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五五四章 抛砖引玉

飞天 第五五四章 抛砖引玉

    永夜的季节,璀璨夺目的冰堡整个黑了下来,只有大厅中央那一团蓝色的烈焰将围观之人渲染得蓝汪汪。

    此时众人方明白过来,感情之前迷离在冰层中的淡蓝色瑰丽光华就是分散的冰焰。

    苗毅也终于确认了心中的答案,原来自己吸收的真是冰焰,也就是妖若仙所谓的阴火。

    南极老祖手掌一翻,凝聚一团的烈焰迅速膨胀,将其自身给笼罩,亦将那三根冰柱给笼罩,大厅内亦显得光亮了不少。

    “想必诸位已经猜到,这便是南极冰宫的镇宫之宝冰焰!诸位远道而来给老夫祝寿,老夫不敢藏拙,特请出献丑!”站在冰焰中的南极老祖恍若神人,谈笑自若,挥手指向三根冰柱上的冰魄,“以娱助兴,三颗冰魄添为彩头,给诸位大显身手助助酒兴。”

    有人喊道:“老祖,规则如何?”

    南极老祖呵呵一笑,信步走出笼罩方圆三十米的冰焰,回手指向最前面那颗最小的冰魄,“三颗冰魄,愿意一试身手者,可从此徒步走入,由小及大依次取之。规则便是不得借助任何外物,也不得凌空摄取,更不能快速通过,只能以常人行走步速徒步行走,徒手取之。当然,一试身手者可以施法抵御冰焰。只要遵守游戏规则,三颗冰魄谁取到便是谁的。”

    众人闻言窃窃私语,看起来挺简单的样子,只要徒步走入冰焰之中徒手拿走冰魄便算成功,只是大多人都不知这冰焰的威力究竟如何。

    “诸位!”南极老祖大声提醒道:“这冰焰虽看着好看,但也藏着凶险,没把握切不可盲目尝试,若是出了什么意外老夫难辞其咎。”说着啪啪拍了拍巴掌。

    众人陆续回头看向宫门方向,只见两名冰宫子弟押了一名五花大绑、披头散发、嘴角挂血、狼狈不堪的魁梧汉子进来。

    那汉子嘴中勒着铁链,一路挣扎着呜呜个不停被拖来,看起来性子颇为刚烈。不时荡开的遮颜长发后能看到其眉心的一品红莲,是个红莲一品修为的修士。

    押到南极老祖面前,两名冰宫子弟双双出脚一踢其后膝,趁其膝盖一软。踩着他小腿肚子,将他摁跪在南极老祖面前。

    众人正奇怪南极老祖大喜的日子弄这一幕干什么,南极老祖已经指着跟前跪地之人说道:“不知哪来的狂徒,竟敢来我南极境内盗采‘冰颜’灵果,还敢杀我冰宫子弟,简直可恶之极!”

    他微微一偏头,一名弟子松开了勒住那人嘴上的铁链,只见那人跪在地上朝南极老祖嘶声怒吼道:“南极广大,灵果天生,乃无主之物。你这老贼却将南极一应所有归于自己名下,是何道理?无主之物,我遇则采,何来偷盗一说?”

    南极老祖冷笑道:“天下谁不知南极乃是我的地盘,若无我悉心看护。又哪来如此好采的灵果,未经许可前来偷盗,还敢嘴硬!”

    那人怒吼道:“嘴硬又如何!不指望你这老贼能放过我,将死之人,有何可怕?”

    南极老祖哼哼一声,“也罢,你想死还是想活?”

    那人火气一顿。怔了一下,听口气自己似乎还有活命的机会,当即大声道:“蝼蚁尚且贪生,如何能不想活!”

    “那好,别怪我没给你活命的机会!”南极老祖挥手指向身后燃烧的蓝色火焰,“只要你能不依靠任何外物从这冰焰中通过。我便放你离去!”

    此时大家才明白了南极老祖的用意,敢情是要拿这犯人试这冰焰的威力给大家看。

    那人端详燃烧的冰焰,见笼罩的燃烧范围不过十丈宽,自己完全可以一闪而过,当即有些跃跃欲试。

    “此话当真!”那人抬头看向南极老祖。显然不知道冰焰的厉害。

    其实别说是他,在场大多人也都没有见识过冰焰的威力,有些也只是听过一些传说,毕竟南极和北极老祖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参与过外界的纷争,活着的人中少有人见两人出过手,不知冰焰威力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南极老祖面无表情道:“我犯不着和你打诳语,天下英雄在这里看着,我南极老祖的名声难道还比不过你一条贱命?”

    那人环顾四周众人一眼,看到的尽是冷漠和怜悯的眼神,心有怨恨,咬牙断然道:“好!”

    南极老祖当即出声道:“放了他,给他松绑。”

    两名冰宫子弟当即给他松了绑退下,跪着的那人缓缓站起,施法活动了下被绑久的四肢,双手一抛遮头盖脸的长发到脑后,面容粗犷,眉心一品红莲显眼,显然做好了放手一搏的准备。

    南极老祖就负手站在他边上,也不怕他搞鬼,区区一个低级红莲修士在他眼里连只蚂蚁都不如,也闹不出什么。

    只见那人双拳啪啪一握,衣衫无风自动,突然嗖一声,身形射出,直穿蓝色火海。

    众人凝神看去,只见他周身法力形成球形护体法罡,逼开了蓝色火海,冲撞进火海。

    然而他那护体法罡似乎在瞬间冰裂,有道道细小火蛇渗入了进去。

    “啊……”一声凄厉惨叫响起,那施法形成的护体罡罩顷刻崩溃。

    不过他人也眨眼穿过了蓝色火海,可是更恐怖的事情出现了,他身上已经被一团蓝色火焰给包裹,双手十指狰狞曲节抱头,连惨叫声都无法再发出,被蓝色火焰包裹的人如同高温中的蜡烛般融化。

    不错,是融化,而不是像一般火烧的那种烧焦,连点异味都没有。

    而且融化的很快,皮毛从体表流下,骨肉如烂泥般融化,血肉之躯快速化作液体滴滴答答,这情形说有多恐怖就有多恐怖,看得人毛骨悚然。

    众人眼睁睁看着那人倒地,转瞬化作一滩污液冻住,而那附着的蓝色火焰又顺着地面流回了火海之中,仿佛有灵性一般,一个红莲修士就这样被冰焰给化掉了。

    “此等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之徒死不足惜!”南极老祖冷哼着给了个评语,再看向众人笑道:“诸位都看到了,没有把握切不可贸然尝试。这次就不依序轮流了,不知道哪位先来一试!”

    现在可不是上次寻找冰灵没危险,刚才那名红莲修士被冰焰瞬间融化就是前车之鉴,这一场已经不是小辈们能玩的,小辈们只能是靠边站。

    一帮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吭声。

    南极老祖看得暗暗得意,这场以娱助兴只是目的之一,目的二就是要让一帮后辈小子知道,他南极老祖也不是好惹的,免得有些人没大没小不把他当回事。

    本来之前准备的助兴节目不是这样的,后来临时起意更改了,只因云广等人之前接连在他寿宴上开骂简直是一点都不把他放在眼里,他这次要给一帮家伙长长教训。

    设下的门槛就是针对云广等人来的,没有金莲境界的修为休想通过。

    后面的北极老祖和四方宿主以及八大妖王自然是有那实力,可他知道那几位是不可能出手搅他局的,肯定也想跟着看热闹。

    “我先来抛砖引玉吧!”云广左右看看,哈哈大笑地跳下了场。

    南极老祖随手摆一道,在场代表各方势力的无人能过就成笑话了。别人可以犹豫,他云广是修行界第一人的儿子,做不得缩头乌龟。

    走到燃烧的冰焰前,云广收了脸上的笑容,神情凝重,双臂一甩,眉心一朵四品紫莲浮现,其周身法力近乎有形般波动,依照规矩以常人步行的步速不疾不徐向十米外的第一颗冰魄走去。

    一入火海,便见那蓝色烈焰与他保持了一尺距离,周身犹如在气球中一般。

    才走了个几米的距离,便见云广周身的护体法罡一阵紊乱波动,看得出他在以一身修为强行施法抵御,包括老板娘在内的牵挂他的人一个个面露紧张。

    只见云广突然双拳一握,护体法罡再次稳住,不疾不徐地走完了最后几米,到了第一根冰柱前,可那护体法罡已经再次紊乱波动。

    云广伸手拿了第一枚鹌鹑蛋大小的冰魄在手,没有停留,继续向下一个十米外的目标走去。然而没走几步,本已紊乱的护体法罡已经变得岌岌可危,犹如风中蜡炬随时会熄灭一般,看得人提醒吊胆。

    迈出最后一步的云广显然已经是强弩之末,脸色有些发白,他的修为明显已经无法再支持他再与冰焰这样硬耗下去,身形突然一闪,到了蓝色烈焰外面,重重松了口气,一脸汗颜地朝众人拱手道:“献丑了!”

    老板娘等人亦跟着松了口气,没事就好。

    观看的苗毅目露惊讶,这冰焰比起火极宫的那些烈焰来,虽然少得可怜,可威力却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凭云广紫莲四品的修为竟然只能坚持这么一点时间,由此可见一斑。

    云广一退场,黑无涯、华玉、唐君、姬得天、法浩,这代表其他五圣的五人几乎是同时闪身到了场内,

    六圣中云傲天排第一是大家公认的,其他五位却是谁也不服谁,其弟子自然不能给圣尊丢脸,云广下场了其他五人可谓是抢着上,哪怕知道危险硬着头皮也要抢着上。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