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四三零章 第十名,苗毅!

飞天 第四三零章 第十名,苗毅!

    震回的巨蟒凌空红光一闪,化作一个青壮汉子,怒目盯向出手之人。

    出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唐君。

    ‘燕北虹’为天外天立下大功,没有奖赏也不可能让其蒙难,真要袖手旁观了,不说以后谁还为天外天效力,被一些人讽刺一番是免不了,所以他身为率队而来的代表不可能不管。

    唐君扫那蟒精一眼,负手淡然道:“此事情有可原,他显然并非私藏,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出来,我想不用我多说。”

    姬美眉突然冷笑一声,道:“这人显然不老实,若不是发现了,肯定要被他私藏带走。”

    她看向苗毅的目光中有怨恨之色闪过,刚才暗中问过蓝素素了,知道此次儿子出师不利皆因为这个‘燕北虹’,简直是恨不得将苗毅给碎尸万段,此时当然落井下石。

    她一开口,赵非等人全都为苗毅提心吊胆,反观苗毅反而一脸冷漠,无动于衷在原地。

    “姬美眉,你儿子不争气,别拿我仙国的人出气!”唐君霍然回头,目闪厉色,毫不客气地顶了过去,那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给。

    对方背后站着妖圣姬欢,他背后站着仙圣穆凡君,自然用不着怕对方,这个时候他焉能让步,真要让人现在弄死了‘燕北虹’,不说其他的,首先他自己就没面子。

    “唐君!”被戳中软肋的姬美眉厉喝一声,“我乃就事论事,你不要胡扯八扯扯得太远!”

    “我胡扯八扯?”唐君冷哼道:“他和你无冤无仇,小小一件事情而已,你为何非要置他于死地?”

    姬美眉激烈反驳,“我说的是事实,若不是发现了,他肯定将那只定位法镯给带走了。唐君,西宿星宫还轮不到你放肆!”

    “姬前辈。我可以作证,白子良的一件‘重宝’毁在了‘燕北虹’的手里,否则白子良不至于输的这么惨。”

    魔国阵营那边的云飞扬突然举了举手,貌似弱弱出声了。

    众人诧异看去。心想这小子凑什么热闹,这话无疑是证明了姬美眉在打击报复,的的确确在趁机落井下石。

    白子良怒目盯向云飞扬,云飞扬反而朝他嘿嘿一笑,貌似在说我才不怕你。

    姬美眉回头厉声道:“云广,管好你儿子的臭嘴!”

    云广在她那性感身段上溜了两眼,很给面子,啪!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云飞扬的脑勺后面,云飞扬一个趔趄,差点趴下。“小兔崽子,没大没小,大人说话,有你插嘴的地方吗?”

    云飞扬哀怨回头,传音道:“戡乱会最后一刻。我和黑无涯干了起来,情急关头,这‘燕北虹’出手相助,我魔国才没有吃亏,这可是好多人都看到的,你难道让我现在当做什么也没看见做缩头乌龟?我以后还要不要出去见人了?”

    这样啊!云广一愣,旋即咳嗽一声指着姬美眉对云飞扬改口道:“你老子我以后很有可能要娶她做小妾。以后都是一家人,轮不到你胡说八道,还不快叫姬姨!”

    这都什么跟什么,不少人无语,云飞扬有点傻眼,道:“真的假的?”

    “噗!”黑云忍俊不禁。不过发现儿子在边上,自己也太不庄重了,赶紧收敛了一脸的淫荡笑意。

    姬美眉顿时气得浑身发抖,这云广也太嚣张了,平常说说也就算了。如今竟然当着自己儿子面调戏自己,让自己和自己儿子情何以堪!

    果然,白子良怒了,一张脸涨得通红,不管不顾地疯狂冲来,“我杀了你!”

    云广斜睨一眼,信手一挥,五指虚抓,跳来的白子良立刻停顿在了空中,双方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

    云广五指稍稍那么一捏,浮在空中的白子良立刻露出满脸痛楚的神色,云广冷哼道:“没大没小,敢跟我动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云广,你敢!”姬美眉急了,生怕云广对自己儿子下杀手,立刻冲了过来怒攻。

    云广不屑,一只手虚定住白子良,一只手快如幻影,迅速和姬美眉交锋,大殿内瞬间狂风乱卷,轰轰乱响。

    “嗯…”

    一声不怒自威的质疑冷哼声突然铿锵回荡在整个西宿星宫,撞得人耳膜发疼,心神俱颤。

    云广脸色一变,迅速收手,放掉了白子良。姬美眉也不敢造次,闪身扶住了白子良。

    “云广老贼,他日吾必杀汝!”白子良指着云广声色俱厉,星宿海戡乱会的失利他都能忍受,自己母亲被当众调戏却令他实在无法承受,只恨自己无能。

    姬美眉拉着儿子往回拽,让他不要再说了,论修为俩母子加一起也不是云广的对手,何必要吃眼前亏,何况连西宿星宫的主人都出声了,这里不是他们能放肆的地方。

    当初姬美眉忤逆妖圣姬欢,不听父亲的话非要嫁给白子良的父亲时,姬欢便告诫过她,到时候你别后悔!

    姬美眉依然清晰记得自己当时是怎么回应父亲的,她大声道:我永远都不会后悔!

    父亲随即冷哼:不知天高地厚,看来是我把你给宠坏了,做妖也好,做人也罢,总要为自己的刁蛮任性付出代价,你以后别恨我,因为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我能照顾的是跟我走一条路的人!

    自古以来孤儿寡母本就容易被人欺负,久经屈辱的姬美眉若说一点都不后悔是假的。

    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变成了孤儿寡母,许多权利和资源都没有了,这就是忤逆父亲的后果。可是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后悔也没用,只能自己假装坚强。

    不过话又说回来,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往往是自取其辱,她若不出声对苗毅落井下石也就没眼前这趟事,她若不逼儿子来星宿海戡乱会就什么都不会发生。

    “你先过我这一关再说!”云飞扬放话对上了白子良。

    云广一把将自己儿子拉了回来,也不想惹怒西宿星宫的主人,貌似讥讽道:“比这更狠的话你爹不知听过多少,这世上叫得响口出狂言的人多了去。有出息的能有几个?理他作甚!”

    坐镇偏殿的那位出声道:“你们闹完了没有?”

    两边都不吭声了。

    其他参会修士不禁偷偷面面相觑,今天算是见识了这些高高在上的人是什么德行。

    那人走到苗毅身边,伸手捏住了戚秀红手腕上的定位法镯,只见定位法镯瞬间闪烁金光扩大。轻松从戚秀红手腕上撸了下来,顺手扔给了另一人,并朝苗毅扭了下头示意道:“这只定位法镯计入他的名次。”

    一句话了结了争端,于是‘燕北虹’成了唯一的第十三名,其他人集体降为了第十四名。

    赵非等人皆暗暗为苗毅松了口气,同时看着默默收起戚秀红尸体的苗毅,皆是心中叹息一声。

    西宿星宫的人却为难了,按照以往的例子,按排名分那六十万粒愿力珠不好分啊!

    最终还是和云广等人商议之后决定前面的十三名按名次来分,剩下的愿力珠让并列十四名的八十六人平分拉到。

    “头名。月瑶!”西宿星宫之人开始点名颁赏。

    月瑶上前领了六十万颗愿力珠中的五分之一,一个人就拿走了十二万颗愿力珠。

    剩下的又依次拿剩下当中的五分之一,依次递减下去。

    姬美眉本以为儿子面子上过不去不会去领赏,已经做好了替儿子领的准备,谁知报到‘白子良’名字时。脸色很不好看的白子良还是上前接了赏。

    姬美眉多少有些诧异,谁知白子良拿了东西回来,托在手中亮给她看,暗中传音道:“这是母亲和儿子用屈辱换来的,该拿的一点都不能少!儿子从今天开始定奋发图强,不用母亲再督促,来日定血洗今日之耻!所有羞辱过我母子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姬美眉差点哭出来。红着眼眶背过身去不让外人看到,传音道:“是娘没用,让你受委屈了!”

    “不关娘的事,是儿子以前太天真了!”白子良咬牙道。

    “第十名,苗毅!”

    当这个名字喊出来的时候,正在悄悄和师姐传音说话的月瑶可谓是浑身一颤。目光迅速在与会修士中搜寻。

    呆在空智身边僧袍洁白如雪、一脸祥和平静合十的八戒亦如遭雷击,猛然抬头,目光乱扫,呼吸都有点急促了。

    七戒大师一双白眉皱了皱,深邃目光迅速扫向众人。

    难道那个之前得到消息在红巾盟中的苗毅竟然还活着?可为什么师妹在那无名岛统领剩下的仙国修士时都没发现?莫非是那人知道了什么有意隐瞒?红尘仙子脸上亦闪过吃惊神色。明眸扫去。

    苗毅的目光迅速偷瞄了一眼月瑶的反应,袖子里的双拳紧紧握在了一起,表面上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哎!心中叹息一声的燕北虹硬着头皮大步从人中走了出来,上前领赏。

    红尘仙子对苗毅没印象,见到竟然是这么一个魁梧的虬须大汉,迅速看向师妹,却见死死盯着‘苗毅’的师妹眼中一脸疑惑。

    另一边的八戒亦是满脸愕然,又略带狐疑,似乎觉得有点不对。

    人长大了固然有变化,也不至于变得如此厉害,完全是一点都不像,连脑袋的骨骼形状都彻底是两样的,莫非是同名同姓之人?

    月瑶和八戒盯着‘苗毅’站回到‘燕北虹’的身边,若说像,两人反而觉得‘燕北虹’有点像他们记忆中那人的轮廓。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