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五六四章 风云客栈一伙计而已

飞天 第五六四章 风云客栈一伙计而已

    (补九月一千三百月票加更!)

    不像往年出行,老板娘就算表面笑吟吟,心情却有几人能知?未必高兴,毕竟是送东西给人打点关系。

    今年却是不一样,苗小二随行,加上心知肚明的关系,老板娘此行完全是带着情人出来游山玩水的心情,在客栈还没有这样光明正大长久相处的机会,所以也懒得施法御空了,任由木匠和石匠扛着轿子在天上飞。

    没人注意的时候,两人那叫一个**眼神抛来抛去,现在可是在天上飞,也不怕遭天谴。

    平常木匠和石匠最喜欢拿苗小二打趣,这次自然也免不了,惹得老板娘参与进来就不是动嘴那么简单了,。

    从一些小动作上可以看出,老板娘年轻的时候也不是善茬,绝对跟云若双有得一拼,这估计和家教有关,都是魔圣云傲天那大老爷们一手带出来的,老板娘年轻时候什么状况可想而知,只是被漫长岁月消磨了一些东西。

    这次心情好,玩性一出来,苗小二那屁股成了靶子,一句话不对,老板娘那穿着云纹绣花鞋的脚尖就是一戳,脸上明显带着恶趣,指不定也有几分老牛吃嫩草的快感。

    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干这事,木匠和石匠也不会怀疑,俩家伙反而起哄,哄得老板娘更加开心的后果就是玩得更过瘾。

    苗毅那叫一个无奈,骂也骂了,求也求了,这女人就是戳上瘾了,说话也戳,你不说话人家找你说话也是用脚尖戳你屁股打招呼,苗毅真想抓住她那敏感的脚踝让她娇躯抖三抖,这疯女人还没完没了了。

    进入星宿海领空时,正值旭日东升,好不容易消停了。苗毅正在默默炼化愿力珠,谁知木匠迎着朝阳突然来了一声,“牛二,会不会唱歌。唱首歌来听听。”

    “不会,我又不是卖唱的!”苗毅没好气一声,发现木匠这家伙最喜欢起哄,这俩抬轿的王八蛋都不是好东西,尽拿他逗老板娘开心,他很想告诉两位你们老板娘早就被我给睡了,最好都给我放老实点。

    噗!屁股上又中一脚,苗毅吃痛回头,怒眼道:“老板娘,你还有完没完了?”

    老板娘拍着樱唇。慵懒地打了个哈欠,看着他笑吟吟道:“让你唱首歌怎么了?我还没听过你唱歌。”

    苗毅咬牙切齿道:“说了不会!”

    老板娘二话不说,照他屁股上又是一脚尖,“不会唱随便唱,嚎两嗓子给我们提提神也好。困了。”

    苗毅揉着屁股恶狠狠传音道:“云知秋,别闹了啊,再闹小心我回头掀你裙子。”

    老板娘传音问道:“掀我裙子干嘛?又不是没看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楼下透过隔层缝隙偷看我洗澡的事情。”

    “我再重申一遍,没有的事,别冤枉我!”这已经不是老板娘第一次问起,苗毅打死不承认。自己怎么可能做那丢脸的事情,“我警告你,你戳我屁股几下我都记着,回头别怪我把你屁股给打肿了。”

    打我屁股?老板娘柳眉一挑,放开声音问道:“牛二,你到底唱不唱?”

    “不唱!”苗毅果断拒绝。开始往扛轿的轿杆上爬,不跟这女人坐一起了。

    可他的速度哪快得过老板娘裙子下的飞腿,一脚飞出,冷笑,“我让你嘴硬!”

    “啊!云知秋。你这疯婆子……”苗毅怪叫着被踹飞了出去,又是手舞足蹈地从高空坠落。

    木匠和石匠哈哈大笑,银牙咬唇窃笑的老板娘掀开飘荡的纱帐,伸了个脑袋往下面看。

    这不看还好,一看顿时脸色一变,沉声道:“不好,要出事,快下去!”

    木匠和石匠低头一看,也是脸色一变,迅速扛了轿子转向斜飞下去。

    山峦间,一座无数白骨堆砌的宏伟宫殿,一名身罩黑色披风的虬须威武大汉斜靠在一张白骨榻上,一脚落地,一脚踩在榻上曲腿,一手拿一根白森森的胫骨敲着一面鼓,一手拿了根香蕉在那咬着。

    白骨榻就摆在宫殿门口的台阶上,下面是一群狐媚子在排舞,貌似在排演什么大型舞蹈,舞蹈的阵型随着虬须大汉手上的“咚咚”鼓点变幻着。

    鼓点敲着敲着有点变味,一手拿着胫骨,嘴里嚼着香蕉的虬须大汉抬头看天,不知看到了什么,张着嘴里嚼烂的香蕉一愣一愣的,什么情况?

    鼓点停了下来,下面的狐媚子也听到了空中的动静,齐齐抬头看去,眼睁睁看着一人从天砸落。

    砰一声,刚好砸在舞群中央,苗毅现身登场,差点没砸到人,惊得一群狐媚子尖叫躲避,还以为来了强敌来袭。

    苗毅四处看了看,再看向大殿门口台阶上侧靠在白骨榻上的男人,心虚了一把,怎么这么巧?

    虬须大汉无动于衷,又开始继续把香蕉塞进嘴里慢慢咬着,冷冷瞅着苗毅。

    苗毅怎么看对方都像是在把他往嘴里塞进去嚼的感觉,不知是什么人。他也算是在星宿海打过转的人,貌似一般的统领级别都不太可能住这么豪华气派的宫殿,不会是掉哪个妖将或妖王家里来了吧?

    虬须大汉的目光微微朝空中一瞟,只见木匠和石匠抬着香妃榻落地,胫骨锤和香蕉皮同时朝身后一扔,大胳膊一甩那黑色披风站了起来,嘿嘿笑道:“我当是谁这么大胆子敢跑我这里来砸场子,原来是风云客栈的老板娘来了。”

    老板娘一钻出香妃榻,立刻笑吟吟拱手道:“云知秋见过白骨大王,妖王安好?”

    妖王?苗毅无语看向一旁的木匠。木匠会意,传音解释道:“此乃星宿海北方宿主洪天手下的九大妖王之一,乃是山魁妖,有着金莲一品的修为,此妖性格凶残,嗜杀,不太好讲话,这下怕是会有点麻烦。”

    “安好?”白骨大王突然仰天哈哈大笑道:“能安好才怪了,本王与你风云客栈井水不犯河水,你年年从我这边借道而行本王也没有过任何刁难,如今却是一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砸了我的舞会,是何道理?”

    老板娘不慌不忙,笑吟吟赔罪道:“妖王息怒,绝非有意冒犯,云知秋给妖王赔罪了,我们这就离去,不敢打扰。”

    “走?”白骨大王又是一阵仰天大笑,伸手指点着老板娘,“你当本王这里是什么地方?由得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老板娘问:“不知妖王有何指教?云知秋洗耳恭听!”

    白骨大王双手一背,看了看天上,“看来又到了老板娘四处打点关系的时候!看在云傲天的面子上,我也不刁难你,拿出一千万下品愿力珠来,我便放你们离去,就当这事没发生过。如若不然,我们妖国也不是那么好欺的,本王只好暂时将你们留下,让云傲天或者风北尘去找姬欢要人吧!”

    知道点情况的都知道,星宿海这帮妖头平常可不太当自己是妖国的人,现在这样说,无非是推出姬欢这脑袋大的去和云傲天杠去,说到底还是要敲诈一笔。

    老板娘也算是今非昔比,如是当年,她还真就留在这了,消息一回去,爷爷云傲天准保直接杀来,哪由得这区区妖王嚣张。如今若是没什么大事,想惊动自己爷爷怕是难了,否则她也不用每年都去四处打点,风云客栈能立足无非是借了点爷爷及各方的势而已。

    老板娘笑吟吟一阵,颔首道:“年年从妖王这里借道,一直没来拜见过,云知秋心里也的确是过意不去,正好顺道来拜谢!”说罢召出了一只储物戒,这是要息事宁人了。

    “老板娘不愧是做大买卖的!”白骨大王再次哈哈大笑,这还真是天降横财。

    老板娘正要迈步上前,一旁的苗毅却伸手拦住了她。老板娘当即传音道:“别乱来,这人性情残暴,是条疯狗,不好惹,就当是花钱消灾了。”

    白骨大王眼睛一斜苗毅,“看来这位有点不同意见。”

    “我岂能看着我女人当我面吃这亏,让我和他谈谈!”苗毅传音一声,再次伸手挡了下老板娘要拉住他的手,给了老板娘一个放心的眼神,便朝白骨大王大步走了过去。

    其实苗毅心里也没底,可这稍微落了下脚就要敲走一千万,未免也太狠了点。

    白骨大王倒是饶有兴趣地盯着苗毅走来。

    苗毅走到台阶下,避开了其他人的目光,不动声色地在胸前翻出了一块兽骨令牌,将刻有‘伏’字的那面亮了出来,挡在胸前亮给白骨大王看,笑道:“我们赚点钱也不容易,妖王能不能通融一下,高抬贵手放我等一马?”

    白骨大王神情一僵,盯着苗毅藏在胸前的令牌怔住,一股法力瞬间而来,扫了扫令牌,貌似辨别了下真伪,又迅速收了回去。他看苗毅不是妖族,本想问苗毅哪来的这令牌,可见苗毅这藏着给自己看的样子,显然是不想让其他人看到,貌似有意隐藏什么,欲言又止了一会儿,客气了几分问道:“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这语气让老板娘等人有些错愕,怎么突然就变客气了。

    苗毅心中顿时松了口气,他之前也忐忑行不行,毕竟没试过,如今看来伏青的令牌在星宿海还是有点威慑力的。

    苗毅故意装作不让其他人看到,又故弄玄虚地将令牌收了起来,拱手道:“牛二!风云客栈一伙计而已!”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