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五六九章 取不下的墨绿珠子

飞天 第五六九章 取不下的墨绿珠子

    他苗毅不可能放任水云府的人不管!

    出了杂物间,难得的在晌午时间出现在了天台小屋门口,敲响了门,“老板娘!”

    “进来!”老板娘的声音传来,门栓跳开。

    盘膝在榻上的老板娘见到苗毅这个时候进来多少有些奇怪,苗毅站那静静地看着她,眼神中略有不舍。

    如此眼神看得老板娘浑身不自在,放了双脚下榻站起,笑吟吟问道:“怎么了?”

    苗毅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艰难道:“我要走了。”

    老板娘脸上笑容瞬间生涩,“去哪?”

    “回去!”话已经说出口了,也就没什么好拖拖拉拉的,“回我的水云府。”

    “好好的,回去干吗?仙国招你回去?”

    “不是,还是上次那事,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出现了……”陶婆婆死的事情上次苗毅已经跟她说了,现在却是将水行宫将要面临的局势分析了给了她听。

    老板娘坐在了茶几旁,曲了一只胳膊肘撑着下巴,静静看着苗毅在那来回走动着抑扬顿挫阐述。

    她还是头次看到苗毅进入另一种状态后流露出的另一种风范,这可是在那整天给她提洗澡水的苗小二身上看不到的,犹如虎狼嗅到了血腥,一方诸侯的气势毕露无疑。那条理清晰的头脑展露、沉着认真的态度令她目露痴迷神色,这才是令她感到踏实的一面,偷偷摸摸的牛二总给人一种浮夸不放心的感觉,就好像是跑来偷东西的贼。

    此时她才感觉到,这家伙的适应能力真强,什么样的身份就能适应什么样的环境。

    听完苗毅的讲诉分析,老板娘站了起来,问道:“你说你要带我离开这里,你也说这是鸟不拉屎的地方,你是不是一直很讨厌这里?”

    苗毅摇头道:“你想多了。若不是环境太凶险了其实我很喜欢这里,这里没有官方那么严格的尊卑上下之分,我喜欢这里的平等气氛,否则我也不会有机会和你坐在一起喝酒。就更不会有后面的事。”

    后面的事指的自然是把她给睡了!老板娘翻了个妩媚白眼,又隐露不舍道:“真的要走么,不走不行么?”

    “我舍不得你!”苗毅苦笑。

    老板娘就爱听这话,眼神一下就痴了,冲动道:“那就不要走了,你那个府主不做也罢,留在这里,我养你!”

    苗毅轻轻摇头道:“你知道这不现实!是,你养我目前能给我的肯定比我做府主拿的多,但结果是。哪怕我修为再高也高不过风云客栈这道线,永远只能是风云客栈的伙计,无法兑现承诺带你离去。还有,我不可能扔下水云府那边的人不管,修行若自私到只顾我自己。不顾身边的亲朋好友,那修为再高又有什么用?那和朽木有什么区别?那样的我们就算在一起又有什么意义?我又何必带你离开这里,继续躲在这里偷偷摸摸岂不是更好?”

    话说到这个地步了,老板娘知道留不住他了,也知道把他留下不现实,但还是牵强一笑,开玩笑道:“看来还是本老板娘魅力不够。吸引不了你。”

    苗毅笑道:“我回去也是为了你!”

    “死人,就知道说好听的。”甜甜媚他一眼,老板娘平复了一下情绪,蹙眉道:“你这样回去,仙国商会那边会同意吗?”

    苗毅点头道:“所以我来找老板娘帮忙来了。”

    “怎么帮?”

    “有人识破了我的身份。”

    “就算有人识破了你的身份也不是你直接离开流云沙海回去的原因。”

    “有人识破了我的身份要害我性命,我不得不逃离流云沙海。这个理由还不够吗?”

    “你的意思是我识破了你的身份然后要杀你?”

    “不!你动手杀我不像你风云客栈的作风,怕会让商会怀疑,我有更令人信服的人选,流云沙海双雄之一的黄擎天手下有个叫任玄明的人,我跟这个任玄明有仇。他要害我很正常,而你和黄擎天的关系也不错,有这两个原因我不但在风云客栈呆不下去,流云沙海肯定也呆不下去了,只能逃走!届时我也省去了和安正峰解释的麻烦,直接回我的地盘去。”

    老板娘怔了怔,“安正峰那边不可能不要解释就让你这样莫名其妙地跑了,你就算逃回了你自己的地盘,他这边肯定还是要找到你要解释,你既然已经准备了借口,为何还怕解释?”

    苗毅呵呵笑道:“你有所不知,我这些年从流云沙海商会这边弄了不少东西,任务就这样失败了,我担心安正峰那家伙一怒之下会强行收回去。只要我回了辰路境内就不怕了,想要解释尽管到辰路来找我好了,我可以慢慢的好好的跟他解释。在流云沙海我受他管制,只要回了辰路境内,我就是一方府主,安正峰再怎么样他身为商会的人也不敢抢地方势力的东西,真要这样干了就是打辰路君使岳天波的脸,下面这么多手下看着,岳天波岂能罢休!”

    老板娘一阵无语,旋即白他一眼,“你干这种事情貌似挺在行嘛,这么快就准备好了卷东西逃跑的计划。”

    “不说这个,我们商量下细节……”

    两人把细节安排谈妥后,老板娘沉吟了一会儿慢慢说道:“这一别不知何日才能再见!”

    “你不是每年都要出去走访嘛,途径仙国的时候可以顺道去找我。”

    老板娘笑笑不语,我一老板娘年年跑去看你这个伙计算怎么回事?我的身份和你仙国的身份见面也不好,何况你这样逃走,我也不可能光明正大和你见面,顶多也是偷偷摸摸见上一见,而我还要顾及随行之人的看法。

    “留个东西给我,做个念想吧!”老板娘温温柔柔盈盈笑意地看着他。

    “我也没什么东西!”苗毅摘下了储物戒递出,“你看上了什么自己挑吧!”

    这算是绝对的信任了!老板娘却摇了摇头,推了回去,顺手摸上了他脖子上的绳索,将那颗墨绿珠子从衣领中拉了出来,“我看这东西你从不离身,一直贴身戴着,想必对你很重要,舍得留给我吗?”

    说到这个,苗毅颇显无奈,叹道:“我倒是想留给你,可是自从戴上后就再也没取下来过,因为我没办法把它给取下来。正好,凭你的修为可以试试看,看能不能摘下来。”

    “摘不下来?”老板娘略显疑惑,看起来不过是一条普通的绳子串着一颗珠子而已,怎么会摘不下来?立刻凑近了研究怎么解下来。

    靠这么近就在眼前,嗅着那迷人的体香,看着那妩媚容颜,还有那曲线动人的撩人体态,苗毅有些心猿意马,顺手慢慢扶住了她的婀娜腰胯。

    啪!老板娘回手直接在他手背上抽了一巴掌,“别乱摸!”

    吃痛缩回手的苗毅苦笑道:“老板娘,你还真是铁石心肠啊,这马上要走了,摸摸也不行啊?”

    “我铁石心肠?你就这样走了,究竟是谁铁石心肠!”老板娘银牙咬唇,明眸盯着他一字一句道:“别想拿这种离别的话来指望我心软,若真想我…你什么时候来看我,我就什么时候允许你放肆一次,在此之前休想碰我一根手指头!”

    这话听得苗毅莫名揪心,默然不语!

    老板娘咬唇低头,继续解那绳索,奈何费尽功夫就是解不开,不由问道:“拽断行不行?”

    苗毅叹道:“你能拽断就拽断吧,我反正是用尽了办法也弄不断它。”

    老板娘还不信这个邪了,当即两手拽住使劲扯,拉得苗毅呲牙咧嘴脑袋乱晃,扯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有丝毫要断的迹象。最后甚至召出了一支闪着紫光的琉璃琥珀般的金匕首,架在了苗毅的脖子上施法用力去割。

    四品法宝?这玩意可是杀了金莲高手才可能炼制出来的东西,可谓看得苗毅心惊肉跳,“老板娘,你…你小心点,万一在我脖子上来一下,我就没命了,到时候你想让我碰你都没机会了。”

    “别吵!蹲下我试试!”老板娘直接将苗毅给摁得蹲下来,逮住绳索拼命割。

    费了好大的尽也没用!老板娘不得不收手了,盯着那项圈可谓吃惊不小,不但没割断,如此锋利的匕首竟然连在上面留下点痕迹都没做到,施法查探也查探不出什么名堂,不由问道:“牛二,你脖子上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苗毅摸着脖子站起,也松了口气,脖子没事,摊手道:“还能是什么东西,不就是项链…我也搞不清是什么东西,反正我想尽办法也弄不下来,后来也就死心了,反正戴着也是戴着,又没什么影响。”

    老板娘匕首敲着他脑袋道:“你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就敢往自己脖子上戴?你当我傻子啊,你脑袋这么大,它是怎么套上去的?你别告诉我说你修为已经到了通妖的千变万化境界,脑袋能随时变大变小。”

    苗毅哭笑不得道:“当时是打开的啊,我戴上去后才打的结,也不知我当时随手打了个什么样的死结,就是解不开。”

    “解不开也不至于弄不断啊!”老板娘惊奇道:“你这东西哪来的?”

    “一位恩人随手送我的见面礼,人家很随意一送,我也就很随意戴上了,谁知戴上后就这样了,再也无法拿下来。”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