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五五五章 老板娘别冲动

飞天 第五五五章 老板娘别冲动

    (月票满百,一千票加更奉上!)

    总之就一句话,五人谁都不能让人以为自己这边怕事。

    一旁已经走了一遭的云广乐呵呵打趣道:“都别争了,一起上嘛。”

    五人皆回头刺他一眼,这家伙摆明了在拿他们寻开心,不可能一起上。道理很简单,离冰柱最近的直线距离肯定占优势,通过刚才的云广就看出来了,少一步多一步都关系到输赢,谁站最近的距离?

    现在已经不是夺不夺彩头的事情,而是输赢关系到六圣面子的事情。

    眼看就要吵起来,主席位上的东方宿主雄威突然出声道:“谁先上代表不了什么,没什么好争的,依照年纪依次上。”

    一句话终止了争执,也给了五人台阶下。

    年纪一排,法浩最大,自然是第一。随后依次是黑云、姬得天、华玉,唐君排最末。

    身着灰布僧衣的法浩往冰焰前一站,双手一合十,施法护体,眉心亮起一朵四品紫莲,不疾不徐地闯进了蓝色冰焰之中。如同云广一样,到了第一根冰柱前时,护体法罡已经是紊乱波动的厉害。

    没有停留,继续向第二根冰柱走去,每走出一步,护体法罡的波动便又乱上一分。

    云广在离开第一根冰柱后走了差不多五米的样子,看法浩那护体法罡随时要崩溃还依然向前的样子,显然是想要超越云广走出的距离。

    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抵御那冰焰的恐怖渗入有多艰难,那是在飞快烧毁你的护体法罡,而你则要拼了命地输出法力维持护体法罡对自己的保护,体内蓄积的法力犹如水坝决了道大口子狂泻而出,很难坚持太久。

    一旦稍有防护不周没能抵挡住,那名红莲修士的下场就是前车之鉴。

    看法浩那状态,云广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突然沉声道:“大和尚,你一出家人为何执念如此之深。为了争个输赢把自己小命搭上没必要。”

    话刚说完,便见一道蓝色火蛇突破了法浩护体法罡的薄弱点,迎面扑上法浩的光头。

    “嗯…”法浩当即发出一声痛苦闷哼,护体法罡彻底崩溃。

    所有人大吃一惊。

    南极老祖亦是脸色一变。快速挥袖出手,冰焰中立刻空出了一条火道,那附着在法浩光头上的火焰亦迅速剥离。又见南极老祖五指一张,遇劫的法浩唰一声,直接被吸了出来,摇摇欲坠的身体被南极老祖抓住了胳膊扶住。

    而法浩此时的面容简直是让人看了恶心,头皮已经化掉了,把眼睛都给遮住了,白森森的头骨清晰可见,这还是南极老祖及时出手相救了。再晚上分毫只怕一条命就没了。

    “师伯!”两名随行和尚快速闪来,一颗灵丹纳入了法浩的嘴中,迅速将法浩扶往了一旁疗伤。

    看了眼面容凄惨退到一旁盘膝而坐的法浩,南极老祖沉着一张脸道:“我再提醒诸位一次,没有把握就不要硬撑!”

    云广看得直摇头。同时也微微松了口气,法浩比他还是少走了两步,差了差不多一米的距离。

    观看之人基本上都离席站了起来观望,老板娘不知想起了什么,突然偏头看向苗毅,传音问道:“你修炼的是火性功法,想必精通控火之术。可有把握通过这冰焰火海?”

    苗毅微微摇头,有所保留道:“这冰焰乃是阴火,和阳火相克,根本不是一回事,我没试过,还是第一次看到冰焰。没有把握。老板娘,你不会是想让我下去试手吧?我前面风头已经出的够大了,我就算有把握也不能再上了。”

    老板娘闻言颔首,知道苗毅说的也是事实,若是再破了这冰焰。那名声可就大了,到时候指不定有多少人关注风云客栈的‘牛二’,对苗毅如今的处境来说不是好事。

    木匠和石匠随后在暗中也有类似一问,苗毅自然也是类似回答。

    有了法浩的惨痛教训,后面即将上场的四人一个个神情凝重。

    其他代表各方势力而来的人亦有些头疼,都巴不得六圣派来的人把最大那颗冰魄给夺走,如此一来这助兴节目也就结束了,不用他们再上去拼。

    可看这情形,实在是够呛啊!还没人能走过一半路程的,后面怕是不得不上场了。

    他们输给六圣派来的人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其他人之间有得一拼,现在已经不是夺彩头了,而是看谁能在冰焰中走得更远。不少人心中暗骂南极老祖坑人,搞这鬼节目逼得大家不得不去拼命,过什么寿,怎么不早点去死…

    现场气氛有点凝重!

    第三个上场的轮到黑云,刚要动身,耳边突然传来关切传音,“父亲,不行则退,万不可逞强!”

    黑云回头看去,只见儿子黑无涯正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心中不由暗自叹息一声,不拼都不行啊!输给大魔天那边还说的过去,若是闹了个落后垫底,阴阳天的脸往哪放,今后让师尊怎么看自己,不拼到实在不行了是不可能轻易放弃的。

    不过他表面上还是挤笑拍了拍儿子肩膀,表示没事,闪身入场。

    缓步走到冰焰前,黑云暗暗深吸了一口气稳定心神,施法护体,眉心亮起了一朵三品紫莲,控制着步速闯了进去。

    按理说他的修为不如云广和法浩,走的距离应该也不如二人远才对,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盯着黑云的云广可谓看得脸色瞬间一变,只见黑云走过了第一根冰柱后,那护体法罡才开始有所波动。

    在所有人的惊讶目光中,徐徐而行的黑云已经超越了法浩以及云广所走出的距离,而且还在继续一步步向前,虽然护体法罡已经开始剧烈晃动,但是胜出前面二人的优势很明显。

    别说云广的脸色变了,就连老板娘亦花容剧变,阴阳天的人赢了大魔天的人!鬼圣师徒笑的弟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赢了魔圣云傲天的儿子,而且还是修为低上一筹的人赢了,传出去让修行界第一人的脸面往哪放!

    主席上的北极老祖却在向四方宿主暗中传音解释:“阴阳天的鬼火和两极冰宫的冰焰都属于阴火,只是种类不同而已,就抵御能力来说,黑云天生就占优势,冰焰焚烧其护体法罡的速度没那么快,这场比试黑云是占了便宜的,和实力无关。”

    四人闻言暗自点头。

    不一会儿的功夫,黑云已经走到了第二根冰柱前,顺手拿了那颗拳头般大的冰魄,然后又向前迈出了一步。不过护体法罡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再踏出这一步后,他也知道自己吃不消了,一个闪身迅速从冰焰中窜了出来。

    “好!”阴阳天的人大声鼓掌叫好,不少人亦跟着喝彩。

    黑云向众人举了举手中的冰魄,如释重负之余自然是心情欢喜,他也没想到自己能赢云广和法浩,而且还不是赢了一点点,那是以绝对优势赢了二人,那举起的冰魄特意对云广炫耀性地晃了晃。

    云广一张脸黑得跟什么似的,只感觉周边喝彩的掌声犹如一记记响亮耳光狠狠抽在自己的脸上,什么修行界第一人的儿子,修为高过人家都输了,大魔天的脸都被自己给丢尽了。

    一旁的云飞扬亦低头个脑袋在那挠头,自己老子输了,搞不好回头要把气撒他身上,他很是担心呐!

    老板娘情不自禁地微微上前了一步,那饱满胸脯的起伏显得有些急促,那脸色也相当难看。

    不管她做过什么,又或者云傲天说过什么不认了她的话,可她说到底还是云家出来的女儿,还是云傲天的孙女。今天云家的脸丢成了这样,或者说是丢了云傲天的脸,她怎么可能缩在一旁不露头,她怎么可能看着那从小最疼她的爷爷丢了脸而无动于衷!

    如果云广赢了,她可以缩在一旁没动静,可云广输得这么惨,她如何还能缩得住。

    身为大家子弟,享受着荣耀和好处,可同样也承担着责任和义务,云傲天那么多子女战死便是例子。

    她这上前一步的动静立刻惹得木匠三人看去,木匠和石匠的脸色一变,两人是最清楚她状况的,当即暗道不妙,待会儿剩下的几个家伙比完后,老板娘怕是要上场拼命了!

    “老板娘,您可千万别冲动啊!老爷子在修行界的地位岂是区区一场比试能动摇的!”石匠第一个传音相劝,同时传给了木匠和苗毅,这是要两人帮助劝劝。

    苗毅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他毕竟不是大魔天出来的,立场不一样有些事情也不会往那方面去想,现在被石匠这么一提醒,一看老板娘那脸色,心中嘀咕,不会吧,这样都能受刺激?

    木匠亦劝道:“老板娘,云广虽然比您修行晚,可是修行资质不比您差,如今的修为也比您高,他早就突破到了紫莲四品,您才刚突破不久,连他都不行,您就不要冲动了!”

    苗毅不知道该怎么劝,但是知道这玩意跑去硬撑的下场会很惨,那法浩就是前车之鉴,一想到老板娘那漂亮脸蛋变成法浩那鬼样子,就有些不寒而栗。他也跟着劝道:“是啊!是啊!木匠和石匠说得有道理啊!”
猜您还喜欢看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