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四四零章 意外收获

飞天 第四四零章 意外收获

    啪!一巴掌抽在脸上,大半的牙齿混在鲜血中飞出,口鼻甩出鲜血的白子良飞了出去,砸落在十几米外不省人事。

    “子良!”姬美眉惊呼一声,闪去抱住儿子,一阵查探,见无性命之忧,方埋头抱着“嘤嘤”啜泣,悔不该逼儿子来参加星宿海戡乱会。

    烈环冷然道:“下一个!”

    啪!蓝素素又被一巴掌抽飞了出去,混着喷出的鲜血一起飞走,又落地昏厥了过去。

    “下一个!”

    啪!又喷血飞了出去一个。

    这一个个老老实实送上去给烈环打的情形看得八戒胆颤心惊,打完了妖国那边,又开始打佛国这边。

    亲眼目睹空智被一巴掌抽飞了后,八戒可怜兮兮地看着七戒大师。

    七戒大师合十不语,烈环本要杀这些人,如今仅仅是各抽一巴掌不伤及性命,已经够给他面子,说白了也就是吃点苦头,的确是小惩大诫,他不好再说什么,连空智都挨打了,他就更不好为自己徒弟说什么。

    可八戒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啊,这一巴掌虽然打不死人,可打得牙齿满天飞,吐血又昏死的,看着都吓人,谁愿意好好的受这罪?

    七戒大师不吭声,不代表八戒不吭声,送上去给烈环揍时,经过七戒身边大声嚷嚷了一句,“师傅!我可是您唯一的徒弟啊,‘戒门’一脉单传啊!我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您一定要好好保重啊!”

    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七戒大师听的,还是说给烈环听的。

    七戒大师一脸苦笑。

    云广等人无语,心道好狡猾的和尚,烈环如此给七戒大师面子,你把话提醒得如此明白,烈环还好意思下手么?

    红尘仙子微微低头叹息一声,月瑶怎么会有这样的二哥。

    烈环目光闪了下,瞅了眼七戒大师的反应。看来这和尚还真是七戒大师的亲传弟子。

    看了眼小心翼翼合十走到自己面前的八戒,烈环冷哼道:“油嘴滑舌的小和尚,别脏了本王的手,滚一边去!”

    “阿弥陀佛!”八戒行了个礼。赶紧调头跑人,可谓大大松了口气,心想这老妖怪果然给老秃驴面子,总算躲过一劫。

    后面跟上来的和尚就没那么好运了,啪!又一巴掌被抽飞了!

    十二个人有十一个吐血掉牙昏死了过去,剩下的那个八戒藏在了七戒大师的身后。

    小惩大诫之后,烈环转身面对那古老的宫殿拱手行礼,又对青风抱了抱拳,青风点了点头,烈环回头环顾众人冷哼一声。身化流光飞天远去。

    云广等人若有所思地看了眼那古老宫殿,宁放过那燕北虹,也要对万妖天和极乐天的人小惩大诫,这背后的原因值得深思。

    “青右使可还有吩咐?”七戒大师合十问了声。

    “明天日出之际,记得及时离去!”青风淡淡扔下一句话。说完转身而去,摆明了西宿星宫不欢迎你们这些人。

    七戒大师叹息一声,大袖一挥,昏厥在地的五个和尚漂浮在了他的身后,跟着他离去。

    八戒乖乖地紧随其后,这里实在是不安全,还是跟在师傅后面稳妥点……

    次日。苗毅等人漂泊在了海上,仙国参加戡乱会幸存的二十一人在一条不大不小的船上,船头挂着西宿星宫的灯笼,群妖避让,不敢阻挠。

    星宿海戡乱会已经结束,从西星海清离的无数妖怪已经纷纷陆续回归。不时从空中和海上掠过的身影便能证明,没有西宿星宫的灯笼挂在船头,想自在离开怕是没那么容易。

    月瑶等人自然不可能和他们挤船回去,已经跟着唐君等人飞天而去,而苗毅这些人还没有资格让唐君他们亲自送到家。只能是怎么来的,怎么回去。

    这船上的人也不知道昨天烈环的驾到,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自然也没资格让唐君跟他们解释什么,船上之人只有回家的兴奋之情,对于幕后发生的事情浑然不知……

    辰路,月行宫,奢华的宫主寝宫内,香榻前的香炉内袅袅青烟飘出,满头青丝垂在榻前,一红唇娇艳的女子趴那微微支撑着上身,双眼似闭非闭,正一脸痴迷地将那飘出的青烟深吸入肺腑内。

    那胸口半鼓出的丰满雪白令人血脉喷张,一袭鹅黄长裙已经滑落到双臂,雪白的背部半露,裙下开衩之处,两条修长雪白的双腿正在任人抚摸。

    摸到敏感部位时,吸食着烟雾的慵懒妩媚女子忍不住咯咯轻笑,趴那勾起了一只玉腿,脚掌贴在了男人的脸上。

    那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镇乙殿的殿主霍凌霄,一只手抓住了女子的脚踝,竟然亲吻着那女子伸来的玉足,另一只手则一路摸了下去,摸进了两腿之间探索,令那女子轻轻低嗯了一声。

    又摸上了那女子丰满的臀部,抚摸到光洁的后背,滑到下面的胸口,握住了饱满一团。

    眼前的情形实在太过香艳,霍凌霄呼吸有些急促,似乎有些情不自禁,突然一把将那女子上身的衣服直接拽到了腰部,那女子雪白婀娜的上半身顿时彻底暴露在了空气中。

    女子立刻埋头趴在了香榻上咯咯笑个不停,笑得双肩颤抖。

    霍凌霄一咬牙,一把扯掉了自己的长衫,光露出了上身,如恶狼般压在了那女人的身上,在那女人后背一阵疯狂亲吻,双手迫不及待地要解除那女人身上最后的遮掩。

    那女人突然玉璧一挥,将霍凌霄掀开到一旁,满头青丝甩到了背后,单臂支撑起了脑袋侧躺。

    霍凌霄似乎有些不甘心,这种摸得到却吃不到的感觉实在是令人抓狂,又扑了上来抱住了她,结果对上了那女人斜睨而来,似笑非笑的眼神,明亮而妩媚的明眸中似乎藏着一丝犀利。

    霍凌霄神情一僵,似乎瞬间清醒了不少,慢慢帮她把扯到腰部的衣服又拉上了肩头,遮掩住了两团暴露在空气中的雪白丰满,隔着衣服边抚摸她,边低头吻着她半露的香肩,问道:“不知道宫主召手下来所为何事?”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月行宫的宫主张天笑,听名字一不小心会误以为是男人,谁能想象到竟然是一个如此妩媚动人的女人,想必其父母帮她取这名字的时候是希望她天天开心,只是不知道和霍凌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关系。

    这个女人苗毅其实也见过,正是那日在辰路都城玉湖之上撞见的和霍凌霄在一起的笑笑。

    张天笑又半眯上了眼睛,享受着他的爱抚和亲吻,声音娇懒道:“也没什么事,星宿海戡乱会已经结束了,幸存的参会人员已经在返回的途中,估计两三个月后就要返回,你不想关心一下结果?”

    贴在她身后半搂着她的霍凌霄苦笑道:“关不关心结果都一样,我镇乙殿也拿不出什么合适的高手参会,最终的结果肯定没我镇乙殿什么事。宫主突然说到这个,莫非本届的月行宫有什么意外收获?”

    张天笑轻笑了声,道:“的确是有意外收获,本届戡乱会,辰路一下占了六个名额。”

    痴迷她身体的霍凌霄惊讶抬头道:“六个?这么多?”

    “嗯,君使大人也很惊讶,须知这次六圣也各自派了六个人参会,一下就占去了不少名额,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一举拿下六个名额自然是令人惊讶。”

    “六圣也派了人参会?”霍凌霄再次吃惊,他还不知道这事,他的老相好邬梦兰倒是在押船的时候知道了这事,但是却不便对外泄露,告知了苗毅也因为苗毅是参会人员。

    张天笑微微颔首:“因为这个原因,这次戡乱会增加了一个奖励,活着回来的人可以按照排名先后顺序在辰路任意挑选一地任府主之职。”

    霍凌霄笑道:“不知宫主手下有几人在这六个精英之中?”

    “还想有几个?能有一个已经算是给了我意外,本宫自从执掌月行宫以来,历届戡乱会上的名额还没沾过边。”张天笑扭头看了他一眼,笑道:“说来还要感谢你。”

    “感谢我?”霍凌霄愕然,狐疑试问道:“难道是我镇乙殿的人?这不太可能吧?”

    “苗毅这个人难道你不认识?”张宫主笑吟吟一句。

    “苗毅?”霍凌霄目瞪口呆。

    张天笑咯咯笑道:“我开始只是觉得这个名字似乎在哪听过,可是想不起来,一查来路,才恍然大悟,原来早就和我见过,还是你霍殿主的结拜兄弟,你说我要不要感谢你?”

    “这…这怎么可能?”霍凌霄仍是一脸的难以置信,那便宜贤弟竟然从星宿海活着回来了?

    “我回头再查当初的名单,才发现他参会时才白莲境界的修为。”扭头看着他的张天笑嘴角带着一丝玩味,戏谑道:“霍凌霄,他怎么说都是你的结拜兄弟,才白莲修为,你怎么就舍得他去星宿海冒险?莫非是知道他有什么倚仗,知道他肯定能活着回来,想给我一个惊喜?”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