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四六六章 倚老卖老

飞天 第四六六章 倚老卖老

    (汗!上一章明明写的是多水之地,却愣是把水行宫写成了风行宫,也不知自己当时吃错了什么药,已经改过!那啥,大家别忘了投保底月票,大神凶猛啊!)

    司空无畏领任命法旨谢恩!

    风泽转身向高坐在上的岳天波拱手交差。

    岳天波也没什么和苗毅等人好说的,毕竟双方的差距太大了,用天和地之间的差距都不足以来形容。就这六人本来也不值得他亲自召见,纯粹是配合六圣为星宿海戡乱会正名而已,让其他修士看看这份荣耀有多显眼罢了!

    一番客套叮勉的话后,岳天波起身而去,自他而下,散!

    一群人陆续出了宝塔金殿,苗毅等人自然不敢和这些人抢路,等一群人先出去。

    结果其他宫主都走光了,唯独月行宫那位站在原地不动,笑吟吟看着苗毅。

    她不走,苗毅等人也不便先走,谁知月行宫那位迈动若隐若现的玉腿,赤足而来,姿态妩媚撩人,直接逼到苗毅跟前,玉臂轻摆,对其他人招呼道:“你们先走!”

    古三正等人不知道什么情况,不敢不从,都悄悄看了苗毅一眼,有疑惑,有担心,皆拱手行礼离去。

    待众人离去后,月行宫宫主张天笑也不说话,就那样笑吟吟看着苗毅,笑意中又饱含深意,看得苗毅浑身不自在。

    最终还是苗毅把心一横,有这关系不用也说不过去,当即挤出笑脸拱手道:“嫂子!”

    “嫂子…”张天笑愕然,旋即掩嘴咯咯笑,笑得花枝乱颤,拍了拍半露的雪白丰满胸口,笑言:“好一声嫂子!苗毅,你这是在当众打你嫂子的脸啊!”

    苗毅一怔,壮着胆子试问道:“嫂子何出此言?”

    张天笑红唇叹息道:“霍凌霄难道没有转告你么?本座愿将月行宫最肥的府地交给你打理。可是你却不给本座面子,好地方不去,偏要去那穷山恶水之地,你这不是打本座的脸是什么?亏我之前亲自出马逼兰侯将你放了出来。你却是一点都不领情啊,难道本座的月行宫就如此不受你待见?你让本座情何以堪?”

    苗毅两眼已经渐渐瞪大:“你是月行宫宫主,那你和……”后面的话噎住了,感情霍凌霄那厮还真是吃软饭啊!怪不得要把老子给折腾到星宿海去。

    张天笑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笑吟吟张开双臂,妩媚地转了圈,“难道本座不像月行宫宫主?”

    “卑职参见宫主!”苗毅一脸汗颜拱手,怪霍凌霄那家伙隐藏得还真够深的,同时忍不住确认道:“是宫主从兰大都督那救了卑职?”

    张天笑轻笑一声,似乎在说我用得着跟你说谎吗?答非所问道:“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不愿留在我月行宫?可是因为霍凌霄把你弄去了星宿海?”

    苗毅连忙摆手道:“并非如此!霍大哥后来跟我解释过。他并不知道我去了星宿海。实在…不瞒宫主,卑职出狱后才从他人嘴中获知,本来卑职没有这场牢狱之灾,实乃兰大都督知晓卑职和霍大哥是结拜兄弟后才突然囚禁了卑职!我至今仍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卑职实在是不想再遭这无妄之灾。同时也不想给霍大哥带来麻烦,故才另择他地栖身。”

    这本是他准备好解释给霍凌霄听的话,谁想现在倒是提前用上了。

    张天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换了别人也许不信这话,但是她却明白兰侯为什么会因为霍凌霄囚禁苗毅。

    “兰侯那卑鄙小人,你与他一般见识作甚!也罢!这事也不怨你!”一直笑吟吟的张天笑似乎一说到兰侯就坏了心情。冷哼一声,也没继续和苗毅废话下去,飘然而去。

    此举搞得苗毅也不知道她是在生自己的气还是生兰侯的气,他又不知道兰侯和张天笑有什么瓜葛,他只是奇怪原来兰侯不是看红尘仙子的面子放过了自己,若是红尘连这点面子都没有。当初为何要那样说?

    环顾空荡荡的金殿一眼,苗毅见只剩自己一人,顿时重重松了口气,趁机仔细观察了一下金殿,这才放步走了出去。

    只见外面宛若仙境的园林中。各大宫主正在三三两两的交谈,赵非和司空无畏正站在一角老老实实等自己,古三正三人竟然也没离去,和赵非等人呆一起。

    苗毅上前和五人碰头,在几人关切地目光下稍稍摇头表示没事了,几人这才一起联袂离去。

    刚走到台阶旁,正要下山之际,不远处正皱着眉头倾听蒲一公汇报的兰侯目光一闪,突然对几人出声喝道:“站住!”

    苗毅等人下意识回头一看,见他正盯着他们,显然是让他们站住。其他几人莫名其妙,苗毅却是心中有数,处变不惊。

    兰侯那一声喝也惹得其他宫主偏头看来,只见兰侯领着蒲一公走到苗毅等人跟前,对古三正三人挥手道:“没你们的事,你们三个先走,你们三个留一下!”目光冷冷扫过苗毅三人。

    古三正三人面面相觑,却又不敢不从,齐齐拱手后看了看苗毅等人,旋即先下山离去。三人心中不免嘀咕,这几个家伙怎么这么多事?

    “可知本座留你三人何事?”兰侯冷冷道。

    三人相视一眼,齐齐拱手请教。

    “待会儿你们就知道了!”兰侯偏头瞥了眼不远处的陶婆婆,突然大声喝道:“先把他们三个关押起来!”

    三人皆愕然,蒲一公已经伸手道:“请吧!”

    “慢着!”一声老迈之音响起,只见陶婆婆拄着金色龙头法杖‘嘟嘟’戳地,蹒跚走来。

    其他宫主相视一眼后,也有点好奇地走来,纯属看热闹!

    满脸褶皱,眼眉低垂,老态龙钟的陶婆婆站定在兰侯面前,嘿嘿笑道:“兰大都督这是所为何故?当着老身的面,抓老身的手下,难道不准备给老身一个说法就这样把人给带走?”

    兰侯眉头微皱,不过也知道不给交代说不过去,当即对蒲一公微微点头示意。

    蒲一公当即对诸位宫主行了圈礼,方将苗毅等人最近发生的事讲了一遍,重点在最后,关押在大牢内的呼延寿就在不久之前暴毙了,而且死得蹊跷,明显是修士所为!

    诸位宫主大多诧异,没想到之前还出了这等事。

    “原来如此!”陶婆婆叹息一声,又有些奇怪道:“听你们这么一说,那人死在刚刚之前,可我这三个手下人明明就在这里面见君使,压根就不在场,这么多眼睛看着,兰大都督也是亲眼所见,可兰侯何以断定是他们三个所为?有什么理由说服老身吗?”

    一旁的张天笑突然咯咯笑道:“有些人摆明了公报私仇而已!”

    兰侯没理她,只对陶婆婆说道:“修士若要对一个凡人下手,可用的手段太多了!兰某也并没有说是他们三个干的,只是他们三个与此事有关,皆有嫌疑,自然要带回去查上一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陶婆婆扶着拐杖,奄奄老态地微微摇晃着脑袋问道:“也就是说兰侯并没有证据!不知老身这样说对不对?”

    兰侯眉头一皱,问道:“莫非陶婆婆要阻止本都督查案?”

    陶婆婆摆手道:“我可没有这样说,只是你拿不出证据凭什么关我的人?莫非真以为老身老了就好欺负?连君使都亲眼看见了他们三个,可以证明他们不在现场,老身若是放任你把人带走,老身这张老脸往哪摆?兰大都督,我把话撂这,你若是有证据,哪怕是回头到我水行宫去抓人,老身也不会吭一声。至于现在嘛!你既然没有证据…”

    她偏头对苗毅三人说道:“暂时没你们什么事,尽早去上任吧!有事的时候再找你们,届时你们也跑不掉!”

    苗毅三人当即拱手领命,谁知兰侯却是脸一沉,伸手一拦,“慢着!查清了再走也不迟,也不差这点时间!”

    “久闻兰大都督执法言明,今日方知百闻不如一见!”陶婆婆突然桀桀笑道:“兰侯,你这是要对老身用强么?莫非当真欺负老身老了?”

    诸位宫主一个个脸含笑意,都在看热闹,尤其是月行宫宫主,更是一副要看兰侯能拿陶婆婆怎么样的样子!

    兰侯沉声道:“死的毕竟不是一般人,事情牵涉到呼延家,若是轻易把嫌犯放跑了,呼延家抓住了理由把事情闹大,谁来收场?”

    “呼延家又怎样?”陶婆婆桀桀尖笑道:“兰侯!休要拿呼延太保来吓唬我,老身年轻时跟随穆凡君征战天下时,岳天波的地位还不如我,他呼延太保还是个娃娃,见到老身也要行礼,你兰侯那时还不知道在哪里。是啊!是老身没用,厮混了这么多年让年轻人一个个爬到了老身的头上,一个个都敢朝老身大呼小叫,惭愧啊!兰侯!老身虽然老了,虽然没用了,可说话的资格还是有的,没证据就想抓我的人,我倒要看看谁有那么大的胆子!别说是你兰大都督,你让他呼延太保没证据到老身的水行宫抓个人试试看!只要他敢做,老身回头就能去天外天找穆凡君讨个说法,问问她这样欺负老臣是何道理,是不是曾经的老姐妹派不上了用场就想一脚踢到边上去!”

    附和着语气,手中拐杖在地面重重一顿,咚一声闷响!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