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四一六章 幻灭一枪

飞天 第四一六章 幻灭一枪

    苗毅反问道:“莫非我在扬少眼中就如此不堪?扬少放心,某去去便回,就凭这几个人还奈何不了我!”

    “不行!”云飞扬坚决反对,不会让苗毅冒险。

    对他来说,拿不到好名次没关系,只要保障了苗毅的安全,回去了自然有人会到爷爷云傲天面前撒娇顶着。要是苗毅出了什么事,那他的麻烦就大了。

    苗毅说道:“白子良和我有仇,他想杀我,我又岂能让他好看!扬少,此战我不能退!”

    云飞扬也找了个借口道:“不行!你现在想上也晚了,没人跟你组队!”

    这时,对面之人再次大声喊道:“为何不敢应战!”

    “杀几个小贼,何须组队!”苗毅冷笑一声,也懒得再经过云飞扬的同意,双臂一张,黑雾涌现,人马披甲,逆鳞枪在手。

    一旁的燕北虹见他执意要去,出声道:“我陪你去!”

    “不用!我去去便回!”苗毅霍然回头答上一句,又迅速传音道:“燕大哥,容小弟借你名字一用!”

    借我名字一用?燕北虹愕然,不知什么意思?

    云飞扬一看这情形,这是执意不听劝啊!当即怒声道:“本少不准!”

    苗毅知道和他讲不通,也就没再废话,胯下坐骑已经如离弦之箭般冲出!

    “你……”云飞扬指着不经允许离去的苗毅,气得笑了起来,我费尽心思想保护你,你却要凑上去送死,把我云飞扬当什么了?当即咬牙切齿道:“好心当做驴肝肺,去死吧,死了拉倒,本少还不伺候了!”

    说的纯粹是气话。

    燕北虹与苗毅相交莫逆,不可能看苗毅一个人上阵。黑雾冒出附身,大刀提在手上,就要纵马冲出!

    “嘤嘤”龙吟声响起,停马扬蹄的苗毅突然挥枪指来。目光冷厉地挥枪指向燕北虹,阻止他的举动,沉声传音道:“燕大哥!苗毅虽无能,却不想让自己分散多年的妹妹看不起!苗毅此战乃为尊严而战,死不足惜,求燕大哥成全!”

    燕北虹看了眼什么都不知道正在观战的月瑶,只感觉揪心,突然重重“嗨”了声,大刀在手中翻转,唰!直接插在了地上。手握刀柄,偏头闭眼,不语!

    对方为首之人喝道:“来者何人!”他也想搞清楚白子良传音给自己要挑战诛杀的人究竟是什么人。

    苗毅回头喝道:“燕北虹在此!”

    坐下黑炭四蹄兴奋抛动,每当这个时候,就是它最兴奋的时候。

    ‘燕北虹’这个名字一报出。白子良、月瑶和空智等人皆暗暗记下了,原来这人叫做燕北虹!

    “燕北虹?”气呼呼的云飞扬一怔,愕然问左右:“他说他叫什么?”

    燕北虹猛然睁眼,他开始还不知道苗毅传音说要借他名字一用是什么意思,现在似乎瞬间隐隐明白了什么。

    深吸了一口气,低声帮苗毅圆场道:“他和白子良有仇,他不想透露真名让白子良知道。免得事后惹来报复。”

    “这样有用?”云飞扬茫然疑惑。

    仙国阵营中的古三正等人面面相觑,什么情况?苗毅怎么变成了燕北虹?难道真是我们认错人了?

    “赵非,这是什么意思?应该是苗毅没错啊!他手中那杆枪发出的声响就证明假不了!”司徒无畏传音问赵非。

    赵非传音回道:“苗兄弟这样做肯定有他的原因,我们不要拆穿便是!”

    说这话时,同时在四处观看有没有红巾盟的熟人,幸好一个都没有。之前找人组队时就发现了,可还是忍不住为苗毅担心一看。

    苗毅舍命付出,在这人人保持戒心的修行界终于换来了几个朋友。

    “你的队友为何不出来应战,莫非魔国尽是些贪生怕死之辈?”

    “杀几个小贼何须兴师动众,燕某一人足矣!”苗毅大喝一声回应。胯下坐骑迅速冲出。

    现场顿时哗然,这才刚一出场,大家都还抱着摸底的心态,结果首轮就冒出个以一敌十的家伙,一下让众人屏气凝神瞪大了眼睛看着这方圆千米的场地之内。

    挑战方是被白子良给强行点出来的,心中本来还有些提心吊胆,此时见对方只有一人参战,顿时精神大振。

    “自己找死,怪不得我等,杀!”为首之人大喝一声,十骑立刻成两队夹杀而来。

    一骑迎着十骑瞬间对撞在了一起。

    一骑如劈波斩浪般,叮呤当啷一阵乱响,瞬间从十骑中一穿而过。

    枪出如龙,朵朵寒芒如风雪般瞬间吹过,那出枪速度看得人眼花缭乱。

    “唏律律……”急停下的黑炭扬蹄发出剧烈嘶鸣,苗毅单臂挥枪,枪头连着一串血滴挥洒,指向白子良,目光冷冽。

    逆鳞枪的“嘤嘤”龙吟声尚在交战的场地上回荡,而战斗,已经瞬间结束!

    交错而过的十骑跑远,可坐骑上的十名主人已经全部翻倒在地,下意识的最后一个动作,一个个捂住鲜血直冒的脖子,脖子爆断,十颗脑袋已经全部飞走,身躯还来不急死去,翻倒在地的身躯还在抽搐。

    那出枪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太凌厉了、太很稳准了,那摧枯拉朽之势仿佛前面有一座山也能给摧毁。

    众人几乎都没看清具体的细节,只看到黑炭对冲的速度越来越快,瞬间从对方阵营中穿插而过,看不清那眩目枪影的动作,只隐隐看到那枪影的一频一动都带出了一朵血花。

    真的犹如劈波斩浪般,一骑瞬间穿过,十人犹如被一阵裹着闪烁雪花的寒风给瞬间吹落了。

    现场围观的两万多人安静的出奇,一个个不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就是瞳孔骤然一缩地看着。

    不但是其他人,月瑶、黑无涯、封如修、空智、八戒,一个个都被惊住了,连这些见多识广的人也被这一枪的惊艳震住了,那犹如幻灭的一枪,惊艳得令人心弦颤动!

    几人扪心自问,若是没有法宝,自己能不能挡住这一枪?答案是不能!

    被枪指的白子良感觉心房狠狠被针扎了一下,看着那指来的一枪,犹如被一块重石压在了身上,压得难以呼吸。

    一旁的蓝素素眼中竟然忍不住泛起惊恐神色,那一枪实在是太可怕了,那“嘤嘤”回荡的龙吟声能令人颤栗。

    仙国阵营中的古三正和赵非等人目瞪口呆,尽管早知道苗毅的枪法厉害,可是做梦也没想到竟然恐怖到了如此地步!

    燕北虹也有点呆住了,缓缓回头看向自己手握的大刀,他对自己的刀法颇为自负,此时才发现苗毅当初和自己交战时似乎并未尽全力。

    不过他认为自己能够理解,刚才那惊艳无比的一枪根本不是拿来手下留情的,一旦出手就是要人命的,苗毅显然不便以此等枪法和自己交手,因为苗毅没想过要杀他燕北虹!

    云飞扬脸上看向苗毅的怒色尚在,不过僵住了,嘴巴渐渐长大,大的能塞进一颗鸡蛋,渐渐涌起满脸的难以置信!

    ‘老三!你看到了吗?大哥这一枪可还能入你法眼?会不会给你丢脸?’

    枪指白子良的苗毅在心中默默问道,他感觉大脑一阵眩晕,空白感的眩晕,似乎无法呼吸,所有的精力,所有的法力,似乎都在刚才那一刹那给抽空了。

    他感觉自己快要从马上摔倒下去了,可是一个信念令他死死坚持住了,坚持不倒。

    黑炭前蹄落地,指向白子良的枪慢慢收了回来,实在是快拿不住了,缓缓横在了黑炭背部,努力不让自己眩晕过去,努力往身体里面吸入空气,努力维持住自己的若无其事。

    意识终于渐渐清醒过来,慢慢回想起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刚才他只出了一枪,只对冲来的十个人出了一枪,但是这一枪却幻化出了十击,是他在海岛十年苦练枪法和几十年使用枪法的凝练。

    出枪之际,他所有的意愿凝结成了一点,凝结成了一个唯一且排他的愿望,没有任何其它想法,整个人空冥到了真正的唯一境界,只想让某人看到,他这个大哥没有那么不堪!

    于是这个唯一的信念将几十年的枪法融合成了这一枪爆发而出,这一枪的十个变化,每一个变化都将他的精气神、法力、枪和人融合到了巅峰,达到了一个他从未触及过的境界。

    这一枪出手,他甚至无视那十人对他的攻击,任由身体撞在了那些紧急自卫还来不及收回的武器上,用护身宝甲一路硬撞了过去。

    清醒过来的苗毅感觉浑身发软,这一枪十变真正是令他筋疲力尽了,但是内心却藏着无法形容的兴奋,以前一直感觉自己的枪法似乎到了自己能施展的极限,哪怕修为提高了也是如此。

    直到此时此刻,他知道自己突破了桎梏,令自己的枪法达到了令一个境界,以前只知道人、法、枪合一,如今却领悟到了再融入精气神。

    但是这种超前领悟的后果是严重的,这一枪十变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修为的极限,差点把他整个人都抽空了。

    只有他自己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怕是十天之内都别想再和人动手了,不是法力恢复不过来,而是精神已经萎靡到了极点,只怕一个凡人提刀砍来,自己的精力也无法让自己做出准确的规避动作,又何况是对上修士。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