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四六二章 我男人的结拜兄弟

飞天 第四六二章 我男人的结拜兄弟

    “苗毅、赵非和司空无畏也被都督府抓了?”叶心吃惊一声。

    古三正、谭烙和叶心聚集在了古三正落脚的宅院,屏退了三大派的弟子,请了罗平来询问状况。

    “为什么抓他们?”古三正问道。

    “说是纵仆行凶。”罗平叹息一声。

    谭烙好笑道:“还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们的侍女遭人调戏而反击,乃是突发事件,怎么就成了纵仆行凶?”

    罗平颇显无奈道:“是大都督亲自下的法旨。”

    三人闻言眉头紧皱,这事三大派也许能帮上点忙,可对象偏偏是苗毅,三大派不幸灾乐祸都好的,怎么可能会帮忙……

    月行宫镇乙殿。

    “大人!都城都督府有信来。”流星脚步匆匆闯入静室。

    “都督府?”盘膝修炼中的霍凌霄睁眼,显得有些诧异,接了她递来的玉牒查看。

    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信来自都督府的刑部,算是他的老熟人蒲一公发来的,阐述了苗毅出事被抓的事情,这都没什么,让霍凌霄心惊肉跳的是,蒲一公说大都督兰侯要他霍凌霄亲自去领人。

    “混账!我就知道认了他做结拜兄弟是个麻烦,这次竟然把娄子捅到了都城!”霍凌霄一声怒吼,直接从石榻上跳了下来,背手来回走动,犹如被激怒的野兽。

    流星问道:“大人要去见兰大都督吗?”

    霍凌霄脚步一停,神情抽搐,他搞不懂兰侯是什么意思,苗毅犯了事你依法行事便可,非要叫我去领人干嘛?未免也太降贵纡尊了,这很不正常!

    他搞不懂兰侯的意思,却从某人嘴中风闻过另一件事情,兰侯和月行宫宫主张天笑本是夫妻,就在新婚的当晚。趁着张家不备之机,在大喜的日子,兰侯痛下杀手,将张天笑的父母给杀了。整个张家阖家上下几乎被血洗了一遍,除了兰侯的那位新婚妻子张天笑外,几乎没有一个活口,这夫妻情分自然是再也没有办法维系下去了。

    如今他霍凌霄和兰侯的前妻偷偷厮混…本以为那一对已经成了仇人没关系,可是兰侯莫名其妙点到他头上,可谓令他心惊肉跳,哪敢去见,打死他也不敢去。

    可是也不能装作不知道啊!霍凌霄来回走动几步,突然扔下一句话,“我去趟月行宫!”

    快步到了屋外飞天而去……

    风驰电掣一路不停。霍凌霄紧急赶到了仙山飘渺的月行宫外,向守在宫门前的修士言禀。

    通报后得了允许,霍凌霄大步来到后宫,一进宫主寝宫,入眼便见那青发如瀑、肌白如雪的妩媚佳人侧躺在香炉旁眯眼吸食着缕缕青烟。轻薄衣衫下半遮半露的胴体看得人血脉喷张。

    榻下半跪了两名男子,正轻轻抚摸捶打着榻上的两条玉腿;还有一名半跪在榻首,不时从果盘内捻起一块切好的鲜果喂入佳人的红唇这中;榻上亦跪坐了一个男子轻轻揉捏着妩媚佳人的双肩。只见那玉体横陈、姿态撩人的宫主大人一脸享受。

    争宠于前的四名男子实在是漂亮得不像话,四人可谓各有特色,或相貌堂堂,或妩媚妖娆如女子,或浑身充满着阳刚气息。或斯文儒雅,都是张天笑千挑万选出来的四名男宠,每二十年换上一批,虽然是凡人,可落在霍凌霄的眼中还是令他脸上闪过一丝阴霾。

    在这世上,男人也许可以有一堆女人。但是女人弄上一堆男人怎么看都显得不能原谅,可月行宫宫主毕竟不是一般的女人,她要这样做也没人能阻止,就算有人能阻止,能阻止的人也没那必要干这事。

    霍凌霄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吃醋。可是每次看到这四个男宠,他便感觉自己也是其中之一,有一种羞辱感。

    四个美男子回头看他一眼,目光中也流露出不善,貌似真的把霍凌霄当做了与他们争宠的人,那眼神越发让霍凌霄咬牙切齿,区区几个凡人焉敢如此!

    吸入一缕青烟一脸迷醉的月行宫宫主半睁了一下惺忪双眼,淡淡问道:“什么事?”

    “大人!”霍凌霄走到榻前拿出了那块玉牒。

    张天笑玉臂舒展,玉牒已经隔空吸入她的手中,施法查看后,闭着的双眼霍然睁开,慵懒的双眸陡然间变得犀利,那股逼人的气势令四名男宠噤若寒蝉。

    霍凌霄亦低下了头不敢直视,却看到一双纤纤玉足出现在眼前,抬头一看,酥胸雪白挺拔半露的张天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冷冷问道:“你平常和兰侯有来往?”

    霍凌霄拱手回道:“只是远远见过,连话都没有说过一句,从未有过来往,所以属下觉得奇怪,不敢轻举妄动,才来请示宫主大人。”

    “纵仆行凶!哼哼!我倒要看看他兰侯敢把我的人怎么样,这事我自会处理!”清吟冷笑的话音由近拉远。

    霍凌霄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发现宫主大人已经拖曳着裙裳轻飘飘到了门外,那妩媚体态尚未落地,已经是扶摇升空而去,姿态之优美难以形容。

    见此,霍凌霄方松了口气,没想到连口舌都没废,宫主就已经把事给揽下了,他还准备如若不行他就来个大义灭亲,回话给蒲一公让其秉公处理,总之就是不想去见兰大都督……

    都城玉都峰,清塘水池旁,兰侯一手背负,一手从侍女手中托盘里抓了些鱼食抛入水中,引得一群锦鲤抢食,清波涟漪荡漾碧荷。

    就在这时,兰侯突然回头看向天际,只见一道流光划过都城的上空,转瞬一道人影呈现空中,裙袂飘飘而下,两条遮挡不住的妩媚玉腿轻轻点落在了荷塘边的白玉雕栏上,来人居高临下地冷冷看着兰侯。

    兰侯眉头一皱,“你怎么来了?”

    张天笑扬手射出一道流光,射到兰侯身边却见空气波动,一块浮在空中的玉牒难再进半分。

    兰侯手掌一翻,玉牒闪入掌中,握着一看,沉吟道:“你为这事而来?”

    白玉雕栏上的倩影从他眼前飘过,拖曳的鹅黄裙裳肆无忌惮地拂过兰侯面庞,一股熟悉的幽香,仿佛就是欺他兰侯又怎么样?

    屹立不动的兰侯回头看去,只见张天笑的身影已经飘入自己的屋内,兰侯左右看了一眼,沉声道:“退下!”

    “是!”两名侍女迅速离去后,兰侯方转身入内。

    进到屋内,张天笑给他的只有一道婀娜背影,曲线诱人,亭亭玉立。

    兰侯到旁亲自倒了杯茶,送到她的面前,道:“些许小事也值得你亲自跑一趟?”

    挽着纱巾的玉璧一挥,毫不客气地将茶盏‘啪嗒’打碎在地,张天笑冷笑道:“纵仆行凶?真是好借口,这就是公正严明的兰大都督干出的事?我男人的结拜兄弟都被你抓了,难道我还不能来吗?”

    你男人?兰侯袖子下的双拳紧握了一下,吸了口气松开双拳道:“笑笑…”

    “笑笑是你叫的?”张天笑霍然转身,挺胸逼上前一步,“你这人面兽心的畜生有什么资格这样叫我?”

    差点被挺拔胸部顶上的兰侯后退一步,叹道:“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借此机会当面确认一下他和你合适不合适,如果他是真心喜欢你,我不会有什么意见,若是想攀附利用,我饶不了他!”

    “咯咯……”张天笑咯咯大笑,笑得花枝乱颤,貌似差点笑出了眼泪来,仿佛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一根纤纤玉指沉重连戳在兰侯的胸膛,咄咄逼人道:“攀附利用也比你强!谁都有资格说这话,唯独你没有资格!你是我什么人?凭什么管我?论职位你我地位相当,也无需受你节制,轮得到你来管我?我只问你放不放我男人的结拜兄弟……”

    监牢大开,蒲一公亲自开的牢门,笑道:“大都督网开一面,你们可以走了!”

    牢内三人相视一眼,苗毅松了口气,估计是兰侯已经联系上了红尘仙子确认了,这次可谓是在红尘仙子面前丢尽了脸,以后真是没脸再见她了。

    从内间走出到过道后,苗毅拱手问道:“判官大人,我们那几个侍女不知如何处置?”

    蒲一公笑道:“大都督说了,和你们一起释放,走吧!”

    他言行举止间客气了不少,其实他也认为是之前苗毅和兰侯的见面发挥了作用。

    苗毅三人当即一起拱手谢过,跟着出了大牢,里面传来呼延寿沙哑的呼喊,“不关我的事啊!快放了我啊!爹!救我……”

    没人理会他,也没人注意到刚才关押三人的监牢内多了一只螳螂影藏在角落。

    出了大牢的三人等候在牢狱之外,几名狱卒进了女监不久,形容有些憔悴的六女也被放了出来。

    一见三人的面,六女当场跪了下来,都知道给自己主子惹了麻烦。

    “没事了,都起来吧!有话回去再说。”三人招呼一声。

    一行人一离开刑部,焦急等候在山门外的林萍萍等部从见到他们终于松了口气。

    众人刚一起回到苗毅落脚的宅院一会儿,便见罗平急匆匆跑了来,见众人无恙,大大呼出一口气道:“花爷说蒲大判官已经将你们释放,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旋即又哈哈大笑道:“大家出来的正是时候,差点错过,快跟我来,有一场好戏给你们看!”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