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四五三章 殿主是我结拜大哥

飞天 第四五三章 殿主是我结拜大哥

    “晶币矿!”苗毅震惊失声,旋即一脸的惊喜不已,当即起身恭谢道:“大哥如此费心,待小弟犹如亲兄长,小弟无以为报,只能先行谢过,来日定当厚报!”

    心里却在嘀咕,你还真会卖人情,老子拿命在星宿海拼来的东西,现在倒成了你的好意,要去油水丰厚的地方,用得找你来卖好?只是邬梦兰那边自己准备放鸽子,这里又来,还让不让人活了。

    霍凌霄又笑着伸手拉了他坐下,“之前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只因我不想让人知道你我之间的关系让人误以为我这殿主徇私,如今想来差点酿成大错。之后大哥我也不会再顾虑重重了,别人知道你我的身份又如何?贤弟尽管安心呆在月行宫境内,不管是不是在镇乙殿,我在宫主面前还能说得上几句话,其他殿主我也认识,多少都会给我几分薄面,定护贤弟周全。”

    “小弟感激涕零!”苗毅连连拱手,实在是不知该如何感谢好的样子,“以后还请大哥多多照顾。”

    轻松搞定!霍凌霄心中松了口气,摆手道:“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贤弟再这样说就生分了,以后你我兄弟之间无需如此客气!”

    “大哥既然这样说,小弟倒是松了口气。之前是来拜见殿主,有件事情正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如今方知镇乙殿是大哥做主,说不得要麻烦大哥为小弟一雪前耻!”苗毅愤声道。

    “一雪前耻?”霍凌霄一愣。

    苗毅二话不说,直接端出一堆玉牒放茶几上,“大哥看完便知,小弟实在是被人给欺负得狠了!”

    霍凌霄有模有样地拿起一块玉牒查看。

    看完一块又一块,脸色渐渐下沉,看完之后“砰”地一巴掌拍在了茶几上,怒声而起,“简直是无法无天!三大派未免欺人太甚!”

    别避重就轻说那没用的,老子是来找沈风华算账的!苗毅心里嘀咕一声。跟着起身道:“大哥勿急,三大派不值一提,三大派在我镇海山的人马已经全部被小弟给杀光,无需跟一群死人计较!”

    “……”霍凌霄愕然看来。一脸乱七八糟表情,樊子长干什么吃的,这事怎么没说?惊问道:“你把自己麾下三大派的人马全部杀光了?杀了多少?”

    苗毅回道:“也不多,就九十来人。”

    一旁的天雨目瞪口呆,还不多?

    霍凌霄的脸色亦沉下几分,“贤弟,你在开玩笑吧?大哥我也是从山主做过来的,一山人马才多少?你一下杀了自己九十多名手下,人都快杀光了,还嫌杀的还不多?你将三大派如此得罪。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苗毅惊讶道:“大哥!难道犯上作乱、图谋不轨、抗命不尊之人不能杀?难道我杀错了不成?”

    霍凌霄叹道:“不是说你杀错了,而是让你凡事三思而后行,三大派的势力几乎遍布辰路,三家的掌门更时常是君使大人的座上宾,你这样干对你的前途不利。”

    他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你干了这事,我就不让你知道我的身份了,回头要是传出去我和你是结拜兄弟,三大派非得以为是我在背后给你撑腰不可,否则一般人哪来的胆子干这事…

    “大哥放心,一人做事一人当,此事小弟解决的妥妥当当。他三家的供词在此,谅他们也没理拿这事说什么。”苗毅不准备浪费结拜兄弟的一番热情,不乘热打铁更待何时?当即拱手道:“小弟如今只问大哥一句,有人跑到小弟的地盘上敲诈勒索,还把小弟的女人给人欺负了,大哥帮不帮小弟做主?”

    早就知道认了这个兄弟没好事。一直藏着掖着,这一认果然是麻烦上门!霍凌霄脸上不经意间抽搐了一下,迟疑道:“你是指沈风华?你想怎样?”

    问完之后他觉得自己说了废话,这厮连自己手下九十多人都杀了,现在找上门来你说想怎么样?

    苗毅当即指向天雨。怒声道:“敢问大哥,若是沈风华拉着天雨、流星陪酒,言行举止间多有侮辱,且想让她们两个侍寝,大哥当如何处置?”

    妈的,你和我能比吗?沈风华怎么可能敢动我的女人!霍凌霄别提有多腻味,可这话只能放在心里想一想,不可能宣之于口,人家是自己结拜兄弟,真要说出去自己就成了畜生!

    铁证如山!这么多人的证词,还能如何处置?霍凌霄缓缓坐了下来,沉声道:“宣沈风华来见我!”

    “是!”天雨应声而去。

    “大哥不要生气,这种人死不足惜!”苗毅伸手请用道:“大哥喝茶!”

    略显沉默的霍凌霄“嗯”了声,端起茶杯后,方感觉有些不太对劲,这究竟是谁的家?瞥了眼端着茶杯一点都不客气咕嘟咕嘟的苗毅,很是无语,你还真把自己当我亲兄弟了?

    没多久胖乎乎的沈风华便屁颠颠跟在天雨的后面来了。

    停在庭院中等候召见时,沈风华有些忐忑不安,他认为自己平常也挺讨好天雨的,可这次天雨绷着一张脸没给自己好脸色,旁敲侧问了下也没问出殿主找自己何事,反而被刺了两句,显得有些不太正常,心里越发不安。

    “大人,沈风华已经在外面候着!”入内的天雨通报一声。

    “哼!”霍凌霄冷哼起身向门口走去。

    天雨见苗毅也起身两手一背,狐假虎威地跟在了殿主的后面,心里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

    霍凌霄黑着一张脸,站在了门前台阶上,居高临下冷冷看着沈风华。

    说老实话,他不想沈风华出事,沈风华能处处揣摩他的心意,从来都是顺着他的心意办事,下面找不出第二个如此顺手的奴才手下。倒不是说沈风华有多能干,而是当自己面对上面卑躬屈膝受到羞辱时,手下也有一条卑躬屈膝的狗奴才来给他呼来喝去能让自己觉得自己还是个堂堂正正的人,能让自己觉得活着也不冤枉,这就是他喜欢沈风华的原因!

    “殿主!”沈风华白胖的身躯点头哈腰,一脸谄媚样地凑了过来,“殿主召卑职来有何吩咐?”

    霍凌霄正想开口,却发现晚了,身后已经有人先一步替他开口了,“沈执事,多年不见果真是风采依旧,可还认得苗某否?”

    苗毅从霍凌霄背后转出,背个手和霍凌霄并肩站在了一起,霍凌霄相当无语地偏头看他一眼。

    沈风华一怔,发现这人眼熟,旋即想起,异常惊讶指来,“你是镇海山山主苗毅?你怎么在这里?”他惊讶于苗毅怎么敢在霍凌霄面前如此大咧咧托大的模样。

    外面的动静以及苗毅的声音令偏厅内候着的几人走到了门口,也有些惊讶地看着。

    “我还当沈执事贵人多忘事,已经忘记了苗某!”苗毅握拳翘出一根大拇指,指了指身旁的霍凌霄,嚣张无比道:“镇乙殿殿主是我结拜大哥,你说我怎么会在这?”

    “啊!”沈风华大惊失色,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偏厅门口终于得到确认的樊子长、阎修、千儿和雪儿皆是目瞪口呆。

    霍凌霄脸上神情又抽搐了一下。后面的天雨则翻了个白眼,现在终于明白大人当初为什么不愿公开这个结拜兄弟了。

    “沈执事,当年你到我镇海山索贿,我看我大哥的面子,没有为难你,没想到你还敢变本加厉,你胆子倒是不小,莫非以为躲在镇乙殿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苗毅一阵冷笑。

    看我面子,你那时知道我是谁么?霍凌霄实在有点受不了他,偏头看了眼苗毅,很想叫他闭嘴!

    沈风华终于明白殿主为什么黑着一张脸了,这厮竟然直接扑通跪了下来告饶,“殿主!殿主!属下不知苗大人是您的结拜兄弟啊!属下真的不知道啊!”

    “不是我的结拜兄弟你就能如此胡作非为!你让镇乙殿上下如何看本座!”霍凌霄回手一挥,正厅茶几上的一堆玉牒飞了出来,散落在沈风华的面前,霍凌霄指着喝道:“你自己看看,有没有冤枉你!”

    跪在地上的沈风华哆嗦着双手拿起一份份玉牒查看,越看脸色越白,身体哆嗦得越厉害,一半都没看到,便撒手不看了,竟然挤出眼泪哭泣道:“殿主!属下实属无心啊!若是知道,就算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有丝毫得罪苗大人啊!”

    霍凌霄厉声道:“我问你知不知罪!”

    “在殿主面前,属下不敢辩解,属下知罪,属下对殿主忠心耿耿,属下……”

    沈风华话还没说完,苗毅一声冷笑,“知罪便好!省得说我冤枉你!”已经是闪身过来,抡开双臂左右开弓。

    一阵清脆“啪啪”声骤响,混合着沈风华的呜呜怪叫。

    这沈风华在霍凌霄面前还真是忠心耿耿,犹如老鼠见了猫,苗毅希望他躲一躲或者反抗一下,也好找理由直接灭了他,谁知这死胖子竟然不躲不藏硬挺挺跪在那,也不施法防御,任由他一巴掌接一巴掌地接连狂扇耳光。

    那真是打得鼻血和嘴中的鲜血乱飙,满嘴的牙齿都给打飞了,还在那呜呜不清地喊着属下对殿主忠心耿耿之类的话。

    霍凌霄低眉垂眼不吭声,对此视若无睹。

    身为身边贴心人的天雨太了解他了,一看便知霍凌霄不是狠心,而是还想保沈风华,这不出声就意味着是在让苗毅出气,气出的越狠,他待会儿也更好帮沈风华说话。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