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五一一章 老板娘

飞天 第五一一章 老板娘

    没吃过这个面就不叫来过风云客栈?苗毅盯着桌上那碗面发愣,有没有这么夸张?

    人家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任谁都会好奇想尝尝,苗毅自然也不例外。也不急着回去了,坐下提了筷子,尝过之后发现味道不错,不过好像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夸张,品不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想想昨晚吃了一桌酒菜,后又是红烧肘子送上门,这天一亮又是一碗面,身为修行中人的苗毅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这样接着吃过东西了,现在经常是十多天才解一下口腹之欲。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客栈对待客人的热情态度,苗毅还是蛮欣赏的,不枉花了那么多钱。

    门外,每天例行绕客栈查看一遍的老板娘进来了。

    她那身影一出现在门口,趴柜台上的儒生迅速缩了回来,低头摆弄一块玉牒,不知道看什么东西。

    拿了块白巾当店小二的厨子、木匠和石匠也迅速把目光从苗毅身上收了回来,在那卖力擦桌子。

    这几位主平常哪是干这活的人,老板娘走进门目光一扫便发现了不对劲,柳眉一挑,前面找了个理由挤柜台也就算了,现在柜台不挤了都跑来抢伙计的活了,没事才怪了!

    绣花鞋一抬,勾了一张长凳在身后坐下,半倾着身子抬胳膊倚靠在了一张桌子旁,翘了个二郎腿,道:“都给我过来。”

    还真是老板娘的款!某四人不用点名,已经慢慢靠来。

    苗毅闻声抬头看了眼,顿时愣住,那万种风情的明媚自是难忘。

    扫过殿内的明眸亦是一怔,老板娘的目光似乎发现错过了什么,又慢慢转回,落在了苗毅的脸上,和苗毅对视在了一起,怔住!

    身为被吃豆腐的当事人。肯定比其他几位的印象更加深刻。

    儒生、厨子、木匠、石匠边向老板娘走去,边偷窥这一幕,一个个神情古怪。

    苗毅则是迅速一低头,佯装小吃了几口。便起身折返回了后院。

    慢慢端正了身子,看着苗毅背影离去的老板娘左右一瞥,瞅着凑近的四人似笑非笑道:“是让我逼你们说,还是你们自己老实交代?”

    “他叫牛二。”

    “昨晚来的。”

    “昨晚和程耀威谈判的人就是他……”

    听完了几人的讲诉,老板娘起身,四人立刻让路,让得稍微慢了点,老板娘直接一脚踢中某人小腿骨上。

    厨子疼得呲牙咧嘴,踮着脚,倒抽着气直跳。这一叫踢得扎实。

    错身而过的老板娘五指一张,柜台上的一坛酒落在了她的掌中,淡淡说道:“送两个小菜过来。”

    厨子呲牙咧嘴道:“送哪?”

    老板娘懒得理他,让他自己猜去,提了酒坛向后院走去。

    敲门声响起。站在屋内打开的窗户前的苗毅问道:“谁?”

    老板娘的声音响起,“我!”

    苗毅一怔,犹豫了一会儿,硬着头皮打开了门,和老板娘对视在一起。

    老板娘上下打量他一眼,又扫了眼略显暗沉的屋里,直接转身道:“跟我来。”

    她的话似有魔力。苗毅出门,带上了房门,老老实实地跟在了她的身后。

    不过跟在这女人背后是种享受,看着那婀娜身段走动,闻着那幽若般的体香,这女人身上独有的风情是苗毅在其他女人身上见不到的。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二楼的屋顶。进了老板娘的房间。

    她的房间四面有窗,亮堂,明显能闻到女人居住的气息。苗毅目光扫过香榻、梳妆台,看不到男人的东西,明显是一个红颜独居的温柔小窝。

    老板娘一挥手。一旁的一张朱红小案唰地移到了中间,垒在一旁的两块蒲团啪啪飞落在小案的两旁。

    老板娘落落大方地伸手道:“请坐。”

    苗毅依言坐下。老板娘自己则走到门口拍了酒坛上的封泥,回来坐下,也不知从哪拿出了两只玉碗,清洌的酒水咕嘟嘟倒了两碗,玉手大方地直接掂起一碗隔着桌子送到了苗毅的面前,微笑道:“当年说过来了请你喝酒的,我说话算话。”

    苗毅双手接了玉碗,诧异道:“你还记得?”

    老板娘脸颊暗粉,心里啐了声,老娘这辈子头次吃那么大亏,能不记得吗?

    捻了下裙子,屈膝枕了条胳膊,另一手端了酒向苗毅示意一下,便昂头咕嘟咕嘟一口气慢慢倒进了嘴里。

    那动作,那种女人独有的妩媚豪爽,那万种风情尽在这一饮中毕露无疑,看得苗毅怦然心动,有点看呆了。

    一口喝完的老板娘偏头看着苗毅微微一笑,三指捻了空碗亮低给他看,“我这里也没什么好酒,不过对修行中人来说,想必也无需在乎好坏,喝的是心情。”

    苗毅回过神来,赶紧也一口灌了下去。

    两只空碗摆在了桌上,老板娘又单手提了酒坛,边倒酒,边问道:“我是该叫你苗毅,还是该叫你牛二?”酒坛放下,“想必苗毅才是你的真名吧?”

    “是!”苗毅点了点头。

    这时飞快弄了四样小菜的厨子亲自端了托盘上来,几小碟一摆,放下两副筷子,傻笑着飞快退下。

    老板娘提起筷子,夹了一小片卤肉纳入嘴中,银牙慢嚼,盯着苗毅问道:“星宿海戡乱会有个排名前十的人也叫苗毅,想必这名字修士中同名的人不多,是你吗?”

    担心什么来什么,苗毅苦笑道:“是我!”

    “据说本次戡乱会活着回去的人都将成为一府之主,你呢?”

    “我是仙国辰路水行宫下面的水云府府主。”苗毅也提了筷子吃东西,反问:“听说流云沙海的人对六国官方的人都很反感,希望苗毅到来不会让老板娘感到唐突。”

    “打开门做生意,给钱的都是客。我在流云沙海中立多年,不问是非,反不反感和我没关系,你也不用想多了,真要反感就不会让你坐在我房间里喝酒。”老板娘端了碗,慢慢尝了口,道:“真是没想到,当年古刹之内偶遇的一个小子,能在星宿海戡乱会名扬天下,如今更是手握千万信徒的一方诸侯,爬得还真够快。不过我有点奇怪,你一享尽荣华富贵的府主,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跑这里来干什么?听说你还和‘一窝蜂’的人对上了?”

    这次苗毅没有说实话,“久闻流云沙海的大名,想来见识一下,也不知谁买通了‘一窝蜂’的人来杀我,我现在一直在琢磨这事。”旋即反问,“至今仍不知老板娘尊姓大名?”

    老板娘红唇吻在酒碗的口子上,淡淡回道:“云知秋,浮云的云,知道的知,秋天的秋。”

    “云知秋…”苗毅点点头,记下了,又问:“你真是风云客栈的老板?”

    “我不是老板,我是老板娘。”老板娘突然又是昂头一口喝干,提着酒坛倒着酒说道:“老板是我丈夫。”

    斜眼偷瞄着苗毅的反应,她倒要看看这当初吃自己豆腐的家伙,听到自己丈夫会是个什么反应。

    想到自己搂过人家的老婆,还打过人家老婆的屁股,苗毅脸上果然闪过一丝心虚的神色,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哦”了声,端酒在嘴边掩饰,笑道:“风云客栈在修行界那真是如雷贯耳,令夫能在这里开出一间这样的客栈,想必是人中俊杰,回头一定要瞻仰一下。”

    老板娘淡淡问道:“你就不怕见了我丈夫后,会被我丈夫给宰了?”

    苗毅干笑道:“我和令夫无冤无仇,他杀我干什么?”

    老板娘一脸玩味道:“你别说你不知道你自己对人家老婆干过什么,需要他老婆提醒你一下吗?”

    “噗…咳咳!”苗毅抬手捂住差点喷出的酒水,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发现这女人还真是一点都不含蓄,差点呛死他,放下酒碗赶紧摆手道:“老板娘,你听我解释,当时我真的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我当时真的是急了,纯粹是一片好心想救你,绝非故意为之。待我后来反应过来,想向你赔礼道歉时,你已经走了,我真的没有任何不轨的企图。”

    “和你开玩笑,你何必心虚成这样?”

    “我没有心虚,我真不是故意的。”苗毅急忙撇清,心想不心虚才怪了,风云客栈的老板那是什么人物?惹怒了人家只怕程耀威也不能安全护送自己离去。

    “不用解释了,知道你不是有意的,若非如此,不用我男人动手,我已经亲手宰了你。”老板娘端酒瞥了苗毅一眼道:“你也不用怕成这样,估计你也没机会见到他了,他现在被人囚禁着,连我见他一面都难,又何况是你。”

    “呃……”苗毅心绪一定之余,忍不住惊讶道:“谁那么大胆子,敢囚禁风云客栈的老板?”

    老板娘又是昂头一口干掉,啪地拍下酒碗,妩媚一笑道:“说这个影响我心情,不说了,反正这事也不是什么秘密,你在流云沙海迟早能打听到,又何须我吐苦水。我难得和人坐下来喝酒聊天,别坏了我心情,说说你吧,既然有人雇佣‘一窝蜂’杀你,想必你的处境很危险呐!”

    她刚要伸手去提酒坛子,苗毅却抢了一手,帮她倒酒道:“老板娘既然请了我在这喝酒,想必不会看我在流云沙海遇到危险不顾。”

    老板娘笑了笑,“我凭什么帮你?就因为你占过我便宜?”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