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五二八章 人在屋檐下

飞天 第五二八章 人在屋檐下

    (月票满百,六百票加更奉上!)

    等着瞧?苗毅很郁闷,知道十有八九胳膊拧不过大腿,一到院子里立刻写了封信给水行宫,说自己已经完成了任务,再次请求让自己回去。

    放飞灵鹫后,走到院门口要跨出门槛之际又把脚缩了回来,现在去哪啊!外面随时可能有人要杀自己!

    本以为自己完成了任务,这边就会放自己走,那自己也没必要再请示水行宫,直接回去就行了,现在人家说任务没完还有,不经过水行宫同意也没办法就这样回去,只能找个地方等水行宫的回信了。

    去风云客栈?苗毅想想都牙疼,不去风云客栈吧,又可能有生命危险。

    最后想想,还是决定去风云客栈算了,整个流云沙海也只有那边最安全了,自己又不是不花钱。

    蓝羽飞燕放出,直接驾驭而去,不一会儿的功夫便直接降落在了风云客栈的土墙院子里,两边间隔也不远。

    跳下坐骑,收了蓝羽飞燕,刚走到客栈门口,便有一阵熟悉的体香迎面。

    无巧不成书,现在正是老板娘出来巡视的时间,当场撞上了,两人一个在门槛里面,一个在门槛外面,大眼瞪小眼。

    此时的苗毅很狼狈,先是和一对双胞胎‘恶战’一场,又钻进海里泡了好久,身上说不出是什么味道,衣衫凌乱,一头乱糟糟的头发。

    苗毅努力挤出笑容,呵呵道:“老板娘,早!”

    老板娘黛眉挑了挑,想起一年前这厮嚣张离店时的情形,当时拿这厮没脾气,现在终于送上门了,抬手掩住鼻子,皱眉道:“哪来的咸鱼味,我们认识吗?”

    苗毅就知道要遭报应。干笑道:“老板娘真健忘,我还陪你喝过酒的,牛二!记起来了吗?”

    “哦!牛二啊!你还没死啊?”老板娘掩着鼻子,一副真臭的样子。问道:“你从哪钻出来的,怎么这么臭,别把我客人熏跑了,没事别堵我店门口,出去出去。”

    趴在柜台上的儒生已经是瞧着这边直乐呵。

    苗毅当做没听见,赶紧侧身让开路,“您忙,我住店,送生意上门的。”

    “住店啊?”老板娘上下看他一眼,放下了手。抱臂在胸口,柳腰一拧,回头眨了眨眼睛问道:“掌柜的,还有房间没有?”

    儒生立刻在柜台那边够着脑袋回道:“老板娘,没房间了。客满了。”

    老板娘当即回头笑道:“牛二,对不住了,客满了,你另找歇脚的地方去吧。”说罢抬起高傲的下巴,对某人视若无睹而去。

    妈的!摆明了在整老子,有地方好去,我用得着来你这受鸟气?苗毅神情抽搐。赶紧抢先几步,拦住了她,拱手道:“老板娘,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知道还有房间,您就别跟我一般见识了。”

    老板娘奇怪道:“你谁呀?我犯得着跟你计较什么吗?掌柜的都说了没房间。不信你自己再去好好问问。”

    苗毅无语,你不点头,老子再怎么问,那幸灾乐祸的王八蛋肯定也说没有。

    当即再次拱手道:“老板娘,看在云飞扬的面子上。您就别跟我计较了。”

    “和他有什么关系,我被逐出了云家,你又不是不知道。”老板娘不屑一声绕开。

    苗毅再次上前拦住,“老板娘,以前是我错了,您帮我想想办法,怎么样才会有房间吧?”

    说出这话,那叫一个憋屈,在这里被人家揍了两次,还得承认是自己错了,现在算是体会到了为什么许多人会送上门给这娘们宰。

    老板娘斜眼揶揄道:“你这是在求我?”

    苗毅连连点头道:“求你,老板娘行行好。”

    “这样啊…”老板娘思索了一下,回头喊道:“掌柜的,过来一下。”

    “诶!”儒生乐呵呵跑了出来,问道:“老板娘,有什么吩咐?”

    老板娘朝苗毅努了努嘴,道:“人家毕竟是熟客,能帮就帮帮,还能不能挤出一间房来?”

    儒生摊手道:“真挤不出来了。”

    老板娘也是一脸为难的样子,在苗毅眼巴巴之下,貌似做出了重大决定似的,“我楼下的那间杂物间稍微清理一下,倒是能挤出个位置来,就怕怠慢了客人…”回头对苗毅道:“让你住杂物间太不像话了,要不你再出去等两天,等有了空房间再给你留着。”

    “别呀!我这人没那么讲究,有杂物间住住也不错了。”苗毅强颜欢笑,乐呵呵道:“就杂物间了。”

    谁知儒生又为难道:“老板娘,这杂物间…房钱怎么算?”

    “也是哦!”老板娘双臂抱在那诱人的饱满胸前,抬头看天,貌似思索。

    苗毅恨得牙痒痒,这一公一母俩鸟人摆明了在一唱一和故意整老子,先让你们得意,有机会老子一把火烧了这破客栈。

    为这点小委屈丢了命不值得,苗毅自然是口是心非地大方豪爽道:“不用那么麻烦,就按正常房间的价!”

    心里补了句,你其他房间也简单的够可以,无非就是空房间里几块板子,和杂物间有什么区别,老子水云府那是人间仙境,随便找个房间也比你这里最好的房间好。

    “哎!”老板娘很无奈地叹了口气,对儒生说道:“既然人家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看在人家这么有诚意的份上,那就先把那杂物间收拾出来,先住着试试看吧,如果实在不合适…到时候再说吧。”

    这摆明了在说,如果你听话就让你住,不听话就以杂物间住人不合适为借口赶你出去。

    “好的!”儒生乐呵呵点头而去。

    苗毅恨不得将这女人卖到青楼去,可表面上还得连连拱手道:“谢谢老板娘,谢谢老板娘!”

    “不谢,回头客照顾照顾也是应该的。我去忙了,不合适就和掌柜的说一声,让客人住杂物间怪不好意思的!”老板娘扔下一句话,故意搔首弄姿而去,一背过身。那是银牙死劲咬着红唇憋笑,这口气出的舒服。

    “老板娘慢走!”苗毅还得拍句马屁,才进了客栈,没办法。人家不爽了随时有借口赶你出去。

    “住几天?”柜台后面儒生笑眯眯问道。

    “先住十天吧。”苗毅僵笑着摸出了十万金晶放柜台上。

    儒生清点过后收起,点头道:“先住着,待有了空房间,再给你调换。”

    “麻烦了。”苗毅呵呵客气。

    “你先在这里坐一下。”儒生回头对一伙计招呼道:“把楼上那间杂物间收拾一下,架张床。”

    杂物间收拾好了,老板娘也从外面巡视了一圈回来,“刚好顺路,牛二,一起上去看看吧。”

    苗毅除了说好,还能说什么。然而让他恼火的是,这女人搞得他好像是粪坑里爬出来的一样,捂着鼻子上楼。

    杂物间挺大的,足抵普通的客房三间,之所以把这里弄成杂物间。可能和上面住的是老板娘也有关系。

    乱七八糟东西已经全部清到了一旁,床铺也架好了,看得出来一直就挺干净的,估计和老板娘本人一向爱干净有关,余出的空间也比一般的客房大多了,苗毅挺满意,最不满意的就是老板娘住自己头顶上。

    “你身上什么味道?臭死了!”老板娘临出门前对陪着的伙计交代道:“给他弄点水来洗洗。别把楼上的我给熏臭了。”

    苗毅强挤笑容道:“洗,马上就洗。”

    也的确是要洗洗了,大澡盆子拖了出来,注了清水,宽衣解带后的苗毅舒舒服服泡了进去,缓缓闭上了双眼。满脸的舒坦。

    在沙漠里游荡了一年多,一直保持着警惕,今天终于放松了下来。

    待他洗的差不多了的时候,楼上突然“咚”一声闷响,一片沙土稀里哗啦落下。

    楼顶是拼凑的圆木。然后上面再铺了一层粘土,沙土就是从上面木头缝隙中掉下来的,也不知道是多重的东西砸在了地上,落这么多沙土下来。

    苗毅迅速施法逼开落下的尘土,赶紧套上衣服窜到了外面走廊,可谓落荒而逃,才刚洗干净啊!

    再回头,只见屋内烟尘弥漫。苗毅大府主缓缓抬头看向屋顶,他用屁股也能猜到是楼上那贱人在故意坑他。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叫自己有求于人!走到门口五指一张,施法开了窗户,两只大袖连甩,卷起屋内的沙石尘土清出窗外。

    好不容易搞干净了,关了门窗的苗毅叹了口气躺在了木板床上,正琢磨着怎么回水云府的事情,结果上面又是突然“咚”一声,又一片沙土稀里哗啦落下。

    苗毅条件反射性地窜起,飞快出了房间,看看尘土弥漫的屋内,再抬头看向屋顶,在心里咒某人祖宗十八代。

    楼上屋内的老板娘已经是捂住自己的嘴巴倒在床上,那叫一个笑得花枝乱颤,简直是笑得直抽搐。

    “真当老子是泥捏的,你不仁就别怪老子不义!”苗毅哼哼冷笑一声,暂时走到走廊另一头,盘膝坐下了,一天一夜没回房间。

    次日早上,老板娘风情万种地走了下来,看到苗毅坐外面走廊上,不由远远诧异一声,“牛二,你坐那里干什么?”

    苗毅立刻走了过来问早安,跟着她一起下楼,同时奇怪道:“老板娘,我屋内楼上老是掉沙土下来是怎么回事?”

    老板娘哀声叹道:“老毛病了,可能是年久失修,所以才做了杂物间,你如果住的不习惯,我看还是算了吧,要不你…”

    苗毅嘴角露出一抹诡笑,摆手道:“没事,小事一桩,能习惯。”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