快用你的‘千禽万兽妙音大法’来干扰。”

    谭烙明白他的意思,是让自己用御兽之法干扰翻云覆雨兽,然后他们再一起借助碧甲追风兽的脚力摆脱其他龙驹的追赶。

    他苦笑道:“已经干扰过一次,人家已经知道了原因,怕是不会再有效果了。”

    叶心喝道:“你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谭烙无奈,只好摸出了古铜色的笛子。

    “呜…呜呜呜……”

    或悠扬或尖锐的笛音一回荡在苍凉荒原上,“吼!”后面追赶的翻云覆雨兽立刻发出嘶吼,变得暴躁不安,瞬间乱了套。

    回头看去的几人面露喜色,苗毅眼睛一亮,似乎看到了希望,谁知白子良一俯身,不知道迅速往翻云覆雨兽的耳朵里塞了什么东西进去,总之迅速让翻云覆雨兽恢复了平静,继续朝他们追来。

    几人脸色大变,想甩开白子良的幻想彻底破灭了。

    苗毅嘴唇紧绷缓缓回头看向了前方,最后一丝想争取的希望也破灭了……

    最后面,那九十余骑返程的妖修被一字排开的六个和尚拦了下来,一看到空智的坐骑,群妖便不敢轻举妄动,何况之前白子良已经说过空智的身份。

    打头的妖修行礼道:“空智大师,佛家讲究慈悲为怀,还望大师高抬贵手放我等一马!”

    空智很为难啊!这星宿海戡乱会的确不适合佛家弟子来,有悖佛家修行宗旨,就这样放过也说不过去,毕竟是打着金刚降魔的旗号来的,偏头看了眼边上的八戒。

    “阿弥陀佛!”八戒一身洁白僧袍,长的又很有卖相,合十行礼,悲天悯人般叹道:“我佛慈悲为怀,不忍见西星海杀戮横行,故派我等来宣扬善法!我观诸位杀气腾腾,有干天和!诸位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还望及时放下屠刀!”

    打头妖修立刻点头道:“大师说的不错,我等已经及时回头,正要离去。”

    敢糊弄我!八戒眉头一挑,合十道:“既已回头,造孽的屠刀为何不放下?诸位施主,把身上的东西都留下吧,还有你们手腕上的‘定位法镯’也要留下,那是星宿海戡乱会的‘恶根’,不得不除!不除恶根如何回头?”

    那妖修脸色微变,却还陪笑道:“大师,这‘定位法镯’栓死在了我等手上,能随体变大变小,摘不下来啊!”

    八戒叹道:“既要回头,何不彰显决心?不如彻底斩断恶根,把手腕砍断,自然能摘下来!”

    众妖脸色一变,手腕砍下来,定位法镯是能摘下来,可是他们早已在法镯内打入了自己的辨识法源,人不死法镯的定位便不会在星盘上消失,一旦脱离了身体,星盘上的标识立马会变色,戡乱会执法的高手立刻会飞天而来执法,岂不照样是死路一条!这在下发的玉牒中早有警示。

    “大师这是有心刁难?”那为首妖修沉声道。

    八戒摇头道:“诸位入障已深,执迷不悟,看来不行霹雳金刚手段不知回头!”

    如此咄咄逼人,对面有妖修忍不住火了,怒声道:“少在这里满口假慈悲,不就是想抢东西!”

    “反正贫僧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误解,你们非要认为我们是在作恶,那就当我们是在作恶吧!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一脸慈悲的八戒突然换上一脸冷笑,“你们还真当我们是泥菩萨,告诉你们,我们六个,平生不修善果,最爱杀人放火!”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