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四二零章 不用怕,有我在!

飞天 第四二零章 不用怕,有我在!

    这一天的决斗结束,六国又差不多损失了七百多人,仙国只损失了三十多人,这个结果令月瑶颇感满意,撤回时多看了苗毅两眼,却发现苗毅几乎一直是在低眉垂眼寂静无声的状态。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就是将近二十天过去,六国修士加一起已经损失了差不多一万五千人,剩下的人员已经不足万人。

    妖国剩下了三百人不到,仙国、无量国、魔国和鬼国的人员差不多持平都还有个一千多人,佛国因为原来的基数大,如今还有四千多人马。本来仙国和妖国的人数是差不多的,因为仙国这边有苗毅坐镇,大大减少了损失,令妖国格外出众。

    其实要怪就怪他们自己,要不是当初蜂拥而出去抓‘牛有德’,那么大动静惹得各方注意成为了晃眼的攻击目标,否则也不至于这么惨。

    白子良和蓝素素的脸色很难看,担心搞到最后妖国参会修士除了他们几个有免战权的,其他人会一个不剩,那就太难看了。

    幸好这剩下的三百来人,能活到现在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想啃下来比较难,向他们发出挑战的人少了。佛国则比较倒霉,人多虽然高手多,但是修为差的也多,几乎成为其他五国轮番挑战的目标。

    一万多人战死,几乎令这片圈起来的战场地面都被鲜血给染红,一靠近就有浓郁的血腥味。

    这天的决斗再次结束,各部人马再次回撤,打残的队伍重新组队是免不了的。

    远处山峦间传来失主灵兽坐骑的呜咽哀鸣声,因为决斗为了公平起见,除了龙驹不许使用其它坐骑,连古三正三人都把碧甲追风兽收了起来,那些主人战死的灵兽不少都一直徘徊在岛上夜夜呜咽。

    现在大多数人最后是死活都不知道,暂时也没几个人有心情管它们,要想收服也得等到决战结束后再说。否则人死了也是白搞的。

    “老弟,在看什么?”

    见苗毅盯着灵兽哀鸣的地方失神,周边人散尽了都没动一下,后面七人相视一阵后。司空无畏上前问了声。

    苗毅回过神来,摇头笑道:“没什么,只是觉得这些稀有灵兽浪费了可惜,想弄两只回去给自己的两个侍女当坐骑,奈何不懂驯服的方法,就算抓回去也是白搭。”

    几人回去后没多久,苗毅等人突然发现古三正三人不知哪去了,到洞外到处找了找也没找到。

    等到再见到三人时,手上都各自提了几只兽囊。谭烙将一只兽囊扔给了苗毅说道:“这是两只‘乌麟犼’,不比我们的碧甲追风兽差。驯养的方法在这里面。”又扔了块玉牒过来。

    苗毅愕然,注入法力到兽囊中查探,只见两只凶牙利爪的猛兽身躯上长着如墨的乌鳞,脑袋长得像猛虎,又长着狰狞犄角。脖子上还有一圈雄狮般的毛发,额头上各插了根钢针,双双昏睡在兽囊中。

    回头发现古三正和叶心也各扔了只兽囊给赵非和司徒无畏,连皮君子和陶永春也没有落下,这让后两者幸喜不已。

    苗毅也没想到自己只是随口一说,他们就把这些灵兽顺利给抓来了,其中肯定属谭烙的功劳最大。御兽门的人对付这些灵兽自然有其手段。

    看着盘膝坐到一旁打坐的三人,苗毅忍不住问道:“你们不是要找我为三大派报仇吗?现在送这东西给我,万一我死在了你们的手上,这东西岂不是白送了?”

    叶心翻了个动人的白眼,闭上了眼睛。谭烙苦笑笑后亦是如此。

    倒是古三正淡淡道:“六圣派来的人改变了游戏规则,现在需要你。否则我们也没把握能活着回去向师门交差,既然有了理由,师门那边也能解释了。”说完闭上了眼睛不吭声了。

    苗毅呵呵一笑,早就看出这三个家伙没了报仇的意思。

    赵非亦摇头一笑,司空无畏则乐呵呵道:“一直看别人杀来杀去。我都手痒了。我说老弟,你这身手在这种情况下简直是无敌了,现在十八万修士个个积攒了千百年的财物大多都集中在这些人的手中,干一票得抵我们做多少年的府主啊,你难道就不心动?”

    “看看再说,等东西集中在了少数人身上后再动手也不迟,反正跑不掉!”苗毅笑言一句,盘膝坐在了一旁,扔了愿力珠到嘴中。

    其实他的身体早在几天前就恢复了,只不过是不想出战,一直在趁机修炼而已。

    并非他怕什么,而是上阵拼命免不了会有什么意外,打到了这个时候,剩下的参会修士可谓是高手如云,动不动就出来十个青莲九品高手组成的队伍,人家也不是吃素的。

    最关键的是,他那一枪十击的绝招消耗实在是太大了,自己压根就吃不消,不可能经常拿出来使用。所以要么不用,要么就用在刀口上,现在出战划不来,等到最后快结束时,大多数财物更集中时,再出手捞上一笔也不迟,太贪心的话,能力也有限。

    次日六方人马再次集结,你死我活的厮杀再次开始,经过司空无畏的提醒,苗毅也放弃了修炼,终于睁开了眼睛关注,自从六方决战以来,他还没有好好看过。

    既然决定要在最后捞一笔,他也不想打没把握的仗,得看看谁强谁弱,谁更好下手。

    眼看一个个人在惨叫声中身首异处,或者倒在血泊中,苗毅看得暗暗摇头,所谓的更公平的方式,其实只不过是六方代表不好朝各自国内的修士下手,借别人的手来图个好看或心安理得而已,最后的结果其实没什么区别,能活下的人也不能增多。

    “你的身体恢复了?”耳畔突然传来月瑶的传音。

    苗毅心道不好,这老三不会是一直盯着我盼我出手吧?回头看去,正好对上老三那双诱人的明眸,颇有些无奈地点头道:“差不多了。”

    月瑶明眸闪了闪,她一直很奇怪,这家伙看自己的眼神似乎从来都没有过非分之想,看自己似乎和看男人没什么区别。莫非这家伙有病?

    想到这,脸颊微热,暗暗啐了自己一声,不知羞往哪想去了。难不成还巴不得人家对自己有非分之想不成?

    “凭你的实力,枪法能到你那种境界,自是不凡,就算不使用那杀招,这场中怕是也没有你的对手,不知可愿为我夺上一些‘定位法镯’来!”月瑶说道。

    果然一直在盯着我!苗毅心中暗暗叹息,不过却又高兴,自己这个大哥至少还不是一无是处,还是能帮上老三一点忙的。

    苗毅皱眉问道:“月瑶,这‘定位法镯’对你很重要?”

    “当然重要。我代表天外天而来,天外天岂能在我手上被其他五家压上一头?”

    “你手上有多少定位法镯?”

    “现在有了三万多只。”

    苗毅有些诧异道:“包括云飞扬输给你的一万只?”

    “是!”

    “云飞扬在输你这一万多只前就已经有了三万多只,你若不是赢了他一万只,想拿第一恐怕有些困难!”

    月瑶惊讶道:“云飞扬前面已经拿到了那么多?”

    苗毅点了点头,问道:“月瑶。你真的很想拿第一?”

    “当然!可听你这么一说,我担心其他几家手上的不会比我少。”

    “不用怕,有我在!”苗毅说完开始环顾四周,微皱着眉头想办法。

    殊不知他这话一出,月瑶整个人已经呆住了,怔怔看着他,思绪瞬间回到小时候。那时遇见什么麻烦的时候,有一个人总会揉着她脑袋给她信心道:“不用怕,有大哥在!”

    这话令月瑶心弦颤抖了一下,只感觉一股暖流涌遍全身,若不是眼前此人和记忆中的那人不像,加上不是同一个人。她真的怀疑自己那个大哥就在自己眼前。

    清醒过来想想刚才的谈话,月瑶惊然发现,这个燕北虹的语气不知不觉中就让自己矮了一头,他仿佛天生就该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一样,是如此的自然。令自己一时间都没有发现异常,就顺着一问一答了。

    最令月瑶无语的是,这燕北虹似乎忘了称呼自己‘六爷’,而是很随口地称呼她‘月瑶’,搞得两人很熟一样。

    月瑶暗暗咬牙,这厮还真放肆,怪不得看自己的眼神没把自己当女人,感情是压根没把自己放在眼里,枪法好很了不起吗?要不是我提议的这个规则,你和人家的法宝对上试试看!

    奈何人家也没说错什么,她也不能指责什么,何况人家大话已经说出口,她倒要看看这个家伙怎么帮自己拿第一!

    是夜,今日的决斗一结束,苗毅立刻招了赵非七人回洞窟中议事。

    没多久,几人一个个神情古怪地出来了。

    苗毅领着古三正三人来到了白天的决斗场,呼吸着混合着血腥味的空气,仰望满天繁星。

    赵非、司空无畏、陶永春和皮君子则分别朝妖国、鬼国、无量国和佛国的地盘而去。

    如今这个状况,六方倒也不用怎么防御,司空无畏轻松进入了佛国的地盘,在一山洞前跳下龙驹,伸了个脑袋探望了一下里面盘膝而坐的十个和尚,乐呵呵直接闯了进去,拱手道:“几位大师有礼了。”

    “施主为何来此?”几个和尚略显警惕地站了起来,觉得这人有点眼熟。

    “几位大师不用紧张,我是来给燕北虹向几位大师带话的。”司空无畏笑嘻嘻道:“燕北虹正在决战场地等候几位大师,请务必尽快赶去。”

    “燕北虹?”几个和尚一惊,如今谁不知道燕北虹,同时也想起了这人是谁,不正是如今和燕北虹一队的人吗?

    为首和尚问道:“不知燕施主找我们何事?有话为何不过来说,为何非要去决战之地?”

    司空无畏摊手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燕北虹发现几位大师像是他之前在星宿海遭遇的仇人,明天准备向几位大师发出挑战,可他又不敢确认几位大师是不是他的仇人,毕竟你们都剃着光头,看起来很像,所以想当面确认一下。几位大师,如果是误会的话,不妨去当面解释一下。”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