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五二九章 迟早得露馅

飞天 第五二九章 迟早得露馅

    “那沙漠上破出的大口子就是证明,估计没个一年的时间都封堵不上。”

    “是啊!有人亲眼看到了,一座高达百丈的白色楼船,由许多僵尸拉拽着,只要有人靠近幽冥龙船,那些僵尸立刻会攻击,据说攻击的法宝能发出七彩光华。打斗远远波及而来的动静听说连这里的许多高手都感应到,前天晚上那么多高手突然而去好像就是因为这事。”

    到了前堂,苗毅发现大厅内突然多了不少的人,都在交流着幽冥龙船的事情。

    苗毅心里有些奇怪,貌似当时看到幽冥龙船的人就他们几个吧?就连他们这队搜索的人马也都分散得好远,他也是刚好撞上了,这些人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是谁泄露了?

    找了个角落坐下,让小二上了份东西,边吃边听着。

    “老板娘。”有客人热情地打了声招呼。

    在后院查看一遍的老板娘风情万种地走进了前堂,朝打招呼的人满面春风地点了点头。

    不少人的目光盯着她那性感婀娜的身段露出觊觎之色,奈何都是只能看不能吃。

    老板娘传音问儒生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人,儒生解释了一下后,她绕进柜台后面,貌似翻看着玉牒,实际上在竖起耳朵听大家议论,目光偶尔瞥上一眼角落里的苗毅。

    苗毅身为仙国官方的堂堂一府之主,手握千万信徒,享尽荣华富贵,却突然来到这里受罪本就可疑。又在沙漠里混迹了差不多一年,幽冥龙船事发的当晚,这家伙又突然狼狈不堪地回来了,老板娘想不怀疑苗毅与这事有什么联系都难。

    接下来的日子里,流云沙海陆陆续续涌入了许多身份不明的人,一时间令流云沙海有些人满为患,光天化日之下不断有打斗厮杀事件发生。苗毅躲在客栈内都能听到时起的打斗动静。爬到天台上就能看到远处的打斗,夜间不时传来一声声凄厉惨叫。

    老板娘和儒生之前对苗毅的戏谑之言成真,风云客栈果然客满了,而且不像以前那些住店的客人总是躲在房间里。新来的这些神秘客人喜欢在前堂和人交流‘心得’,冷清的风云客栈一下变得热闹无比,连苗毅都看出了是在打探消息,妖魔鬼怪都有。

    流云沙海那些专干见不得人勾当的来了发财的机会,偷鸡摸狗都是轻的,杀戮抢劫,奸淫掳掠的事情每天频发,连苗毅都忍不住每天跑到前堂去听大家议论又发生了什么事,这里连六国发生了什么事都时有耳闻,真是打探消息的好地方。

    甚至呆在客栈刚听到外面的打斗平歇。很快就有人带来了最新消息,什么佛国来的女扮男装的尼姑被人给识破了,中了圈套后被一伙人给轮暴了;什么某国殿主被人识破了身份,哄抢之后被大卸八块;什么某个门派的掌门遭到几名高手的联手围攻,惨死!

    总之外面是乱得一塌糊涂。

    流云沙海一群地头蛇发财的机会来了。风云客栈发财的机会自然也来了。

    客栈外面的两挂灯笼不断轮流挂上,红灯笼挂上说明客满了,白灯笼挂上说明有房了。

    客栈房有八十间,桌有八十张!每张四方桌能坐八人,意味着每间房也可以住八人,当然前提是有人愿意八个人挤一间,换了平常怕是没人愿意和人挤。因为客栈是按人头算房钱的。

    可许多人明显是成群结伙而来的,暗地里彼此都是一伙的,而且也更愿意挤一起互相有个照应。

    也因此衍生了一伙专门占房赚钱的人,守在外面一见白灯笼挂上,立刻抢占了房间,回头再高价卖出去。

    苗毅看得唏嘘不已。自己好歹还有个杂物间可住,厨子等人已经忙得没时间来骚扰他了。

    何况…上面“咚”一声之后,最后一波稀稀拉拉的沙土落下后上面夹层中间的沙土已经空了。

    苗毅看着头顶乐了,狗屁的东西倒在了地上,进了头猪到房里还差不多。他本想做点手脚让上面那贱人跺脚时把楼板都给跺塌掉,可是想想不妥,搞得人家恼羞成怒将自己赶出去就不好了,于是另做了点手脚,趁老板娘出去的时候,加速了上面夹层里的沙土往下落。

    上面跺了一脚木板的老板娘盯着脚下“咦”了声,感觉到了不对劲,脚下走空,遂迅速到了楼下直接推开了门杂物间的门,只见苗毅正在翻床板,将干净的那一面翻到了上面。

    而杂物间的地面上,已经是厚厚一层沙土,苗毅没收拾,就是要给某个贱人自己看的,老板娘盯着地面怔了怔后,心里也有些嘀咕自己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

    放下床板的苗毅抬手扫了扫烟尘,笑道:“老板娘来了,请进!”

    这屋里还能下脚么?老板娘看看脚下,再抬头看了看屋顶,没进去的意思,干笑道:“上面感觉脚下走空,下来看看是不是楼板塌了。”

    苗毅指着地上苦笑道:“这往下掉的沙土跟下雨一样,隔层里的东西都掉光了,不走空才怪了。”

    “看来还真是年久失修了,回头等你走了要好好修缮一下。”老板娘略显心虚,捋了捋两鬓垂发,柳腰一扭,若无其事地转身而去,也不说让人来打扫一下。

    让她亲眼看过了,苗毅方摸出一枚储物戒,将屋里的沙土给清空了,收拾干净后松了口气,终于消停了。

    当晚,正盘膝打坐在木板床上,上面突然传来哗啦啦倒水的声音。

    楼上的动静怎么突然听得这么清楚了?紧急着又是一阵窸窸窣窣脱衣服的清晰声音,施法窃听的法力波动还可能被人给发现,现在不施法窃听亦把楼上动静给听了个清清楚楚。

    黑暗中盘膝打坐的苗毅睁开眼来,只见楼上有光线穿过上面的木头缝隙渗到了下面,白天不找准角度还真难发现。

    苗毅缓缓抬头看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客栈的屋顶本来就是铺了一排结实的圆木打底,然后上面再铺了一层粘土,而老板娘又在上面起了一座小屋居住,自然又在屋里的房间内铺了一层木板。

    原本楼上楼下很好的隔层,偏偏老板娘自己在那闹毛病,结果把中间的粘土层给折腾光了。这下好了,圆木和隔空的木板之间总有缝隙存在,机会总是存在的。

    苗大府主很有眼福,一抬头便隐约看到似乎有什么人在脱衣服,不时在缝隙间一闪而过的玉腿,还有一闪而过的曼妙身段,那身影停留时自是不用说,更不堪的是偶尔能看到……实在是令人血脉喷张,直到上面的人进了澡盆里,若隐若现的春光方消失了,响起哗哗戏水的声音,还有轻轻哼唱的轻吟歌声。

    楼上是谁不用猜了,除了是那谁还能是谁?苗毅可谓是一阵心惊肉跳,昂起的脑袋轻轻放下,连大气都不敢出,这要是被上面发现了还得了!

    老板娘啊老板娘,这是你自找的,在下可不是有心偷看,苗毅一阵自我安慰。

    然而等楼上又响起出浴的动静后,苗毅又忍不住抬起了头,而且身子还轻轻左右摇摆,追逐移动到下一段缝隙里的春光……

    从这晚开始,苗毅进出房间都是轻手轻脚的,窗户和房间的门都不敢轻易打开放外面的光亮进来,就更不用说点灯了,上面的光线能进下面,下面的光线自然也能钻到上面,一旦被老板娘发现会死人的!

    他很想换个房间,可现在哪来的房间给他换,只能熬到水行宫的消息来了再说。

    最无语的是,楼上那位早晚都有沐浴的习惯,那真是早晚令苗大府主心惊肉跳啊!可是心惊肉跳也是不看白不看啊,他也没那么高尚,多少人想看都看不到,如此机会怎好错过。

    何况真要被发现了,看一次和多看几次都一样倒霉。

    偶尔出来见到老板娘,老板娘依旧是风情万种。而苗毅也和平常一样,看不出有任何端倪,只有他心里知道自己恨不得插双翅膀快点飞走,这事迟早得露馅……

    在焦虑中等待的苗毅痛恨这遥远的距离,连灵鹫都要飞好久。

    度日如年之下,终于等到了水行宫的消息,可却是个噩耗,商会那个老头果然是神通广大,陶婆婆令苗毅配合安正峰的行动。安正峰就是商会坐镇流云沙海的那个白发老头,苗毅现在才搞清他叫什么名字,看得出天外天那边挺重视流云沙海的,竟然派一名金莲高手坐镇。

    不过也可以想象,这鱼龙混杂的地方没个高手坐镇不行。

    上面也不可能让光办事不给好处,否则谁还努力办事,陶婆婆先是夸他苗毅事情办得漂亮,不负她所望,给她长了脸,又许诺,等到他苗毅完成任务回来,直接升任水行宫镇甲殿殿主。

    这可是在玉牒中留下了字迹的,还有陶婆婆的法印,苗大府主再也不用担心自己修为的问题,升任殿主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跑不了。

    可…苗毅抬头看看屋顶,都快哭了,咱不想享这艳福了行不行,一殿之主手握亿万信徒固然是令人流口水,可也得要有命享受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