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五二零章 差点成了亲戚

飞天 第五二零章 差点成了亲戚

    突然开了一脸花,白衣人抬手从脸上摸下一粒带着唾沫粘住的愿力珠,有点无语,还有嘴里含着愿力珠睡觉的人?

    已经检查过苗毅的身体,确认苗毅现在已经失去了任何威胁到他人的能力,可…真是防不胜防啊!

    “你…”苗毅刚挣扎出声,白衣人便制止住了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迅速递了一块玉牒给他。

    在对方帮助下勉强看完的苗毅确认了对方的来历,也大概猜到了对方的来意。

    白衣人传音问道:“为什么突然折返?”

    苗毅一听就来火,“你说为什么折返?我都这样了,不折返还能干什么?我倒想问问这次的任务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保密的行动,一踏足沙漠就有人雇佣‘一窝蜂’来杀我,将我们的动向掌握的一清二楚,这次一出去又有‘牡丹’的杀手来杀我,这算什么狗屁秘密任务?”

    白衣人一惊,顾不上他的语气,问道:“上次‘一窝蜂’的事情是有人雇来杀你的?”

    “你以为人家是来找我玩的?我抓了‘一窝蜂’的六当家,撬开了她的嘴巴,有人出一千万金晶买我的脑袋!”苗毅毫不掩饰话语里的火气,也懒得管对方什么身份,谁叫对方神神秘秘,你不证明你的地位比我高,我也没必要对你客气。

    白衣人沉声道:“那你上次为什么不上报?”

    苗毅两眼一瞪:“我敢吗?这么秘密的任务,能泄密的人身份肯定不低,老子是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不敢吭声,装作不知,怕揭穿了这事惹来不惜一切的灭口,惹不起,我躲还不行吗?谁知人家不领情啊,这次竟然又雇佣了两个红莲高手来杀我。既然非要置我于死地,那我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你回去告诉郭少海,这事你们不查出内奸来,打死老子也不玩了!”

    白衣人眼中的神色相当凝重。又问:“其他人马呢?”

    “死光了!”苗毅没好气,说到这事他自己都郁闷,自己这首领当得不称职啊,手下屡屡死光光。

    “那你是怎么回来的?”

    “我都这样了,你说我怎么回来的?”

    “你能从那两个红莲高手的手下逃脱?”

    “逃脱个屁,老子拼了命把他们两个给宰了。”

    白衣人一惊,“你能杀掉两个红莲高手?”

    这事苗毅还是想隐瞒下,“头一天商会那边给了我一件三品法宝防身,我不惜把自己弄成这样施展了一次,才侥幸干掉了他们两个。”

    原来是这样!白衣人稍作沉默。旋即又确认了一些细节,最后起身安慰道:“你好好休息,此事我尽快上报!”

    “查出了内奸是谁,记得跟我说一声。”苗毅牙痒痒一声。

    对方没有回应,悄然离去……

    黎明的曙光绽放在天际。商会三楼的房间内,白发老头又站在了郭少海的面前禀报。

    “连一伙沙匪都能提前知道,秘密行动?真是天大的笑话,本尊对外还有何秘密可言?”负手站在窗前背对的郭少海静静问道。

    白发老头却能感受平静背后的震怒,有点毛骨悚然,小心回道:“此事仍有很大的疑点,如果真要泄密。早就惊动了其他五国,不至于只针对一个小小苗毅。”

    “不管针对谁,都不重要,我只想知道那帮沙匪是怎么提前知道的。”郭少海面无表情平平静静道:“你去告诉呼延太保,给我一个交代!”

    “是!”

    “再另外安排一批可靠的人,查!”

    白发老头心中一惊。这是不相信呼延太保了?恭声领命,“是!”

    “九天!”

    客栈前台,苗毅抖搂出了九万金晶,再加九天的住宿时间。

    之所以再增加住宿时间,首先是十天过去了身体状态还未彻底恢复。法力倒是利用愿力珠一两天就彻底恢复了,可是受损的精神状态却难那么快复原,不过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其次是接到水行宫那边的传信后又回复了消息,提及了再次遭到截杀的事情,这次是态度坚决地要求回去,这任务他实在是没办法再完成下去了,等水行宫的回信。

    如今怎么比较都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舒服,千儿、雪儿将他伺候的妥妥的,佳人伺候,美人缠绵,麾下听其号令,享尽荣华富贵,在这里有什么?

    柜台后的儒生好奇道:“干嘛住只住九天?”

    苗毅淡然道:“再多一天就是第二个月了,等着房钱翻倍挨宰吗?你如果原价,我不介意一直住下去,还帮你再带几个客人来。”

    儒生一怔,旋即呵呵笑了,看来这家伙出去一趟已经知道了这里的行情,摇头道:“这个没办法,规矩不能废,不然给了你面子不给别人面子就说不过去了。九天,记下了。九天后要走吗?”

    苗毅不理,转身而去,这几天被这几个家伙轮流骚扰得够呛,不然说不定自己身体早就恢复了。

    回到后院刚上二楼,耳畔响起传音,“上来!”

    回头看去,只见老板娘站在屋顶上招了招手。

    苗毅只好爬上了屋顶,到了小屋外。

    老板娘顺手抛了一坛酒给他,转身一捋臀后裙子,坐在了地上的一根大圆木上,半坐半踩,屈膝抱了条腿,抓了边上的一只酒坛子,昂头咕咕灌了一口,方回头微笑道:“请你喝酒。”

    夕阳西下,大漠金黄,笼罩在上空的流云已经淡淡消失,一望无垠令人心情开阔。

    苗毅扫了四周一眼,拍了封泥,也抬头灌了一口,也不客气,就坐在了老板娘的边上,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体香,问道:“我见你每天这个时候都会坐在这里喝酒,有什么用意吗?”

    老板娘银牙贝齿半露,夕阳渲染得金黄的妩媚面容上露出微微笑意,“习惯!”

    “习惯?”苗毅又抱着酒坛子灌了口,抬袖擦把嘴边,放下酒坛后,沉吟道:“上次出去听说了你的事。”

    老板娘嘴角露出一丝自嘲的笑意,“不是什么秘密,和杀害父母的仇人家相爱了,你觉得是对还是错?”

    “你问我也是白问,我这人从小没读过什么书,凡事对我来说只有做和不做的区别,只要做了就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承担后果。”苗毅挪了挪身子,也抬了条腿踩着,抱了膝盖,“云飞扬认不认识?”

    “那是我十九叔的儿子,我比我十九叔还年长一千多岁,怎么?你认识飞扬?”

    “星宿海戡乱会上认识的,我们关系貌似不错。”苗毅突然呵呵道:“老板娘,你知不知道,我和你差点成了亲戚。”

    老板娘一怔,好奇道:“怎讲?”

    “云飞扬那厮非要我做他姐夫,死活要把他姐姐介绍给我,幸好双方阵营不对头,不然搞不好和你还真要成为亲戚。”

    “还有这样的事?回头见到他,我倒要问问他是怎么回事。”老板娘忍俊不禁咯咯笑起,摇头问道:“不知他要介绍我哪个妹子给你?”

    苗毅唉声叹气道:“我也想知道,可他死活不说,他越不说我越不敢答应啊!云飞扬那家伙有点不靠谱,万一介绍个丑八怪给我怎么办?”

    老板娘闻言顿时笑得花枝乱颤,抬头拍了拍苗毅的膝盖,“你说对了,在我印象中,那家伙是有点不靠谱。不过有一点你想错了,我们家的条件摆在那,女的挑俊的嫁,男的挑美的取,一代代下来,你大可放心,云家生出的女儿再不济,也不会长的丑。”

    “自家人当然是帮自家人说好话,还是眼见为实的好。”苗毅上下看她一眼,调侃道:“如果那厮介绍的姐姐是你,那我也就从了。”

    老板娘斜他一眼,“怎么?真看上我了?”

    “长这么漂亮,看不上才怪了,哪个男人不喜欢漂亮的。”苗毅提起酒坛叹气,“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呐!”抬头咕嘟灌了一口,“若是真能把老板娘你给娶了,那就发了,风云客栈的老板娘,多有钱呐!”

    “感情不是看上了我的人,而是看上了我的钱。”老板娘叹道:“那你还是别打我主意了,其实不像外人看起来的那么有钱。”

    苗毅翻了个白眼道:“你没钱,你这客栈一年下来赚不少吧?”

    “是赚不少,首先每年要送一半给我那个被关着的男人,剩下的一半又要分出一半去打点各方关系,余下的才是客栈几个人的。当然,要看和什么人比较,比你肯定有钱。”

    “凭你的背景还要去打点关系?”

    老板娘淡淡一笑,摆了摆手,不提这事了,提起酒坛子又是咕嘟几口。

    “老板娘,我有一个疑惑,说了你别生气。”

    “我犯得着和你生气吗?”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男人一直被囚禁着,你就准备一直这样等下去?”

    老板娘面对夕阳,神情略显恍惚,“走到这一步,我还有其他选择吗?”

    “为什么没有其他选择?凭你的条件,能有的选择太多了。”

    “牛二,有些事情放弃是需要理由的,是要给你伤害过的所有人一个交代的,不能你说过去了就过去了。”

    “理由太多了,你再重新找个男人不就完了。恕我直言,何必这样干耗着?”

    老板娘偏头看来,问道:“我如果找你,你敢跟我吗?”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