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四一四章 穆凡君是女人?

飞天 第四一四章 穆凡君是女人?

    (这是‘一江’打电话要求的为‘影子’加更,奈何影子的小号乱飘盟主,我也不知道该感谢哪个号,只能说为‘影子’加更)

    眼见月瑶攻势凶猛,云飞扬突然面露狞色,翻掌亮出貔貅法宝在掌中,随手抛出。

    貔貅法宝一张嘴,瞬间化作一只大口袋,横空兜过,直接连月瑶和六轮冲来的弯月一起给收了进去。

    袋口一闭,云飞扬哈哈大笑道:“跟我斗,月瑶,你还嫩了点。”

    瞬间出现这种结果,令不少人脸色大变,黑无涯和封如修动容相视一眼,没想到云飞扬还有这种法宝。

    苗毅面露急色。

    谁知大笑不已的云飞扬突然神情一僵,五指一张迅速抓向空中的口袋,然而已经晚了。

    砰!一轮旋转的弯月突然划破大口袋爆出,飞天而起,与此同时大口袋轰然崩溃成了黑色雾海。

    “你…”宝物被毁,云飞扬怒喝一声,脸色突然又是一变,座下疯魔牛迅速扭头,载着他飞速逃离,似乎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

    咻!五轮急速旋转的弯月裹着月瑶冲出雾海,快若流星,急追骑着疯魔牛快逃的云飞扬。

    这已经是十足的御空飞行了,观战之人有羡慕的,更多的是愤恨不公的,这还算是二品法宝吗?

    眼见后方月瑶急速追来,云飞扬回手扔出一只钵盂,青光一闪,瞬间变得如同一间房屋般大,猛扣向射来的月瑶。

    咻!一道冷光犹如天外霹雳般射来,正是之前破开貔貅法宝的那道弯月,悍然狂劈向那阻拦的钵盂。

    轰!一声震天巨响,钵盂瞬间崩溃成黑雾。

    几乎在此同时月瑶的身形已经穿入黑雾,瞬间而出。

    脸色剧变的云飞扬豁出去了,双手连甩出十几件法宝。狂砸向追来的月瑶,这厮身上的法宝真多,就像掏不完一样。

    轰隆隆!一连串爆响,一连串黑雾接连炸开。

    五道裹住月瑶旋转射来的月轮如摧枯拉朽般。一路摧毁云飞扬扔出的十几件法宝,那场面看得众人震撼不已,这完全超出了二品法宝对二品法宝的范畴。

    “停!”云飞扬突然一阵怒喊。

    爆开的黑雾弥漫,一时掩盖了真相,令众人没看清是怎么回事。

    待到黑雾渐渐散去,众人看清了,只见云飞扬手里拿出了一面黑色三角小旗,可惜还没扔出手,已经被一轮弯月的锋芒架在了脖子上,那脸黑的跟什么一样。

    身在五道旋转月轮中的月瑶。就在疯魔牛后面一臂之遥的斜上方停住了,刚才月轮的威力大家都看到了,这要是继续下去,非把疯魔牛和云飞扬给绞杀成肉泥不可。

    苗毅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你输了!”半浮空中的月瑶淡然道。

    “我不服!”云飞扬怒声道:“你这法宝和三品法宝有什么区别?”

    “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你如果是其他没有超规格法宝参会的人我也就听了。”月瑶鄙夷道:“云飞扬,愿赌服输。别找借口,赌注拿出来。”

    云飞扬怒笑道:“我就不给,你能拿我怎么样?有本事杀了我!”

    “打赌而已,犯不着杀人,反正有这么多人证,让大家看看大魔天的人输不起是怎么耍无赖的也挺不错的,区区一万只‘定位法镯’换你大魔天的名声也值了!”月瑶随手一挥。架在对方脖子上的月轮一闪,归入月瑶身边。

    唰!月瑶转身掠回山头,飘然落地,六只月轮迅速缩小到她的双手之中,回眸看向停立原地的云飞扬,嘴角露出一抹莞尔诡笑。

    赌那一万只定位法镯不是目的。只因云飞扬出言辱及她师傅穆凡君,身为弟子的焉能不出手教训一下。

    云飞扬看了四周一眼,脸色那叫一个难看,今天这脸真是丢大了,可他还不至于输不起。突然从储物镯内抖出一堆‘定位法镯’,稀里哗啦散了一地。

    关键是这赌注不拿出来,就算取得了好名次,也是人家讥讽的把柄,何必还要背个输不起的名声。

    “走!”云飞扬喝了一声,扭头而去。

    苗毅深深看了眼山顶负手而立超凡脱俗的月瑶,回头跟着其他人随云飞扬而去。

    这定位法镯云飞扬若是不给,月瑶也没脾气,给了也就不会错过,微微偏头示意一下,兰若立刻带了两人过去收拾。

    封如修看着灰头土脸而去的云飞扬哈哈大笑一声,与黑无涯相视一眼,一起驾驭坐骑跑上山头,双双跳下,跟在月瑶身后有说有笑地进了山顶屋内的正厅落座。

    山下众多观战的修士却是惋惜不已,转眼的功夫连续毁了十几件重宝,这得浪费多少晶黑啊!

    “都这样看着我干什么?当我云飞扬输不起?她不过是凭着法宝打败我而已,算不得真本事!”

    回到自己山头的云飞扬发现苗毅等人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劲,当即显示自己的心胸宽广。

    不过心里显然也憋了口恶气,转身看向插着仙国大旗的山头,大手一挥道:“不就是一万只‘定位法镯’么,纯当是我爷爷当年玩了穆凡君那老太婆,我这个孙子给他出的嫖资!”

    此话一出,苗毅和燕北虹可谓是一脸愕然,云飞扬的几个手下立刻在那咳嗽不已,示意云飞扬说过头了。

    燕北虹却是忍不住问道:“扬少,你刚才说穆凡君是老太婆?”

    苗毅心中也有此问。

    云飞扬乐呵呵道:“年轻的时候自然不是老太婆,我爷爷没那么重的胃口,听说穆凡君年轻时候的姿色也是少有的,只不过脾气太臭,后来被我爷爷给甩了。”

    “不是!”燕北虹疑惑道:“我的意思是,仙圣穆凡君是女人?”

    云飞扬一脸惊讶道:“你不会认为我爷爷对男人感兴趣吧?”

    “这……”燕北虹和苗毅面面相觑一眼,又问:“我们看到的雕塑,穆凡君好像是男人。”

    云飞扬一怔,旋即哈哈大笑道:“这还不简单,月瑶的男人打扮不就是跟她师傅学的么?看来你们两个还真是孤陋寡闻,在其他五国谁不知道穆凡君是女人?不过也可以理解,身在仙国,谁敢在背后说穆凡君的坏话,只怕连提及都少,除非活得不耐烦了还差不多,久而久之自然就遗忘了,你们这些下面的人不知道也情有可原。”

    燕北虹和苗毅那叫一个无语,在仙国呆了这么多年,敢情现在才搞清楚仙圣穆凡君是个女人,不过云飞扬这话也够损的,连‘嫖资’都出来了,还有脸说自己输得起,这分明是输不起在发泄!

    只是令两人更没有想到的是,魔圣云傲天和仙圣穆凡君年轻的时候竟然是情侣关系,这其中的内情得有多曲折啊!

    “两位,扬少有口无心,还望不要往心里去,有些话听听就行了,不要外传!”云飞扬的手下突然对两人发出警告,眼中浮现威胁神色。

    ‘嫖资’这话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旦传到穆凡君的耳朵里去了,穆凡君非要疯狂发飙不可,只怕连魔圣云傲天都要先把云飞扬给打残了,有些话是不能乱说的。

    云飞扬似乎也从手下话里意识到了可怕的后果,知道自己的话说的有些过分了,也有点后怕,干咳两声吹着口哨扭头看向一旁,假装若无其事……

    星宿海戡乱会出现了难得的安静祥和,身在西宿星宫的诸位从星盘上观察,发现这么多人聚在一起竟然一个人都不死,可谓大感诧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半个月后,为了给云飞扬争气,修建得豪华阔气的房子屹立山头。

    而佛国空智一行和妖国白子良一行都陆续抵达了无名岛,各国其他修士也在陆陆续续不断抵达。

    代表六方势力的六人共聚一堂,终于拟定出了星宿海戡乱会最后的游戏规则。

    为了公平,六人不参战,超规格的法宝也将禁用,但是这并不代表六人不作为、不抢夺排名,只不过形式变了而已。

    六人分别统领各国修士,麾下修士以叫阵对战的方式一决胜负。

    你觉得你能打赢谁,你就向其他五方当中的谁挑战!

    你打赢了,死者的财物全部归你,‘定位法镯’则归统帅你的那方代表。

    当然,所谓的公平也不会做到绝对的公平,六人手上各有五个免战名额,自然是为各自亲随而准备的。

    如此一轮轮厮杀,直到剩下最后一百人为止!

    决战规则一出,六国大多数修士皆是欢欣鼓舞,对六人可谓是感恩戴德,实在是面对那些重宝只有死路一条,如今却是给了他们一线生机,如何能不感谢和拥戴。

    有人高兴自然就有人不高兴,那些手持重宝却不能用的人无疑大大增加了风险。

    离抵达无名岛三个月的期限还有段时日,大量修士如同民夫般在移山填地,要将岛中央的山地给推平,整理出最后决战的战场,对这么多法力高强的修士来说,这不算什么难事。

    同时六方也在借由这机会等候其他还未抵达的各国修士到来,只待三个月满,便是最后决战的时刻。

    当然,也并不是每个修士都会回到六方所属的阵营内,譬如苗毅,他呆在云飞扬的手下完全可以十拿九稳地活着进入前百,因为云飞扬手下刚好少了一人,就算没少一人,云飞扬也会空出一个名额保他到最后。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