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四六一章 另有主谋

飞天 第四六一章 另有主谋

    众人惊疑不定,花爷沉声道:“蒲一公,你什么意思?”

    蒲一公摇头道:“不是我的意思,是大都督的意思,大都督说他们三个纵仆行凶,我只是遵命而行罢了!”

    花爷顿时哑口无言,兰侯亲自发话,整个辰路能让兰侯改变主意的怕是只有君使了。

    被押着的司空无畏怒了,怒声道:“定是呼延家在背后作祟,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别说是他,就连苗毅和花爷等人也是这想法。

    “无知小辈,竟敢信口雌黄!”蒲一公盯着司空无畏喝道:“给我掌嘴!”

    “且慢!”苗毅突然出声喝道:“蒲大人,我要见大都督!”

    蒲一公冷笑道:“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大都督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我看……”

    话没说完,突然中止,耳边突然传来苗毅的传音,“红尘仙子有话让我转告大都督!”

    事到如今,苗毅也是没办法了,面对这些强势人物,随便出来一个都能让他吃不消,他现在才明白当初在红尘仙子面前争的那口气有多可笑,当时捏爆了红尘仙子给的那块玉牒,想不到现在还是要搬出红尘仙子来自救,如果再看到红尘仙子只怕要羞得无地自容,还想让红尘仙子做自己女人,天大的笑话啊!回头红尘仙子知道了得多好笑!

    蒲一公抬了抬手,示意手下且慢对司空无畏掌嘴。

    众人诧异,不知道他的话为什么突然掐了脖子,。

    蒲一公传音警告苗毅,“一开始为什么不提红尘仙子?小子话可不能乱说,你现在不过是纵仆行凶,罪不至死,可知胡说八道的后果?”

    苗毅回道:“若我说了假话,大都督回头一找红尘仙子对质便知,我岂会自寻死路!”

    蒲一公想想也是。挥手道:“先把他们收押起来。”

    三人就这样被押走了,可谓是锒铛入狱,直接关进了铜墙铁壁的监牢内。

    一进监牢便发现另有狱友大喊大叫,那位一听到有人进来了立刻怒吼道:“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我家老祖宗是呼延太保。你们竟敢关我,回头我家老祖宗饶不了你们,还不快放我出去!”

    听声音嗓音有些发哑,估计之前喊了好久。

    苗毅、赵非、司空无畏脸色一沉,相视一眼,不用说了,那位肯定就是呼延寿,可惜对方关在监牢最尽头一间,看不到长什么样。

    “敢问一声,那几个侍女关在了哪里?”狱卒锁门之际。赵非赶紧抓住机会问了声。

    那狱卒不吭声,赵非立马摸出了两粒珍珠大小的中品愿力珠塞进了对方的手里。狱卒不动神色地顺手收起,指了指他们背后的墙壁,道:“关在了隔壁的女监!”说完便走了。

    “什么侍女?”呼延寿的声音从尽头那间传来,“谁呀!谁进来了?”

    司空无畏张嘴要骂。苗毅抬手制止,传音道:“现在不要惹事,想办法出去才是正事,回头我饶不了他!”

    “谁呀!怎么不说话?”呼延寿还在鬼叫。

    三人不理,盘膝坐在了地上。

    没等一会儿,蒲一公领着狱卒进来了,站在牢门前看了三人一眼。回头示意狱卒打开了牢门,对苗毅说道:“跟我走吧!”

    赵非和司空无畏愕然,苗毅起身道:“没事!”

    牢门再次关上,苗毅跟在蒲一公身后离开了,呼延寿沙哑鬼叫的声音仍在那呐喊……

    浮世亭外,蒲一公和苗毅候着。

    亭内。兰侯提笔沾了朱红,指了指山腰处的红花绿叶,又指了指画上的相符描绘之处,将沾了朱红的笔交给了一旁的侍女,让其代为填红。

    又接了另一位侍女递来的湿毛巾。擦着手转了身,看向了亭外两人,对蒲一公说道:“下面候着!”

    “是!”蒲一公离去。

    湿毛巾递还给侍女的兰侯和苗毅互相打量着,苗毅对这位大都督可谓是久仰,今日才算正式见到。

    “你不是说红尘有话让你转告吗?说吧!”兰侯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道,气势逼人,给了苗毅很大的压力,实在是那种久居人上的气势太明显了。

    苗毅拱手道:“回大都督,其实红尘仙子并无话让卑职转告。不过却告知卑职,若遇到麻烦,可让我来都城找大都督。”

    兰侯淡淡“哦”了声,“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苗毅回道:“卑职无法证明,不过就在几个月前,卑职在西宿星宫见到红尘仙子时,她亲口所说。卑职绝不敢在大都督面前说谎,大都督一问红尘仙子便知。”

    兰侯淡然道:“本都督相当怀疑,红尘怎会为你一个无名小卒向我开这口。”

    苗毅:“星宿海戡乱会,卑职为月瑶仙子立下了些许功劳,所以红尘仙子才开了这口。至于仙子为什么让卑职有麻烦找大都督,卑职也不知情。”

    他不知情兰侯却知情,红尘没什么朋友,他兰侯却是红尘少有的几个朋友之一,知道的人并不多。其实苗毅一开口他就知道是真的,如果是胡编乱造,不会那么多大人物不提偏偏提到红尘仙子身上。

    兰侯又问:“那你为什么不早来找我?”

    如果不是被逼无奈,我犯得着在红尘仙子面前丢脸吗?苗毅心中无奈,苦笑道:“回大都督,若不是被逼无奈,卑职不会来麻烦大都督。”

    “好了!你说的我都知道了,回去老实在牢里呆着吧!”兰侯挥了挥手,示意苗毅退下。

    还要回牢里!苗毅一愣,急声道:“大都督莫非不相信卑职的话?”

    “信不信不是你说的算,我总得验证你的话是真还是假。”兰侯随便找了个理由打发。

    这理由堵得苗毅没脾气,蒲一公很快回来,又将苗毅给押了回去。

    回到牢内,赵非和司空无畏问怎么回事,苗毅摇头无语,如今也只能寄希望于兰侯早点联系上红尘仙子了,连搬出自己结拜大哥都没用。他认识的人当中也只有红尘仙子有能耐救自己了。

    没太久,监牢内又进来一个锦衣华袍的老者,经过苗毅三人的牢门,在两名狱卒的陪同下快步走向监牢尽头。

    “爹!”呼延寿鬼叫的声音再次响起。“爹!快救我出去!”

    啪一声响起!呼延寿鬼叫道:“爹!你打我干什么?”

    “你个畜生!想活活气死我不成!竟敢当众非礼仙子,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那老头怒吼的声音响起。

    呼延寿不忿道:“什么仙子,不就是几个女修,我玩过的一双手都数不过来,爹又不是没尝过滋味!”

    “你…”老头气得直哆嗦,隔着牢门指着呼延寿,“你给我过来!”

    呼延寿退得远远的,哪还敢送上去挨揍,摇头道:“你不救我出去,我不过去!”

    老头暴怒道:“你还想出去?大都督亲自发话。要关你十年,十年后你再重见天日吧!”

    “十年!”呼延寿失声尖叫,一下就冲了过来,跪在了栅栏前,伸手拽住了老爹的衣袍。惊慌失措道:“爹!我不要关十年,会死人的,已经有那么多权贵子弟死在大都督的手上,他会杀了我的。爹!你快去找老祖宗救我啊!”

    啪啪!老头气得伸手过去又是一连几巴掌,实在是有些话不好当着外人的面讲,老祖宗是什么人,岂是谁想找就能找到的。这么多子孙没什么人敢欺负,而且还能活在荣华富贵中都是沾了老祖宗的光,难道还不满足,还想老祖宗事无巨细为每一个子孙操劳?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遇上什么真正的大事,否则这么多子孙老祖宗忙得过来么?

    “我救不了你!”老头指着自己的衣袍吼道:“撒手!”

    “爹!你不能扔下我不管啊!这事其实和我无关。我也是被人蒙蔽了,我是受了他人的唆使,要关也是去关那个主谋啊!”呼延寿拽紧了老爹的衣袍不肯撒手,可谓是吓得痛哭流涕,在那哀求不放。

    “主谋?”老头两眼一瞪。怒声道:“是谁在利用我们呼延家,给我老实交代!”

    还有主谋?另一间监牢内的苗毅三人也立刻竖起了耳朵倾听。

    “是都城商会的柜员任玄明!是他找到我,让我去调戏那几个女人,只待对方言语稍有不敬立刻揪住不放,亮出呼延家的身份吓唬她们背后的主子,然后任玄明再出来充当好人帮他们摆平此事,变相逼他们的主子和任玄明交易。任玄明说他们主子是从什么戡乱会回来的,富得流油,说这是一笔大买卖,事成之后的好处我拿六成,他拿四成。儿子一时没忍住诱惑,于是就照他的话做了,谁知那几个女人是疯子,竟敢在都城堂而皇之地动手杀人,惹来了都督府的人。”呼延寿吓得竹筒倒豆子般,一五一十统统都招了出来,嚎哭道:“爹!儿子也不想这样啊!儿子真的是受了人的蒙蔽啊!主要的错不在儿子身上啊!爹!你一定要救我啊,儿子关在这里会死的!”

    “岂有此理!一个小柜员竟敢把主意打到我呼延家来!”老头怒了,用力扯了几下衣袍没能从儿子手里扯脱,旋即衣袍一扯脱下,任由儿子拽了走,怒冲冲大步离去。

    “爹!你不能扔下儿子不管啊!”呼延寿要死要活的声音回荡在监牢内。

    “任玄明!”苗毅满脸阴霾地念叨一声,之前罗平说任玄明做生意喜欢用些歪门邪道,他还以为罗平只是同行相嫉,没想到还是真的。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