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四四九章 犯上作乱之逆贼

飞天 第四四九章 犯上作乱之逆贼

    苗毅早有准备,岂能让她跑掉,结果被燕北虹等人拦下,柳倩直接被‘流云杀’给绑了回来,其他人则是被赵非和司空无畏的法宝给吓得弃械投降赶了回来。

    押到苗毅面前的柳倩惊恐不已道:“苗毅,你想干什么?你凭什么抓我!”

    “你干过什么你自己心里清楚。”苗毅让燕北虹给她松了绑,将周寰和茅一凡的证词扔给了她看。

    “这是诬陷,这是一面之词的诬陷……”柳倩有些歇斯底里。

    “你放心,本座高升在即,不想惹麻烦自毁前程,回头会将你们交由南宣府去处置。不过在此之前,你最好留下一份本座想要的供词,否则本座不介意先杀了你!”苗毅冷笑道。

    “休想!”柳倩怒吼。

    “他们两家供出了你,你难道想便宜他们?”

    “休要挑拨离间,我不会上你的当。我就不信你敢滥杀我等!”

    “那我就成全你,也不差你一个人的证词!”苗毅手掌一翻,凭空抓了宝剑在手。

    “我写!”关键时刻,还不等苗毅拔剑出鞘,求生欲望让柳倩大喊一声,终于屈服了。

    也算不上屈服,而是另有打算,苗毅既然说了要把他们交由南宣府来处置,不妨现在屈服,到了南宣府再反水,想必周寰和茅一凡也不会甘愿受死,届时就说是苗毅威逼之下不得已而为之,加上南宣府三大派的人帮忙说话,杨庆也不好轻易定他们的罪,苗毅一离开南宣府,自然会不了了之,因为杨庆肯定不会为了个已经离开的人得罪三大派。

    抱着如此想法,柳倩咬牙揭发了其他两家和沈风华,给了一份令苗毅满意的证词。

    旋即又被苗毅逼迫到议事大殿内,让同门也写下了检举揭发的证词。

    大殿内。坐在山主宝座上的苗毅审核着一份份供词,不经意间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对一旁看热闹的燕北虹等人笑道:“天色已晚,三位还不去休息?”

    三人笑呵呵向殿外走去。继续低头看手上供词的苗毅随口道:“柳倩,帮我送送三位贵客!”

    柳倩暗暗咬牙,跟在了燕北虹等人身后,心中冷笑,等着瞧,这样就想收拾我们,真当我们三大派在南宣府的势力是摆设?

    殿内玉女宗弟子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忽听宝座上的苗毅淡淡出声道:“你们就在这里等着,等到你们各路同门来了后。劝她们也把证词也给我留下。”说完起身而去。

    一帮女弟子面面相觑,只好硬着头皮盘膝坐在了殿内。

    殿内灯火昏黄,殿外的山路上漆黑一片,如今的镇海山连个正常值夜掌灯的人都没有,令镇海山的气氛越发显得诡异。柳倩将燕北虹等人送到了同样漆黑一片的别院门口。正要转身离去。

    司空无畏突然裂开嘴呵呵笑道:“柳倩,天色已晚,你一个人走夜路,某不放心,不如今晚就留在这里好了。”

    柳倩立刻意识到了不对,见司空无畏一脸坏笑逼来,惶恐后退道:“你想干什么?”

    没退几步。身子突然一紧,柳倩硬邦邦倒地。只见燕北虹的‘流云杀’不知什么时候又将她给绑了。

    “樊执事,青菊姑姑救我…”柳倩惊恐无比的尖叫声回荡在夜色下的山峦间,戛然而止。

    燕北虹一招手,‘流云杀’回到了他的手上,转身领着不时回头看去的红袖、红拂进了院子里。

    赵非亦背个手。一脸漠然地拐进了偏院。

    只见司空无畏将制住的柳倩横抱在了怀里,进了院里,边拐向另一边的偏院,边对一脸惊恐瞪着自己的柳倩笑道:“你那句话我很欣赏,跟谁睡不是睡。你今晚陪我好了……”

    柳倩之前那一声救命惊动了不少人,青菊站在了阁楼上远眺,微微叹息道:“苗毅,你到底要干什么?”

    樊子长却皱眉在院子里嘀咕,“就这点动静?”他一直巴不得苗毅把事情给闹大。

    那声求救并未在镇海山引起任何动静……

    次日,玉女宗各洞弟子逐一来到,也逐一被‘请’到了议事大殿,在阎修的‘劝说’和同门默默点头下,又逐一写下检举揭发的供词。

    供词齐了后,苗毅被请了出来,坐在宝座上一份份检查,看得差不多了,出声道:“阎修,去请柳倩来!”

    阎修领命而去。

    没等太久,从后山扛了一个人来的司空无畏进入大殿,将肩头之人扔在了地上,乐呵呵抛了只储物戒出去。

    雪儿将储物戒接到手中,一脸愕然,看着司空无畏背个手去了后殿。

    再看地上之人,秀发凌乱,衣衫不整,两条雪白大腿是光着的,其实也就是随便披了件外套,里面根本没穿衣服,一脸麻木,两眼呆滞,没有任何神彩。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柳倩,也不知道司空无畏昨晚对她干了什么,把她给折腾成这样。

    坐在宝座上的苗毅只是一开始瞥了眼,之后便继续盯着手上的玉牒翻看。

    站在左右的千儿和雪儿相视一眼,对柳倩可谓又憎恨又同情。

    “师叔、师姐!”盘膝坐在大殿内的一群女人大惊失色,蜂拥而来,将柳倩给扶起,嘘寒问暖的嘘寒问暖,把脉检查的把脉检查,施法救助的施法救助。

    看着一张张熟悉的同门面孔,柳倩呆滞的双眼中渐渐流露出惊恐,甚至是绝望,目光注意到高高在上、不屑一顾翻看着玉牒的苗毅,突然“啊”的一声,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

    “魔鬼,你这个恶魔!我杀了你,给我杀了他……”柳倩一把推开同门,突然飞身而起,春光外泄之下,毫无章法地扑向高坐在上的苗毅,犹如市井泼妇一般。

    苗毅微一抬眼,冷酷无情地铿锵吐出一个字来,“杀!”

    千儿和雪儿仓惶招了逆鳞枪在手。齐齐出手,噗噗两声,扎进了扑来的柳倩胸膛。

    柳倩飙血的身躯飞了出去,人在空中还在拼尽力气喊着。“杀了他!”

    “师叔、师姐!”殿内一阵惊呼,一群玉女宗弟子纷纷亮出了九节鞭盯着苗毅,虽愤怒,却无人敢动手。

    苗毅收了手上的玉牒站起,从回到镇海山开始,一直保持平静,此时终于露出狰狞之色,盯着下面沉声道:“大胆!竟敢犯上作乱!”

    翻手就是玄阴镜,一阵呼呼而出的阴煞之气,毫不留情地横扫而出。

    大殿内惊呼声。和欲要逃离的身影纷纷定格,狂喷而出的阴煞之气收回,一群浑身霜白肢体硬邦邦的女人纷纷倒地。

    冻得直哆嗦的千儿、雪儿目瞪口呆,没想到主人手上的玄阴镜这么厉害。殿外看来的阎修也惊呆了。

    三人还没缓过神来,苗毅已经再次冷哼道:“将这群犯上作乱的逆贼首级砍下来。回头上报南宣府!”

    此话一出,三人还没反应过来,苗毅左右看了千儿、雪儿一眼,冷冷道:“还要我教你们怎么做吗?”

    三人心弦一颤,这才走入倒地的人群中,逐一斩首,砍下一颗颗头颅。

    后殿赵非、司空无畏。还有燕北虹领着红袖、红拂,一起转了出来。

    司空无畏在那背手摇头道:“老弟,你还真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啊,这么多漂亮女子,你也能忍心下杀手!”

    赵非偏头对司空无畏说道:“你离我远一点,别和我站一起。”

    “什么意思?”司空无畏愕然。结果发现一旁的燕北虹和红袖、红拂也主动和他站开了一点,尤其是红袖、红拂看他的眼神别提有多古怪,甚至是忌惮。

    他很快反应了过来是怎么回事,瞪眼道:“那个女人是你们让我别放过的,现在倒嫌弃起老子来了。这是何道理!”

    “阎修!把周寰二人带上来!”站在宝座前的苗毅突然出声打断。

    阎修领命而去,不一会儿便将周寰和茅一凡给提到了殿中一扔。

    砸落在地的二人被绑得严严实实,看到殿内的惨况,再看向苗毅,可谓是瞪大了眼睛,满眼惊恐地朝苗毅直“呜呜”个不停,此时方是对自己曾经所作之事真正后悔,但是已经晚了。

    苗毅面无表情道:“将这两个犯上作乱之贼砍了!”

    阎修手起刀落,板斧劈下,两腔热血喷洒在大殿之内,两颗头颅滚到一帮被阎修收进了储物戒内。

    苗毅走下宝座,大步走出殿外。

    燕北虹等人尾随他来到了后山隔离剑离宫弟子的院子,一闯入院内,苗毅便让把守的田青峰将剑离宫弟子全部召集到了庭院中央。

    清点过人数不缺后,苗毅手上的玄阴镜翻出,一阵阴煞之气照着一群人喷出。

    一群人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便一身霜白僵硬在了原地。

    玄阴镜一收,苗毅沉声道:“一群犯上作乱的逆贼,斩!”

    阎修立刻持一对板斧冲出,如旋风般将数十颗人头砍飞。

    在田青峰等蓝玉门弟子的震惊神色中,收了玄阴镜的苗毅转身而去,又领着人直奔隔离御兽门弟子的院子。

    很快,看守另一座院子的蓝玉门弟子也惊呆了……

    前后不到半个时辰,镇海山的剑离宫弟子、玉女宗弟子、御兽门弟子一个活口没留,足足九十多人全部被屠杀一尽。

    “半个时辰不到的事情,何必费这些天功夫。”看着院子里一地的尸体,司空无畏啧啧摇头。

    苗毅淡淡回道:“上面无人帮我讲话。”

    一句话就道尽了自己的无奈,说起来他也在修行界混了几十年,可实际上这几十年在修行界来说压根不算什么,他根基尚浅,压根就没什么人脉,甚至是没有接触过什么上面的人,真要出了事,上面没人会帮他出头说话,而敌对方帮忙讲话的却是一大堆,不拿到充足的证据,他担不起那个责任,只能自己小心点。

    赵非等人默默点头,身在规则之内的人当然能理解苗毅的难处。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