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五六一章 云雨

飞天 第五六一章 云雨

    (补九月一千二百月票加更!)

    爬上天台,一头秀发在风中凌乱的老板娘已经在抱着酒坛子咕嘟。

    今天这喝酒的时间有点晚,红彤彤的夕阳已经沉了一半到沙漠里。

    苗毅还是头次见她连头发都没有收拾就跑了出来,走到她身边见她脚下已经摆了两只空酒坛子,有些无语,这么会儿功夫就已经喝掉了两坛。

    老板娘一手托着酒坛子灌酒,翻手又凭空抓了一坛出来,回手送到苗毅面前。

    酒坛子是冰玉打造的,入手冰凉,苗毅坐下开坛后,一闻酒香,抱着尝了口。入口冰凉,流入腹中又生暖意,多少有些惊讶道:“冰露?”

    老板娘已经提着一只空酒坛子放在了脚下,翻手又抓出一坛来,秀发随风迷离在脸上,回头妩媚笑道:“南极老祖送了二十坛谢客,让你跟着沾沾光。牛二、苗毅、燕北虹、还是叫你牛有德?”

    苗毅僵笑着嘿嘿两声,“老板娘,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你还提他干啥,谁没点过去,你说是不是?”

    “谁没点过去…”老板娘目露迷离,透过在风中拂面的秀发嘀咕反复自语那几个字,眼中突然闪过‘醍醐灌顶’般的神采,回头提了酒坛和苗毅手里的酒坛啪地碰了一下,“说的好,为‘谁没点过去’干杯,这是你陪我喝酒以来说得最有水平的一句话。”说罢昂头咕嘟猛灌。

    苗毅嘿嘿笑着陪着喝了口,又劝道:“老板娘,你悠着点,这灵酒不是你这样喝的。”

    谁知老板娘提溜着酒坛放下,又拍了拍他肩膀,“牛二,话虽这样说,可像你这种频繁用假名字的人,肯定是坏事干多了。若不是做贼心虚哪个堂堂正正的人会有一堆假名字?”

    “老板娘夸张了,只是为了混口饭吃,纯属自保,不算干过什么坏事。”

    “不算干过坏事?那你明天敢在客栈里说自己是苗毅。说自己是燕北虹,说自己是牛有德吗?你敢堂堂正正承认吗?”

    “老板娘,你理解一下好不好,我没什么好出生,也没什么好背景,我如果有你这样的出生背景我也可以堂堂正正,谁敢把我怎么样?”

    “借口!”

    “老板娘,少喝点,这灵酒不是你这样喝的。”

    “你在冰宫不是喝得挺欢吗?”

    “我边喝边施法炼化里面的药性啊!你这样硬抗修为再高血肉之躯也吃不消啊!有什么想不开也没必要作践自己啊!”

    “少在这里婆婆妈妈,你哪只眼睛看出我在作践自己了。”

    “老板娘。你已经有点醉了。”

    “清醒的很。”

    “那好,老板娘,你是不是每年都去南极和北极冰宫?”

    “是啊每年都去,你问这个干什么?”

    “那啥,以后每年带上我一起去好不好?”

    “哟!之前让你去可是要死要活的样子。好像我们硬逼着你去似的,怎么突然转性了?酒喝多了?”

    “不是!这次去感觉长了不少见识,有机会还想跟着你出去到处见识一下,行不行?”

    “呵呵,到时候再说吧,高兴就带上你,不高兴…看你表现再说。”

    “老板娘。太阳下山了,天黑了,我扶你回去休息吧。”

    “你这坛酒怎么还没喝完?喝完了再回去…借你肩膀靠一靠。”

    “不方便吧,万一有人看到…”苗毅无语,闭着眼睛吐着酒气的老板娘已经不容他拒绝,直接倒在了他的肩头。

    苗毅昂头将酒坛里所剩不多的灵酒咕嘟灌下。放下酒坛又推了推老板娘,喊了几声也没反应,老板娘已经是喃喃嘀咕着,醉了,睡着了。

    睁开法眼看看四周。趁着天黑没人注意,苗毅迅速将老板娘拦腰抱起,回了她的小屋,将她放在了床上。又将其扶坐,单掌摁在了她的背后,施法助起驱散了体内的大部分酒劲,才将其缓缓放下。

    谁知这时老板娘突然双臂一伸搂住了他的脖子,将俯身扶她躺下的苗毅给直接抱进了怀里,呢喃自语地与他耳鬓厮磨。

    一下压在了她那充满弹性的双峰上,抱了个满怀,闻着那诱人的体香苗毅有些傻眼,回头别被这女人给活撕了,挣扎了一下想脱离。谁知老板娘却下意识地反抗,反而抱得更紧了。

    没他娘的修为高!女强男弱就是这下场,会死人的!

    那一双玉臂可谓勒得苗毅脸红脖子粗,差点没勒断气,四肢扑腾着挣扎,这情形一点都不香艳。

    “老…板…娘…再不放手…我…我不…不客气了……”

    不知是不是听懂了他的话,那双胳膊渐渐松开了。苗毅趁势挣脱,坐在床边大口喘着粗气,摸着脖子摇晃脑袋,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

    调息喘匀了气后,回头一看,却发现老板娘睁开了双眼,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那眼神仿佛要滴出水来一般。

    “老板娘,你醉的还是醒的?你刚才不会是故意的吧?你好好想想,刚才是你主动的,我可什么都没干。”苗毅小心着慢慢站起,虽然刚才是对方主动的,可这女人一向是一边笑吟吟一边说动手就动手,难以揣摩,还是离远点好。

    老板娘手一抬,抓住了他的胳膊,突然问道:“你不敢吗?”

    被她拽着的苗毅半起半侧躬着身子,疑惑道:“什么不敢?”

    “要了我!”老板娘明眸水汪汪地问道:“敢不敢?”

    “……”都不是三岁小孩,不至于听不懂这话是什么意思,苗小二脸上的表情顿时精彩的很,不是一般的精彩,终究还是傻眼多点,慢慢挤出干笑,“老板娘,你喝醉了。”

    “你敢要,我今晚就给你!”老板娘紧拽的五指慢慢放开了他的胳膊。

    屋里酒香弥漫,都是刚才从她体内驱散出来的,眼前的情形令人有些心跳加速,苗毅深吸了一口气,直起了腰身,慢慢转身向门口走去。

    “过了今晚…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我以后再也不会有今天的勇气!”躺在榻上的老板娘偏头看着,轻轻说道。

    搭上门边的手一顿,似乎纠结了好久,最终慢慢滑向了门栓,扣死了,苗毅又转身走了回来,慢慢坐回了床边,伸手摸上了老板娘的脸蛋。

    老板娘呼吸有些急促,闭上了眼睛。

    就在苗毅的呼吸轻喷在她脸上时,她又霍然睁开了眼睛,四眼相对,她说:“说喜欢我!”

    “我喜欢你!”苗毅笑着说了。

    老板娘银牙咬唇,含情脉脉的双眸水汪汪,一声“嘤咛”,主动舒臂搂住了他的脖子,两人嘴唇紧紧贴在了一起,激烈,都有些急不可耐,都有些不顾一切豁出去的感觉,极为荒唐又似乎一切都水到渠成、顺其自然,一堆干柴瞬间点燃。

    衣衫一件件飞落在地,老板娘那婀娜妩媚的胴体,以惊人的曲线赤条条暴露在空气中,紧咬嘴唇气喘,抱着苗毅躁动的脑袋在自己雪白饱满的双峰上不敢松开。苗毅却掰开了她的双臂…

    一处处禁地遭受到侵犯,每一寸肌肤被亲吻抚摸,令她紧张到有些颤抖。

    当一阵胀裂的撕疼传来,老板娘一声闷哼,秀发凌乱的螓首无处摆放,一脸的苦楚不堪……(扫黄打非,此处省略一万字)

    激烈缠绵之后,屋内的空气似乎都情浓到难以化开,老板娘饱受摧残的胴体泛着粉红,双眼惺忪迷离,汗津津,秀发散乱,犹自气喘着。

    将她搂在怀里抚摸着她光滑后背的苗毅,吻着她的耳垂,似乎有些难以自信道:“你还是第一次?”

    老板娘一把掐上了他的腰间肉,“你想说什么?得了便宜还卖乖吗?”

    “只是没想到…我会对你负责。”

    “不是第一次就不负责是不是?”

    “是!那只是和别人的女人发生了点不该发生的事情,我的脚步不会为别人的女人逗留,如今你是我的女人!”

    “畜生!滚!”老板娘咬牙一把推开了他,顺手扯了一张毯子裹了傲人的娇躯,蜷缩到了边上,背对不语。

    苗毅靠了过去,老板娘沉声道:“别碰我!滚!忘记今晚,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把你的手拿开,滚!”

    苗毅无语,默默下床捡了衣服穿起,当他走到门口时,又听老板娘低声喊道:“你去哪?”

    “不是你让我滚吗?”苗毅回头。

    裹着毯子背对的老板娘貌似咬牙切齿道:“你这么晚从我房间偷偷摸摸出去算怎么回事?你让别人看到了怎么想?明早…等我出去了,你再出去!”

    苗毅“哦”了声,又回到榻边飞快宽衣解带,又一把扯掉了老板娘身上毯子,将其傲人身材展现了出来,压了上去。

    老板娘失声低呼:“你干什么?放开我!不要,我不行了!”

    “云知秋!”苗毅突然喊了声。

    老板娘瞬间停止了反抗,明眸亮晶晶看着眼前的一张脸,本是反抗的双手臂突然一把搂住了他,主动索吻道:“要我!”

    两人赤条条纠缠翻滚在一起,不顾一切地疯狂,继续不顾一切地疯狂……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