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五零六章 只好拿你来代步

飞天 第五零六章 只好拿你来代步

    苗毅抬手,看向了扎在枪头上扭动的白色蜈蚣,这是刚弹跳起来时攻击他的一只,此时能感觉到其在枪头上挣扎时所产生的力道,体态狰狞,略带透明。

    看着那只被杀的龙驹,程鹰舞脸上浮现笑意,三人都笑了,就是要解决掉苗毅的坐骑,令苗毅想逃都没办法逃。

    “六当家!”一名随从示意了一声。

    程鹰舞抬手一挥,左右二人立刻纵骑杀去。

    苗毅斜枪在手,准备迎战,却感觉到了脚下又不正常的蠕动,立刻猜到了脚下搞不好还藏着那种蜈蚣。

    嘤嘤龙吟声响起,麒麟枪在月下挥舞,一个猛子直插在了脚下的沙丘之上。

    一股烈焰瞬间从枪头冲入地下,准备从地下钻出发动攻击的蜈蚣群立刻在地下痛苦地化为了灰烬。

    除了苗毅,没人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只见苗毅脚下的沙丘正以可见的速度向四面八方蔓延出琉璃般的光泽,仿佛融化了一般。

    两骑一冲近,立刻感受到了不对劲,感觉到了一股异常恐怖的高温。

    “唏律律…”胯下坐骑双双不受控制般欲要逃离,可是已经晚,从四蹄开始,嗡一声,烈焰升腾,直接裹住了双骑燃烧。

    坐骑上仓惶飞身而起的两人吓了一跳,本以为苗毅没了坐骑相助,又有蜈蚣从下面偷袭,取苗毅人头应该如探囊取物般简单,谁想反倒是自己的坐骑遭遇异常,眼睁睁看着在自己下方倒下,被烈焰包裹,而下面的高温令飞身到空中的二人有点不知所措,不敢往地面落。

    两人身在空中同时挥舞刀枪向相攻击,准备互相借力左右弹开。

    对面沙丘上的程鹰舞却瞪大了明眸,一声疾呼:“小心!”

    同时双手一甩,两轮弯刀咻咻脱手飞出。

    只见扶枪而立的苗毅已经顺势拔枪。如离弦之箭般弹空射出,凌空挺枪扑向二人。

    此举立刻逼得空中两人迅速改变方略,先同时出手攻击苗毅。

    嘤嘤龙吟声中,月下爆射出两道寒芒。凌空杀出两道飙洒的热血。

    一枪扎进了对方的胸口,拔枪顺势一撩,斩下一人的脑袋,出枪速度奇快,转瞬斩杀两人的那道人影凌空翻身,力劈一枪,砸飞了杀来的两轮弯刀,才斜枪落地,正是苗毅。

    一落地,苗毅脚下不停。双足飞点在地面,拖枪在身后,急速冲向对面沙丘上的程鹰舞。

    而他身后,两道砸落在地的人影立刻在琉璃般的沙子上燃烧起了两团火焰,可见地面温度之高。

    程鹰舞大吃一惊。对方出枪速度之快,快到她几乎没看清是怎么回事,自己两名手下就已经陨落,这是青莲修士应有的出手速度吗?立刻明白是遇上了强敌,几乎是瞬间战甲披身,一只长矛在手。

    另一手凌空虚抓,被砸飞的两道飞刃立刻唰唰飞旋而回。再次斩向苗毅。

    急速冲来的苗毅同样对着她伸出了一只手,不过手上却多了面镜子,玄阴镜在手,一股强烈的阴煞之气瞬间喷出。

    瞪大了惊恐明眸的程鹰舞已经来不及拨转坐骑逃离,迅速纵身飞起,却仍未逃过玄阴镜的攻击覆盖。

    坐骑僵在了原地。一身霜白的程鹰舞亦硬邦邦砸落在沙地上。

    苗毅玄阴镜一收,顺手回枪一绞,当当两声,两只飞斩而来的弯刀立刻被打飞,却又被苗毅五指一张。将两只没了人操控的弯刀给凌空吸了回来。

    大袖一挥,两只弯刀瞬间收入囊中,接着返身飞掠而回,从两团尸体的灰烬中捡了些战利品收起,这才飞身而返,落在了硬邦邦的程鹰舞身边。

    一掌拍在冻僵的龙驹身上,先化解了它体内的阴煞之气,不待清醒过来的龙驹多做反应,已经用兽囊直接将其给收了备用。

    随后苗毅蹲在了程鹰舞身边扒她的衣服,确切地说是在扒她身上的战甲,又在她身上到处摸了遍,不该摸的地方也摸了,将其身上的东西给搜刮的一干二净。发现对方不愧是做强盗的,零零碎碎的东西还真不少,估计在流云沙海这一带也算是有钱的。

    苗毅在意的不是她的财产,重点在检查她的物品,看有没有什么来往信件能证明究竟是谁要杀自己,结果女人用的东西倒是翻出了一大堆,并未翻出有关要杀自己的具体信息,只在一块玉牒中看到了自己的画像,这恐怕是唯一称得上是与自己有关的信息。

    旋即一掌摁在程鹰舞的胸口化解了她体内的阴煞之气,不待她醒过来,已经是一根链子将她给绑了。

    程鹰舞幽幽醒来后,发现自己已经被绑得严严实实,使劲挣扎了几下,压根不能动弹,扭头看到了杵枪而立背对自己的苗毅,立刻大声道:“牛二,你最好放了我,否则你一定会死得很惨!”

    “放了你?我也不会指望你能让我活得更好!”苗毅淡淡回了句,转身挥枪,锋利枪头顶在了她的胸脯上,“说!是谁收买你们来杀我的?”

    程鹰舞冷笑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嘴硬?你放心,我不会杀你,我会将你扒光了带到流云沙海去。你只不过是个六当家,想必‘一窝蜂’还有不少人,回头让‘一窝蜂’的人都看看六当家脱光了是什么样!”苗毅还真是说干就干,俯身抓住了她的裙子就要扯掉。

    程鹰舞顿时惊恐疾声道:“住手!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只是收钱办事,雇主也不可能透露自己的消息给我们知道,都是通过中间人给出要杀的目标,先付出定金,事成后再付清余款,不会暴露自己!”

    苗毅想想也有可能,又问道:“怎么样才能找出要杀我的幕后真凶?”

    程鹰舞咬牙道:“除非你能逼中间人说出来。”

    “中间人是谁?”

    “我不知道!二当家负责和中间人联系,除了大当家和二当家没人知道中间人是谁。”

    “就来了你们三个来杀我?”

    程鹰舞咬牙切齿道:“是的!杀一个红莲以下的修士还犯不着动用太多的人手。”

    苗毅不知道她说的是真还是假,也没多说什么,一把将她揪了起来,随后拽出一根二品长枪,穿过她肩头捆绑的链子,快速将其绑成了‘十’字形,双臂张开绑得直直的,这才有点人如其名张开双臂‘鹰舞’的样子。

    苗毅接着又从储物戒里拉出一堆东西,在她肩头搭了铁架子,一张椅子架在了她的肩后。

    此举闹得程鹰舞头皮发麻,惊恐道:“你想干什么?”

    苗毅松了她双脚的束缚,弹身跳起,坐在了她背后的椅子上,双脚踩在她的肩头,俯身从她满头的小辫子上揪了一把在手,拽了拽她的头皮,道:“你杀了我的坐骑,如今只好拿你来代步了,去流云沙海,走吧!”

    扛着一个大男人在肩头的程鹰舞怒声道:“你还是不是男人?”

    “反正我没把你当女人,快跑!”

    “不跑!你杀了我吧!”

    “是想让我把你脱光了再跑吗?”

    “无耻!”程鹰舞尖声怒吼。

    嘶!苗毅手中枪头向下一挑,程鹰舞的裙子立刻被枪头上的倒刺扯掉了一大块,幸好裙子下面还穿了裤子。

    “住手!我跑!”程鹰舞悲愤一声,当即撒开了双腿扛着苗毅奔跑。

    慢慢晃悠在她肩头的苗毅扯了扯她的辫子,淡然道:“跑快点!你这速度要跑到什么时候才能跑到流云沙海?”

    程鹰舞满脸的悲愤之情实在是无法形容,立刻施法狂奔,也算是一种发泄,心里在让苗毅等着,回头定让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一幕在月色下很奇怪,一个女人张开双臂扛了张椅子,椅子上坐了个男人,扛着这个男人狂奔。

    坐在她肩头舒服摇晃的苗毅摸出了一块玉牒,写了书信后,从兽囊中抓出了灵鹫,装了书信放飞。

    信是传回水行宫的,告知一行刚进入沙漠不久就遭遇了‘一窝蜂’的截杀,十个人死得就剩了他一个,苗毅说如今只剩自己一个人,很难再完成任务,而且处境很危险,请求让他回去!

    他并没有提自己活捉程鹰舞的事,也没有提是有人雇佣‘一窝蜂’杀自己,官方如此秘密行动的消息竟然让流云沙海的强盗知道了,简直是在开玩笑。除了是官方的人泄的密,他想不出还能有谁,连他自己事先都不知道行动路线及什么时候进入流云沙海,镇癸殿那边的仇人不可能有人知道,这事牵涉的层级只怕很高。

    可是又有许多事情令他想不通,如果是官方的人要杀自己,而且有如此大的能量能窥知此行的秘密,直接来动手把他给解决了不就完了,何必还要如此拐弯抹角?就这几个小货色就想杀自己,真当自己能从星宿海戡乱会杀出来是吃素的?这说明‘一窝蜂’根本不清楚自己的底细,甚至连他苗毅是谁都不知道,否则不会是这种阵容,这也是他相信了程鹰舞的话没往死里逼的原因,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