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五四六章 老兄,算我求你了!

飞天 第五四六章 老兄,算我求你了!

    (月票满百,700票加更!昨天的加更是答谢‘秋孤寒’9.15飘红打赏!)

    云飞扬很郁闷,又不是三岁小孩,自己老爹老是当众动手,简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

    俩父子相继坐下后,南极老祖双手合十迎空张臂,大厅内一阵法力澎湃波动。

    众人纷纷看向自己脚下,感觉到了地面的震颤,只见摆了一圈桌子的地面正在徐徐升高。

    晶莹剔透的冰面拔升到三丈高后,停了下来,中间的那块场地倒像是陷了下去一样。

    这样的好处显而易见,能纵览厅中冰雕群中待会儿发生的状况,如果是平视的话,有雕像的阻拦肯定看不清。

    南极老祖回头看向了自己这一桌,貌似问谁先下场。

    北极老祖和星宿海四方宿主皆摇头,到了他们这个档次,岂会跟一帮小辈抢这东西。说得难听点,也许六圣还要花钱买这‘冰颜’,若是他们几个想要,直接找南极老祖开口就是,只要不是要多了,南极老祖自然也不会不给。

    南极老祖又看向一旁在座的八大妖王,几人亦摇头,他们八人个个是金莲高手,同样不屑去跟一帮小辈竞争这东西。

    南极老祖也知道他们不会下场,只是意思一下,目光很自然地按顺序看向了下一桌,正是云广父子所在那一桌,伸手笑道:“就由这一桌先派人出场吧,各位自己斟酌人选!”

    说完转身回了原位,坐在了北极老祖和东方宿主雄威之间笑眯眯看着,这东西比找几个狐媚子跳舞好看。

    云飞扬立刻跟打了鸡血一样,目光环扫同桌的其他人,一看到自己老子瞪来的目光立刻蔫了。

    和他同桌的还有黑云父子,四方宿主那一桌不敢抢,八大妖王那一桌也不敢抢,这轮下来的首桌。黑云跟云广卯上了,于是出现了双方挤一桌的情形。

    不过云广和黑云显然不会跟小辈去抢这个首发,皆举杯默不吭声。

    黑无涯倒是有风度的很,伸手相请道:“云兄既然有心夺这头彩。就先请吧!”

    云广都没来得及阻止,云飞扬便窜了出去,双手叉腰仰天哈哈狂笑,一副舍我其谁果然还是我先出场的味道。

    抿着小酒扭头看去的苗毅直摇头,这二货,你老子都把话说那么明白了,不让别人先下去试水看个明白,反而还蹦出来给别人长经验,怪不得你老子动不动就揍你,换了我是你老子肯定也得把你往死里揍!

    老板娘又是抬手一抚额头。胳膊肘支在了桌上,再次不忍直视,有这样的老弟简直是耻辱,回头得好好问问云广干什么吃的,这混账儿子老是带出来丢人现眼干什么?打死都是活该!

    同桌的黑云朝神情抽搐的云广举杯戏谑道:“令郎身上果然有乃祖盖世风范!”

    这哪是夸奖。这是连云傲天一起给骂了,不过黑云有点不长教训简直是在找刺激。

    云广回头冷笑一声,举杯回应道:“我儿子是混账了一点,至少是我亲生儿子,不像某人。”

    黑云声音瞬间尖锐,“你说谁?”

    “谁心里有鬼我说谁!”云广嗤笑一声。

    “二位!”主位上的南极老祖微笑举杯示意一声,貌似在提醒。这是我大寿,给我几分薄面。

    星宿海四方宿主冷目跟着扫来,云广和黑云心里一突突,都老实闭嘴了,这四个老家伙可都是跟他们父辈硬碰硬干过的,凶名赫赫!

    云飞扬已经得意洋洋地从三丈高的地方飞身纵落。大步走向冰雕群,刚走近,十个冰灵突然一起从冰雕中冒出,翩跹起舞中牵了他的手,将其给拖入了冰雕群中。

    上百尊冰雕群环形摆了五圈。中间留有一块空地,云飞扬被领入了其中,站在了最中间。

    南极老祖在上面呵呵笑道:“云小子,待到下面的裁判说开始,你便可以开始了。”

    云飞扬朝他拱了拱手,表示知道了。

    只见十位柔情似水的冰灵将云飞扬围了一圈,又一起转圈翩跹起舞,发出一阵阵宛若银铃般的笑声,同时嘴中吐出一阵阵白雾喷向云飞扬。

    转眼,云飞扬和十名冰灵都被白雾给淹没,渐渐将整片冰雕群也给遮住了,冰雾太浓厚,外面人就算睁开法眼也看不清其中的端倪,有人远远施法查探,却发现那迷雾有阻隔法力查探的效果。

    身在其中的云飞扬更是伸手不见五指,迅速施法查探周边的情形,只听见周围到处都是冰灵银铃般的笑声,到处都是冰灵舞动的动静,根本无法辨清真假。

    云飞扬茫然环顾四周,可谓呲牙咧嘴,身在其中方明白,这些冰灵喷出的雾有蹊跷,能折射声音,翻涌的动静还能模仿冰灵的动静,能制造幻听,还能干扰法力的查探。

    唰唰唰……

    迷雾忽然化作百道骤然缩入了百尊冰雕中,现场瞬间清朗,十位冰灵已经消失,只有云飞扬一脸茫然地东看看西看看。

    上面坐在酒席上围观的云广一看情形,脸就黑了下来,知道自己儿子傻眼了。

    众人只见云飞扬游走在上百尊冰雕中左看右看,还伸手去摸着施法查探,然而将上百尊给摸了个遍,也没发现任何端倪。他也不想想看,冰灵想伪装成冰还不容易,南极老祖既然有这把握献丑,肯定就不是那么容易拆穿的局。

    机会就一次啊!一旦弄错了就要等到下一轮了!云飞扬很是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挑哪一尊下手。

    上面一帮人却是等得不耐烦了,一帮和云飞扬同辈的年轻人可谓“嘘”声一片。

    白子良在上面喊道:“云飞扬,你准备让我们等到什么时候啊,再等下去,老祖恐怕要连三十万年的大寿给放一起过了!”

    一群人哄堂大笑,连南极老祖亦忍不住呵呵,这玩笑开的好,在祝他再活十万年嘛。

    恼羞成怒的云飞扬指着白子良骂道:“小杂种,有你说话的份吗?”

    此话一出。白子良霍然站起,可谓涨得一脸通红,知情的都知道就是因为他那‘杂种’的身份不被万妖天认同,这等于是戳他的痛脚。

    姬美眉的脸色可谓是瞬间一白。

    就在这时。她那同席的哥哥姬得天突然出声了,“子良坐下,和这种草包有什么好计较的,有失身份!”

    白子良闻言一怔,似乎没想到平常看自己不顺眼的舅舅竟然会帮他说话,当即朝他拱手道:“是,舅舅!”

    姬美眉则略带感激地看了眼自己哥哥。

    姬得天也不想帮白子良说话,可这毕竟是当着外人的面,他得维护万妖天的面子。

    云广怒了,挥手指来。“你骂谁草包?”

    姬得天回头看来,丝毫不客气,“谁儿子是草包,我就骂谁!云广,你着急干什么?”

    黑云顿时嘿嘿笑起。

    南极老祖的脸色多少有些不太好看。这些六圣后辈在自己的寿宴上肆无忌惮吵闹,简直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烈环!”突然有人淡淡一声,回荡大厅。

    众人一惊,目光霍然看向主席上那个发声的青发老头,正是西方宿主伏青。

    只见边上一席,一名魁梧男子站起道:“在!”

    此人一身火红长袍,肩后火红披风。赤发赤须,赤色浓眉飞扬两鬓,双眸炯炯有神到仿佛有两团火焰在眸子里跳动一般,名字伏青已经喊出来了,正是妖王烈环!

    只听伏青淡然道:“我也没准备什么好东西做寿礼,就给主人看看场子吧。烈环。再有闹事者,给我把他脑袋拧下来当寿礼!”

    “是!”烈环抱拳领命,一对仿佛要冒出火来的炯炯双眸瞬间扫遍全场,可谓杀气腾腾,最后落在了云广和姬得天身上。

    别说这两人闭嘴了。就连黑云也不敢偷笑了,在西宿星宫的时候他可是差点被烈环给弄死。伏青都开了这样的口,谁也不指望妖王烈环能手下留情。

    烈环?妖王烈环?苗毅心中一惊,当即传讯问木匠,“此人就是妖王烈环?”

    “不错!此人当初可是和鬼圣司徒笑硬干一场后全身而退的牛人,一身驭火的大法正是鬼修的克星。咦,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修炼的好像也是火性功法吧?”木匠反问。

    “我哪能跟人家比,人家什么修为,我什么修为!”苗毅敷衍一声,岔开话题道:“下面那家伙准备磨蹭到什么时候啊,都这样下去,一百枚‘冰颜’还真要拖到南极老祖三十万年大寿才能全部发完。”

    连自己老子都被震慑住了,云飞扬自然不敢再和白子良骂下去了,在那挠头抓耳徘徊在一百尊冰雕间犹豫不决。

    一帮人是真的等得不耐烦了,他云飞扬又不是美女,大家干脆互相喝酒聊天无视了。

    南极老祖看着下面无语了,本是一场助兴添彩的好事,现在却愣是被下面那家伙给搞成了无聊之极的事情,偏偏之前又没有规定时间。

    黑云叹道:“云广,你儿子逛什么逛啊,那些冰雕又不是什么绝色美女,有什么好看的。老兄,算我求你了,拜托你催你儿子快点吧,再这样下去修士也会闹瞌睡了,就算不瞌睡大家也忍不住要散场了。我说你儿子不会是想以这种方式把大家给逼退,然后就剩他一个人玩吧?”

    云广也确实看不下去了,眼看这宴会就要被自己儿子给闹崩了,当即拍桌而起,指着下面吼道:“小兔崽子,你磨蹭什么?”

    云飞扬吓一跳,这是要挨揍的节奏,哪还敢耽误,回头就朝身边的一座冰雕轰出拳。

    砰!四分五裂的冰雕中,一只冰灵冒出,对着云飞扬欠身行礼。

    中了?全场傻眼!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