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经典版网页登录 > 武侠修真 > 飞天 > 第六一二章 统统抓起来

飞天 第六一二章 统统抓起来

    简直是太不像话了,为君使牧守一方的诸侯,本应作为表率,率先遵守都城的法则才对,可下面一帮殿主竟然在这里群殴,亏君使还包下这里来犒赏他们,东西都吃进了狗肚子。

    下面打得轰轰烈烈的一帮人瞬间哑火,见到兰大都督出现都心虚了,一个个狼狈不堪地收手了。

    唰!兰侯领着一群人瞬间从天而降,目光冷冷扫过众人,“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在都城打架斗殴,是不是都活得不耐烦了?”

    “大都督,我们并非打架斗殴,而是有人杀了我们仙行宫的人,我们正在擒拿凶手,正准备拿了交给大都督发落!”真会讲话,仙行宫这边有人指着苗毅大声道:“大都督,凶手在此,还请大都督还我们仙行宫一个公道!”

    苗毅见到兰侯也有点心虚,身子下意识猫到了某人的背后,想避避风头,谁知被人给点了出来。

    “杀了人?”兰侯脸色又冷几分,目光顺势看去,挡住苗毅的人受不了他那眼神,下意识让开了,顿时令略显尴尬的苗毅无所遁形。见到苗毅,兰侯目光微微一怔,怎么又是这家伙?

    很少有修士敢在都城闹事,都督府这个衙门还算清闲,敢在都城闹事的大多是凡夫俗子,实在是信徒的人太多,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免不了,凡夫俗子那种不算什么大事自然有地方官府去处理,还不至于劳驾都督府,所以苗大殿主这种屡次和都督府有缘的人很难得。

    兰侯就纳闷了,怎么这家伙一出现就有事?

    他亲自参与了‘潜伏人员苗毅在风云客栈暴露’一案的侦查,所以知道了一些大多数人不知道的事情,感情仙圣穆凡君还暗中安排了一批人去流云沙海执行秘密任务,这位苗毅竟然做到了许多人都做不到的事情,顺利打入了风云客栈的内部,成为了风云客栈老板娘身边的心腹。赫然就是那位隐姓埋名的牛二。

    兰侯若不是亲自参与了此案侦查,只怕都无法相信,苗毅竟然是那个在修行界颇有名声的牛二,后因为身份暴露差点丢了性命逃离了流云沙海。而苗毅自己的供词也揭露了身份暴露的原因。一个被商会逐出的小小柜员‘任玄明’牵涉出了呼延家族,作为当年经手此案的主办人,也是兰侯参与侦查此事的原因之一。

    也正是因为商会那边坐镇流云沙海的安正峰递交上了苗毅的证词,加上不知道安正峰说了些什么,令仙圣穆凡君震怒,直接导致了呼延家族的没落,仙圣首徒呼延太保至今还在面壁思过,若不是看在是自己首徒的份上,最后又查明了呼延太保的确没有参与暗杀苗毅的事情,否则呼延太保这条命可能已经没了。

    尽管如此。仙圣穆凡君对呼延太保的惩罚也相当严厉,呼延家族的没落就不说了,呼延太保要面壁思过一万年!

    所以说兰侯很纳闷,好多年没听到苗毅的消息,结果一听到消息就是一连串的事情发生。件件非同小可,结果再见这家伙,又在自己地盘上惹是生非,这家伙就不能消停一下?

    苗毅不知道他已经知道了自己不少的秘密,关键参与的一些秘密任务自己不方便对外泄露,只能拱手辩解道:“大都督明鉴,仙行宫在强词夺理。是仙行宫挑衅在先,也是仙行宫的人先动手,卑职实在是逼不得已才出手自卫,结果才酿成意外!大都督,这里许多人都是亲眼所见,可证明卑职句句属实!”

    仙行宫的人当即大声道:“这绝非意外。乃蓄意杀人!”

    “都给我闭嘴!”兰侯喝斥一声,回头问道:“杀了什么人?”

    “仙行宫镇丁殿殿主温久贤,大都督请看!”仙行宫的人引领兰侯到了不远处的大树下,只见温久贤的尸体已经由红转白,七窍流血暴毙。死得不能再死了。

    兰侯一掀开长袍下摆,蹲了下来,伸手摸了摸温久贤身上烧焦的两只拳头印和一只脚印,又查探了一下温久贤的内伤,多少有些诧异地回头瞥了眼苗毅,心中嘀咕,原来这厮修炼的是火性功法,的确有些门道,怪不得成就了牛二在南极冰宫夺冰魄的美名,估计和这厮修炼火性功法有关。

    起身后挥了挥手,示意人把温久贤的尸体给收拾走,回头又冷冷道:“所有参与斗殴的人全部抓回去!所有围观的人也一起带走!”

    那些围观之人无语,关我们什么事?

    可是大家伙也不敢有异议,所有在春华楼的殿主几乎被一网打尽,全部老老实实地跟着来到了都督府,春华楼一下就冷清了。

    被带走的其他人倒是无所谓,只有霍凌霄暗暗叫苦,他最不想照面的人就是兰侯,这样都能被连累上,心里狂骂苗毅,认识你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天牢敞开的大门在等着他们,一群人被赶了进去,木行宫和日行宫的人关在了一间,很挤!仙行宫的人关在了一间,其他人则是无区别塞了好几间。

    天牢大门‘咣当’一闭,当即有人呵呵乐道:“大家伙没见过这事吧?有史以来头一回啊,整个辰路的殿主全部被抓进了天牢,这叫什么事。”

    “关我们什么事?我们没吵没闹,大都督把我们一起关起来算怎么回事?”

    “哎!殃及池鱼懂不懂?”

    “现在各宫宫主随君使去了天外天,大都督不会是想把我们关到各宫宫主回来领人为止吧?”

    听着那些趴在牢门前的殿主聊天,苗毅多少有些无语,他可是第二次被抓进天牢了,他有点怀疑自己的八字是不是和都督府犯冲。

    第一次来都城就杀了都督府的人,差点出事。第二次来都城又杀了呼延家的人,和都督府又打了次交道。这是第三次了,没想杀人,结果失手都能把人给打死,又和都督府碰上了。

    苗毅发现自己一碰上都督府就没好事,暗叫晦气。

    可他也不想想,他若是不惹事都督府的人找他干什么?

    木行宫这边的人不时瞥瞥苗毅,心里憋屈,竟然帮一个最讨厌的家伙在都城打了一架,接下来还不知道要受到什么惩罚!

    叹了口气的苗毅回头安慰大家道:“大家别担心,都督府不可能把这么多殿主给怎么样。”

    没人回应。

    咣当!天牢的大门再次敞开,有人进来开了间牢门,没管这边打架斗殴的人,指着一名不关自己事的殿主喝道:“你出来!”

    人带走了,门一关。没多久门一开,又带走一名,反复如此。那些没有参与斗殴的围观之人一个个出去后就没有再回来。

    轮到霍凌霄后,霍凌霄方知道是在让围观之人提供证词,心里多少松了口气,和判官有问有答老实交代,只是有些心虚那高坐在上拿着一块块玉牒面无表情观看的兰侯。

    把自己看到的交代完后,判官放了他离去,奈何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听到兰侯的声音冷冷响起,“霍凌霄!”

    霍凌霄神情一僵,脚步一停,缓缓转身,朝上拱手道:“卑职在,不知大都督有何吩咐?”

    兰侯连看他的正眼都没有,继续看着手中玉牒上的证词,淡然道:“有些事情最好不要有非分之想,你玩不起!”

    说完就不吭声了,堂内一片安静,下面的判官等人不知道大都督为何突然冒出这样的话来。

    霍凌霄自然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事,僵在原地等了会儿,见兰侯不再说话,最终拱手道:“大都督的提点卑职记下了,卑职告退!”旋即默默离开了。

    那些围观之人也不知道前面出去的人都说了些什么,面对取证,不敢隐瞒,都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看到的和听到的交代了出来。

    所有证人审讯完毕后,最终的结果也出来了,无非就是一个结果:温久贤出言不逊在先,苗毅反驳,温久贤恼羞成怒先动手,反被苗毅两拳一脚给打死!

    人死了,其情可悯,但温久贤的确有错在先,骂人家不让人别人骂回来,打人家不让人家还手的事情也说不过去。

    至于打架斗殴的人,兰侯连审都懒得审,就在天牢内关着。

    两天后,君使岳天波率领一干宫主归来,其他宫主带人各回各地,仙行宫宫主聂长空和木行宫宫主程傲芳留了下来,原因自然是两人手下殿主打架的事。

    玉都峰金殿内,听完兰侯对君使的禀报后,程傲芳无语,苗毅那厮竟然将仙行宫的殿主给打死了?

    聂长空的脸黑的跟什么一样,手下在都城被人给打死了!

    看过众多殿主的供词后,岳天波一声冷哼,手上玉牒抛了出来,“看看你们手下干的好事!”

    程傲芳看过证词后,心中松了口气,感情是人家挑衅在先结果反被自己手下给打死了,那就不能怪我们这边了。

    聂长空看过证词后,却是冷眼盯向兰侯,“兰侯,你不觉得这证词有问题吗?为何只有旁观者的证词,却不见斗殴双方任何人的证词?”
猜您还喜欢看
白袍总管
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高能物理研究员转世重生于武学昌盛的世界,身怀神通,从国...
宝典
宝典
作者:录事参军
行善事得善果,一个小县城的普通高中生得到一本上古奇书,...
一念永恒
一念永恒
作者:耳根
一念成沧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斩千魔,一念诛万仙。唯我念...
仙界独尊
仙界独尊
作者:蛇吞鲸
我们是诸天轮回之地的城管,我们是诸天万界的片警,我们是...