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五五一章 抢回来

飞天 第五五一章 抢回来

    什么情况?苗毅抱着令牌半天没转过弯来,刚还说妖王烈环等着自己去参加下一届星宿海戡乱会,现在又扔块令牌给自己,您老究竟站哪一边的?这令牌真的假的?我们好像没什么交情,不是耍我玩吧?

    想问个明白,对方两人已经突兀消失在走廊中,简直是凭空消失。

    苗毅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这令牌?看了又看,就一块骨头,手指‘当当’敲了两下,发现质地还挺坚硬的,隐隐能感到一股古老的气息,也不知是什么动物的骨头。

    施法查探了一下,发现其中竟然布有小阵,当即催发,无声无息,令牌突然释放出一尊伏青盘膝打坐的虚影。

    “呃……”苗毅赶紧将释放出的虚影收了回去,迅速左右看了看,生怕有人看到。

    令牌估计是真的,只是这老妖怪什么意思?你的令牌我也不敢随意拿出来乱用啊!你们那和六圣硬骨头对碰的关系,若是被人知道我持有你的令牌岂不影响我在官方的前途?

    令牌收起,闹了个满头雾水的苗毅,边往自己脸上扣面具,边走回了自己房间。

    回屋里一整理好面具,立刻又兴奋了起来,暂时将其他事情抛到了脑后,愿力珠扔进了嘴里,盘膝而坐,继续修炼提高自己实力才是正道……

    大厅的宴会又折腾了半天后才结束,众人松了口气,终于散场了。

    月瑶刚回到房间,便有人敲门,唐君的随从进来后,递出一枚储物戒,“这是有人让我转交给六爷的。”

    “什么东西?”月瑶接到手中问了句,一看到储物戒里的东西小心脏急跳了下,问道:“谁给的?”

    随从呵呵笑道:“六爷,这个不难猜吧?是那个牛二让小的转交的。我说了六爷不见得会收,他说如果六爷不收就让我还给他,他好拿去送别人。”

    “谁稀罕!”月瑶一听就变了脸色,储物戒直接扔了回去。“爱送谁送谁去。”

    “知道了。”随从笑着转身而去,早就知道六爷不是随便收男人东西的人。

    谁知走到门口月瑶又出声道:“慢着,东西给我!”

    随从转身面露惊讶,貌似在问,你要收他的礼物?

    月瑶主动解释道:“我亲自还他!你别想多了,我自有打算。”

    那随从点了点头,储物戒又给了她,方告辞离去。

    待人走了后,月瑶取出了储物戒里的冰玉匣子,打开一看。八十三枚‘冰颜’整整齐齐的装在里面,这是全部送给自己了。

    月瑶明眸溢彩,银牙咬唇,伸手抚摸那一枚枚‘冰颜’,有些爱不释手。倒不是纯粹喜欢‘冰颜’的原因,而是心情甜蜜。

    在她看来,那个‘牛二’送自己东西的理由不用多猜,对自己示爱了。

    不知什么原因,她现在几乎肯定这个‘牛二’肯定就是那个‘燕北虹’,如果真是他…

    她突然感到自己有些心跳加速,此时她突然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似乎已经对那个‘燕北虹’有了不一样的好感。是女人对男人的那种好感,这无法骗自己,内心可以确认。

    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跟那个‘燕北虹’接触并不多,但是‘燕北虹’身上似乎有种天生吸引自己靠近的东西,说不清道不明。对方举手投足间都能给她一种‘对了的’感觉。

    她曾经的理想是想找个像大哥那样的男人,可是撞见‘燕北虹’后,她才发现从小对大哥的那种幻想和遇见中意男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一个是亲情,而另一个则是能让人不由自主的感情。后者才是真正的男女之情,不用怀疑!

    “不给个理由就想我收你东西,当我是什么人?”月瑶薄嗔一句,东西收回了储物戒,储物戒拽紧在了掌心,轻轻拍了拍胸脯,稳定了一下情绪后,大步出了房间……

    “牛二!”木匠推门而入,后面跟进了老板娘和石匠。

    盘膝打坐中的苗毅睁开了双眼,从消耗的愿力珠中估算了下时间,已经是半天后了,捏了嘴中的愿力珠到手中,双脚放下冰榻站起,试着弱弱问道:“宴会才结束?”

    三人突然看着他一起冷笑一声,老板娘反问:“你说呢?”

    “哎!我真没你们想的那个意思,本是怕游戏终结在我的手里,谁知弄巧成拙。”苗毅叹了声,又奇怪道:“不至于吧,那一颗‘冰颜’能碰这么久才被人拿走?”

    石匠淡定解释道:“关键是你留了块骨头把大家都狗耍,大家都没了去抢的兴趣,只是南极老祖大喜的日子大家都不想因为自己让他脸上难看,都在那轮流下场敷衍了事罢了。”

    苗毅哭笑不得道:“这不是理由啊!这么多人轮流上,闭着眼睛也有撞上的机会啊!退一步说,南极老祖难道就不知道做点手脚,让冰灵露个破绽故意让别人找到早点结束?”

    木匠嘿嘿道:“你倒是说的轻松,前面逗了大家那么久,突然露个破绽草草结束,对其他人也不公平,你让南极老祖情何以堪?南极老祖也是被你搞得左右为难啊!”

    “好了!别逗他了。”老板娘抬手打住两人,解释道:“老祖看出了大家对剩下的那颗都没了兴趣,于是又添了十颗‘冰颜’做彩头,才让宴会搞到了现在结束。不过‘冰颜’生长不易,牛二,你这次算是让南极老祖多出了血本。”

    苗毅闻言松了口气,还以为那南极老祖真的那么二。

    突然熟悉的体香扑面,只见老板娘绕自己转了圈,那眼神说不出是什么味道,苗毅不禁问道:“老板娘,干什么?”

    老板娘貌似若无其事道:“我还没见过那么多冰颜,拿出来给我们瞧瞧吧。”

    木匠和石匠相视一笑,也一起点头响应道:“是啊!拿出来瞧瞧吧。”

    “这个…”苗毅一脸干笑,都送自己家老三了,他到哪拿出来。

    “怎么?还怕我们抢你的不成?”老板娘冷笑一声。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老板娘也不跟他磨叽了,直接挑明了,“牛二,这些年我也没亏待你吧?那东西对你们男人来说用处不是很大,你还年轻,留着也没什么用处,我年纪也不小了,刚好用的上。”

    苗毅拍了拍自己额头,“怎么忘了留一些!老板娘,我都送人了。”

    这话关键要人家信呐,老板娘眉头一挑,俏脸一寒,扭身就走,一副难不成还要老娘求你不成的样子。

    “老板娘,我真的送人了!”苗毅有些急了。

    木匠和石匠双双出手探掌抵着他胸口,齐齐扔下一句话,“牛二,你麻烦大了!”

    两人同时一把将他推得踉跄后退,直接撞在了冰墙上。

    临出门前,木匠嘿嘿笑道:“牛二,别因为一点东西伤感情,回头该怎么讨老板娘高兴不用我们教吧?”

    这是在暗示苗毅乖乖把东西奉上,苗毅自然明白,可关键是自己拿不出来啊!

    木匠和石匠一出门,刚好撞见美若天仙的月瑶走来,不由一怔。

    月瑶点头微笑,问道:“请问一声,牛二住哪一间?”

    两人齐齐伸手指了指后面的门,然后齐刷刷让开。

    月瑶走到门口正要敲门,又左右看了看两人,有点怀疑这两人是不是想偷听。

    木匠和石匠赶紧走人,直接钻去了老板娘的房间。

    月瑶还没敲开门,厚厚的冰门已经自己挪开了,垂头丧气的苗毅和她大眼瞪小眼。

    老三呐老三,大哥被你害惨了!苗毅没好气道:“你来干什么?”

    月瑶反问:“你准备让我站门口说话?”

    苗毅让开放了她进来,门一关,一转身却差点撞上月瑶那饱满的胸部,一怔之间脸上一凉,脸上的面具已经直接被月瑶给扯了下来。

    “果然是你!”月瑶瞬间花容灿烂。

    “丫头,别闹了!”苗毅却是手忙脚乱抢她手中的面具。

    月瑶单手把面具往身后一藏,一枚储物戒捅到了苗毅的面前,两根玉指捻着那枚储物戒,问道:“为什么把幸苦得来的‘冰颜’送给我?”

    苗毅顿时奇怪了,“你不是喜欢吗?你喜欢我就送给你,难道这还不能讨你高兴?”

    “这不是理由,我想知道真正的原因,我不是随便收男人礼物的女人。”说这话时,月瑶明眸中闪过一丝羞涩,她觉得自己这话已经暗示得很明显了,她只想对方当面给她一个能让她安心的交代而已,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勇敢了。

    谁知苗毅摸着下巴肆无忌惮地上下看了她一眼,狐疑道:“我说你这丫头想哪去了?你这黄毛丫头不会是思春了吧?想什么乱七八糟呢?”

    我都多大了,你还说我黄毛丫头?月瑶呆了呆,咬牙道:“我再说一遍,没有合适的理由,我是不会轻易收男人礼物的。”

    “你爱收不收,天外天还惯出你毛病了!”苗毅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去抠她手里的戒指,“不要拉倒,回来的刚好合适,我正好用得上。”那真是直接把戒指给抢了回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