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五八二章 委曲求全

飞天 第五八二章 委曲求全

    (答谢‘灵鹫9’9.28飘红打赏,加更一奉上!)

    水行宫人马先进攻?

    程傲芳、尚留欢、庄友文下意识眼光碰撞了一下,心里都在嘀咕,看来这水行宫还真是要准备拼命了,竟然要以卵击石硬碰硬…

    “详细点。”程傲芳提了句。

    苗毅反问,“据说木行宫和日行宫正在谈判中,两边轮流派人前往磋商,有没有这回事?”

    程傲芳“嗯”了声,“双方各派一位行走带两名执事,已经来回磋商了好几轮。”

    苗毅立刻说道:“我们双方各做准备,待到谈判到了木行宫这边时,我水行宫十三万大军立刻进攻,如此大规模的进攻之下不管胜负如何,日行宫必定紧急派高手来稳住局势,如此一来宫主府那边镇守的高手必然不多。水行宫一动手,宫主这边的立刻先诛杀对方派来谈判的几位高手,再断日行宫一只臂膀!随即集中木行宫所有红莲以上高手直扑日行宫宫府之地,以多打少,务必一战将日行宫宫主施啸天等人给诛杀,尔后再立刻赶来驰援我水行宫,再斩杀残余高手!等到木行宫大批人马赶到,可轻松扫除日行宫境内所有残寇,大事可定!”

    尚留欢和庄友文听后相视一眼,皆点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宫主,此事可行!”

    程傲芳微微颔首,看向苗毅,“听起来好处皆在本宫这边,你们可知一旦引得日行宫高手前往,你们那边将面临着巨大的压力,你就不担心我们这边不去救你们?毕竟你们死光了对我们来说更好。”

    苗毅反问,“若是我们这边死光了,敢问木行宫一宫人马分散到三宫地面上是什么情形?只怕等到消息传出去后,还等不到宫主把人马给补齐,就是其他宫趁虚而入对付木行宫的时候。何况我们谈妥后自然要彼此立下‘如律令’来约束双方!”

    “既然你们都不担心,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这就是强者的姿态。程傲芳看向尚留欢和庄友文,“二位行走还有什么意见?”

    两人拱手道:“听从宫主法旨!”

    程傲芳颔首,对苗毅道:“让陶青离尽快来拟定如律令吧,此事宜早不宜迟。和日行宫那边的谈判也无法拖太久,否则容易让那边生疑。”

    “宫主英明!”苗毅奉承一句,旋即和赵非告辞而去。

    程傲芳突然闪到门口,目送人影消失在天际后,突然出声道:“尚留欢!”

    “属下在!”尚留欢快步到她身旁拱手听命。

    程傲芳回头道:“一个红莲境界不到的修士就能成为水行宫首殿的殿主,而堂堂水行宫又派这么个红莲境界不到的修士来主导这么大的事情,刚才他的表现你也看到了,本宫要尽快知道他的大概情况,你亲自安排人去查这事,立刻去办。”

    “是!”尚留欢当即领命而去。

    空中。凌空疾驰飞行的赵非突然叹了口气,“老弟,其实我觉得吧,也许没必要拿出水行宫一半的利益给她,仅有日行宫那么一大块利益程傲芳也能答应和我们结盟。”

    “那结盟之后呢?”苗毅立刻回头反问一句。见赵非默然,也叹了声,“这都是水行宫留下的欠账,不还不行啊!哪怕水行宫稍有些自保的实力,我们又何必委曲求全拼死拼活去给他人做嫁衣。拼死送上日行宫的利益固然能让她答应结盟,可若是不用水行宫的利益把她给栓住,就算她回头不找我们麻烦。其他人觊觎我们的时候怎么办?难道还能这样搞一次吗?只有把她给栓住了,她才会保水行宫,说白了,这是我们上缴给她的保护费!”

    赵非沉吟道:“到了她这个实力的一方诸侯,我只是担心这‘如律令’未必能约束住她,万一她哪天欲望膨胀。强势夺回‘如律令’,要彻底吞并水行宫的话,只怕我们也没办法。”

    苗毅摇头道:“这也是送她一半利益的原因,她若是占了日行宫,本就势大。若再强占水行宫,她多少也会顾及上面的看法。除非她有足够的实力夺取君使的宝座,否则这种结局对她来说是最完美的,占有两宫利益,又有水行宫输出一半的利益给她。如此也是为了避免我最担心的事情,就像她之前说的,她在日行宫那边一旦解决了施啸天他们如果不及时来驰援我们的话,若是我们死光了,和水行宫签下的如律令就没有了任何约束效果,到时候就算是一半的利益别人也未必会放任她吞下去,所以她反而会尽力保我们。”

    赵非苦笑:“只怕这‘如律令’最能约束的反而是我们自己,水行宫俯首称臣的日子怕是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了。”

    “咱们得对自己有信心!只要还有翻身的机会,就有机会,如果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水行宫留下的欠账,咱们势弱,不得不委曲求全啊!只要能翻身,我们自然也能从她手里把‘如律令’给抢回来,如果不能翻身还是老老实实接受人家的保护吧!”苗毅亦苦笑。

    两人回到水行宫,将情况讲明后,陶青离一脸苦涩道:“二位殿主幸苦了。”

    估计换了任何一位宫主面临如此情况都高兴不起来。

    赵非心中叹息,诚如苗毅说的那样,这是水行宫的欠账,也是你陶青离留下的欠账,不还都不行。拱手道:“幸苦的是苗毅,和程傲芳及木行宫两位行走据理力争才能这么快顺利谈妥,我是一句话都没说。”

    苗毅拱手道:“属下无能让宫主受委屈了。”

    陶青离苦笑道:“这事怨不得任何人,要怨只能怨我自己,但凡水行宫有点自保的能力,又岂会有今天。”

    苗毅心中嘀咕,你终于承认了,你倒霉不要紧,连累一大帮子。

    他想想都憋屈,在流云沙海的时候,陶婆婆便答应了给他殿主之位,如今却是不得不自己给这殿主打了个折扣,不过总比没有好,也能顶五个府主的好处了,最少自治权还在自己手里。

    司空无畏却不担心利益受损的问题,反而担心陶青离的安全,皱眉道:“让青离这么去签如律令,会不会有危险?”

    赵非和苗毅相视一眼,两人路上就说到过这事,赵非摆手道:“二哥多虑了,程傲芳不敢把大姐怎么样,她杀了大姐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有日行宫在旁竞争,她也没办法吞下水行宫,万一上面再派个强势点的宫主赴任,她搞不好要鸡飞蛋打,所以不但不会伤害大姐,反而会顾及大姐的安全,此行定不会有失!”

    “这就好!”司空无畏点了点头。

    几人随后又坐在了一起磋商一些细节……

    流云沙海,风云客栈的天台上,一只灵鹫掠来叩窗。

    屋内盘膝打坐在榻上的老板娘双眸霍然睁开,随手一挥,窗户销子跳开而敞,外面的灵鹫立刻钻入,落在了衣架上,双眼炯炯有神地扭着头“咕噜噜”两声。

    老板娘下榻,取出了灵鹫脚筒里的玉牒查看,信是苗毅传来的,里面写了一堆老板娘看得皱眉的暗语,只有最后面留了两个她能看懂的字,榻下!

    榻下?老板娘皱眉转身,看向了自己的那张锦榻,施法到榻下查探,果然发现榻下有东西,手掌一摊,藏在榻下的一块玉牒翻飞而出,落在了她的掌中。

    一查看,才发现是苗毅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的解开暗语方式,显然是怕灵鹫被人中途给劫了窥探到他们之间的秘密。

    这需要花点时间研究!老板娘先出门,朝楼下院子里经过的伙计招呼了一声,让其送了一份鲜肉上来喂灵鹫。

    待到看懂了苗毅报平安及少不了的甜言蜜语后,老板娘没有回信,抱了灵鹫出门,站在天台上直接将灵鹫放飞了回去。

    目送穿破缥缈云雾而去的灵鹫,裙袂秀发在风中飘飘的老板娘脸上挂着思念恍惚的淡淡笑意,嘀咕自语道:“我时时挂念你的安危,你可否会像我一样想着你?”

    嘎嘣!两块玉牒突然化作了粉尘随风而去。那枚让木匠带来的灵羽又捻在了指间随风,稍一施法,灵羽亦瞬间化作飞灰飘散。

    “没良心的,靠书信往来就想把我打发了?我让你联系不上,让你心痒痒……”

    水云府,一道虚影以快得难以置信的速度瞬间划空而来,落在了水云府官邸内,惊得正在庭院中重新摆弄的侍女呆住。

    “苗毅在哪里?让他出来见我?”来人沉声道。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流云沙海仙国商会的掌柜安正峰,接到苗毅的传讯后,便飞火流星般赶来了。不过此时脸上戴了个面具掩饰真容。

    一名侍女弱弱回道:“苗府主已经高升为水行宫镇甲殿殿主,已经去镇甲殿赴任了。”

    “镇甲殿殿主…”安正峰嘴角狠狠扯了下。唰!瞬间射空而去,留下两名侍女面面相觑。

    然而还没有等两人回过神来,唰!又是三道虚影从天而降,一身红袍的燕北虹领着两名行走驾到。

    “苗老弟!”燕北虹可谓是哈哈大笑,大步直接向正厅闯去。

    还没走到门口,便听院子里的侍女弱弱道:“苗府主已经高升为水行宫镇甲殿殿主,已经去镇甲殿赴任了。”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